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修羅神醫在都市

正文 第六章 一億診費

書名:修羅神醫在都市 作者:擰呈 本章字數:618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29日 13:46


“小先生,原先多有得罪,還請見諒。”曹直沒開口,李雪花率先開口笑道,臉色臊紅,略有些尷尬之色,無論如何她到沒有想到,最開始拒絕人家,到最後來祈求人家,這簡直讓李雪花感覺做了一個很奇葩的夢。

劉雪陽瞳孔驟縮,櫻桃小嘴張了張,簡直一副見了鬼一樣。

天啊!她看到了什麼,曹家大佬在跟楊不凡這個放在百萬人平平無奇,沒有任何出奇的青年致歉。

那可是曹家!省城大佬之一!及時跟別人致歉過?

哪怕是其他大佬也沒能讓整個曹家低頭認錯過。

別說是她,龍祥酒店那些正在清掃的服務員也是一臉驚愕,看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

劉雪陽的美眸看著楊不凡,心中不得不重審一下,這個平凡的青年。

“哦。”楊不凡臉上沒有表情,淡淡回應一聲,連看都不看李雪花一眼。

李雪花秀眉稍微皺起,心中些許不愉,她可是曹家人,還是李家的嫡系子女,在哪裡不是身份顯赫的存在?

楊不凡的師父是神醫不錯,再怎麼說也不就是一個醫生嘛,她給楊不凡這種小人物道歉已經是她自尊心最後的底線了。

結果被人家一句‘哦’敷衍了事。

李雪花也算是一個識大體,老爺子現在危在旦夕,曹家不少人脈都是看在老爺子的份上,要是老爺子有個三長兩短,很難料想到那些人脈日後還能幫助曹家嗎?

現在只有楊不凡的師父能救治,李雪花壓下心中的不悅,笑道:“小先生,原先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小先生不計前嫌,讓你請尊師出山救治老爺子。”

“哈哈。”楊不凡冷笑幾聲,隨手拉過一把座椅,當即坐下翹著二郎腿說道:“小爺都說了,你們會來求我的。”

當楊不凡坐下的那一刻,龍祥酒店的服務員全部心中一顫,不由打了個冷顫,敢坐著和曹直他們說話,在小人物裡,楊不凡是第一個。

曹直見楊不凡坐下,他們三人和劉雪陽還站著,眉頭一皺,心中閃過一絲不悅。

‘李雪花冒犯你,對這般待他,我不計較,這是她錯,可我作為省城大佬卻要站著與你說話,這傳出去我曹直今日在省城還怎麼混?’

曹直只在心中抱怨,並沒有脫開而出,人民醫院的醫生不中用,現在只能相信文老口中說的這位青年的師父。

劉雪陽眨巴眼睛,心裡還猜想著楊不凡是哪位大人物 或者那座了不得的家族富二代子弟呢。

聽到‘救治老爺子’這句話,再傻的人都能聽明白,曹家是來求醫的。

“是是是,小先生說的是。”李雪花只能陪笑道,心中想起楊不凡離開包間時自己心中嘀咕的話‘若真有那天,我跪著求他’臉色不由一陣臊紅,尷尬至極。

“小先生讓尊師出山救老爺子一命。”楊不凡點燃一支煙,吐出煙霧,斜著腦袋眨眨眼睛問道:“我為什麼要幫你們呢?”

“你!”李雪花有些氣急敗壞了,感情自己低聲下氣說那麼多楊不凡就是記恨自己趕他。

“小夥子你這話說的!你作為一名醫生,要有醫德。”

“救死扶傷,防病治病,實行社會主義的人道主義,全心全意為人民的健康服務,這都是作為醫生的本分和本職。”

曹直按耐不住心中的不悅與怒氣,直接指著楊不凡就是一頓批評:“再說了,我們找的是你師父不是你這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

曹直剛來時還是帶著一個很好的心態來著,但,楊不凡簡直不識好歹,一直和他們唱反調,他早就忍無可忍了。

楊不凡這句‘我為什麼要幫你們呢’就成了曹直爆發的導火線。

“小直。”文老皺了一下眉頭,拉住曹直,也就文老知道,像楊不凡師父這樣的世外高人,你想找是找不到的,任憑你人脈再廣,有國內也罷,海外也罷都找不到人,除非他自己出現。

現在那以神醫的弟子在這,要是惹他不高興,兩手一揮,直接走人,明年的今天就是草老頭的祭日了。

“醫德?你跟小爺我講醫德。”楊不凡不怒反笑,但,仔細一看,從他眸子中有道寒芒激射出來,冷冷說道:“老人生病倒下,小爺我作為一名醫生看到錯誤療法,出言阻止。”

“你們非但不信,還把我趕走!”

