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首席嬌妻:高冷沈少強勢寵

正文 第三章:愛恨糾葛

書名:首席嬌妻:高冷沈少強勢寵 作者:大藍藍 本章字數:441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8日 16:07


“那有沒有傷到腳?”沈景念非常著急,溫潤的語氣裡滿是著急。

林若允連忙說:“我一點事都沒有,你千萬別著急!”

“呵。”沈彥華冷嘲似的笑,挑動著林若允的情緒,惹得她憤怒的眼神後,他瘋狂的掠奪,然後邪魅道:“你的身體在說需要我!”

“唔……”隨著他的劇烈索取,她不受控制悶哼出聲音來,渾身越發無力,整個身子都軟軟的。

“喜歡麼?”他低語,邪魅的聲音像是魔鬼的語調,來自地獄裡的呼喚,想要把她一起帶入深淵,一起墜落:“哦,我忘記了,你本身就是喜歡這樣的!否則,怎麼會玩那些下三濫的手段!”

“當年的事不是我……”

“不是你還能有誰?”沈彥華的眼眸在瞬間陰冷萬分,兇狠的像是北美洲餓了三天三夜即將捕食獵物的獵豹一樣殘忍,似乎瞳仁都在這一瞬間,蒙上了妖異的紅色:“你忘了?”

林若允沒來由的渾身戰慄,這樣的他,真的太可怕了,隨著他的瘋狂,她就像是被暴雨襲擊的花束,不堪一擊,顫顫巍巍,好像隨時花瓣凋零。

“忘了沒有關係,我會一點點提醒你的!”沈彥華邪惡的勾起嘴角,一想到當年的事,他的眼神迸射冰冷,像極了終年不化的雪山,冷到極點。

在這一瞬。

望著他的眼神。

吃力承受他給予的一切的時候,她的心,仿佛一瞬間被他給親手撕成碎片。

這麼多年擠壓的感情一下子到了崩潰的邊緣。

林若允咬了咬紅潤的嘴唇,漂亮的眼睛通紅,接著又嘲諷一笑:“你以為現在是在折磨麼?這麼做,何嘗不是在折磨你自己?我不希望被沈景念知道,難道你就希望‘她’知道?”

沈彥華猛的用力,她吃痛到極點,像是要死了一樣,又像是在雲端,飄飄悠悠的。

“蘇美妍現在是我繼母,以你現在的實力,若是想娶她,簡直不費吹灰之力了吧?”林若允看他臉上狂肆的恨意,心痛到了極點,卻是故作冷靜,並且以一副勝利者的姿態:“可惜啊,可惜你們的身份,現在是雲泥之別,你就算敢娶,但你放棄得了你沈家二少爺的身份嗎?”

蘇美妍是一個綠茶婊,善於裝純耍心機,為了嫁入豪門,成為林家的太太,故意一面和沈彥華談情說愛,一面又和林若允的父親私下往來,最終不堪的一幕被堵到,她卻陷害林若允給她下藥,說她目的是為破壞她和沈彥華……

只是,這些他都看不見,反而一再的相信那個女人的鬼話。

她林若允被沈彥華記恨,蘇美妍卻名正言順的成了她的小媽。

想到這裡,林若允的手指不由得收攏,緊緊的攥起拳頭,心痛異常。

當年啊……

一想到自己曾經那麼犯傻的喜歡他,幾近瘋狂,又被人利用的孩子心性,真是覺得可笑。

面對林若允這麼樣的刺激,沈彥華卻相反沉靜了許多,眸光冰冰的看著她,像是要吃了她似的,牙齒摩擦,咯吱咯吱的響聲,在兩人聽起來格外清晰:“你真惡毒到前所未有!”

“我惡毒?”林若允冷哼。

不知怎的,她萌生了個念頭。

或許,是時候撕破蘇美妍的美人皮了,從前她林若允沒有那個本事,卻不代表現在沒有。

“難道不是麼?你說的那番話,不救是在變相的承認當年的所作所為嗎?”

