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神醫狂妃:妖孽王爺寵妻無度

上卷 鳳凰涅槃 第四十五章 指認,送香包

書名:神醫狂妃:妖孽王爺寵妻無度 作者:花做的雪茄 本章字數:3329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20日 14:45


“國公爺,老奴不知!老奴只是按照收到的賓客與禮品記錄下來,其他的老奴一概不知啊!”

帳房先生被帶過來的時候一臉懵,此時聽到容銳所問的事情,難道是禮單出了什麼錯?要追究他的責任?

“國公爺,我送的就只有一副書法作品,至於香包,我也不知道為何香包會出現在我的名下!”

慕容瑾看著跪在地上誠惶誠恐的帳房先生,能在容國公府當差的,哪個不是人精?既然他不願意說實話,那慕容瑾只好逼著他說了。

“哦?既然如此,慕容大小姐可有什麼證據證明香包不是你送的?”

容銳視線一直打量著此時站在屋子中間的慕容瑾。一身素雅的米白色襖裙,蒙著面紗,即使一人孤軍奮戰,也毫無畏懼,身板依舊挺直,也沒有回避自己的視線。

容銳若有所思:禮單上有兩條記錄,確實是少有的現象,難道是有人故意為之?還是慕容瑾在試圖脫身?不論如何,僅憑慕容瑾的一面之詞而放過她,是不可能的。

“不瞞國公爺,事實上,我並不擅長女紅,這是家醜,所以外人不知,但是慕容府上下所有人都是知道的,父親也是知曉的!”

慕容瑾轉身看向慕容盛,眼裡的冷漠讓慕容盛為之一震。

慕容瑾在心裡嘲諷道,作為一個父親,從剛剛到現在一言不發地站在一旁,看著自己的嫡女身處險境,被人逼問,竟無動於衷,還真是個好父親啊!

“慕容大人?”

容祈站在一旁,聽到慕容瑾自曝短處,倒是出乎意料,嘴角的弧度不自覺往上揚,向慕容盛求證。

“額......確有此事,讓各位見笑了!”

慕容盛則是沒想到慕容瑾突然會問起自己,反應過來只好作答。

“往年我沒有參加過長公主的壽宴,今年有幸受到邀請。所以我在赴宴之前打聽了一下,聽說長公主喜歡香包與書法作品。

正如剛剛所說,我並不擅長女紅,所以早早便放棄送香包的想法。前段時間,燕王殿下送來一些書畫。

我便就從中挑了一副歐陽詢先生的真跡,借花獻佛,想著長公主喜書法,必定不會嫌棄。可沒想到長公主還未看到作品,便遭遇了此事!”

慕容瑾說著眼裡便流露出遺憾,語氣中還帶著淡淡的憂愁。

容國公看著慕容瑾此時的神色不像是在說謊,那香包又是誰送的?送香包的目的是什麼?

是為了害平陽長公主,慕容瑾只是個倒楣的替死鬼?還是想陷害慕容瑾,而平陽長公主只是被人利用?

無論是哪種,敢打平陽長公主的主意,容銳都絕不會輕饒!

“你可還記得當時送香包的人?若有半句虛言,小心你的腦袋!”

容銳冷眼看著跪在地上的帳房先生,語氣自帶威嚴。

“國公爺,老奴記起來了!老奴記得當時送香包的丫鬟的模樣!”

帳房先生抬手擦了擦汗,沒想到這個慕容瑾這麼不好對付,原想把自己置身事外,如今看是不可能了!

“既然如此,就請國公爺讓其他夫人小姐以及隨身的丫鬟上前,給帳房先生認一認,就知道送香包的人是誰了!”

慕容瑾冷笑一聲,剛剛還說自己什麼都不知道的帳房先生,聽到容銳嚴厲的語氣便立刻改了口,這變臉變得夠快的!

慕容瑾早就知道,帳房先生好歹也是容國公府的老人,雖然送禮與賓客眾多,但每年總是那些人,各府的下人們都已經幾乎認得了。

若是有新的面孔,他在記錄的時候必定會留意下,多看幾眼,以後也好打交道。所以他剛剛一進來就說自己什麼都不記得的話,慕容瑾是一個字都不相信!