“現在知道一切是真的,知道求人了。”

楊不凡身姿站起,怒聲喝道:“現在我不救人,你們便說我沒有醫德,那麼我要救人時為何攔截?”

“醫生是一種救死扶傷的職業,而你們呢,非但不在我打算救人時尊重我,連來求醫也是抱著一種不尊重我的態度來的。”

“既然這樣又何必來求醫!”

楊不凡真的是怒了,自古以來,醫生都是一個備受尊重的職業。醫學源于人性的善良,醫生的初心是為病人謀幸福,人類之所以尊重醫生,就是因為敬畏生命。如果你做不到尊重醫生,至少也要做到不傷害醫生。

二人沉默不語,曹直,李雪花二人臉上有些掛不住了,人家一名醫生好心好意來醫治卻被自己趕走,現在來求著人家,還說別人沒醫德。

劉雪陽細纖玉指戳了戳楊不凡,眼中閃爍著擔憂之色,聲音細微對楊不凡勸解一番,曹家在省城可是大佬級別,人家要你治病就治好了,這樣駁了曹家的面子,回頭就能讓你在省城生存不下去。

劉雪陽也是好心好意,不過,楊不凡並不在意,這在劉雪陽看來是第二次不領她的情,心裡不樂意了。

‘人家曹家不過找你看病,你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醫生,哪裡比得過曹家,這樣駁了曹家的臉面,以後能省城生存才怪呢’

劉雪陽最想不明白的是,國內有不少醫生,幾乎數不清,光憑名醫就數十來個,以曹家的勢力想要找到一位名醫根本不在話下,為什麼要在楊不凡這顆名不經傳的大樹吊死?

同樣想不明白的還有龍祥酒店的服務員,曹家完全可以威逼利誘的,讓楊不凡去治病的。

“好了。”文老看著曹直和李雪花搖搖頭,這兩人是來求醫還是來拉仇恨的,文老看著楊不凡笑了笑:“小先生可還記得老頭子我?”

楊不凡不語,向著文老點了點頭,他的確記著文老,老頭在當年醫治文老時也是他第一次交楊不凡醫生,他怎麼會忘記。

不過,那次之後也是最後一次,老頭子就撒手不管了直接採取放養,扔給楊不凡一本《醫錄》裡面記載著老頭子一生遇到過的大大小小的病,讓楊不凡自個慢慢去琢磨。

這可把楊不凡氣得,哪有這樣的?只教了一次就放手了,美其曰‘實際練習比教得好’其實就是這臭老頭懶得教,想跟隔壁村的王姨幽會倒是真的。

“小先生還記得我,那就好了,不知尊師可好?現在在何處啊?能再見尊師一眼?”文老開懷大笑,噓寒問暖道,說是噓寒問暖倒不如說是套楊不凡的話。

“那臭老頭現在好得不得了,不知道在哪廝混去了。”說道這楊不凡就不樂意了,最開始當殺手時,獲得了不少了酬金,沒有幾千萬,也有兩千萬多,全被臭老頭給擼了,還美曰‘存著給你娶媳婦’還不是全部給了隔壁村的王姨。

這也算了,還把自己這幾年辛苦獲得的幾億酬金在他來省城前全部都擼了

,只給楊不凡留下十萬。

十萬看起來不多不少,也就差不多,對其他人來說差不多,對楊不凡來講,不說購買其他的,單憑楊不凡肚子那貨太能吃,這十萬也不夠他用多久?