林若允看著沈彥華,望著他那張熟悉的俊臉,熠熠生輝的眼眸,她遲疑好一會兒,才鼓起勇氣,鎮定自若的說:“論起狠毒,誰能和你比?瞧瞧,你在對你哥哥的女人做一些什麼啊?”

此時,最後一次巔峰。

“可是我就是樂於幫他做一些,他做不到的事。”沈彥華殘忍的勾起嘴角。

他是怎麼離開沈家的?如果他沒有差人去調查,可能真的就被蒙蔽了,既然知道了,自然一一都不會放過。

林若允推開他,宛若他是一塊燙手的山芋,可他卻緊追兩步,從身後把她抱住,再度將她低在強上,先是一陣狂吻,然後嘴唇又到了她肩膀的位置,狠狠的咬了一口。

“你幹什麼!”這一聲聲音較大,喊完了以後,林若允就後悔了。

沈彥華滿意的看著那帶著血痕的牙印,整齊的排列在她柔滑的肌膚上,就像是雪地裡盛開的梅花一般嬌豔,不由得笑得更深,惡魔一般的告訴她:“這是我給你的烙印,而我們的遊戲,才只是個開端!”

林若允剛想說些什麼,這個時候,許是沈景念不放心,摩挲著走了出來:“若允?你怎麼了,誰在那?”

“是……”

“大哥,是我!”沈彥華先林若允一步開口,笑得光輝燦爛,帥氣逼人,比起雙眼無神的沈景念,他像是一顆耀眼的行星,閃爍著動人的光芒。

林若允急忙要娶攙扶沈景念,卻被沈彥華狠狠的攥住手腕,疼得她眼眉緊皺,小聲怒道:“你幹什麼?”

“幹什麼,難道你不清楚?”沈彥華也是如是回答,見她臉色下白了,輕笑著鬆手,那個受驚的兔子立刻跑去了沈景念那邊,看她見沈景念如見救星的模樣,他的心裡不知怎的,有些適。

曾經,這個女人,也是這般小鳥依人的要衝向自己懷裡過。

可現在的她,卻是這樣淡然,再沒有了當年那愛自己的眼神,還有不擇手段瘋狂的樣子,現在有的,只有逃避,避他如瘟神一般。

沈景念感覺有一雙溫軟的小手攙扶自己,心裡一暖,本來之前很擔憂的,現在放心

了許多,可是由於林若允的靠近,可她身上濃烈的古龍水味道,讓他的心驟然緊了一下。

“這麼晚了,還沒回去睡?”

“孤夜難眠,又不像大哥你,我身邊沒個女人,自然是睡不著,所以出來透透氣!”沈彥華回答,挑逗的看了戰戰兢兢的林若允一眼後:“現在這麼一提,真困了。”

望著沈彥華優雅的離去,林若允感覺到沈景念隨著他的腳步聲越走越遠,手指在增加力氣,將她的手腕攥的很痛。

“彥華怎麼在這?”沈景念的語氣低沉,又挨近了林若允幾分,感覺到她躲閃,眉頭又緊鎖幾分:“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林若允聽出他懷疑的語氣,便道:“是……是剛才的蟲子,正巧他路過,我讓他幫我抓走。”

“是這樣啊。”沈景念本來想要問,卻忍住了:“回去睡吧!”

一邊往臥室裡面走,他的腦海就充滿懷疑。

抓個蟲子,就沾染了滿身的古龍水味道?

那可是……沈宣特意叫人從法國定制的古龍水,連他都沒有給,就給了那沈彥華,說是這味道更配他。

沈景念何嘗不知道,自己被這樣待遇,怎麼僅僅會是因為雙目失明的緣故,還不是他並非沈家的骨肉!

