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霸道老公夜夜愛

正文 第55章 爭吵

書名:霸道老公夜夜愛 作者:小柚子www 本章字數:382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09:24


一路上,厲澤言連闖數個紅燈,以最快的速度到了星辰酒吧,找到了那位元服務生。

服務生一看他氣勢不凡,心裡便情不自禁的帶上了一絲敬意。

“我要查看你們酒吧的監控視頻!”厲澤言不知容淺被何人帶走了,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查看監控,找出那男人。

“請跟我來!”服務生帶著他去了監控室。

星辰酒吧作為室內最大的一家平民化酒吧,監控設備很是齊全。

酒吧,本就是喧鬧的場所,而且有些人喝多了酒,容易撒酒瘋鬧事。

監控可以很好的避免一些危險的發生。

畢竟,監控室有專人守候,一旦發生大事,他們便會立即通知酒吧的經理,前去處理。

厲澤言簡明扼要的說出了他的來意後,負責看守監控室的酒吧員工,立刻調出了當時的視頻。

陳文華是酒吧的老顧客了,經常在酒吧裡調戲女孩子,甚至還會將看得上的女子帶走。

酒吧的經理對於這些事情,一概不管! 陳文華家裡有黑道背景,他懶得搭理。

現在的女孩子本就隨便,被陳文華威逼利誘一番,大部分都會屈服,酒吧經理哪有心思管這些閒事……

當他得知厲澤言來酒吧後,迅速的跑了過來。

“厲少,不知你大駕光臨,有失遠迎,今晚您的酒水一律實免單!”經理知道他背景不簡單,臉上全是諂媚之色。

“我來找人!”厲澤言看到視頻中,容淺被人調戲的畫面,臉黑如墨。

酒吧裡那麼多人,竟然沒有一個人願意站出來幫她,真是太好了!

“不知道厲少想找誰,我能幫上忙嗎?”酒吧經理見他神色有些冷,心裡突然湧起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我要知道他的身份?”當厲澤言看著容淺被別的男人帶走時,身上的寒氣不停的往外湧。

酒吧經理和看守監控的員工都快要被凍僵了。

“他好像是季氏集團的少東!”酒吧經理對於市里的上層人士都有一定的瞭解。

打開門做生意,最怕的就是得罪不該得罪的人。

“季氏集團!”厲澤言轉身便打電話叫人去查容淺離開酒吧後的去向。

很快,他就接到了手下的回饋。

容淺被季宏宇帶到了附近的一家五星級酒店……

厲澤言趕到酒店時,沒有費多少功夫,便拿到了房卡。

當他打開酒店房門時,便看到了容淺躺在床上,而季宏宇正在用濕毛巾給她擦臉。

如此曖昧的氣憤,令他胸中湧起了熊熊怒火。

“你是誰?怎麼一點規矩都沒有?”季宏宇看到他帶著兩個保鏢,直接闖了進來,俊臉一沉。

容淺喝了酒,睡的不是很舒服,一直嚷著好熱,季宏宇為了讓她舒服些,便特意用濕毛巾給她擦臉。

誰知道,厲澤言在這個時候闖了進來。

“你知道她是誰的女人嗎,還敢跟我說規矩?”厲澤言清雋的容顏上仿佛結上了一層厚厚的寒冰,冷得滲人。

聞言,季宏宇微微眯起了雙眸,“你認識容淺?”

“她是我的女人!”厲澤言渾身散發著濃濃的寒意,漆黑的眼眸裡飛快的閃過了一絲冷厲。

“哼,如果你真是她男人,那你挺失職的,那麼晚了讓她一個人在酒吧喝酒,還差點出了事兒,你根本照顧不好她!”季宏宇一直暗戀容淺。

可惜佳人早已名花有主,季宏宇只好無奈放手,暗怪自己出現的太晚。

當初,他見容淺跟徐安辰在一起很開心,季宏宇不忍心破壞她的幸福,只好以同學和朋友的身份,默默守護在她身邊。

最近,季宏宇聽說容淺和她的男友分手了,便想追求她。

結果暗地裡突然冒出一個男人,稱容淺是他的女人,季宏宇哪能甘心。

“能不能照顧淺淺是我的事,你無關過問!”厲澤言霸道的抱起容淺,轉身往外走去。

“站住,在沒有搞清楚你身份之前,我是絕對不會容許,你帶走她的!”其實季宏宇心裡已經有了猜測,但他不想承認。

他守護了三年的人,轉眼成了別人的人,他的心正在滴血。

“要不要叫醒容淺,讓她告訴你,我到底是她的誰!” 厲澤言一個眼神過去,站在門口的保鏢感覺到了森森的寒意。

季宏宇不為所動,“我是她的大學同學,想要帶走淺淺,必須過我這關!”

