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神醫狂妃:妖孽王爺寵妻無度

上卷 鳳凰涅槃 第四十三章 過敏,需醫治

書名:神醫狂妃:妖孽王爺寵妻無度 作者:花做的雪茄 本章字數:3672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20日 14:45


“母親!怎麼回事?”

容祈早就快步走到主位上,著急地問道。

“哥哥,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母親就突然暈倒了!”

容齡此時跪在平陽長公主身邊,早已哭成了淚人。

在場的女眷也顧不得去想容祈為何會突然出現在這裡,都被這突然的變故驚嚇得目瞪口呆。

可站在自己位置上的慕容瑾卻沒有放過錯過在場所有人,畢竟這香包是以她的名義送的,平陽長公主則是因為這香包而暈倒的。

主凶是慕容瑤無疑,在場其他人也有可能是幫兇,所以她此刻十分鎮靜地觀察在過在場的每個人。

白衣男子的突然出現讓她警鈴大作,可當看到白衣男子那俊美的臉龐,則是由警惕變為詫異,原來剛剛在別院的白衣男子就是容國公府的世子,容祈!

“世子,長公主剛剛聞到了裝有蘭花的香包!”

蘭若話音一落,在場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氣。

京都無人不曉平陽長公主對蘭花的花粉過敏,皇上還因此下旨,容國公府方圓十裡內不准種養蘭花。

而各大世家大族來榮國公府之前更是謹慎了又謹慎,既不用蘭花製成的胭脂,香包,甚至連蘭花模樣的首飾都沒有佩戴。

可今晚竟然有人明知故犯,用蘭花製成香包,這不擺明瞭就是要害平陽長公主嗎?

而這個人,就是前段時間被皇上賜婚的慕容瑾,傳聞中的廢物大小姐,未來的燕王妃!

“快去傳太醫!”

蘭若立刻讓丫鬟們去傳太醫。

“來不及了,先去男賓區請慕容大人來!”

容祈看著因為呼吸不暢而喘不過氣的平陽長公主,此刻臉上完全沒有任何嬉笑,而是嚴肅而緊張。

“世子,郡主,臣女是慕容家的女兒,自小習醫,懂得一些醫術,要不然讓臣女為長公主看看?”

慕容瑤不慌不忙地出列,神色焦急。

“哥哥,讓瑤兒試一試吧!”

容齡看到平陽長公主已經開始抽搐,皮膚也開始長紅色的斑點,心裡著急。

“還不快點!”

容祈皺著眉頭,看了慕容瑤一眼,便讓她上前醫治。

慕容瑾冷笑地看著這一切,慕容瑤可真不愧是柳美娜教出來的,計畫縝密。

先是嫁禍自己送了害平陽長公主過敏的香包,然後在請纓給平陽站公主治病,這樣就算怪罪下來,平陽站公主也會看在慕容瑤救了自己的份上,放過慕容家,只懲戒自己一個人。

慕容瑤按下心中的歡喜,面露肅色,不敢怠慢地上前為平陽長公主把脈,想把心裡早就打好腹稿的說出來。

可是此時慕容瑤把脈的手一縮,這與她意料中的情況完全不一樣!平陽長公主對蘭花敏感程度早已超出了常人,此時呼吸困難,脈搏竟然漸漸虛弱,已經不是她早就預備的藥可以拯救的!

“瑤兒,怎麼樣了?需要那些藥材,需要去熬藥嗎?”

容齡此刻已經亂了陣腳,拉著震驚的慕容瑤問道。

“什麼情況?老實說!”

容祈看到慕容瑤失魂落魄的樣子,就猜到情況肯定不容樂觀。

“長......長公主脈象微弱,恐.....憑臣女醫術無法醫治!但是.....但是父親一定有辦法的!”

慕容瑤也沒想到事情竟然演變到這個地步,她只不過是想利用平陽長公主對蘭花花粉過敏這一點來嫁禍于慕容瑾。

這樣慕容瑾無論如何推脫都難逃其責,平陽長公主也一定會想方設法為燕王除去想要害自己的慕容瑾。

可她從未想到殺了長公主的!若是長公主真的因此而去了,那別說慕容瑾,整個慕容家都得陪葬!

“天啊!連首席御醫慕容大人的女兒都救不了,這可真怎麼辦?”

