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神醫狂妃:妖孽王爺寵妻無度

上卷 鳳凰涅槃 第四十四章 施救,醒過來

書名:神醫狂妃:妖孽王爺寵妻無度 作者:花做的雪茄 本章字數:3099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20日 14:45


出聲阻止的是剛從男賓區趕過來的容國公容銳,他邊說著邊快步走到平陽長公主跟前。

慕容瑾聽到容銳的聲音,看向門口,便看到隨同容銳一起過來的慕容盛。

慕容瑾看著他此時依舊還是一副震驚的模樣,面紗下的嘴角輕扯,想必慕容盛已經看到自己給站公主施救的過程了。

慕容盛確實看到了!

慕容盛在來這裡之前,正與蕭鸞相談甚歡,沒想到突然被容銳叫住,說平陽長公主暈倒,讓他趕緊到女眷區來醫治。

於是他便跟著容銳趕過來,來的路上聽到長公主發病的原因竟然是因為慕容瑾送了一個蘭花香包。

京都誰人不知平陽長公主對蘭花過敏,慕容瑾竟然還敢送蘭花香包?慕容盛原以為月夕節見慕容瑾長進了,說話也條理清晰了,是想通了,沒想到還是個蠢的!

慕容盛當時看到容銳聽到這個消息之後,臉色都變得十分難看了。若不是容銳那時有求於自己,恐怕早就跟自己翻臉了吧?

慕容盛一邊走一邊想,慕容瑾這次怕是毀了。即使有皇上的賜婚,即使她是未來的燕王妃,謀殺平陽長公主的罪名可不小!

慕容瑾毀了自己就算了,她忘了自己是慕容家的嫡女嗎?竟然做出這種牽連家族興亡的事情,果然是個廢物,蠢貨!

慕容盛一路上都在想,要是待會平陽長公主醒來,容國公與平陽長公主要追究責任,應該怎樣才能讓慕容瑾承擔自己犯下的錯誤,不牽連慕容家呢?

沒想到他們匆匆趕到平陽長公主所在的屋子,卻看到慕容瑾在為平陽長公主施針,聚精會神的樣子與平時唯唯諾諾的樣子迥然不同!

慕容瑾是什麼時候會醫術的?為何自己從來不知!

慕容盛這時比接到皇上給慕容瑾的賜婚聖旨更加震驚!

慕容瑾五歲的時候,是慕容盛自己親自監督她學醫的,可是她卻怎麼也記不住那些藥材與學名,還把祖傳的藥秤給折斷了。

當時慕容盛怒氣衝天,還下令她不准再學醫!按照道理來說,從那時候起,慕容瑾不可能再接觸關於醫學的東西。

就在慕容盛腦海裡一連串的問號浮現的時候,平陽長公主醒了!他還從未聽過,針灸可以醫治花粉過敏,而且比藥物更有效!

藥效起作用是需要一定的時間的,沒想到慕容瑾才把施在平陽長公主身上的針拔出來,平陽長公主就醒了!

“國公爺,雖然長公主已經醒來,但是此時依舊是氣悶,頭暈,若是不服藥,怕是會難受一整個晚上!”

慕容瑾沒心思去理會慕容盛此時內心的想法,既然平陽站公主醒了,那麼今晚的事情就得有個了結。

“慕容大人!請你看一下這藥是否適合長公主服用!”

容銳皺著眉頭,讓蘭若把藥遞給慕容盛。

呵,原來是不相信自己?慕容瑾在心底冷笑。

慕容盛則因突然被點名,才從剛剛的震驚中反應過來,連忙接過蘭若手中的白玉瓶子。

“國公爺,這是醫治過敏的藥沒錯!不過其還參雜了蜂蜜,蜂蜜產自於花蜜花粉,雖說不一定是蘭花花粉,但還是謹慎些好!”

