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冷皇熱寵:鐵血醫妃難自持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極陰命格

書名:冷皇熱寵:鐵血醫妃難自持 作者:雲深何處 本章字數:425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8


“這……”說到如何安撫民心,蕭右相面露難色地看著皇甫若墨。

“愛卿但說無妨。”皇甫彥明看著蕭右相似有難言之隱,也猜測到了幾分,他輕微搖搖頭,於是轉而問皇甫若墨,“墨兒,你可有良策?”

蕭右相忌諱皇甫宏義,他皇甫若墨可不怕他。

“父皇,兒臣愚昧,認為要平定民心,首先要平定民怨。”皇甫若墨把蕭右相忌憚之事說了出來。

“要平定民怨,就要把所抓的官兵、府兵全部斬首示眾!”皇甫若墨的話成功將皇甫宏義惹得跳腳。

黃警司倒是不敢再有異議。他企圖賄賂刑部尚書的事早被皇甫若墨抓到把柄,此刻哪敢放肆?

“太子殿下,你不要太過份!”皇甫宏義乍一聽,馬上怒目相向。他猛地一甩著衣袖,敢動他的人,還要先問過他的意見!

皇甫宏義的那些府兵都是他從軍隊裡精挑細選出來的。

這些府兵各有所長,皇甫宏義花了重金聘請教頭訓練他們,成為擁護三皇子府強勁的護盾。

正是有了這支精良的府兵,皇甫宏義在帝都裡橫行霸道。

連帝都警司都忌憚他三分。

皇甫若墨早就看皇甫宏義這些府兵不順眼了,他在心裡冷笑著,這次誰都護不了他們了。

其實皇甫彥明對皇甫宏義這些府兵做的事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偶爾有人來彈劾,他也是搪塞了事。

“哼,皇弟,不要忘了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誰,如果不把這些兵斬首示眾,民怨難平,造成東瀾大亂。“

他說著冷冷地看向皇甫宏義,扯出一記冷笑說道,”這責任可是皇弟一個人來承擔?”

“你!"皇甫宏義瞬間被激怒了,這時候,大殿上的群臣和皇甫彥明正目光灼灼地盯著自己,皇甫若墨一舉切中要害,後面的話他卻如何也說不下去。

府兵沒了,還可以再選,算了,可是就這樣白白被折了冀,皇甫宏義怎麼想都不甘心!

皇甫宏義只得狠狠地剜一眼皇甫若墨,他被面紗刺客所傷後,獨剩下一隻眼,那隻眼看人的神情更加陰翳了。

“墨兒所言甚是,准了!這民怨之事,越快解決就越好!刑部尚書上前聽令!”皇甫彥明隨即下令。

棄卒保車,這筆買賣還是相當划算的。

“在,陛下。”刑部尚書立馬躬身上前。

“劉總管擬聖旨!特令刑部尚書為安民大使,于明日午時監斬今日砍殺災民的所有警司衛兵,以及三皇府府兵。

並張貼告示天下,以平民怨!”

“是,陛下!”刑部尚書立馬領命。

“那墨兒,你再說說,接下來該如何平穩這民心?”皇甫彥明再問皇甫若墨。

“啟稟父皇,得民心者,得天下。兒臣認為,蜀城的難民其實想要的不過是安居樂業罷了。

若非此次蝗災,他們必定是安分守已的平民。

所以當務之急,是解決他們的生存困難,讓難民得以安定下來,自然就民心所向;

再則就是解決蟲害,讓難民重歸家園,休養生息,此為安撫蜀民之根本所在也。”

皇甫若墨分晰得頭頭是道,蕭右相在一旁不禁微笑點頭。

“眾愛卿,可有良策安置難民?”皇甫彥明說著,放眼百鳴殿,問著百官。

戶部尚書面露難色,安置難民最直接的就是開倉放糧救濟了……

“李尚書,你可有話講?”皇甫彥明看到戶部尚書面色不豫,“朕的國庫可有餘糧?”

“回陛下,”戶部尚書李懷遠躬身出列,他照實彙報,“ 我東瀾國經年飽受戰亂,國庫虛空,實在是拿不出更多的餘糧。”

李懷遠邊說邊流汗,當著百官掀皇甫彥明的身家老底,實屬無奈之舉。

“那該如何?讓朕的子民活活餓死嗎?”皇甫彥明聽了猛一拂袖,不禁火冒三丈起來。

“……”李懷遠哪裡敢接腔,只得低下頭苦思著。

皇甫彥明等了半天,百官中無一人敢出聲。這班好官,平日溜鬚拍馬好不在行,關鍵時刻,卻一個個不敢吱聲了。

皇甫宏義只是低頭,唯恐被點到名。

“宏兒?你有何良策?”皇甫彥明繃著臉,問皇甫宏義。

“回父皇,兒臣愚昧,暫無良計。”雖然他的三皇子府名下的產業無數,可那是自己的財產,能拿出來充公嗎?他又不傻!

“墨兒呢?”皇甫彥明問皇甫若墨的意思,當然不是想他太子府能拿出多少錢來,太子向來清廉,哪有什麼私底下的行當?

