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醫毒雙絕:魔王的逆天寵妃

正文 第四章 寧可錯殺

書名:醫毒雙絕:魔王的逆天寵妃 作者:吟風舞雪 本章字數:446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9


野人?

你才是野人,你全家都是野人。

雲甯兒心中腹誹。

這孩子長的這麼好看,這嘴怎麼這麼損。

“再敢出言不遜,小心我讓你再躺回去”

雲甯兒出言威脅道。

雖然有只手被他牽制住了,可她還有另一隻手。

如果這小子再敢對她口出惡言,她雲甯兒保證下次出手就沒那麼簡單了。

剛剛是她心慈手軟,只是為了警告而已,並沒有真想對男孩做什麼。

否則以她的敏捷度,就算那一針刺不中丹田,她的另一隻手也早已出手了。

只是眼下她對男孩的實力沒有把握,不敢貿貿然出手。

對方如果要她的命,早就掐死她了。

可是如果他再繼續這樣惹怒她。

那她可不保證自己下次會出什麼招。

她的意識空間可不缺癢癢粉,迷魂散之類的藥粉。

甚至一些無色無味的毒氣體,她也是有的。

男孩又重新審視了下眼前的雲甯兒。

輪廓分明的臉上卻長滿了毒瘡,早已看不出原有的容貌了。

有的已經癒合,有的還在流膿,有的早已結痂。

但是那雙犀利清亮的眼睛卻讓人無法忽視。

雲甯兒像一隻被惹怒的小豹子,張牙舞爪的模樣,男孩覺得甚是有趣。

看著雲甯兒的表情也帶了幾分玩味。

想來自己體內的氣息的確恢復正常了,以前每次發作至少都要一整天才能恢復。

只不過她怎麼會出現在這死亡森林的深處?

害他以為她是跟那群人一夥的。

男孩放開了鉗制雲甯兒脖頸的手。

剛剛他醒來後還納悶,怎麼今天這麼快就恢復了。

所以當他感覺到身邊有陌生人的時候,一向警覺的他,就上前制住了對方的脖頸。

難道是她幫了自己?

因著好奇他換位到了正面,卻沒想到是個容貌醜陋的……“野人”。

她這一身猙獰的傷口,有的還在不斷往外流血,似乎剛剛經歷了很殘酷的鬥爭。

這一身的狼皮還很新鮮,看著像是銀背狼的皮,聞著還有股淡淡的血腥味,難道是剛從銀背狼身上拔下來的?

看來是經過了一番處理了。

在這深山野外的,她是怎麼處理這狼皮的?

而且她剛剛與銀背狼爭鬥了?

男孩感到震驚和不可思議。

他細細打量了眼前的女孩不過十五六,瘦弱的小身板,居然能從狼口逃生?

還真令人吃驚,也讓人不禁感到好奇。

“小屁孩,你怎麼會暈在草堆裡的。還穿了一身這麼奇怪的衣服。”

該不是什麼山精妖怪,為了吃人變成小孩博取同情吧。

雲甯兒遐想著,頓時心生戒備的往後退了一步,審視著眼前的男孩。

男孩鄙夷的看了眼雲甯兒,一臉的冷若冰霜。

卷起了身上略長的袍袖與裙褂。

涼涼的道:“不關你的事,你自己還不是一副野人的模樣。”

說完看也不看雲甯兒一眼,轉身就走。

好臭屁的孩子,看下次再讓她遇到,姑奶奶我還救不救你。

真是個囂張的小傢伙。

雲甯兒眼看自己被徹底鄙視了有些氣惱,扭頭轉身氣呼呼的走了。

可是還沒等她走出幾步,只見眼前又是白影一閃。

在雲甯兒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身子一輕就被帶著蹲在了一旁的草堆裡,一雙小手順勢捂住了她的嘴。

軟軟的觸感帶著淡淡的檀香味,聞起來讓人很舒服,一時間雲甯兒居然忘記反抗了。

今天怎麼老在她走完幾步的時候就要出點狀況?

又不是在玩大富翁,擲個點數就要走幾步遇個事件,雲甯兒心中一陣無語。

剛反應過來想掙開男孩的小手,男孩便噤聲示意她往前看。

“人呢?怎麼不見了,剛還聽見這邊有人說話的聲音。”

前方傳來了中年男人略微粗啞的聲音。

雲甯兒往男孩所指的地方看去,只見前方有十幾個黑衣打扮的人,似乎在四處尋找著什麼。

他們什麼時候來的,她居然一點感覺都沒有?

