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修羅神醫在都市

正文 第五章 曹家來了

書名:修羅神醫在都市 作者:擰呈 本章字數:639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29日 13:46


林子豪開始著手醫治曹老爺子。

一人扶起老爺子,林子豪則是用帶上一次性手套,用手指伸進曹老爺子的口中,刺激老爺子舌頭深處進行催吐。

林子豪雖然有很大自信治好老爺子,但,心中還是難免少不了緊張。

老爺子並非一般人能比,他是省裡的一把手,雖然退休了,但這分量還是存在的,林子豪不得掂量掂量。

李雪花,曹直,蕭騰,小瀟紫,等人,正看著林子豪就醫曹老爺子。

林子豪的醫術有多了得,他們心裡是清楚,不過,心中還是難免有一份不安,老爺子年紀畢竟大了,不同于年輕人,生怕在就醫時出現任何意外情況。

那文老心中雖然擔心曹老爺子,不過卻還在糾結著剛才出去的年輕人是誰。

文老也是上了年紀的,有時候吧,就會有點健忘。

不過,文老也不是一般人能比,要說曹老爺子是省裡的一把手,那麼文老屬於第二把手。

見過的人自然並非平凡人,他如此糾結那年輕人自然是認為那年輕人應該有一定的背景。

其實,文老大可詢問李雪花,不過,這時所有人的注意都在林子豪就醫曹老爺子身上,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

他可不會這個時候不識趣,去問李雪花。

唐筱妍則在一旁站著,秀眉微微一皺,她有一半是擔心曹老爺子的身子,另一半是她通知曹直這件事後能否與曹家在生意上成為合作夥伴。

這兩件事讓她忘卻了楊不凡。

楊不凡只是一個尋常人,頂多就是一個小診所的醫生,萍水相逢罷了,哪有這兩件事重要?

‘嘩啦’

在林子豪在曹老爺子舌頭根部刺激下,曹老爺子嘩啦一下從口嘔吐物噴湧而出。

帶著還未消化的形形色色的海鮮食物。

林子豪大松一口氣,眉頭稍微一松,先讓老爺子把胃部的有毒物質吐出來,接下來就能進行下一步醫治過程。

林子豪與其餘兩名醫生擦拭額頭大漢,正打算進一步就醫。

卻見曹老爺子鼻子有一些血跡湧出,臉色一陣青。

“林醫生!這…這是什麼情況!”李雪花驚聲一叫。

“林醫生為什麼會這樣!”曹直眉頭緊皺,臉色難看看著林子豪問道。

“這…這…”林子豪擦拭這額頭不斷冒出的汗水,說真的,他也不知道現在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難道真和那小子說的一樣’

林子豪心中這一個念頭閃過。

搖搖頭,林子豪也是主持過大大小小無數手術的人,並沒有因為這點情況亂了分寸。

“曹老爺子的情況…我還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林子豪沉聲道,接著頓了頓又說道:“現在只能儘快讓曹老爺子去醫生,那裡設備齊全,才能根治曹老爺子。”

唐筱妍皺著眉,文老臉色極為難看,吹鬍子瞪眼道:“你們幹什麼吃的!不是說能治好嗎?”

“現在治成這樣?”

這老傢伙可是文老好友之一,年輕時認識到現在也有五六十年了,以前的好友老死的老死,病死的病死,現在老傢伙可是他現在屈指可數的好友,他能不氣嗎?

面對文老氣急敗壞的樣子,林子豪低著頭不敢哼出一聲。

曹直瞪大眼睛盯著林子豪,從眼睛中爆發的那股怒氣,以及身上勢如破竹的氣勢,嚇得林子豪一陣驚悚,後背陰寒。

曹直當過幾年兵,他身上的氣勢有幾分當年軍人的架勢。

曹直抱起曹老爺子立即離開了包間。

林子豪與其餘兩名醫生汗流浹背,一陣後怕。

但也隨著跟了下去。

曹直來的時候是開著路虎SUV來著,他把老爺子躺下後座那,讓林子豪上去照料曹老爺子。

李雪花坐在副駕駛,臉色陰沉,這時,心中響起那年輕人說的話。

‘難道他說的是真的’

李雪花心中一抹悔意閃過。

曹直立即發動路虎,朝著人民醫院開去。

唐筱妍與文老坐著那兩名醫生的車,跟隨去。

蕭騰做為龍祥酒店的經理,老爺子在龍祥酒店出了這樣的事,他免不了責任,也跟著去了。

情況緊急,一路上曹直顧不了太多,一路連闖幾次紅燈。

以曹家在省城的勢力,等老爺子這件事過後,曹直只要讓人去交警*部隊打聲招呼就行。

十分鐘後,一輛路虎SUV到人民醫院。

曹老爺子立即被送入了重病室,林子豪也跟入其中,他的醫生可不是人*民醫院的醫生能比的。

當然現在說這樣也沒用,他醫術在比人民醫院的醫生高,現在也是騎虎難下。

重病室外,所有人臉色陰沉,誰也沒有發話,此刻寂靜無聲,他們都在等待著重病室裡面的老人是否能安然無恙。

小瀟紫抱著李雪花的秀腿,眼眶一陣紅潤,淚珠從臉頰花落,心中擔憂著太爺爺。

同時也恨媽媽為什麼不相信那個大哥哥。

整個重病室外靜得可怕,空氣中帶著凝重。

“哎呀!我想起來了!”文老兩眼放光,開口打破了寂靜的空間。

雖然望向文老,再聽到文老激動說道:“難怪,難怪我看他眼睛!他是那個神醫啊!”

