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醫毒雙絕:魔王的逆天寵妃

正文 第六章 銀發紫眸的變態男子

書名:醫毒雙絕:魔王的逆天寵妃 作者:吟風舞雪 本章字數:522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9


雲甯兒漸行漸遠,洞外的紫衣男子從暗處走了出來。

想到剛剛的金光,男子眼神一凝,那金光很是蹊蹺。

這丫頭也不知道走了什麼好運。

男子從見到金蛋的那刻就認出此蛋絕非凡品,可是就連他都居然無法準確辨認出具體是哪種獸蛋。

他回眸往洞裡看了看那個被洗劫的倒楣蛋。

嘴角一陣抽搐。

“這丫頭還真是不折不扣的土匪。”

男子的聲音磁性而富有魅惑。

身穿秀金邊紫袍華服,腰佩龍紋羊脂白玉,腳穿鎏金靴。

一身逼人的貴氣,讓人不敢輕視。

銀色的長髮好似瀑布般隨意披散在身後,輕輕的隨微風搖曳,更顯得男子氣質出塵脫俗,一股飄然之姿。

他那俊美絕倫的臉上,卻帶著深深的笑意。

那迷人的笑容直讓人看得一不小心就會淪陷進去。

簡直是在世妖孽啊。

“那丫頭居然沒有將他洗劫了。”

男子眼帶笑意,嘴角上揚。

心情十分不錯。

看來那丫頭對他的待遇,比起那個倒楣殺手真是好太多了。

男子一臉慶倖而又惋惜的表情。

看得暗處的某人一臉的吃蒼蠅神情

一雙劍眉下卻是一對細長的桃花眼,那眼中一雙勾人懾魄的紫眸,更加的詭異而深邃,那眼神中給人一種俾睨天下目空一切的感覺。

他的鼻樑挺直,像刀刻的一般。

一抹薄薄的唇抿著淡淡的弧度。

那一身逼人的霸道氣勢,帶著那深深的冷漠與孤傲。

配著這張俊美異常的臉,讓人忍不住想多看幾眼,又讓人無不畏懼。

倏然像是意識到什麼。

“雲水瑤?難道是雲相的……”

男子凝眉思索。

看著雲甯兒瘦弱而單薄的身影,那身上有意無意的散發出的隱隱殺氣。

讓男子有些興趣盎然。

她臉上的毒瘡是怎麼回事?

那身上的傷雖然有狼爪傷的,可是那一道道粗長的傷口是鞭痕。

她被誰毒打至此?

雲水瑤?

想到這男子滿臉的陰鷙,身上散發著駭人的可怕氣息。

“墨影。”

隨著蕭鳳軒對空的呼喊,只見黑影一閃,男子面前赫然出現了一個黑衣男子。

“主子。”

喚作墨影的男子,恭謹的對著男子拱手道。

“可查出什麼?”

男子一臉的冷若冰霜。雙手負立於身後。

不怒而威的站在墨影面前。

渾身散發著懾人氣魄,讓墨影也不苟言笑。

“已經處理妥當,只是沒留下一個活口,看著都像是訓練有素的死士,墨飛已經去處理剩下的事情了。主子裡面的那個落網之魚需不需要?”

墨影欲言又止。

不用想也知道是那個老妖婆派來的人,這筆賬他記下了,待日後再跟她慢慢算。

男子同情的望著洞內被洗劫一空的殺手。

眉眼一彎,嘴角勾起了優美的弧度,狡黠一笑。

“不必了。去查下那丫頭是哪裡來的,她那一身的傷是怎麼回事?她說的雲水謠是誰?有關她的一切我都要知道。”

男子目光看向遠處猶自行走的單薄小身影,說的正是雲甯兒。

墨影隨著男子的目光眺望而去,居然是個女子?

主子何時會對一個女子感興趣了?

難道此女子特殊?

“是。”

墨影不敢多想,一聲應答後,身形一晃追雲甯兒去了。

墨影走後,遠處一白色身影由遠及近,走到了男子的面前。

滿臉玩世不恭的輕浮表情。

“墨影呢?”

來人一身白衣勝雪,與墨影的炭黑如墨的穿著,簡直是兩個對立的反差感。

嬉皮笑臉的看著男子,只有那犀利的眼神,讓人不敢小覷了他。

男子似乎很習慣了他的這副嘴臉,也沒多大的反應。

“去幫我查些事情。”

男子不甚在意的說著。

倏地似想到了什麼陰謀,男子一臉算計的神情,挑眉笑望著白衣男子。

“墨飛。”

男子陰陽怪氣的聲音,踱著貓步慢慢向墨飛靠近。

墨飛一臉訕笑,有些心驚膽顫的退後了幾步。

“主子,你有事直說,千萬別對我笑,呵呵,墨飛膽小,不要嚇墨飛了。”

男子腳步不停,離墨飛也越發的近,嚇的墨飛連連倒退。

待走到離墨飛不到一尺的距離時。

墨飛驀然驚呼出聲。

“主子,墨飛對男子沒有非分之想,對主子更不敢有褻瀆之意。主子求放過啊。”

聽著墨飛的話,男子臉色有些鐵青,卻也就那麼一瞬又恢復了奸詐的表情。

墨飛會這麼想也是正常。

自從母親死後,他要獨自面對那個老妖婆的陰招毒害,雖然一次次的避過了。

可是也從那以後,他就得了怪病。

不知為何一碰女人,就覺得全身不舒服。

起初還以為是他中毒的原因,後來經過神醫谷雅子診斷,證實跟他的中毒無關。

害他也差點以為自己有斷袖之癖了。

“我記得神醫谷雅子好像上次給了你一瓶縮骨水?”

