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萌寶出擊:腹黑爹地甜甜寵

正文 第50章 剛才你去哪兒了

書名:萌寶出擊:腹黑爹地甜甜寵 作者:樓語 本章字數:2546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17日 17:24


這下賀春歌終於清醒了,她沖著賀春歌特無辜的笑了笑,“是寧希啊,嘖,我剛才說夢話呢,你是什麼時候來的?”

“你丫的別裝糊塗了,那廚房裡你燉啥了,快爆炸了哈!”甯希拎上賀春歌的耳朵。

“天,我忘記了,當時我……”賀春歌一拍腦袋,“寧希,趕緊的啊,我把鍋子裡燉著的豬蹄腳給忘記了,快……”

賀春歌掙開寧希的手,下一秒,便從床上跳了下來,一陣風似的沖向了廚房。

寧希跟在後面,得意的笑。

對,她就是故意嚇唬賀春歌,看看她以後還敢不敢煮著東西睡覺了。

這時候,方寂言已經一瘸一拐的從樓上艱難的走了下來。

“賀春歌,剛才你去哪兒了?”他探究的看著賀春歌。

“我我……上洗手間了……”賀春歌看了寧希一眼,敷衍。

“哦,你上洗手間時間夠長的,把豬蹄都能熬的冒了煙。”方寂言淡淡的嘲諷。

“好了,我還做了其他的麼,大不了不吃豬蹄了,吃飯了,吃飯了!”賀春歌有一個最大的優點,那就是,絕對不會在一件事上糾結個沒完沒了。

她覺得吧,遇到事能解決的就解決,解決不了的那也別想了,反正是解決不了想什麼?

就像現在反正是豬蹄已經被熬的不見了,不見了就不見了,再數落她也不管用不是嗎?

“賀春歌,你真行!”方寂言無奈的說道。

“我當然行了,要不行,能給你治病?”賀春歌接了這麼一句。

傅南橋勾唇而笑,寧希也笑了。

“這是我的職業,你來有什麼好笑的?”賀春歌絲毫不感覺尷尬,反正不想被發現的,已經被發現了,她就面對唄,“飯是我做的,你們可以選擇吃,也可以選擇不吃,我是餓了,我吃飯了。”

這丫頭說完,誰也不招呼了,一個人洗了手,走進了餐廳。

“有女主人的架勢啊。”傅南橋打趣道。

“哼,女主人這樣的話,我還不分分鐘的被氣死?”方寂言又哼了一聲。

“方少這話我可不愛聽,貌似是你現在需要賀春歌照顧你,而不是她需要你照顧。麻煩別人,就要學會尊重別人。所以,方少最好收起你的大少爺脾氣,否則,我帶賀春歌走了。”寧希慢條斯理的說道。

“那不行,我承認她是照顧我,但都是她應該的。第一,我的傷是她導致的,第二,我的那一個億的……桌子……桌子,我還沒找到呢。”

“什麼一個億?”寧希的臉瞬間變了。

一個億不管對她還是對賀春歌來說,都是天文數字啊。

“賀春歌惹禍了?”寧希的頭皮一陣發麻。

“是啊,寧希……要不然,我能甘願在這兒侍候這位大少爺嗎?”賀春歌慘兮兮的聲音從餐廳裡傳來。

這件事,她不想在瞞著寧希了。

她需要一個人來與她分擔,那麼這個人,除了寧希,沒有別人了。

甯希幾步跨到了餐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賀春歌再也止不住,邊往嘴裡挑著菜,邊掉起了眼淚。

“是這麼回事,我來說!”

方寂言在傅南橋的攙扶下,在餐椅上坐下來。

他開始說,賀春歌在酒店惹下的禍。

最後,他無奈的說,“一個億就這麼來著,你們都聽明白了,我沒誆騙這個女人吧?”

“你損!”甯希瞪了方寂言一眼。

“橋哥,這事,我……你說,我不這麼做,我怎麼做?這世界就兩張一樣的桌子,我現在就是花一個億也沒找到另一張,那個酒店老闆天天催著呢!”

傅南橋手指習慣性的撚動著,他沉思了一會兒,“這事,我來辦。”

然後找出電話號碼,給酒店老闆韓海華打去電話。

傅南橋貌似只是問了問,只聽見韓海華連聲說,“小事一樁,不值得傅總親自打電話來,您轉告給的方總,這事情是我們這邊的經理大驚小怪了,沒事了,沒事了……”

“嗯,那就麻煩韓總了。”傅南橋客氣的說道。

“不麻煩,不麻煩。”

韓海華是生意人,虧本的生意絕對不會做。

一個億,對傅南橋來說不過是動一下手指頭,他只要出一點錢投給海華,那他就發家了。

這筆賬,韓海華會算。

傅南橋把手機丟到桌子上,“這事,就這樣了,以後大家不要再提起了。”

賀春歌立即破涕為笑,“傅總,你說的是真的?”

“我騙你,有意義?”傅南橋問。

“沒意義,謝傅總哈!”賀春歌立馬趾高氣揚了起來,“方少,過會兒我與寧希一起走,那一個億……我貌似不用還你了……”

最高興的當然是賀春歌,毫無疑問,在這之前,那一個億就像卡在她脖子上的枷鎖,每時每刻都能索取她的性命一樣。

現在,嗯,傅南橋一句話給她解決了,她呼吸無比的順暢,世界無比的美好。

走過的地獄的人才知道,自由的活著就是最好的天堂!

方寂言歎息……省了一個億他當然開心,但是,丟了一個伺候他的女人,他還是很失望。

於是乎,用特幽怨的小眼神瞟了傅南橋一眼,“橋哥,我的傷怎麼辦?”

“這個……讓賀春歌負責,問我,我沒什麼辦法呵!”傅南橋笑著說。

方寂言輕輕鬆了一口氣,還好,傅南橋懂他,嗯,知道他現在還是需要女人照顧滴。

“賀春歌,聽見沒,橋哥讓你對我負責呢,我的傷是你導致的,你打算怎麼負責?”方寂言問。

剛剛逃出地獄的賀春歌,瞬間又有了墜向深淵的恐懼與絕望。

“我……我……給你治好不就行了麼?”賀春歌雖然性子耿直,但也不是不負責任的人,方寂言的傷的確與她有關,她也不想否認。

好在,這是她的專業。

“方少,你一個大男人,賀春歌一個小女人,你倆孤男寡女的住在這棟別墅裡,她是醫生不錯,可是看別的地方也就罷了,偏偏看的是……你就得這合適嗎?”寧希多靈透的女人,男人的那點心思她還是能看透的,這個方寂言有病不去醫院,偏偏賴著賀春歌,萬一出了一點什麼事,賀春歌找地方哭都找不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