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醫毒雙絕:魔王的逆天寵妃

正文 第三章 野人還有這本事

書名:醫毒雙絕:魔王的逆天寵妃 作者:吟風舞雪 本章字數:413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9


雲甯兒走了半天終於將所需藥材收集的差不多了,不過還差最後一味凝血草。

這次收穫還算不錯,這月牙山的死亡森林還真有好多藥材,她剛剛看到能用的,都採集了放到了意識空間。

雲甯兒剛想鬆口氣休息休息,誰想前方忽然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速度之快,她根本無法看清是什麼。

“什麼鬼?難道又有什麼猛獸?”

雲甯兒精神瞬間又緊繃了起來,從意識空間拿出了匕首嚴陣以待。

她雙手拽緊了匕首,鋒利而尖銳的刀頭指著剛剛的地方,目光死死的盯著前方,一刻也不敢鬆懈,然後亦步亦趨的慢慢靠近。

她的心都快蹦到嗓子眼了,月牙山似乎也更加的安靜了,連那葉子落地的聲音她都能聽見。

現在的她完全沒有多餘的體力再跟什麼猛獸或者任何敵人爭鬥了,要不是為了治傷,她真想直接倒地就休息。

“誰?出來……我看到你了。”

回答雲甯兒的只有山裡的回聲,並無任何其他聲音。安靜的氛圍使得雲甯兒更加的恐慌起來。

待雲甯兒走近,剛想掀開草堆,想把匕首向前刺去,忽然眼前一白,身上像被什麼砸了一下。

突如其來的撞擊,使得雲甯兒被帶著向後倒去。

好在她反應敏捷,向旁邊翻轉了一下,踉蹌著算是勉強站穩了,要不這一絆,她全身非散架不可。

剛剛好不容易止住了血,這一大動作怕是傷口又要裂開了。

忍著疼痛她定睛往剛剛自己快倒下的地方看去。

眼前一個肉圓狀的東西出現在她的腳下前方,認真一看原來是個小男孩。

她微微蹙了一下眉頭,低頭看著腳下的孩子。

孩子的衣著十分的古怪,身穿金羅蹙鸞華服,腳穿鎏金靴。

衣服尺寸明顯大了許多,腳上穿的鞋子也一點都不合腳。

更讓人驚訝的是,它居然生著一頭的銀髮?

這孩子是哪裡冒出來的?

怎麼會出現在這死亡森林的深處?

帶著疑惑雲甯兒伸手探了探小男孩的脈搏,頓時讓雲甯兒感到震驚。他的內息十分的紊亂,經脈居然在逆行?

雲甯兒微微有些訝異,若有所思的看著男孩。

如不管他恐怕會有性命之憂。

她無奈的歎了口氣,終是不忍坐視不管。

蹲下將孩子抱在了膝上。

“看在你還是孩子的份上,我就救你一命吧。我本自顧不暇。既然遇到了也是緣分。”

雲甯兒有些凝重的說著。

讓她見死不救,她還是做不到的。

將男孩的身體翻了過來,當看到他臉蛋的瞬間雲甯兒有片刻呆滯。

這粉雕玉徹的小臉蛋甚是精緻可愛,這世上居然還有這麼好看的孩子。

她伸手摸了摸男孩的小臉蛋,柔滑細膩吹彈可破。

雖說孩子的皮膚都比較好,可好到他這樣,也太讓人羡慕嫉妒恨了。

這一頭銀色的頭髮散亂的披散開來,更襯的他有種說不出的美。這個銀髮應該是天生的吧,真像是畫裡走出來的孩子。

孩子“唔”了一聲,微微掀開了一下眼睛又閉上了。

在這黑燈瞎火的深林中只憑藉著月光雲甯兒看不真切。

可是就那一瞬間,她好像看到了紫色……紫色的眼眸?

她沒看錯吧?

雲甯兒身子微微一僵,突然對男孩有些忌憚起來。

她伸手去掀開了男孩的眼睛,這一掀差點沒把她嚇到。

雲甯兒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男孩。

他居然真的生著一雙紫色的眼眸,銀發紫眸的孩子。

他到底是誰?

怎樣的環境能養出這樣的孩子。

變種人亦或者是混血兒?