墨飛松了口氣,卻也滿臉的大惑不解。

怎麼突然問起縮骨

水了?

“縮骨水?早說嘛,用不著這樣嚇墨飛啊。”

墨飛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男子的笑容。

主子其實是不愛笑的,可是只要一笑,接下來總會發生不好的事。

不是有人要被算計了,就是有人要遭殃了,最慘的就是主子連殺人的時候,都喜歡笑。

那群不知死活的黑衣殺手,就是在主子的絕世迷人的笑容下,驚恐的死去。

今天本還擔心主子是不是又毒發了,他跟墨影兩個剛完成任務就急忙趕往死亡森林的深處。

沒想到找到主子的那刻,看到的卻是驚悚的一幕。

主子居然將為首的黑衣人淩空劈成了兩半,因雪吟劍的冰凍之氣,頭顱居然與身體分離了。

那頭目滿眼的恐懼,瞳孔極速收縮,兩眼瞪得渾圓,連驚呼都來不及出聲。

最駭人的是那半顆頭顱就這麼滾到了他和墨影的腳下。

引得他一陣強烈的嘔吐感,背脊直發涼。

主子手持雪吟劍,渾身散發著森冷的寒意,倒是跟雪吟劍的徹骨寒氣搭配起來倒是挺合適的。

嗜血的紫眸加上那招牌似的死亡笑容,看著就像閻羅殿裡走出的修羅。

嚇的那群黑衣人都膽戰心驚。

想著墨飛還覺著一身的冷汗,脖頸一陣發涼。

主子殺起人來比他和墨影還殘忍。

墨飛看著男子不善的眼神,不敢多想,連忙將縮骨水遞給了男子。

男子接過了縮骨水,一臉的奸詐表情。

讓墨飛看著直冒冷汗,他家主子肯定又在算計著誰了。

拿著縮骨水,男子似又進入了沉思。

還好剛剛恢復原體的時候,去了老地方。

那裡被那些追殺他的人翻的亂七八糟的,不過慶倖的是密室卻未被發現。

他下了密室換了身衣服,順便也將雪吟劍帶了出來。

雪吟劍是母親留給她的,這麼多年在戰場他不管幾次死裡逃生都沒用過這把寶劍。

一直存放在密室,母親的水晶棺裡擺放著。

水晶棺裡早已沒有母親的遺體,只有一些母親留下的物件。

母親當年仙逝後,遺體居然消失不見了,他找了很久都沒有消息。

難道又是那個老太婆幹的好事?

雪吟劍十分有靈氣。

你不需要它的時候,它會變成小玉佩大小。

只要用的時候心中默念著雪吟劍,它就會變回正常模樣。

其劍寒氣逼人,劍身晶瑩剔透且薄如冰片,堅硬如鐵,吹毛短髮,絕對是把上好的神兵利器。

他今天本預算著毒發的日子,來到了死亡森林深處早就準備好的小屋子。

可是沒想到她的人居然能找到那裡,他還是太小瞧那老太婆了。

看來以後那裡也不安全了。

衝衝離開就為了躲避那些追殺他的黑衣人,沒想到還是沒抵制住毒發暈了過去。

本以為這次凶多吉少,墨影和墨飛又都不在他身邊,卻沒想到會被這野丫頭所救。

雲甯兒按照原主的記憶,一路下山走出了死亡森林。

結果還是沒有找到凝血草,只能進城看看了。

現在已經快六更天了,古代人都起的比較早,怕現在城裡早已擠滿了各式各樣趕集的人了。

那她就更容易混進城了,她現在絲帕遮面,肯定沒人能認得出她來。

就是配著這一身的黑衣有點奇怪,而且在白天穿一身黑衣,也顯得更加的詭異。

還是避著點人走吧。

尋著記憶,現在她正處在燁盛國京都城外的東門,這裡人流量太密集,她還是繞道走西門好了。

經過一番斟酌後,雲甯兒決定往西門而去。

沿途越往西走,就越安靜,可是她總覺著來到城門外,身後就有人一直在跟蹤她。

雲甯兒凝眉,難道又是雲水瑤的人?

心下戒備,當走到拐角處將要轉彎的時候,雲甯兒猛然回頭甩出了兩枚銀針。

“哎呀。”

稚嫩的驚呼聲,清脆如銀鈴。

抬眸一看驚訝了。

“怎麼是你?小東西,你不是跟家人回去了嗎?怎麼會跟在我後面?”

雲甯兒幾乎是脫口而出,說不出是高興還是失望。

她還以為是雲水瑤的人呢?

沒想到是這個小傢伙。

她的腦子在迅速運轉著,人卻像木頭一般地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愣著兩隻水靈的大眼發癡的看著前方的小人。

黑衣殺手說他們遇到了銀發紫眸的變態男子,嗜血殘忍的將他們的頭目劈成了兩半。

難道銀發紫眸的男子沒跟眼前的小東西遇上?

也或者他們根本不是一起的?

男孩一臉的困惑。

“什麼家人?一直就我一個人啊。”

一副天真無邪,人畜無害的表情看著雲甯兒。

男子趕到山洞的時候,只剛好碰到雲甯兒在那數數。

所以他並不知道雲甯兒之前盤問了黑衣人關於他殘忍弑殺的事。

“嗚哇,你就這麼丟下我一個人跑了,我還是個孩子啊,你怎麼忍心。”

驀地男孩委屈的哭了起來。

控訴著雲甯兒的“罪狀”。

雲甯兒腦子死機了。

什麼鬼?

明明是他丟下自己說跑就跑。

還是個孩子?

還好意思說。

他這孩子可比她這個大人都強,她都自慚形穢。

現在又在她面前哭的稀裡嘩啦的,到底是什麼情況。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