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婚色撩人:總裁調教小嬌妻

正文 第15章 吃醋

書名:婚色撩人:總裁調教小嬌妻 作者:梅飄香 本章字數:3658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5日 15:42


“程修瑾!”等葉辭遠被晾在會議室整整三個小時,終於是按耐不住沖了出來。

被包繞在一群公司高層裡的程修瑾抬眼看了他一眼,然後吩咐道:“那接下來這個案子就按照剛才的商議結果來處理,沒事的話就散了吧。”

得到命令後的眾人四散而去,程氏三樓空落落的走廊裡只留下他二人面面相對。

看著他一臉悠閒自得表情,葉辭遠就氣不打一處來:“淺妍呢!你把她帶到哪裡去了?”

“辭遠這是什麼話?”程修瑾微微彎了彎唇角,似是不經意的抬起手轉了轉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我的妻子,當然是要陪在我身邊。”

葉辭遠臉色一白,一把拽住他的領口:“程修瑾!你別太過分!”

見他滿臉怒火,程修瑾只覺得心裡不是滋味:“辭遠放心,我不過是要向她求證當年的一些舊事。”

“什麼?”葉辭遠一愣,手下的力道一松,就被程修瑾輕而易舉推開。

他像是被沒有聽明白一般,怔怔的看著面前整理衣服的男人:“你要求證當年的事情?”

當年冷酷無情,一心想要蘇淺妍一命還一命的程修瑾,如今竟然主動要求證當年的舊事?

葉辭遠只覺得自己有些暈乎乎,似乎是沒有睡醒的緣故。

“沒錯。”程修瑾沒心思去看他震驚的神色:“我要找出當年殺害我母親的真凶。”

“那淺妍……”葉辭遠有些急了:“你得保證不會傷害她,否則……”

聽他一心惦念著蘇淺妍,程修瑾扣著走廊欄杆的手就是一緊。

他現在滿心只想將面前的人打發離開,於是壓下心中異樣的情緒:辭遠放心,我只是向把真凶繩之以法,自然不會傷害無辜的人。”

見他滿臉真誠,葉辭遠也不疑有他,再三確認蘇淺妍安好無事後便離開。

目送那人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盡頭,程修瑾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煩躁的扯下脖頸間的領帶,惡狠狠的把它扔進垃圾桶,便轉身離開了程氏。

而被鎖在房間裡的蘇淺妍,也並沒有程修瑾口中那麼“安好無憂”。

整夜被程修瑾的味道包裹,她不意外的從噩夢中驚醒。

冷汗黏膩,和著歡愛後的味道,讓她只倒胃口。

勉力的撐著傷腿,裹著床單來到臥室裡的洗手間,自暴自棄的蜷進浴缸裡,讓溫熱的水漫過頭頂。

傷口破裂滲出的血液,在流水中旖旎程一朵朵顏色豔麗的花。

浴燈暖黃的燈光投射下來,和著積水漫進鼻腔的感覺,讓她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就在她以為自己要這麼撒手人寰的時候,一雙有力的手將她給提了起來。

看著面前咳嗽不止的女人,程修瑾只覺得五臟六腑都被氣得生疼:“既然你這麼想死,不如我成全你。”

說著按著她的肩膀,將人壓回浴缸,三兩下拽掉身上繁瑣的西裝,一步踏了進去。

感受到他身上灼熱的溫度,蘇淺妍臉色一變,像是突然有了活力一樣開始拼命掙扎:“你滾!你給我走開!”

程修瑾不為所動,幾下擒住她亂揮舞的手臂;“怎麼?我們同床共枕那麼多年,你如今倒害羞起來了?”

越是聽他提起往日裡的恩愛,她便越是心痛。

“還是?”見她對自己的靠近如此抗拒,程修瑾冷哼一聲俯下身子:“你更喜歡葉辭遠這樣對你嗎?”

蘇淺妍掙扎的動作一僵,她不可置信的看向面前勾唇邪笑的人,因為缺水乾裂的嘴唇被氣的微微顫抖:“程修瑾,在你眼裡我是不是就是如此的下賤淫蕩?”

看著她如炬的目光跟斷了線的淚珠,程修瑾些不忍的忽視這個問題,俯下身惡狠狠的堵住了她的嘴。

曖昧的銀絲在兩人之間蔓延,可徹底心傷的蘇淺妍就像是斷線的木偶,在綿密的親吻裡失神的看著浴室的天花板。

不滿她的走神,程修瑾狠狠的咬破她頸間幼嫩的肌膚,卻只換來她睫毛微微撲閃的微弱反應。

因為葉辭遠緣故而窩了一肚子的火,也被她這失神的模樣給徹底點燃。

程修瑾站起身,將人一下子抱起,幾步走到了床邊。

蘇淺妍只覺得身子被柔軟的床墊彈起,接著就被他穩穩的鉗制在身下。

他伸出手在她柔軟的身子上來回撥弄,帶著些薄繭的手像是在撫弄琴弦一樣慢條斯理。

看著身下因為情動紅了臉頰的人,程修瑾毫不留情的用最鋒利的話貫穿她的心房:“告訴我,他

有沒有這樣對待過你?”

