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首席嬌妻:高冷沈少強勢寵

正文 第二十三章 例假

書名:首席嬌妻:高冷沈少強勢寵 作者:大藍藍 本章字數:426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8日 16:07


看來這個小姑娘很有天賦,以後自己會好好的利用她。蘇美妍滿意的走進電梯,明天正式入職,那麼今天她還可以好好的去玩一次了。

其實林若允根本沒有什麼不舒服,而是今天特別不願意見到沈彥華,她並不知道今天他不在公司,所以今天還是以痛經為理由,在家休息一天。

既然開口了,那麼戲要演足了。於是,林若允又是臥床一天,到了下午終於躺不住了,才下床來。

“若允,你怎麼不好好躺下休息?”聽到林若允的腳步聲,剛走到房門口的沈景念問道。

林若允沒想到這個時候沈景念上樓來了,她的大腦飛速旋轉著要找個合理的藉口。

“我好多了,基本上沒有什麼事情了!”林若允趕緊找了個藉口。

“沒事就好,張嬸?”沈靜念轉頭叫後面的人。

只見張嬸端著一個煲湯的小鍋走向前來:“少奶奶,這是少爺一早吩咐我去買來的烏雞燉的湯,您快趁熱喝吧。”

說著她就盛好一碗,端到林若允面前:“這可是大補的,少爺真是細心。”

“謝謝。”林若允接過小碗,看了眼一旁的沈景念,因為聽到張嬸的話,臉不禁紅了起來。

她臉紅的原因一半因為自己的說謊而羞愧,另一半因為沈景念對自己的好,被張嬸這麼赤裸裸的在當事人面前說了出來,而感到不好意思。

似乎能感覺到林若允的不好意思,沈景念趕緊對張嬸說:“辛苦了。您去忙吧!”

張嬸也知道自己在這裡簡直堪比幾百瓦的大燈泡,便走下了樓。

“雞湯好喝麼?”沈景念聽著她好像喝完了一小碗。

“嗯,好喝,張嬸的廚藝太好了,你來嘗嘗!”說完,林若允才發現樓上沒有多餘的碗,她忙跑進洗漱間將她的碗洗乾淨。

“給你!”林若允盛滿一碗遞給他,“碗是我剛洗乾淨的。”

“恩。”其實沈景念的內心很想說不用洗的,那樣就箱倆人的間接接吻。

看著沈景念喝著,林若允忽然感覺到下體一暖,心頭一想:不會這麼的配合吧!她忙跑進衛生間。

果真正主兒來了,其實林若允從來沒有痛經過,這麼說只是為了掩飾下自己奇怪的走路姿勢而已。

結果沒想到一個小謊言,沈景念竟當成天大的事重視起來。這個男人還真不是一般的暖,看來是自己的命運不太好,上天將這麼好的男人賜給自己,而她卻…只能說有緣無份了。

晚飯的時候,餐桌上竟然坐著沈彥華,自從上次給林若允拿來藥膏後,她便沒有再見過他。

沈彥華見到下樓的哥嫂,輕點一下頭算是打了招呼。

林若允也明白他這是看在二老也在的緣故,才給他們這個面子。

“公司很忙麼,這幾天都不見你回家。”沈宣問沈彥華。

“比較忙,好幾個項目湊在了一起,加完班太晚了,就直接去了濱江道。”沈彥華很自然的答道。

“再忙也要注意身體,回頭給你找個廚師。”沈宣說道。

“不用麻煩,我一個人吃不了太多。”沈彥華直接推辭道,“嘴饞了就直接回來吃張嬸做的飯了。”

“二少爺愛吃我可以多做些送了過去!”張嬸聽沈彥華這麼說,高興的回了句。

“謝謝張嬸!”他本不愛多話,見沈宣不再說話,便只顧吃自己的。

李麗萍見他們不再說話了,便開始了自己的話題:“若允啊,女人痛經有個很好解決的辦法。”

林若允沒想到自己的婆婆這麼奇葩,竟然把這事搬到桌面上來說,而且是一家人在一起吃飯的時候。

既然她老人家都開口了,她也不好不理,只好問了句:“什麼辦法?”

“生孩子啊!好多人的痛經都是因為生完孩子,之後就不痛了!”李麗萍口無遮攔的說。

林若允聽完,臉就不好意思的紅了起來。她觀察了一眼餐桌上的人。

沈宣和沈彥華就像沒聽到她們的談話一樣,自顧自的吃著飯,這還好。

而李麗萍則是一副等她不回答就不吃飯的樣子。

“這…”林若允真的是沒法接這話了。

“哎呀,不用這呀那的,女人生孩子天經地義,哪有那麼多藉口啊,工作也不是個問題,你說是不是啊彥華?你是若允的領導,你來說句!”這倒是讓沈彥華吃了一驚,他們兩人生孩子問自己幹嘛。

“公司事嫂子不用多慮,想生只管生就好。”

既然問到了自己,沈彥華只好回句。

“看,我說是吧!”李麗萍又轉向林若允和沈景念,“你們就大膽的生,在沈家工作和生活絕對兩不誤。”

感覺到了林若允的緊張與難堪,沈景念直接握住了她的手,笑著說:“知道了媽,我們會努力的,早日讓您和爸當上爺爺奶奶。是不是若允?”

“嗯,我們努力!”林若允被逼無奈的答道。

“有你這句話,媽就放心了,你們加油啊!”李麗萍了了一樁心事,才開始吃飯。

而一旁得沈彥華聽了林若允的話,臉色慢慢的沉了下來。

洗漱完的林若允見沈景念還沒回房,便拿起撒水壺接好水,來澆陽臺上的花。

聽到了房門被打開的聲音,她頭也沒回,直接說道:“回來了!