‘神醫’?

如果說文老先前的話沒有讓他們有些在意,但這句話‘神醫’倒是引起了嗎他們的注意。

“文老您說的是哪位一位神醫?”曹直唰的一下站起來,立即問道,眼中閃過一絲希望問道:“文老您說的神醫是否能治好我爺爺的病?”

文老沉默了一下,搖搖頭,曹直一臉失望,癱坐下去,果然沒辦法嗎?

文老搖頭並不是說不行,只是他有一點不明白,看向李雪花問道:“小直你可還記得我們前腳入龍祥酒店後腳出去的年輕人嗎?”

‘那位年輕人’

李雪花一愣,隨後想起來了,知道文老說的是誰,李雪花不知道文老問這個幹嘛。

“文老您的意思?”曹直一臉發愣,顯然不太明白。

“你們可還記得五年前我回國一事?”文老看著二人輕描淡寫道。

曹直和李雪花兩人一愣,相視一望,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不由一變。

文老以前是當兵,參加過抗*戰,不過後來因為大腿中彈,成了一個瘸子,之後不得已只能退伍從商。

十幾年下來,文老在商業內也打下一片天地。

只可惜五十多歲時他得了食道癌。

這可是全世界每年約有30萬人死於食管癌。其發病率和死亡率各國差異很大。華夏更是是世界上食管癌高發地區之一,每年平均病死約15萬人。

食管癌典型的症狀開始是進行性咽下困難,先是難咽幹的食物,繼而是半流質食物,最後水和唾液也不能咽下。

可謂是極為痛苦的死法!

當時以華夏的醫療對食道癌根本束手無策,文老幾乎是放棄了,不過文家那時正在國外發展,文家人在美國給文老找了一名著名的食道專家。

一年後,文老回國不止食道癌好了,連同大腿中的子彈也一併取出,不再是一

個瘸子。

讓人談稱奇!

所有人都以為這是那位專家所為,最後文老放出話來,原來不是那麼專家,而是是一名華夏神醫把他的食道癌治好,連同把他大腿中的子彈也一併取出。

這件事剛好發生在五年前!

“文老您的意思是那年輕人是那位神醫!”曹直眸子閃過一絲明亮,直接從椅子上蹦起來驚聲道,先前他們去龍祥酒店的時候的確看到一名年輕人,不過曹直並沒有在意。

沒想到他居然是文老以前提起的那位神醫。

這件事李雪花也知道,她六神無主,若他真是文老所說的神醫,那麼自己豈不是白白錯失了一個良機。

李雪花搖搖頭,心中悔恨無比,自己為什麼要拒絕啊!她要是沒有拒絕老爺子說不定現在就醒了。

如果能重來,她絕對不會拒絕,甚至會百般討好,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李雪花心中處了自責自己外,同時也對林子豪起了怨恨。

唐筱妍美瞳中若有所思,難道他們說的是…

‘哼哼,都說大哥哥很厲害,媽媽就是不信’

小瀟紫雖然懂的不多,但也聽明白此刻媽媽說的年輕人是誰,一臉傲嬌,讓你們不信我的話。

不過一想到太爺爺,小瀟紫鼻子一酸。

“不,你們聽我說完。”文老再次開口道,又頓了頓道:“他並非那位神醫,卻是那位神醫之徒。”

“若是他在華夏,也不知道那位神醫也來到了華夏。”當初治好文老的的確並非楊不凡,正是楊不凡嘴裡念念叨叨的臭老頭。

“我知道了文老,我這就去請那神醫出面醫治爺爺。”曹直一聲低沉道,正打算離去。

“等等大哥,我跟你一同前去。”李雪花攔住曹直說道。

不過李雪花被曹直拒絕了,讓她留下醫院中,有任何老爺子的情況立即告訴她。

李雪花苦笑一聲,她知道自己得罪了楊不凡,曹直去求醫絕對會吃閉門羹,到時候以自己大哥這個人的脾氣一定罪問運楊不凡。

李雪花也算是能屈能伸,打算跟著去,先道歉,後求醫。

不過她還是告訴了曹直在龍祥酒店發生的事情。

聽完曹直蹙眉,這件事好像棘手了,要是自己這個弟媳讓楊不凡去醫治不就得了,就不會發生現在這麼多事。

不過,這也是曹直想想罷了,畢竟來了一個名不經傳的小醫生告訴你他會治心肌梗塞,這件事放在

“哈哈哈。”文老苦笑看著準備動身的二人搖搖頭道:“你們二人不會覺得那位神醫能被你們二人請來?”