蘇淺妍如同脫水的魚一般急促的喘著氣,聞言也不過是彎唇一笑,毫不示弱抬眼看向他,滿是譏諷的說道:“原來程總喜歡在床上討論別的男人。”

被她這麼一刺激,程修瑾勉力壓制的怒火頃刻爆發,他大力的將她的手禁錮在兩邊,眼睛微微泛紅的低聲說道:“蘇淺妍,你這輩子註定跟我糾纏不休。”

她揚了揚嘴角,心如死灰的閉上眼接受他狂風暴雨一般的親吻。

而這廂,俞初晴特意打扮的花枝招展準備去程氏宣示所有權。

哪知道她正對著化妝鏡補妝,司機卻陡然間一個急刹車,害她生生把口紅塗出了界外。

礙于這司機是程家老宅的人,她只能壓下自己扭曲的表情,一派天真的問道:“黎叔怎麼突然停車了?”

被喚做“黎叔”的司機身子一頓,指著不遠處路口正等紅綠燈的黑色邁巴赫說道:“那不就是少爺的車嗎?”

俞初晴臉色一白,幾分鐘她同程修瑾通電話,對方表示今晚會在公司加班,可現在卻被她抓抓了個正著。

是誰?是哪個狐狸精竟然敢跟我搶?她眼神微微一凜,卻還是保持著嘴角無辜的微笑說道:“哎呀,是我忘記他今天有約了,那就麻煩黎叔在這裡稍等我一下。”

見她拿起雨傘跟手包,黎叔有些擔心的問道:“這麼大的雨,俞小姐您這是要去哪裡?”

俞初晴開門的手一頓,做出一派少女心事被發現的嬌羞模樣:“阿瑾最近這麼忙,我想去賣場一趟,晚上給他燉點補品。”

“那我就在這附近等您好了。”記起程修瑾的吩咐,黎叔自是不敢讓俞初晴一個人出門。

擔心再繼續拖下去,自己會跟丟程修瑾,俞初晴點了點頭,讓對方在附近停車場等自己。

眼看那輛車消失得不見蹤影,俞初晴嘴角的笑容一下子就垮了下來,伸手攔下一輛的士就向程修瑾消失的方向追去。

“喲,小姐您這是要去捉姦啊!”見她緊盯著前面那輛車滿臉緊張,司機忍不住打趣,卻換來對方一個冷冰冰的眼神,只好閉嘴認真開車。

不多時,計程車在離邁巴赫不遠的地方停了下來,俞初晴付過車錢幾步跟了上去。

待程修瑾進了別墅後三十多分鐘,仍不見他出來的身影,俞初晴按耐不住掃了指紋,便推門進去。

一樓的客廳沒有開燈,六七點的光景,隱約有些不能分辨方向。

她摸索著往二樓走去,以為只是自己多心,哪知道走到那間被鎖起來的臥室門前,只聽見程修瑾冷冷的聲音傳來:“蘇淺妍,你這輩子註定跟我糾纏不休。”

她腳步一頓,身上的血液像是被凝固了一般,大氣都不敢出。

隔著厚重的木門,肉體相撞的聲音,和著起伏不穩的呼吸聲,一下接著一下,撞得她再也站不住,轉身沖出了別墅。

直到跑出去好遠,她終於力竭的扶著一旁的牆壁停了下來。

她不是沒有想過那還吃那個宴會後,蘇淺妍跟程修瑾會再有交集。

只是按照她當初的籌謀,在親眼目睹了蘇淺妍對自己施暴後,程修瑾分明應該對她恨之入骨。

可剛才……想起他說的那句話,她只覺得後背發涼,陣陣寒意將她緊緊的包圍。

難道是蘇淺妍真的找到了當年的真相?她有些害怕的抱緊了雙臂。

不,我不能輸!為了得到程氏女主人的位置,我付出了那麼多,怎麼能夠在這個時候放棄?

她猛地一腳踢飛眼前的石子,眼裡是化不開的黑暗:蘇淺妍,想要扳倒我,你還太嫩了點。

她俐落的掏出手機給俞景辰發去了短信,得到對方回復後滿意的勾了勾唇。

接著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攔下車子回到賣場,認真的挑選了幾種補品,掛著天真的面具,跟黎叔匯合。

傍晚時分

就在蘇淺妍因為連日來的驚疑跟體力透支以後,程修瑾叫來家庭醫生替她重新包紮好了傷口。

並且特意找來了程宅的老人,吩咐她們照顧並且看好蘇淺妍。

等他處理好這一切,已經是華燈初上。

蘇嬸熬了魚湯,正欲詢問他今晚是否要在這裡留宿,卻只見他接起一個電話神色大變,緊接著抓起鑰匙就推門離開。

看著二樓樓道處一閃而過的白色身影,熟知當年舊事的她忍不住歎了口氣,是在不知道他們為何要這麼折磨彼此。

可作為傭人,她也實在做不了什麼,只能悠悠的歎口氣,端起魚湯向二樓走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