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婚色撩人:總裁調教小嬌妻

正文 第23章 婚禮鬧劇

書名:婚色撩人:總裁調教小嬌妻 作者:梅飄香 本章字數:3623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5日 15:41


農曆九月三十,錦城立冬的這一天,紛紛揚揚的小雪簌簌而下,皇冠酒店自打數月前就為程修瑾的訂婚儀式籌備,來往之間,衣香麗影,好不熱鬧。

而作為訂婚宴的主角的俞初晴沒有特地訂做婚紗,而是VeraWang2011年春季的最新設計。

黑色的婚紗,上身收腰收臀,下身緊緊裹住大腿,卻在小腿跟處又微微散開,配上價值不菲的珠寶,一顰一笑間都是奪人心魄的美麗。

至於程修瑾,作為錦城有名的貴公子,自然是天生的衣架子。

為了與俞初晴的衣服相互輝映,設計師程為他準備了幾件黑色的高定的西裝。

可不知道為什麼,就在婚禮快要開始的前幾秒他會突然換上另一套白西裝,以致于俞初晴在看到他時不免有些驚訝。

多虧一旁的設計師懂得見風使舵,嘴甜說些什麼黑白最為相配,才換的俞初晴一臉嬌嗔。

隨著流暢的鋼琴曲響起,程修瑾邁開步子,按照婚禮流程讓俞初晴挽著他踩上紅毯。

兩旁是滿眼驚豔的親友,面前是裝潢華麗的訂婚宴,這明明是他期盼許久的大結局,可他心裡卻沒有半分喜悅。

難道是最近太累了?他有些晃神兒,腦子裡全是同公司客戶的對話。

那是父親的舊友,因為聽聞他要訂婚的緣故,特意從國外飛回來祝賀。

那日他又正好陪俞初晴去試婚紗,本想安排公司公關部經理代為接待,誰知道對方卻興致勃勃非要一觀他未婚妻的國色天香。

被那位老先生三兩句話逗笑,他也不好拒絕,只得告知對方地址。

哪知道對方見到自己的第一句話就是:“怎麼臉上見不得半分新郎的喜氣?”

他沒辦法向對方解釋自己複雜的情緒,只得尷尬的笑了笑向對方介紹俞初晴。

彼時,俞初晴正穿著店裡視為鎮店之寶的白色婚紗,在燈光的照射下顯得格外乖巧,一看便是長輩們喜歡的模樣。

誰知那位先生竟然搖了搖頭說黑色更適合她,為了不落了長輩的面子,俞初晴便試穿了黑色的婚紗。

他本以為是老先生眼光好,哪知道在俞初晴被鏡中自己驚豔的同時,他依稀聽見耳邊低聲的一句:“純白本無垢,還是黑色更適合她。”

他一直糾結於這句話的背後有什麼深意,以致于訂婚宴主持人三催四清讓他致辭,他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

“看來程少這是滿心滿意都被眼前的未婚妻占滿了啊!”為了緩解尷尬,主持人不得不睜眼說瞎話:“既然這樣不如我們先看看兩位的拍的婚紗照,這俊男美女的組合,想必大家都迫不及待了吧?”

在他這麼一通插科打諢之下,除了俞初晴,誰還記得剛才不愉快,紛紛起哄叫嚷著要看婚紗照。

在一片笑聲中,俞初晴有些不安的看向身邊的程修瑾:“阿瑾,你沒事吧?”

看著她關切的眼神,程修瑾搖了搖頭,安撫的拍了拍她的手:“可能是沒休息好,不用擔心。”

俞初晴點了點頭,強行扯開一個笑容,可還是壓抑不住內心的惴惴不安。

似乎是為了驗證她心裡的感覺,還沒等她嘴角我的弧度垮下去。

就聽見身後的賓客席上一陣驚呼:“天呐!這是什麼?”

她尋聲抬起頭,像是被人當頭棒喝一般呆愣在了原地。

那投影屏上一張接著一張的照片哪裡是什麼婚紗照,分明是她初入娛樂圈時,為了得到更多資源跟多個男人虛與委蛇的照片。

看著照片裡自己滿臉嬌媚的姿態,俞初晴顧不上驚慌失措,下意識的看向程修瑾。

哪知道他不過是輕飄飄的看了一眼螢幕,就再也沒有任何表情。

這讓她更加驚慌起來,壓根猜不透他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阿……阿瑾,我……”她有些著急的咬住下唇不知道說什麼好。

就在這時,一個讓她這輩子都不想聽見的聲音插了進來:“想不到余小姐年竟然是這般的千嬌百媚,恕我眼拙。”

俞初晴僵直的身子側過頭去,清楚的看見那個人穿著刺眼的紅色長裙,臉上帶著自己從來沒見過的笑容立在紅毯盡頭。

“蘇淺妍……”她顫抖著聲音,像是發瘋了一般就撲了上去:“你來幹什麼?”