慕容盛此時不敢怠慢,對於醫學上的事情他一向公私分明,即使拿出這藥的是自己的女兒。

“國公爺!這藥散裡蜂蜜是桂花蜜,蜂蜜起的作用,對於長公主的蘭花過敏症狀是利大於弊。我以為我剛剛救醒了長公主,已經洗脫了自己的嫌疑,沒想到是我自作聰明了,既然如此,把藥散還給我吧!”

慕容瑾伸出右手,真的是一副討要藥散的

模樣,這一舉動出人意料。

“咳咳——父親,還是先給母親服下吧!”

容祈沒想到這個慕容瑾還真是不按牌理出牌,什麼話都敢說。

慕容瑾挑眉看著容銳,那眼神分明就是“要麼服藥,要麼還我”。

容銳皺了皺眉,他確實不相信慕容瑾,但是她剛剛確實也救了平陽長公主。

罷了!既然容祈相信慕容瑾,那就信她一回,等平陽長公主醒來之後,再追究她的責任也不遲。

蘭若得到容銳的首肯之後,立刻按照慕容瑾的指令,給平陽長公主服下一小芍藥散。

少頃,平陽長公主眼裡恢復清明,意識也漸漸恢復了。

“平陽?感覺如何?可有哪裡不適?”

容銳對平陽長公主說話的語氣與對慕容瑾說話的時候判若兩人,剛剛一副要把人拆吃入腹的樣子,此時卻是一副溫柔體貼的模樣。

“銳哥,我沒事!讓你擔心了!”

平陽長公主此時臉色有些蒼白,少了幾分在宴會上的雍容高貴,多了幾分平易近人。

“母親!齡兒剛剛都被您嚇死了!父親!絕不能輕易放過傷害母親的人!”

容齡看到平陽長公主醒來,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全身也沒了力氣,跌坐在椅子上。

“來人!把兇手給我拿下!”

就算容齡不說,容銳也絕不會放過慕容瑾的!

“容國公府就是這樣對待救命恩人的嗎?不分青紅皂白就抓人的嗎?”

慕容瑾看著想要靠近自己的護衛,冷冷說道。

“人證物證俱在,你還不承認?”

容齡一想到剛剛平陽長公主暈倒抽搐的樣子,越想越怕,也就越討厭慕容瑾。

“如果我真的要傷害長公主,那又為何救長公主?人證?有人親眼見到香包是從我手裡送出去的嗎?物證?又有什麼證據證明那個香包就是我的呢?”

慕容瑾一連串的疑問,把在場的人繞暈了。

“那單子上記的是你的名字,香包不是你送的,還會是誰?”

容齡沒想到慕容瑾伶牙俐齒的,自己差點就被她糊弄了。

“既然如此,那就請郡主把寫單子的人傳來,與我對質!”

慕容瑾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就證明給你看,那香包不是我送的!”的模樣。

“來人,傳寫禮單的人。”

容祈看到慕容瑾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想著這件事一定有蹊蹺。

慕容瑾向容祈垂了垂眼,算是感謝他肯相信自己。沒想到她陷於這種地步,幫自己說話的不是慕容老夫人,也不是慕容盛,而是容祈。

不一會兒,丫鬟便把禮單遞到國公爺跟前,寫單子的人也跪在了地上。

“國公爺,這禮單上的每一條都是真實的,老奴絕無不敢造假!”

跪在地上的肥胖的中年男子就是記錄禮單的帳房先生。

“慕容瑾,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容齡以為慕容瑾是在拖延時間,可是無論怎麼拖延,她也無法脫責。

“請國公爺仔細看,禮單上我的名下,是否有一項是歐陽詢先生的書法作品。”

慕容瑾不徐不疾地指出。

“嗯?”

容銳雖然不知道慕容瑾想做什麼,但還是找到了一條,寫著“慕容瑾,贈歐陽詢先生書法作品一副”。

“怎麼回事?慕容大小姐名下有兩條記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