皇甫若墨也沒有應聲。父皇心裡打的什麼主意他也猜測到了幾分。

取之於民,用之於民,民脂民膏把這班官員、貴族養得太肥了。既然國庫空虛,現在民要餓死了,是讓他們吐些出來的時候了。

只是父皇

每次都把他當槍使喚……這讓他很不爽……

沉默片刻後,他向殿上的人拱手,“父皇,墨兒願意捐出太子府半年俸祿。只是這些還遠遠不夠,請父皇降罪。”說著便跪在殿前。

“墨兒平身罷,太子仁慈,何罪之有?”皇甫彥明朝皇甫若墨擺擺手。

嗯,太子都帶頭捐獻了,底下的人也不好意思當鐵公雞了。

“啟奏陛下,臣等願意捐俸祿……”

“啟奏陛下,臣等也願意捐俸祿……”

“好好,朕看到眾愛卿如此心系天下蒼生,也甚感欣慰。”雖然不敢期望你們有多慷慨,捐的有多少……

“回父皇,兒臣也願意捐俸祿。”皇甫宏義此時也出聲附和,捐些少便能贏得父皇的好評,這筆買賣也不虧。

“父皇,兒臣‘突然’有一個想法,不知當講不當講。”就等你皇甫宏義出口了。

皇甫若墨見皇甫宏義表態,抓緊時機啟稟皇甫彥明。

“但說無妨。”不知墨兒有何高招。皇甫彥明眼睛裡折射出精光。

“兒臣認為,捐款救濟只能解燃眉之急,並非長久之計。若是能替難民在帝都找到份差事,讓其能自力更生,一來可以讓其自食其力,二來不至於讓其無所事事,徒生事端。”

“墨兒所言甚妙!”皇甫彥明不禁露出讚賞之色。“只是不知哪裡有如此多的差事?”

皇甫宏義見了,不禁心裡腹誹,皇甫若墨只會在父皇面前賣弄。

皇甫若墨看向皇甫宏義,他微微笑著,眼裡卻是冰冷異常。

“聽聞皇弟的帝都效區有數百畝莊田,目前夏收在即,這人手很像很缺乏,不知願意為難民謀一些差事否?”

皇甫宏義聽了,不禁勃然大怒,“皇甫若墨,你不要胡說,我哪裡來的莊田?”

他說著卻感覺脖子後發涼,皇甫若墨是怎麼得知他偷偷置下的產業的?皇甫宏義不禁怒火中燒,明明他以管家的名義買的良田……

“宏兒,你那莊田也確實急需人手,夏收嘛,搶收不及的話便不好了。”皇甫彥明簡直不是在商量,他是直接在下命令。

宏兒這孩子,有多少斤兩他這個當父親的還是知道的。

“是,父皇……”皇甫宏義面紅耳赤,只得悶悶食下這個啞巴虧。

“至於怎樣治這蟲害……”皇甫彥明眯著眼搖著頭,他撫上龍椅的手不停地有一下沒一下地拍著,這也實在是一個難題。

“眾愛卿,可有應對之策?”他望向百鳴殿的兩排大臣們。

蝗蟲之害每年都有,該怎麼除掉蝗蟲呢?

殿下的官員提到蝗蟲,都紛紛搖頭。

“啟陛下,此次蝗災比往年更甚。數量太多,所到之處遮天敝日,連人都被瞬間啃成白骨,臣等實屬無計可施。”左相南宮仕愁眉苦臉地說。

“難道朕就只能看著這些蟲子禍害朕的子民了?”皇甫彥明吹鬍子瞪眼,大力拍著龍椅上雕著的龍頭。

“陛下息怒!”官員們齊齊跪地,哎,這是天災,怎麼也不遷怒於他們吧。

這時一直沉默不言的國師飛快地與左相南宮仕對視一眼,兩人心領神會。

他想起今天早朝前,左相對他所講的事……左相塞給他的百萬兩銀票此刻正在他懷裡捂得甚熱。

左相南宮仕,便是南宮瑜的父親,顧雅的外公。

顧府命案,在帝都哄動一時,南宮仕甚至出動在朝勢力,以阻止訪間對顧雅閨譽的謠言。

國師掐指一算,也搖搖頭,“啟陛下,北罡星暗淡無光,預示東瀾國註定要有此一劫,只怕……”

說著,國師低著頭,又掐指推算起來,邊算,邊念念有詞。突然他一副矛塞頓開的模樣,但是細想之下,又微微搖頭起來。

“國師有話不防一說。”皇甫彥明望著國師若有所思的模樣問道。

“啟陛下,蜀城地屬東瀾極陽之地,所謂陽極而陰,魑魅魍魎聞風而至,蜀城難免沾染上煞氣,以致連年蝗災,百姓苦不堪言。”

國師講到這裡,又是一頓。

皇甫彥明正聽得全神貫注,“可有辦法改變這極陽之地的格局?”

國師苦思著,“這破解之法,所謂陰陽相克,而女子又屬陰。

只要在民間找到極陰命格的女子,前往蜀城長久居住。以達到陰陽平衡,五行互補的效果,如此一來,或許可以中化極陽的格局。”

國師此話一出,官員們紛紛議論。

“可是去哪裡找這極陰命格之女子?”皇甫彥明聽到這裡,也不禁問出口。

南宮仕聽了國師的話,

這正中左相下懷。這極陰命格的女子的人選,南宮瑜早就和他商量好了。

“回陛下,這正是臣苦惱的地方。這極陰的命格,千年難得一見,怕是……”國師皺著眉頭,裝作無計可施的模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