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冷皇熱寵:鐵血醫妃難自持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活體試驗

書名:冷皇熱寵:鐵血醫妃難自持 作者:雲深何處 本章字數:349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8


皇甫若墨看著顧筠認真專注的樣子。他當然知道顧筠會用藥,皇甫宏義的眼睛便是最好的試驗品。

但是只靠藥物來滅蟲,未免太不切實際了。

蝗蟲數量之多,她還不知道吧?畢竟只是一個養在深閨的女子……

顧筠這時打開竹籠子邊上的一扇小門。

她纖長的手把小碟子小心放進籠子裡,餓極了的蝗蟲見到穀物如潮水般撲上去。不多會,穀物便被搶食一空。

嗯,蟲子們都很乖,剩下來就是好好地等待了。

吃掉穀物的蟲子並沒有如大臣們的意料那樣,立即死去……

“這顧二小姐是不是在戲弄我們?這蟲子依然安然無恙的……”有心急的官員已經在抱怨了。

“陛下,左手邊的是食用了穀物的蝗蟲,而右手邊的是沒有食用過的。”顧筠攤開手,對著籠子對皇甫彥明說道。

大臣這才看清,原來這籠子裡的蝗蟲被一塊隔板分為兩個隔間。

“接下來,請陛下和各位大臣們耐心等候。”

顧筠說著,毫不客氣地挨著一棵樹站著,在顧筠眼裡,她這個姿態是再尋常不過。但在外人看來,卻是極為不雅的。

時不時有大臣投來鄙夷的目光。

顧筠哪裡管得著這些意味不明的目光,她全神貫注地觀察著籠子中的蝗蟲。

它們仿佛是困了,慢悠悠地在籠子裡面飛,緊接著!蝗蟲似乎無精打采起來,也不再在籠裡胡亂飛舞,都昏昏欲睡。

她在心裡估算著時間,大概過了十來分鐘後,抽走橫在籠子中間的隔板,左邊吃了穀物的蝗蟲受驚,紛紛飛到右手邊的蝗蟲那邊。

“陛下請看,現在蝗蟲餘部都混在一起了。”

皇甫彥明耐心看著,沒過多久,只見混在一起的蝗蟲中,有一半數量的蟲子倒下了,

而另一半,在十分鐘後也慢慢死去。

“這……這……太神奇了!”官員們漸漸看出了端倪。

那些未食用穀物的蝗蟲居然在接觸到病蟲之後也隨之死亡!

“災區的蝗蟲都喜愛群居。食用藥物的蝗蟲不僅會死去,而且會不停地傳染給別的蝗蟲,以一傳十,以十傳百!呈倍數遞增!這樣一來,一份藥物消滅蝗蟲的數量就相當可觀了。”

“好!果然精彩!”皇甫彥明看了顧筠的“試驗”,驚喜交加地拍著手掌。

“哈哈,顧國公啊,想不到你的小女兒,竟有如此能耐,真是巾幗不讓鬚眉也!”

顧國公看著顧筠的眼神簡直是看一個陌生人一般。

他今天才意識到,他這個小女兒不知從何時起,如同改頭換臉,儼然成了另一個人!

顧筠聽著皇甫彥明讚不絕口,這下,她總該夠資格和他談條件了吧?

“不知陛下現在是否願意聽聽顧筠的條件?”

“好,你有何條件儘管提!”皇甫彥明喜形於色,他多日緊皺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來。

而顧筠卻遲疑起來,眼裡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既然要談條件,也不差一把椅子一杯茶水吧?她的腳都酸了,口也幹了。

“不知陛下是否介意賜個座,民女身體虛弱,實在是不能久站。”

顧筠的一番話著實讓站著的大臣氣不打一處來,她一介民女,竟敢要求賜座,滿朝文武百官都站在那兒呢!把他們當成什麼了?

“來人,賜座!”皇甫彥明焦急地擺擺手示意身旁的人。

能解蜀城蝗災之人,便是能人,他求之不得!

“謝陛下恩准!”

顧筠見太監總管把椅子放置在大殿左側,顧筠連忙阻止道,

“哎,這位公公,我習慣坐右邊。”說著,顧筠又重複了一聲,“右邊。”

聽了顧筠的話,太監總管一愣,大殿右側為首的就是太子殿下這尊煞星了!

顧筠為何偏偏選擇坐在他身旁,這不是明擺著要給殿下

難堪嘛?