雲甯兒眼神微微一凝,有些警惕的看著前方的黑衣人。

看來,來者不善啊。

“難道又讓他給跑了?大家分開去尋找,見人就格殺勿論,寧可錯殺也別放過一個活口。我們已經到死亡森林深處了,這裡時常會出現魔獸,都注意著些,別沒完成主子的任務反倒送獸口了。”

一個貌似為首的黑衣人吩咐道。

隨著他的話音剛落,十幾個黑衣人全都迅速一閃,便只剩下了三個還在原地。

他們在找什麼人?

乖乖寧可錯殺也別放過一個活口?

他們這是要追殺什麼人嗎?

難道是……

雲甯兒警覺的瞥眼望著男孩。

難道是來殺他的?

一個孩子?

對他們有什麼用?

從剛剛的交鋒過程來看,這個孩子沒有那麼簡單。

以她長期待在特工組織裡,訓練出來的敏銳感。

這些人身手絕不簡單,一個個都訓練有素,且功夫都不弱。

十幾個武功高強的人出動就為了殺一個孩子?

雖然穿著一身大尺寸衣服,可是從衣服的質地觀察,這孩子的身份絕對是非富即貴。

這孩子不過七八歲,武功卻也不輸給那些黑衣人。

小小年紀又長得如此出眾和驚世駭俗。

怎可能是個普通的孩子。

她是不是無形中又給自己惹麻煩了?

還以為老天已經放棄對她小命的覬覦了,誰想她的小命還老是在生死間徘徊著。

雲甯兒一陣歎息,心中默默盤算著或許可以從意識空間中,取出幾個毒彈,炸死幾個黑衣人。

可是如果把其他黑衣人或者魔獸也引來了怎麼辦?

十幾個黑衣人或者一群魔獸,對她現在的狀況而言,就有點難度了。

她身上的毒彈是小型的,只適合一對一的時候使用。

且她的備貨不多啊。

最多對付眼前的三人。

看著對方各個武功都不弱。

如果一次不中,那她的小命就真的玩完了。

看來眼下只能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不管眼前的孩子有多麼厲害,身份如何。

他始終還是個孩子,她不能讓一個孩子去承擔一切。

雖然她不欲多管閒事,可是剛剛那個領頭的也說了,見人就格殺勿論。

那她無論如何也是難逃此劫了,既然如此不如賭一把。

雲甯兒眼神堅定的看向男孩,心中早有了計較。

她先指了指男孩,又揮動著食指與中指,試圖用手語告知男孩先離開。

男孩似看懂了雲甯兒的意思,卻沒搭理她。

自從母親死後,他每天都在生死間徘徊,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他的命。

眼前的女孩與自己素不相識,也沒有任何交集,卻想著讓他脫生。

心已冰冷的他,早已不知何為感動。

可是此刻他心裡卻隱隱有些觸動。

“孩子你身上還肩負著使命,你不能死,你要好好的活著。”

這是母親臨死前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他一直以為娘親是讓他肩負起守衛燁盛國的使命,所以他八歲上了戰場。

沒有人知道他這麼多年在戰場是如何死裡逃生的,是如何在死人堆裡一次次爬起來的。

在那無情的戰場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這種二選一的遊戲中,他早已對生命的死亡有些麻木了。

可是他卻不能讓自己倒下,因為他肩上背負著母親說的使命,雖然他到現在還不明白,母親說的使命究竟是什麼。

可是只要他活著,他相信使命會來找他的。

“我不想欠任何人情。”

男孩用著只有兩人可以聽見的聲音決絕說著。

雲甯兒剛想反對,只覺嘴唇一涼,捂著她薄唇的那只小手已然不在。

心裡頓時預感不好,往旁邊一看哪裡還有男孩的影子。

男孩放開雲甯兒之後,便故意發出大動靜,成功吸引了那三個剩下的黑衣人注意力。

眼看著黑衣人看到了自己,男孩往雲甯兒蹲的草堆瞟了一眼,不再猶豫身形一閃,便往相反方向跑去。

“有人,追。”

緊接著幾個黑衣人也是身形一閃,便消失在了原地。

他這是在保護自己?

她居然落魄到需要一個孩子來保護自己了嗎?

前世的自己是個孤兒,父母在她很小的時候,在一次任務中為了組織犧牲了。

從小她就在組織裡接受著教育和訓練,為了繼承父母的遺志,後來她也成了組織的一員。

除了研究與醫療,她也要經常跟著組織出外任務。

從未想過在槍林彈雨,生死徘徊的人生中,居然有人會將她的生命看得比自己還要重。

此刻她心裡那種暖暖的,熱熱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什麼叫你不想欠任何人情,這人情你已經欠下了,你的命是我救的,沒有我的允許,你不准死。”

雲甯兒鄭重宣誓著自己的主權。

起身略微整理了下狼皮,撥開草堆走了出來。

凝眸眺望著男孩消失的方向。

氣勢洶洶,殺氣騰騰的追去了。

一副討債鬼的模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