“你喜歡淺淺?”同為男人,厲澤言一眼就發現了他眼裡的佔有欲。

不過,懷裡的女人已經是他的妻子了,容不得任何人覬覦。

“與你何干?”季宏宇眼底劃過一絲狼狽。

一向冷靜自持的他

,只要遇到關於容淺的事情,就很容易失了理智。

“她不是你能覬覦的人,你最好給我打消心裡的念頭,否則你季家,承受不起我的怒火!”厲澤言冰冷的眸子裡滿是警告。

“我已經錯過一次了,這次我不會再放手了!”季宏宇無視他的挑釁。

“你已經沒有機會了!”厲澤言給自己的保鏢使了個眼色,讓他們攔住季宏宇。

這時候,容淺幽幽的睜開了雙眸,她用手揉了揉太陽穴。

“頭疼?”季宏宇見她眉心微蹙,黝黑的雙眸裡充滿了憐惜與心疼。

聽到他的聲音,容淺的才發現自己竟然被厲澤言抱在懷裡。

她神色一冷,掙扎著從他的懷裡下來,然後直接推開了他。

厲澤言對於她的動作極其不爽,他霸道的摟住容淺的纖腰,宣誓主權。

“淺淺,我給你叫碗醒酒湯,待會你喝下去就能舒服些了!”季宏宇直接忽視了厲澤言的存在。

“你怎麼會在這裡,難道剛才的一切不是我在做夢?”看到季宏宇,容淺清靈的眸子裡染上了幾分訝異。

容淺出事前,季宏宇就出國了,一直沒有回來,雖然他們平時還算熟悉,不過容淺從未主動聯繫過他。

今日,她突然見到季宏宇,心裡難免覺得驚訝。

不過,容淺此時的神情,在厲澤言看來,可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明明他才是容淺的丈夫,結果她醒來後,竟然跟另一個男人說話,以至於忽略了他的,厲澤言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至極。

“走!”厲澤言不悅的抓著她的手腕,將她拉出了房間。

“你放開淺淺!”季宏宇直接追了出來,卻被他的保鏢攔住了。

季宏宇的身手雖然不錯,卻打不過厲澤言的貼身保鏢。

他們都是經過層層篩選,才能成功他的保鏢。

“厲澤言,我的事情不要你管!”今天季宏宇救了她,她想要跟對方道謝。

結果她的話沒還說出口,就被厲澤言給拉走了。

她越想越覺得不舒服……

離開酒店後,厲澤言直接將她帶上了車。

“為什麼要去酒吧喝酒?”上了車後,厲澤言開口質問道。

容淺想起他之前的不信任,和最近幾天的漠不關心,便心氣不順。

此時此刻,她根本不想搭理厲澤言。

“說話!”厲澤言深幽的眸子直直的盯著她。

“我去酒吧怎麼了,難道這都要向你報備?”容淺心裡有氣,說出的話也非常的沖。

“容淺!”厲澤言眼神漸冷。

一直壓抑在她內心深處的委屈,漸漸湧上心頭,容淺的雙眸裡浮現出了一層淡淡的水霧。

在車上,厲澤言不想跟她起爭執,便按捺下了心中的怒火。

回到別墅,容淺轉身就走,絲毫沒有要理睬他的意思。

厲澤言快步追上去,拽住她的手腕,將她禁錮在了牆壁上,“那個男人是誰,您們到底是什麼關係?”

“你什麼意思?”容淺察覺到了他眼中的戾氣。

“深更半夜的,你和一個陌生男人在酒店的房間裡,你眼裡還有我這個老公嗎?”厲澤言的腦海裡,一直不停的重播著,他打開酒店房門看到的那一幕。

“季宏宇是我的大學同學,今天是他在酒吧裡救了我,當時我醉了,他留在酒店房間照顧我,有什麼不對?”容淺絲毫不覺得他們的行為有什麼不妥。

“你別忘了,自己是有家室的人,應該跟外面的那些男人保持距離!”

“照厲少的意思,結了婚就不能有異性朋友了?宏宇幫了我,你非但不感謝人家,還質疑我們的關係,你真的很過分!”

“我過分?身為我的妻子,你下班回來,不在家裡好好待著,跑到酒吧去喝酒,還跟其他男人一起去了酒店,容淺你好樣的!”

“我們清清白白的,就算是去酒店開了房又能如何,你思想齷齪是你的事,別把所有人都想到那麼齷齪!”

兩人你來我往,互不相讓……

“容淺,你到了現在還不知錯?”厲澤言真的快被她氣死了。

天知道,當他看到容淺差點被人強行帶走那一幕時,他有多生氣。

他一心記掛著她的安全,結果她卻和其他男人去酒店,哪怕他們之間什麼都沒有發生,厲澤言依然覺得氣惱不已。

容淺是他的妻子,遇到事情不跟他求救就罷了,還指責他委屈了她的朋友,令厲澤言怒火中燒。

“我最大的錯,就是沒有早點認清你的冷血無情!”容淺對他一直有疙瘩。

兩人的誤會尚未解開,就發生了酒吧的事情,一時之間兩人互不相認,矛盾越積越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