太監總管也是人精一枚,他豈能不知曉皇甫彥明的求才之心?再說,陛下的急躁脾性一旦發作,後果難以估量啊……

果然,對顧筠的諸多要求,陛下沒有大怒,那眼裡卻盡是急躁和忍耐,就是默許了她的請求。

眼下別說是得罪了太子殿下,就算是下刀子他也得照辦……

須臾。

顧筠大方地在皇甫若墨旁邊坐下,她睨視向身旁玄色的身影,用只有兩人聽得見的語調低低細語,“有殿下在旁邊站崗,不錯。”

她的話音方落,頓覺身旁寒風凜冽起來。

嘿嘿,這就受不了了?不退婚是嗎?雖然他搬出皇祖母遺願的說辭,可是她的眼睛又沒有毛病,以為她看不出來他眼底的鄙視嗎?

敢看不起本姑娘?既然撕破了臉皮,她也無須再裝。

得罪了她,還想安生的人,放眼在前世今生,恐怕還在等著投胎呢!

她狡黠的笑藏在面紗下,只見面紗上的眼睛靈動可人。

“顧家小女,現在可以開口了吧?”皇甫彥明耐著性子問道,身為天子,他今天也算是完美詮釋了何為求賢若渴。

為了黎民百姓,他沒有暴怒殺了顧家小女,估計會成為史上最禮賢下士,最有耐心的國君,沒有之一!

沒料到……那個坐著老神在在的女子,清了清喉嚨,壓低聲音咳嗽起來。

當她用懇求的目光看著自己的時候!

“來人,看茶!”皇甫彥明驀然皺起眉頭,壓下滿心的急躁,已經率先開口吩咐左右備茶了。

不知道為何,這顧家小女屢次觸犯了他的逆鱗,他偏偏發作不得。那清冷的眼神裡,似有種魔力,讓他不由自主地依她所言照辦。

“聽聞太子殿下有一手沏茶的好手藝,不知道……”

不待顧筠說完,皇甫彥明已經咬牙開口說道,“墨兒,沏茶。”

片刻後。

“謝殿下。”顧筠皮笑肉不笑地接過皇甫若墨手中的茶杯,滿意地押了口茶。

“不怕有毒?”皇甫若墨眼神如刀地睨著顧筠說,但見她慢悠悠地開口,“你不敢。”

她說完後,已經清清嗓音,看向大殿上的的國君,“俗語話‘口講無憑,立字為據’陛下金口玉言,當然不會賴帳。

但是民女向來善忘,所以只得寫下字據,以作警醒。”

這皇帝這廂利用完她,日後便卸磨殺驢,那就不太好了。

“嘭!”多年以後,文武百官談及百鳴殿上那一記重物墜地的聲音,仍免不了為之唏噓。

那一幕之所以深入人心,不在於天子之怒的程度,而在於一位觸怒了天子,使其氣得砸了御前花瓶,還能活蹦亂跳地豎著步出百鳴殿大門的奇女子。

而多年以後,皇甫若墨擁著這位奇女子聊及此事時,在她的隻言片語中忍俊不禁起來,敢對天子用催眠術的,她是有史以來第一人!

話說東瀾國君氣呼呼地砸了一旁的青花瓶後!在顧筠淡淡的眼神裡,再次愣住了。

“大膽!竟敢質疑陛下的人品?其罪當誅!”一眾官員中,南宮仕率先反應過來,厲言指著顧筠的鼻子怒斥起來。

這下子,大概用不著請殺手,今天就能取了這丫頭的命!

顧筠有些好笑地睨著南宮仕,“這位大人,質疑陛下人品的是你吧?”

她看向殿旁那個手拿紙筆的官員,不緊不慢地開口,“陛下金口玉言,當然不會賴帳。但是民女向來善忘,所以只得寫下字據,以作警醒。史官大人,小女說得一字不差吧,何來質疑陛下一說?”

顧筠話鋒一轉,有些戲謔地把視線轉向南宮仕,“遭了,大人你質疑陛下,其罪當誅啊!史官大人筆下可是把你的言行記得清楚著呢。”

“你!休得曲解本官的話!”這下子,就連官場老油條南宮仕,也氣得眼睛瞪如銅鈴,鬍子眼看要歪了。

“所以只准大人曲解本姑娘的話嗎?”顧筠反唇相譏地接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