“慕容二小姐的醫術不是比一般太醫還要高明嗎?她若是沒法子,那誰還有法子?”

“怕是只能等慕容大人來了!”

“這個慕容大小姐是魔怔了嗎?竟然敢在眾目睽睽之下害長公主!”

“慕容瑾是不要命了嗎?竟然做出這種大逆不

道的事情來?”

有些人聽到慕容瑤的話之後,震驚不已。

“你.....”

就連慕容老夫人也對這突如其來發生的事情驚住了,看著慕容瑾連話都說不出來。

慕容瑾知道自己此刻說什麼都沒用,還不如用實際行動來證明自己的清白!

“世子!郡主!我有法子救長公主!”

慕容瑾上前一步,對著容祈與容齡行禮說道。

“休想你再靠近母親一步!來人,把這個兇手拿下!”

容齡此刻看著慕容瑾眼裡仿佛藏著刀子,狠狠地刮著慕容瑾。

“慢著!”容祈阻止了要上前抓慕容瑾的下人,看著在下座頷首蒙面的女子,此時換了先前桃紅色的華服,穿著米黃色的襖裙,更顯得素雅。

“哥哥!這個歹毒的女人要害母親,絕不能放過她!”

容齡不明白容祈為何這麼做。

“你有什麼法子救?”

容祈雖然對這一切感到意外,但是他還沒失去理智,想起剛剛在別院看到的一切。他知道這件事情或許不是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隨即抬眼,眼神複雜地望著慕容瑾。

“世子,我只能說我能夠救長公主,具體什麼法子,我無法說明!長公主此時情況危急,恐怕等不了一柱香的時間了。”

慕容瑾還沒有想好,要怎麼用一大堆現代醫學術語,來向眼前的古人解釋醫治的方法。

“哥哥!你別聽信這女人的話,要不是她,母親會變成現在這樣嗎?”

容齡不明白容祈為什麼會相信慕容瑾的話。

容祈皺了皺眉頭,一雙鳳眼冷漠地看著慕容瑾,即使萬夫所指,她那一雙桃花眼也無所畏懼,容祈想了想,好一會兒才開口:

“好!來人!準備裡屋!”

“哥哥!”

容齡實在不明白容祈此時為何要怎麼做。

“有什麼事情等母親醒了再說!”

容祈說著便抱起平陽長公主,匆匆走向裡屋。

慕容瑾不徐不疾地跟在後面,小淩愣了好一會兒才跟著上前。

“其他人都不准進屋!”

容祈下了命令之後,除了自己,容齡,蘭若,慕容瑾和小淩,其他人均止步於屋門之外。

“你最好是有法子,否則我決不饒你!”

容齡看著慕容瑾從容不迫地從小淩手上拿著銀針,咬了咬下唇說道。

慕容瑾並不理會容齡說的話,而是把銀針插入站公主鼻翼外緣中電旁的迎香穴。

“把長公主扶起來!”

慕容瑾說道,蘭若便上前扶起了長公主。

“脫掉長公主的外衣!只留褻衣!”

慕容瑾原本是想讓蘭若脫掉長公主所有上衣的,但是想到這是古代,便改了口。

“這.....”

蘭若為難地看著容祈。

“你究竟在做什麼?”

容齡都沒見過這樣的醫治方法,還要脫衣服的。

“按照她說的辦!”

容祈說完便站得遠一些,雖然長公主是自己的母親,危急時刻不必計較這麼多,但是他還是避開了一點。

慕容瑾全神貫注,雖然隔著褻衣不好找位置,但是以她多年的臨床經驗,閉著眼睛都能準確的找到學位,隔一層衣服又算得了什麼?

慕容瑾把四根銀針徐徐推入平陽長公主背後,位於第三胸椎棘突旁的四個肺俞穴。

每紮入一針,長公主的呼吸就順暢了幾分,等到第四針完全紮入之後,長公主已經能夠自如地呼吸,也不再抽搐了。

一柱香之後,慕容瑾慢慢地把銀針拔出。等到最後一根銀針拔出之後,長公主竟然睜開了眼。

“母親,您醒了!”

容齡沒想到慕容瑾竟然真的能夠把平陽長公主救醒,驚喜地走到長公主跟前,詢問她有沒有哪裡不適。

“把這個藥散給長公主服下!”

慕容瑾從袖子裡拿出一個白玉瓶,遞給蘭若。

“慢著!”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