換洗的衣服給你放好了,直接洗澡吧!”

沒聽到沈景念回話,林若允感覺到不對勁,平日裡沈景念不會不理她的。

她剛要回頭,便被擠壓到了牆邊。他身上的香水味提醒著林若允剛剛認錯了人:“你來我房間做什麼?”

鎮定下來後,林若允問。

“來幫助哥哥嫂子完成任務啊!”沈彥華說著雙手便不老實的探進了林若允的上衣裡,準確的抓住了那兩座山峰。

因為多次的接觸,他已經對林若允的身體瞭若指掌,哪裡是敏感區最明白不過了。

林若允頓時感覺到身體有一股股的暖流閃過,她儘量隱忍自己的真實感覺。忽然感覺到他的手向下身遊走的時候,她回復了自己的理智,連忙按住他的手,驚叫了起來:“不要!”

剛上樓的沈景念聽到林若允的聲音,趕緊加快了腳步,緊張的問:“若允,發生什麼事情了?”

林若允這才發現剛才一時緊張,竟然忘了這是在自己的房間裡,見走進來的沈景念,她張了張嘴巴,竟不知道說什麼好。

“哥哥來的正好,”沈彥華倒是很淡定的樣子,“嫂子又被小蟲嚇到,叫我來幫她捉蟲呢!”

“彥華也在啊,那麻煩你了!”敏銳的嗅覺早就聞到了他身上的香水味道,沈景念憑著氣息走到林若允面前,“嚇到你了?明天我派人來殺殺蟲。”

“嗯。”林若允還沒從驚慌中走出來,也沒聽清楚沈景念說的什麼,直接答道。

沈彥華走過來,擋在了他們中間,他對沈景念說:“我見嫂子把衣服都準備好了,你先去洗漱,我把蟲子捉到,你們好安心睡覺。”

聽他這麼說,沈景念只好答道:“好。”

看到沈彥華有意將沈景念支走,聽到洗浴間傳來“嘩嘩”的水聲,林若允壓低聲音:“這裡不需要你了,不還不走!”

“不要我,難道需要那個廢物。你們努力半天也不會有結果,還不如我來幫你們。”說著沈彥華的大手又將林若允禁錮在自己胸前,“你的身體明顯有了很大的反應,還嘴硬說不要。”

看著沈彥華邪惡的笑,林若允感覺到他要做什麼:“你瘋了,景念就在裡面洗澡!”

“反正他也看不見。”沈彥華痞痞的說著,手就從裙擺下伸了進去。

“不要,”林若允再次制止他,但是沒有了剛才的倔強,她一臉的哀求,“真的不要。”

與此同時,沈彥華像是摸到了她身體下的東西,這才明白餐桌上李麗萍話裡的意思,弄得他也是一臉的尷尬。

他把手退了出來,嘴裡擠出兩個字:“晦氣!”便頭也不回的走出了他們的房間。

剛剛被點燃的欲火得不到發洩,回到房間的沈彥華也很不是滋味,直接在浴缸裡泡了一個小時的冷水澡,才將體溫降了下來。

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怎麼一見到林若允就會忍不住想和她親近,身體比他的內心還誠實。只是上次明明看到蘇美妍身體也起了反應,但是在她靠近時,他整個的腦子裡想的卻還是林若允。

難道他真的中了楊一晗所說的話,自己對林若允有不一樣的感情。但是他心裡卻堅信,就算是不一樣也應該是對她的恨意更深刻,絕對不可能是因為喜歡她。

沈彥華走後,林若允總算是松了一口氣。沒想到他現在的膽子簡直是越來越大了,居然公然來她和沈景念的房間裡對她動手動腳的。

這樣下去,他們之間那些事情早晚會被發現。那麼與其被發現,還不如自己提前交代的好,不然日子越久她的內心的負罪感越強烈。

其實沈景念在浴室裡,腦子和耳朵也沒閑著。

雖然他沒問,林若允也沒說過。但是林若允和沈彥華之間的恩恩怨怨,他卻是一清二楚。

儘管他眼睛看不到,但是在沈家這些年,他積累了不少的財富,在這個有錢能使鬼推磨的年代,有錢就能做一切的事情。更何況有個現在盛行一個叫做“偵探”的職業。

據調查,林若允愛沈彥華,而沈彥華卻恨林若允。而他做為這麼一個特殊的身份夾在兩個人中間,當然得需要做些什麼,在他們中間催化一下,使這些微妙的關係走上正確的軌道。

然而,沈彥華對他一直不冷不熱,倆人坐在一起就說不了幾句話。而林若允也是對自己敞不開心扉,這讓他無處可插,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裝聾做啞,能忍則忍,待到合適的時機在行動。

“景念,”林若允似乎是要下定決心要和沈景念把話說開,她叫住準備躺床睡覺的人,“我們聊一聊吧!”

“怎麼了,有什麼事?”沈景念感覺到了林若允語氣裡的嚴肅,心裡也跟著緊張起來。

“我覺得在我們這段名存實亡的關係裡,你太委屈了,有些事情我需要跟你說清楚!”林若允覺得如果再不把實情告訴沈景念,自己的良心會越來越不安。

沈景念心頭一緊,手心都攥出了汗:“若允,你是不是因為媽的話生氣了?你放心好了,我是不會逼你做不願意的事情的。”

“不是媽的原因,是我自己的問題,我…”一聽沈景念誤會了自己的意思,林若允趕緊解釋說。

沈景念沒有焦點的眼,頓時拂上了一層更加暗淡的光,跟著臉色也是很不好看:“那你還是嫌棄我了,因為我是個盲人,不能光鮮亮麗的陪你在眾人面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