可是在她的認知中天生銀髮倒是有,天生紫眸的人她倒是沒有聽說過。

這世界玄幻了。

這紫眸太詭異了,讓人看得又愛又怕。

雲甯兒有些顧忌的看著男孩,感覺他口中似乎在呢喃著些什麼,她俯首側耳貼到了男孩的嘴邊。

“我要活著……我要活著……活著……。”

男孩的聲音十分的微弱,大概是身體太虛弱了,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聲了。

這孩子的生存意志還真強。

雲甯兒有些讚賞的看著男孩。

男孩一臉痛苦的模樣,雲甯兒看著有些心疼,她伸手摸了摸男孩的臉頰。

他這樣子不像是第一次了,不知道之前他都是怎麼撐下來的。

雲甯兒將男孩趺坐了起來,靠在了她的身上,感覺懷裡的男孩有些異動便試著喊了聲,“喂,孩子,你醒醒。”

可是男孩依然沒有做聲應答,雲甯兒只好作罷。

看來還沒完全清醒。

她又再次探了下男孩的脈搏,氣息依然紊亂,還好她有隨身攜帶著銀針,要不然他小命休矣。

拿出了銀針,雲甯兒開始為男孩施針治療。

大約小半個時辰過去了,雲甯兒終於將最後一根銀針落下。

“我已經將你體內的氣息理順了。只要不出意外應該沒什麼大事了。”

雲甯兒伸手擦了擦額頭的汗珠,一臉溫柔的說著。

“只是……”

說到這雲甯兒有些欲言又止,她看著懷裡的孩子陷入了沉思。

剛剛探他的脈搏之時就有些意外了,這孩子身上居然有種劇毒,這種劇毒沾染本該分分鐘致命的。

而且以她的觀察這毒在他體內至少五年了,說不定還比她猜想的更加久遠,可是他現在卻依然安然無恙的活著。

他的身體跟雲甯兒一樣還真是個謎,一個銀發紫眸的孩子本就稀罕,身中劇毒居然還能抵抗的住這麼久的毒性。

也不知道那紊亂的氣息是怎麼回事,難道是體內劇毒引起的?也或者是有其他原因。

她感覺這孩子身上有種與眾不同的氣息。

這種氣息跟她平時所感知的普通人的氣息有所不同,不過卻跟雲甯兒身上的氣息有些似像非像。

她深深看了一眼男孩,難道他也跟雲甯兒一樣被人毒害的?

居然對一個孩子下手,是有怎樣歹毒的心腸可以做到。

就如她現在容貌盡毀,神智癡傻的名聲,就是中毒以後得來的。

這孩子眼下已無危險,氣息也漸漸平穩了,呼吸也均勻了許多。

她可以繼續去尋找凝血草,現在不是她多管閒事的時候。

將男孩放置在草堆中,雲甯兒便起身準備出發。

可是還沒走幾步,忽然有人從背後掐住了她的脖頸。

“你是誰?”

聲音是那種珠落玉盤的清脆之聲,可語氣卻不帶一絲溫度,冷的很。

那只掐著她脖頸的手冷冰冰的,似沒有一絲溫度,就像死人的手一樣,讓人背後一陣惡寒。

她本想回頭,奈何脖子被制,她無法動彈。

剛覺著掐著她後頸的那手似乎放開了,雲甯兒剛想鬆口氣,前頸又是一緊。

雲甯兒有些惱怒,抬頭便看到一雙幽深的紫眸正一瞬不瞬的盯著她上下打量。

“說……你是誰?”

男孩又再次問出了聲。

居然是剛剛她救的那個不知好歹的小東西,他這是在恩將仇報嗎?

雲甯兒微微有些訝異。

那身上透出的肅殺之氣,雲甯兒感覺他能分分鐘扭斷了她的脖子。

殺氣?

是一個孩子該有的嗎?

如果出現的是一個成年人,她可能還覺得沒那麼彆扭。

老天你怎麼就對我這小命這麼熱衷呢,自從她被炸以後不死穿越,總是有各種情況,讓她都差點去見馬克思。

想著雲甯兒不自覺的感到悲哀,最近運氣真是背到家了。

“你就是這麼對你的救命恩人的?早知道你會恩將仇報,剛剛就不該救你這個不知好歹的小東西。”

雲甯兒有些哀怨的說著。

她後悔了不該那麼好心去救人,現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腸子都悔青了。

男孩一臉不屑的看著雲甯兒。

對她說的話似有些疑惑。

竟然是她救了自己?

男孩微微一呆。

趁著對方愣神的功夫,雲甯兒的手心忽然出現一枚銀針,直往男孩的丹田攻去。

男孩看著也是訓練有素的樣子,反手迅速就將雲甯兒的銀針打落。順勢捏住了雲甯兒的手腕。

另一邊掐著雲甯兒脖頸的手勁也加重了幾分。

男孩的臉色越來越陰沉,滿臉慍怒的望著雲甯兒。

他眼神微眯,渾身散發著一股霸道的氣勢。

雲甯兒也不甘示弱,一臉倔強的怒瞪著男孩。

兩人大眼瞪小眼就這麼你來我往,誰也不讓誰。

片刻。

男孩不怒反笑 ,蹙眉上下打量著雲甯兒,似有些嘲諷的說道:“沒想到野人還有這本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