曹直與李雪花眉頭稍微一皺。

“那神醫幾乎不問世事,世間哪有幾人能請得動他?當初我也是有幸遇到罷了。”文老苦笑搖頭說道:“也罷我與你二人前去,興許那小兄弟能看在當年那偶遇的緣分請他師父來。”

唐筱妍在一旁眸子閃爍不定,最終一聲輕歎,她沒想到一個她認為只是萍水相逢的人居然要省城大佬之一的曹家去請求。

要是之前能和他交好,或許她能幫曹家人出面,獲得曹家一份人情,與曹家的生意進行合作。

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唐筱妍忽然丟下他,現在再去求他,別說能不能答應,到時候不知道會不會落下面子,激怒曹家。

曹直與唐筱妍商議一番,希望她留下幫忙照看曹老爺子,唐筱妍自然答應下來。

三人行色匆匆離開了人民醫院,立馬開著路虎SUV直奔龍祥酒店。

龍祥酒店,救護車趕到了,不少被楊不凡救治好的食物中毒患者一一跟隨救護車去醫院複查是否落下病根。

當然,這些患者離開不忘道謝楊不凡。

楊不凡正打算離開,去找自己的美女老婆。

剛要離去,被一名約二十七歲的女子攔下。

女子美豔的相貌化著淡淡的妝容,身穿黑色制服,領口處那雪*白一片微微露出,黑色短裙下一雙筆直秀纖的玉*足讓人忍不住跪舔。

尤其是玉足穿上黑絲襪,更讓人欲*火焚*身。

劉雪陽,龍祥酒店大堂經理,在龍祥酒店工作五六年,也是去年才升為大堂經理。

她主要職責是為客人提供服務和維護大堂秩序。

酒店出現這樣的事情她也免不了責任,還好有楊不凡出手,沒有造成人員傷亡。

隨後她就檢查了酒店食物方面,發現食物中毒患者大多都是使用了海產品。

省城這邊離海比較遠,要運輸海產品來至少得一天時間,再加上現在是夏季,海產品就算有冰冰鎮著也會變質。

“楊醫生這次真是謝謝你了。”劉雪陽鞠躬道謝道,領口處那事業線與雪白一片無疑是暴露在楊不凡視線內。

“嘿嘿,小事小事。”楊不凡一聲笑道,心裡卻在嘀咕著:‘這妞不比唐筱妍的小啊。’

唐筱妍雖然美貌出眾,壓倒性的完勝劉雪陽,不過在魅力上,似乎是劉雪陽這位成熟女性略勝一籌。

“楊醫生這是我們酒店的一點心意,還請收下。”劉雪陽雙手奉上一張銀行卡真誠笑道。

“不用了,救死扶傷乃是我們醫生的天職,我不是為了錢才出手的。”楊不凡大義凜然,一身正氣說道。

‘噗’

劉雪陽心中一陣好笑,倒不是她想嘲笑楊不凡。

不過是楊不凡穿著俗氣衣件與身上那股屌絲般的氣息,配合這句話實在有些格格不入。

劉雪陽又與楊不凡交談了些,逗得劉雪陽咯咯直笑。

同時楊不凡也問劉雪陽認識‘天德社區’?劉雪陽眼中閃過一絲驚異連聲問道:“楊醫生你也住在天德社區?”

“算是吧。”楊不凡也沒說不是,自己那位素未謀面的未婚妻住在天德社區,那自己也算是住在那。

“那太好了,那待會我帶你去吧。”劉雪陽點頭說道,交談之中她知道楊不凡是今天才來到省城的,不識天德社區的在那也正常。

過不久,三個不速之客來了,劉雪陽看見了,心中差異一聲。

劉雪陽作為龍祥酒店的大堂經理,也見過不少大風大浪,看那三人其中一個婦人對一個中年男子說了一聲看向楊不凡。

以為是楊不凡是得罪了這三人不成?

劉雪陽一大早就從龍祥酒店出去辦事,直到接到電話才知道龍祥酒店出事了,不過她並不知道曹家老爺子也在其中。

劉雪陽眉頭一皺,在楊不凡耳邊說起來了這三人。

曹直,曹氏集團董事長,在省城商業界能擠進前十,身價數十億,整個公司加起也有上百億。

再加上曹家那位老爺子,在省城也算得上是一方大佬級別。

劉雪陽臉色惶恐詢問楊不凡是不是得罪誰了。

楊不凡剛來省城,對省城的人還不熟悉,在無意間得罪誰也是有可能。

面對劉雪陽微微擔憂的目光,楊不凡微微一笑,給了一個安心的眼神。

劉雪陽眉頭一皺,沒想到楊不凡居然不領情,要不是對楊不凡抱有一絲好感,劉雪陽才懶得理他。

面對楊不凡的不領情,劉雪陽悶聲哼了一聲。

她絕對不會想到曹直來不是因為楊不凡得罪他來興師問罪的,恰恰相反,他是來求楊不凡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