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冷皇熱寵:鐵血醫妃難自持

正文 第四十七章 你,也不夠資格

書名:冷皇熱寵:鐵血醫妃難自持 作者:雲深何處 本章字數:308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8


此時,在距離樹林幾公里之外的山洞裡,一個男人猛地捂著自己的胸口,不多會便吐出一口濃濃的黑血。

該死!自己的人馬要刺殺的是顧筠,那是個沒有任何內力的女人才對,沒料到半路殺出如此厲害的角色。

接任務的人怎麼不向他說明?有皇甫若墨那些暗衛在,就算是最高級別的殺手也難以對付!

這下不僅沒有完成任務,還把自己的人馬葬送了出去。得不償失!

不知為何,聽那個女人的聲音後,自己的內息便不穩了。

難道那個女人也會誣蠱之術不成,而且其力量竟然不比自己低?

這和之前達成的協議不太一樣啊……

而在林子裡,皇甫若墨正冷冷地看著眼前的稻草人。

以誣術控制人偶,再通過人偶作媒介,將內力傳送過來,從而達到擾亂人心的目的……

讓別的殺手在在前鋒殺敵賣命,而自己在後方指揮大局。果然如那個女人所言,是躲在陰溝裡的老鼠。

皇甫若墨看向那個忙碌地為侍衛包紮傷口的身影……

這個女人的誣術是哪裡習來的?他想起那個死于顧府的何勇,聽黑鷹的彙報,她很可能是控制了何勇……

“嘶!”顧筠用手順利地撕開布條,將一塊布一分為二,再從懷裡探出一個瓷瓶,把裡面的藥粉灑在傷口處,然後迅速包紮好。

這個女人,哪裡來的包紮傷口的經驗?面對血肉模糊的傷口連眉毛都不曾皺一下。

這時,隨行的軍醫倒成了打下手的了。

她做著這些動作時,就像以前做了千千萬萬次一樣,動作嫺熟,毫不拖遝,一氣呵成。

而此時,她神情肅穆,無比專注,有種莊重的儀式感。

“好了!記得傷口不要沾到水,切忌不要飲酒!每天記得要換藥。”顧筠公事公辦地說完,轉而馬不停蹄地說,

“下一位……”

顧筠忙碌完畢,看著腳下綿軟的草地,乾脆一把坐在上面。

嗯,綿軟的草地真舒服!她愜意地捶著自己的手臂。

皇甫若墨不禁皺著眉頭,這個女人,還真是隨意,她不嫌髒嗎?

顧筠的額間頭髮已被汗水打濕,下午炎熱的陽光透過層層林木照射下來,在她的頭髮上俏皮地飛舞。

“小姐,喝點水吧。”元霜拿著水杯遞給顧筠。

“嗯。”受傷的侍衛都包紮好了,她才松一口氣。

這些人都是為了保護她而受傷的,幸好沒有人員死亡,否則她會很愧疚的。

沒想到南宮瑜派來的殺手武功如此高強。

南、宮、瑜!

惹怒了她顧筠,她必定要讓此人後悔莫及!

顧筠一直頂著皇甫若墨若有所思的目光,悠哉悠哉地席地而坐,一直到喝完一口茶後,這才回過頭,看著冰冷視線的來源。似乎終於“發覺”他的存在。

“太子殿下,剛才謝謝你了!”顧筠大方地從草地上坐起來,拍拍身後沾著的草屑。

她信步來到皇甫若墨跟前,水光瀲灩的杏眼映著他清冷的寒眸。

草地上,也不知哪裡來的桌椅,皇甫若墨此時正端坐其上。

顧筠拱著手,相當有禮地道謝,看到了一旁空著的椅子,不客氣地坐在上面。

皇甫若墨想起那天在帝都大街上,她對他道的那一句“皇甫若墨,謝謝你!”