垂下的袖口裡,他纖長的手攥成拳頭。

薄唇也幾乎抿成一線,牙齒幾乎把挨著裡面的唇肉咬破。

這一夜結束。

林若允卻仍舊擔驚受怕,惶惶終日的感覺反倒是沒有盡頭一般。

好在,沈宣給沈彥華似乎安排了很多事情,以至於他沒有得空來找她,也讓她過得舒心許多,整日的時光也就是用來攙扶沈景念曬曬太陽,逗逗家裡的那只英短胖貓過度日。

那天她正給貓順毛,她父親跳樓的消息,就這樣傳來了。

林若允安頓好了沈景念,就叫司機以最快的速度將她送去了事發地點,而她的父親已經在擔架上,蓋著被血跡染紅了白單子。

“爸……”林若允淚水一下子洶湧的流出,欲要撲過去,卻被安保的人員攔阻,生生看著她父親被抬走。

“真是沒有啊!出了事就會死,沒長腦子,真難想像怎樣到了今天地位的!”一個女子婉轉的聲音傳來,說的話卻流露著冷漠。

林若允止住淚水,抬眸看向說話的人,正是身姿窈窕,波浪大卷,長相清純,一身名牌的蘇美妍,不由得一步步上前,抬手就是給了蘇美妍一個嘴巴:“我父親那樣真心對你,死了,卻只落得你給他這樣一句話?”

“你憑什麼打我?嗯?”蘇美妍反手就想要回擊,卻被林若允攥住了手腕,一雙美豔的眼睛充滿憤怒諷刺:“這幾天和你的瞎子老公過得可舒坦?只是你沒有想到吧,就算你嫁去了沈家,你也救不了你爸爸!”

“還不因為你這個女人掏空家產,不然,爸爸怎麼會落到這幅田地!”林若允曾經勸過父親無數次,可他就是鬼迷心竅的被這個女人給迷住了,說什麼都聽不進去,將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給拱手讓人了。

蘇美妍卻是以一副勝利者的姿態,趾高氣揚的看著已經氣得歇斯底里的林若允:“如果不是為了你林家的財產,我又怎麼會自甘墮落的藥委身給一個土埋半截的老頭子。”

“當年的事果然是你做的!”林若允仇視蘇美妍。

“沒錯啊,是我做的,可那又如何,我得不到沈彥華,你也甭想得到,至少看到你在他心裡沒有地位,我就很開心!”

林若允看著蘇美妍,作為女人惡毒到她這種地步真是可怕:“你不能和沈彥華在一起,還不是因為你貪心。”

“那你呢?你不也是為了沈家的錢,嫁給了沈家的瞎子,眼看著心愛的人在你身邊,你卻和他身份有別,這種太不見低頭見的滋味,你不好受吧?”蘇美妍冷笑著,豔紅的嘴唇燦爛如天邊的斜陽。

狠狠的抽出手來,蘇美妍得意的拎著包笑著走了。

“我不會放過你的!”林若允沖著她的背影大喊著。

“你還是先管好你自己的事吧,林家的爛攤子,可是夠你收拾的了!”蘇美妍說完話,有司機把車開來,並且下車為她開車門,之後便開車揚長而去。

林若允氣得不輕,轉身,就見沈彥華從天臺的樓梯上下來,心裡驀然升起一絲疑慮。

要說誰最恨他們林家,那就當屬於沈彥華。

蘇美妍是掏空林家的蛀蟲,沈彥華就是推到這個框架的罪魁禍首……

怎麼就這麼巧?父親自殺,沈彥華也在天臺上下來?

那父親是跳下來的,還是被人推下來的?

換做以前,林若允不會相信沈彥華會動手,但是現在,以他這麼魔鬼報仇的方式,沒准他會害了自己父親!

沈彥華在樓上看到林若允和蘇美妍起了爭執,卻沒有聽見說什麼,因此誤會林若允在找蘇美妍的麻煩,臉色也陰沉很多,大有一副興師問罪的態度。

“你怎麼會在天臺上?”林若允看著他,目光懷疑的看著他。

沈彥華皺眉:“你在懷疑什麼?”

“還是說我不需要懷疑,我父親的死,就是和你有關呢?”林若允聲音開始輕顫起來:“這根本不是他的錯,你到底要怎樣才能罷手?還是要我死,你才心甘?”

“我當初九死一生,差點死在車禍裡。”沈彥華沒有回答她,反而自顧自的說著,眼神望著天際,仿佛回到了多年前:“你的父親,可曾可憐過我?對我趕盡殺絕的原因又是什麼?我沒有害他,是他自己自取滅亡,怨不得別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