“那麼多賓客,其中不乏身份高貴之人,讓帳房先生當場指認實在是失禮!”

容齡想要是真的讓帳房先生

去認人,那豈不是意味著容國公府對賓客的不信任。賓客們是真心實意來賀壽的,此時遭到懷疑,心情會如何?要是能抓住兇手是一回事,要是不能,那豈不是鬧了笑話?

“按照郡主這麼說,您是想息事寧人,不想找到意圖傷害長公主的兇手嗎?”

慕容瑾真不知道該說容齡聰明還是單純,剛剛還說一定要抓兇手,此時卻只顧及容國公府的臉面,忘了兇手這茬事了。

“當然不是!一定要找!”

容齡被慕容瑾這一提醒,小臉一紅,對自己竟然忘了要找兇手這一回事感到羞愧。

“父親,慕容大小姐說的不錯,讓帳房先生指認是最直接的法子,不過,我倒有個辦法,不那麼引人注目......”

容祈看了看慕容瑾一眼,笑著說道。

“來人,打開剩下的屋門!”

容銳聽了聽容祈的話,便令人打開剩下的屋門。

一直站在門外等候的夫人小姐們,都不清楚屋內的情況。

平陽長公主被容祈抱進屋後,接著容銳也帶著慕容盛進去了,屋門一直緊閉,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就在她們在屋外滿心疑惑的時候,又有一個下人被帶進屋了。

所以,屋外的夫人小姐一直都在低聲議論,大部分都在說慕容瑾怕是毀了。沒想到此時無徵兆地,屋門全被打開。

“各位夫人,小姐們,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長公主已經醒過來了,特意讓我代為道歉與感謝。”

蘭若緩緩地說著,站在她一旁的帳房先生便默默地觀察著那些夫人小姐們。

這是容祈所說的法子,蘭若給帳房先生打掩護,拖延時間讓帳房先生認人。

“長公主醒了就好!慕容大小姐竟然犯了這種錯誤,這可怎麼辦啊?”

陳氏聽到長公主沒事,就開始煽風點火,想著要是能讓容國公府當著京都各大世家的面,處置慕容瑾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帳房先生在人群中巡視的動作一滯,然後便在蘭若耳邊說了幾句。

“慕容老夫人和慕容二小姐,長公主有話要問,請進屋!”

蘭若點了點頭,便開口說道。

眾人聽到蘭若的話,心裡都在想,平陽長公主點名慕容家的人,慕容瑾怕是凶多吉少了。

慕容老夫人雖然已經從震驚中緩過勁來,但一想到慕容瑾竟然做出那種蠢事,臉色十分難看地跟著蘭若進屋子。

慕容瑤就不同了,她此時雖然極力地掩飾自己臉上的喜悅,但是眼裡的得意還是藏不住。

慕容老夫人一進屋,就看到平陽長公主臉色蒼白地倚在床上,便向容銳及平陽長公主福身行禮。

然後才起身,看著平陽長公主旁邊坐著容銳,慕容瑾與慕容盛站在一旁,容祈與容齡則是坐在圓桌旁,看著不像是要問罪的情形啊。

“是那個丫鬟嗎?”

平陽長公主用眼神看向慕容老夫人與慕容瑤的方向,問著蘭若。

“帳房先生,你可沒認錯?”

蘭若聽到長公主的話,再次跟帳房先生確認。

“老奴不會認錯的!當時老奴還納悶,怎麼慕容大小姐的禮要讓慕容二小姐的丫鬟來送!”

帳房先生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幸虧他還記得,只要指認出來,應該就沒他的事了吧?

“哼!那開始吧!”

平陽長公主說完便擺了擺手,她好歹也是從小在宮中長大,這種雕蟲小技,她還不懂嗎?

“秋菱姑娘,那個香包是你送的?”

蘭若聽到帳房先生的話,便開口問站在慕容瑤身後的秋菱。

“蘭若姑娘,奴婢只是代大小姐轉送,那並不是奴婢送的!”

秋菱沒想到突然會說到自己,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