比起她的氣急敗壞,蘇淺妍就顯得雲淡風輕許多,輕而易舉的一躲,堪堪避開了她。

沒有理會在自己腳下摔得狼狽不堪的俞初晴,蘇淺妍掛著禮貌而疏離的笑一步步向程

修瑾走去。

看著他因為俞初晴摔到下意識伸出的手,蘇淺妍只覺得萬般可笑。

她強撐著不讓自己的面具垮下,一邊將一個U盤遞給主持人,另一隻手托著一個信封示意程修瑾打開。

在得到程修瑾的同意後,主持人戰戰兢兢的接過,插上電腦打開裡面唯一的音訊檔。

一時間,男人的低吼跟女人的嬌喘就這麼響徹本就被沉寂環繞的大廳。

“我……我懷了你的孩子,你得對我負責……”

“我的孩子?你不是有幾個金主嗎?怎麼保證一定是我的種?棋藝那個廣告給你了,以後不要再聯繫了。”

在肉體相撞的聲音,和賓客們的竊竊私語中,程修瑾只是直直的看著眼前的人:“你怎麼來了?”

面前的人紅唇配紅裙,越發襯得她膚白如雪,長長的睫毛低垂著,秋水瞳尋聲抬起,滿是他的倒影,和著滿屋燈光,讓他有種縹緲的錯覺。

蘇淺妍彎了彎紅唇:“自然是來給程總道喜,順道送上我準備的賀禮。”

聽她這話似乎還有後招,俞初晴跌跌撞撞的站起來就要撲過來。

哪知道半路卻被夏茶伸手攔下:“俞小姐,我勸您現在還是不要過去自討沒趣的好。”

“你算什麼東西?也敢攔我的路?”俞初晴橫眉冷豎,哪還有半分剛才那高貴典雅的模樣。

夏茶也不惱,只是咧嘴一笑。

“當年俞小姐口口聲聲說我害死了您跟程總的孩子,還因此一度抑鬱,我想來實在夜不能寐,特地準備了份厚禮。”蘇淺妍的話像是一記深水炸彈,一下子就在賓客席中炸出了層層浪花。

她抽出程修瑾遲遲不願打開的信封,取出俞初晴當年的體檢報告和墮胎記錄遞到程修瑾的面前。

程修瑾將信將疑的接過,只一眼,整個臉都沉了下來。

雖然早在那端錄音播放時,他心裡已經跟明鏡兒似的,可這麼被蘇淺妍親手拆開,總歸讓他心裡有些不好受。

將他的反應收進眼底,蘇淺妍竟然有些隱約的難過。

“你今天來,是為了破壞訂婚宴嗎?”沉默了半晌,程修瑾突然抬起頭目光如炬的問道。

“不。”蘇淺妍沒有閃躲他的目光,嘴邊的笑滿是涼薄:“我不過是不願意再背著駡名而已。”

程修瑾握著信封的手一頓,喉嚨有些生澀:“那之前……”

“往事如風,程總不必再提。”蘇淺妍直直的看著他:“今後,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再也不見。”

說完,她半分留念都沒有,轉身同夏茶一起並肩離開酒店。

“淺妍?”看著她瞬間淚流滿面的臉龐,夏茶忍不住伸手緊緊的握著她,給予她走出酒店的安慰。

而俞初晴呢?等到蘇淺妍的身影消失在酒店,她就像是潑婦一樣,一下子沖上了檯子將設備一股腦兒全部掃到地上。

刺耳的“咚——咚——”聲,像是徹底驚醒了程修瑾一般,他有些疲倦的沖已經嚇呆的主持人招了招手。

雖然已經嚇呆,但好歹職業操守還在的主持人忙拿起話筒,尷尬的笑道:“不好意思諸位,今天訂婚宴除了點小事故,暫時停止,大家就都散了吧!”

一聽這話,俞初晴還得了?幾步跑回程修瑾身邊,梨花帶雨的抓著他的袖子:“阿瑾,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這樣的!”

看著滿目狼藉後的訂婚宴現場,程修瑾彎了彎嘴角,心裡湧上來的竟然不是憤怒,而是有什麼東西重重落地的輕鬆。

程修瑾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抽出了自己的袖子,語氣淡淡的說道:“我還有點事要處理,你先回去吧!”

“阿瑾?”俞初晴不可置信的看著他不曾正眼看過自己一眼就抽身離去,只覺得身子冷得可怕。

“初晴……”看著她像是被拋棄的孩子,孤零零的站在紅毯中央,俞景辰心裡一疼幾步走上去,想要將自己手裡的外套披到她身上。

哪知道衣服還沒搭上她肩頭,面前的人就猛地抬起了頭,精緻的臉上滿是扭曲的表情:“殺了她!”

“誰?”俞景辰有些沒回過神。

下一秒就被她狠狠的推倒在地:“我要你殺了蘇淺妍!我要她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價!”

看著她赤紅的雙目,急促起伏的胸口,俞景辰有些膽怯的咽了咽口水,卻又生出一絲憐惜。

千萬個不好,也是自己的妹妹,他站起身,強制的替她披上外套,語氣鄭重的說道:“放心吧,這次哥哥一定會替你撐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