此時,她倒是挺客氣地喚他一聲太子殿下,卻

只覺裡面滿是疏離和淡漠。

“不用客氣,本宮保護的,只不過是蜀城千千萬萬百姓的安危而已。”如果非得謝他,這個女人這一聲謝還遠遠不夠!

顧筠聽著皇甫若墨不鹹不淡的回話,想起當日在大殿上她向他借‘驍’時的說辭。不由淺聲笑了,這人,還真會拿喬!

“呃,好吧,謝謝你保護了蜀城千千萬萬的百姓安危。”顧筠還是笑咪咪的……

“顧小姐是從哪裡學的包紮之術?”皇甫若墨皺著眉,看著她還來不及清洗的雙手,上面還殘留著斑斑血跡。

元霜適時地為顧筠遞過來絲巾,此處沒有水源,也只好將就著,用水襄裡的水沾濕絲巾簡單清理一下。

“啊,這個包紮啊,”顧筠邊擦手,邊在心裡想著。

這包紮之術,31世紀的她當然會,她是堂堂軍醫好不好!可是現在的顧筠只是一個閨閣小姐,她該如何作答?

“是這樣的,顧筠以前不是經常受到顧大小姐的虐打嘛。這被打得多了,便學會了自己處理傷口了,所謂久病成醫嘛。”

顧筠說起自己以前的悲慘遭遇,就像說著別人的故事一般雲淡風輕。

“哦,看來顧二小姐還真天賦異稟,自學成才。連帶也學會了一手出神入化的針灸之術。”皇甫若墨想起她曾用銀針教訓刁難她的丫鬟。

呃,他怎麼知道自己懂針灸的?

“哈哈,太子殿下抬舉了,只不過是一些見不得檯面的伎倆罷了!”顧筠半眯著眸子,看向皇甫若墨,難道那個在府裡一直監視她的人,是他派來的!

而皇甫若墨只是冷冷地看者她的笑顏。不以為意地勾起紅唇。

這些上不了檯面的伎倆,就輕輕鬆松壓制了蕭子楠身上的流昱毒?這個女人還有多大的本事他是不知道的?

“嗯,那個,太子殿下,那天其它你大可以退婚的。”顧筠心裡想著,那天在大殿上的情形。

只要他默許,此事便水到渠成了。哎,就只差一步。她就恢復自由身了……

她一直不明白皇甫若墨為何遲遲不提退婚,那天聽他一言,原來是顧忌去世的皇太后的遺願。但是總覺得這其中有些不對勁。

今天終於明白了!如果他是一個斷袖分桃之人的話,這樣一想,整件事情都可以理順了。

因為他根本不介意未來的妃子是誰!因為他喜歡的,是——男人!所以也不會介意她已毀的面容,相反,有這樣一個未婚妻在,可以替他擋去仰慕者的糾纏,又可以掩護他與眾不同的性取向。

不退婚,他就是別人眼中忠孝義皆全的皇太子,而且又可以拿她做他的擋箭牌,何樂而不為?

如果是這樣,她是不是和他打個商量?她大可以配合他,好好當個擋箭牌,只要他以後不妨礙她的自由,這樣不是皆大歡喜?

聽見顧筠再談退婚的事,皇甫若墨的臉色變得更冷了。

“本宮的事還輪不到別人來非議。你,也不夠資格!”皇甫若墨望著顧筠的眼裡滿是淡漠。

她當天說的那句“民女願意”,這退婚之辱讓皇甫若墨為之氣結。

“對哦,你是高貴的太子殿下,是本姑娘逾越了!”顧筠倨傲地回瞪著他的桃花眼,未想到她這麼一說,他隨即黑臉了。全然一副拒絕再談的態度!

太子殿下就了不起啊!

可惡!面癱給誰看?

看著陷入某種僵局的兩人,侍衛們都識趣地退開,唯恐禍及池魚。

“太子殿下,是否傳膳?”孤鴻看著倆人,只好硬著頭皮請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