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冷皇熱寵:鐵血醫妃難自持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孤星入命,姻緣多羈

書名:冷皇熱寵:鐵血醫妃難自持 作者:雲深何處 本章字數:293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8


帝都街道,一騎快馬風弛電掣而來。到了宮門外,騎馬之人猛地勒緊馬頭,馬的速度驟減,刹時停在宮門前。

守城門的士兵見了來人,紛紛跪地,“參見太子殿下,太子千歲千歲,千千歲!”

皇甫若墨看著其中一個士兵問,“來了嗎?”

那個士兵馬上低頭恭謹地回答,“回殿下,顧二小姐已到了議事大殿偏廳候著。”

皇甫若墨點頭,準備策馬進宮。

但見身後另一騎馬踏飛燕而來。駛近宮門,未待馬停穩,馬上之人便翻身下馬。

皇甫若墨看著來人一身白衣,正是蕭子楠。

“墨!”蕭子楠的臉上鮮少的嚴肅,他走近皇甫若墨,壓低嗓音,“北熾國探子來報。”

皇甫若墨聞言,臉上不禁一冷,“如何?”

蕭子楠沒有說話,只遞過來一封短小的信箋。

皇甫若墨接過打開,看著裡面探子特寫的文字。

北熾國有一支商隊混進東瀾,已經到了東瀾的郅城?

皇甫若墨面沉如水,郅城毗鄰蜀城,而蜀城正遭蝗災,這北熾國此時秘密派細作到郅城,所為何事?

他定不會讓他們得逞!

皇甫若墨一路策馬入了宮門。

他下了馬,把馬交給侍從,皇甫若墨隔著一丈遠自偏廳門外望向屋裡那個閑閑坐著的身影。那個女人,都這個時候了,還氣定神閑的樣子,她倒是何時都是如此從容不迫……

傾刻後,皇甫若墨便收回目光轉身而去。

顧筠坐著正百無聊耐,突然小龍躁動起來,嗯?有人在打量著她……

她轉頭望向門外!

只來得及看到一片玄色的衣角,是誰?

不怎的,腦海中閃過一身玄衣的皇甫若墨。

想起昨日的馬上驚魂,皇甫若墨那個花孔雀也不是全然虛有其表嘛,至少他的天枵軍驍勇善戰,傾刻間便綁了那些殘忍作惡的官兵……

他也會來早朝吧,昨天她說的那句謝謝不知道他聽見了沒有?

可是當天她是喬裝的,現在也不好當著他的面道這一聲謝字……

屋裡的大臣們時不時向顧筠投向疑惑的目光。

顧筠旁若無人的樣子,讓他們猜測著,顧國公帶來的這女子,會是誰?

這時,旁邊的宮殿大門打開,大臣們見狀,呼啦啦地魚貫而出,走身議事殿。

“御駕即到,恭請聖駕——”一聲尖而細長的聲音從殿外響起來。

顧筠聽著這聲音,知道這皇上要來議事大殿了。

好的將軍不打沒有準備的仗,她趕在天明之前準備妥當,此時也一派氣定神閑地欣賞著皇宮的景致。

百鳴殿內。

“聖上駕到——”御前太監總管拉著長長的音喊道。

早早候在殿裡的文武百官整齊劃一地跪俯在地,“臣等拜見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甫彥明一身明黃龍袍踱步而至。

他掀開龍袍,端坐于金光閃閃的龍椅上。“眾愛卿平身!”

“謝陛下!”大臣們相繼平身,分站於大殿兩則。

“眾愛卿有何事啟奏?”皇甫彥明掃一眼殿內的大臣們。

他雙眼炯

炯有神,但是眼下卻有掩不住的疲態。

蜀城之蝗災一日不解,他就難以安寢。

民心動盪,皇權危矣!

“啟稟陛下,臣有一喜事相奏!”國師看上去神采奕奕。

“哦,愛卿喜從何來?”皇甫彥明不明所以,沒看見他正愁著,這國師反而喜上眉梢了。

“陛下洪福齊天,福澤東瀾國蒼生,微臣已找出這極陰命格之女!”國師說得慷慨激昂。

皇甫彥明驀然從龍椅上坐直,傾身上前,驚喜交加地問,“當真!這極陰之女是何人?”

“回陛下,正是小女顧筠也!”這時,顧國公從列中步出,高高拱著手,低身揚聲回答。

皇甫彥明看著下麵的顧國公,“顧國公,你的小女兒?”他記得顧國公的女兒,是……

這時太監總管上前,低聲在皇甫彥明耳邊說了什麼,皇甫彥明聽著,臉上恍然大悟起來。

“對對對,那個顧筠,嗯,便是墨兒的准太子妃嘛!”

皇甫若墨聽見皇甫彥明經太監總管提醒之下,終於記起顧筠的身份來。他這個未來太子妃,還真是若有若無啊。

看來,顧筠在十五歲以前的生涯中,確實是乏人問津。

這時,顧國公手拿一個錦盒,呈上殿前。太監總管忙趨步下來,接過錦盒。

太監總管打開錦盒,皇甫彥明取出其中的一個金光閃閃的長命鎖。長命鎖左方寫著生辰八字“乙丑年 己卯月 丁卯日 己酉時”,右邊則刻著鎖的主人,“顧筠”二字。

國師小心觀察著皇甫彥明的表情說,“顧府二小姐之八字,正是極陰的命數。”

“乙丑年?”皇甫彥明心裡算著,“說起來,這顧筠正好是十五芳齡嘛。”

說著,皇甫彥明皺眉思索,“及笄之年……墨兒未來正妃……”

不太對,既然這顧筠是墨兒的未來太子妃,也剛及笄,正是適婚的年齡。如果此去蜀城治蝗,可不是……

如果如國師所言,顧筠便要長期居住於蜀城,那和墨兒的婚約不就成了一紙空文了嗎?

“墨兒,你怎麼看?”這未來太子妃怎麼恰巧就是極陰的命格呢?

如此想著,皇甫彥明轉而看向皇甫若墨。

皇甫若墨拱手,“回父皇,墨兒想聽聽顧二小姐的意思。”

此時,國師突然面露難色,他看向南宮仕,南宮仕給他一個安心的眼神。

“儘管放心,出了任何事,老夫替你擔著!”國師想起早朝前南宮仕對他說的話。

他裝作下了很大決心似的,上前啟奏,“啟奏陛下,臣斗膽,有一言不吐不快!”

“國師有何事,直說便可。”皇甫彥明相當器重國師,國師想說的,必定是緊要之事。

“謝陛下!”國師看向皇甫若墨,“得罪了,太子殿下。”說著就跪於殿前。

“恕臣直言,雖說這極陰命格之女子,千年一遇,但卻不是什麼富貴的命數。”

國師說到關鍵處反而吞吞吐吐起來,他看向皇甫彥明,半晌不再作聲。

“接著說下去!?”皇甫彥明聽著國師的話,神色喜恕難辨。

國師想起南宮仕方才塞給他的兩張百萬銀票,一咬牙,“陛下,這極陰之命者,孤星入命,姻緣多羈,天生註定要孤身終老……”實在不是太子妃的人選。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