真該死!要不是打過臭老頭,指定跟老頭子翻臉。

老頭子對楊不凡有養育之恩,他也是這麼一想。

“這個,小先生可否買老頭子我一個面子,請尊師出山救治老頭的好友?”文老笑了笑。

“這個……”楊不凡眉頭皺了皺,神情有些為難說道:“還是算了,人家請了一位林醫生,有林醫生那樣‘醫術高超’的人在,我師父那點醫術就不拿出來獻醜了。”

楊不凡一口回絕,在後面‘醫術高超’說得特別重。

曹直眉頭一直皺著,悶哼一聲不語,李雪花臉色難看,楊不凡說‘林子豪醫術高超’不過是在打李雪花的臉,指桑駡槐說她狗眼看人低,有眼不識泰山。

楊不凡的態度和他說的話雖讓曹直和李雪花很不高興,同時也是落了曹家的面子,但,他們就是不能拿楊不凡怎麼樣。

老爺子的病或許除了楊不凡的師父外,可能也有其他人能治,不過等到他們找到能治好老爺子病的醫生後,那時老爺子不知道入黃土沒。

楊不凡的師父是曹老爺子現在唯一的救命稻草。

二人不約而同的看向文老,文老搖頭苦笑一聲,‘這小的脾氣就跟他師父一樣小心眼,一件事能記很久,典型的睚眥必報’

“你們兩個還不趕緊向小先生道歉?”文老不怒自威道。

曹直和李雪花相視看了看,曹直搖搖頭,現在老爺子和曹家的命運都握在這名青年手中,作為曹老爺子的長孫,曹家的頂樑柱不得不低頭。

曹直率先踏出一步,拱手鞠躬歉意道:“小先生曹某剛才得罪了,還望見諒。”

劉雪陽身子一哆嗦,異樣的目光看著楊不凡,他到底是什麼醫生?能逼得文老討好,曹氏集團董事長曹直低頭。

“小先生我為之前一事說聲抱歉。”李雪花也只能開口致歉,不過聲音卻意外的小聲道:“小先生,對不住了。”

“啥?你說啥?聲音太小了小爺我沒聽清楚?”楊不凡豎起耳朵。

“你……”李雪花臉色一紅一青,讓她對一個小人物,還是一個小輩道歉,已經是擊碎了她的自尊已經金貴的身份,最後還是咬咬牙大聲說道:“小先生我為之前一事說聲抱歉,小先生對不住了!”

“態度不夠誠懇。”楊不凡撇嘴道。

“小先生對不住了!”為了曹家,李雪花再次咬緊牙關說道,這次語氣明顯比上一次……更不好。

“要是不樂意就算了,小爺我不勉強你。”楊不凡還是撇嘴說道。

“哈哈哈。”文老笑了笑,和他想的一樣,楊不凡跟他師父一樣吃軟不吃硬,笑說道:“好了,小先生你就大人有大量,原諒這小丫頭吧。”

“好吧,既然都這麼說了,小爺我就原諒你這小丫頭吧,免得別人說我一個大人欺負你個小孩。”楊不凡接著坐下,翹著二郎腿抽著紅玫王說道。

這可把李雪花氣得,小丫頭!好歹自己也三十五歲了,被一個比自己差不多小十歲的臭小子說成小丫頭。

李雪花只能哼哼一聲。

“那小先生可否請尊師出山?正好讓老頭子我和尊師敘敘舊。”文老一撫鬍鬚笑道。

“啊,這點小毛病也要老頭子出馬?小爺我就能搞定。”楊不凡不屑哼聲道。

“就你?”

“怎麼你有意見?”

李雪花本來想奚落一下楊不凡的,想了想來還是算了,要是再惹楊不凡生氣,她可不想再求著人家,搖頭道:“沒有。”

“不過,既然要治病也得要money吧?”楊不凡眼中閃過一絲狡詐。

“什麼!還有診費?”李雪花驚呼一聲,楊不凡白了她一眼道:“若是先前我去救治你不攔我,我就不收診費了,現在你們是來求醫的,哪有醫生不收錢的?不收錢我們醫生吃西北風啊。”

“行,你說個數。”李雪花一咬牙答應下來,楊不凡樂呵著打了一個響指,伸出五個手指頭。

“五十萬?”李雪花一愣說道,楊不凡臉色一拉,瞬間黑了,撇嘴說道:“五十萬?打發乞丐呢?”

“至少五千萬!少一個子都不行。”

李雪花瞳孔驟縮,‘開口就要五千萬’心中氣不打一處來,怒聲一道:“五千萬你咋不去搶呢?”

“嘿!這五千萬都不捨得給,難道說,你家老頭子的命就不值五千萬?”楊不凡笑呵一聲。。

“不是,五千萬這也太多了。”

李雪花心中一怒,現在曹家需要楊不凡她只能強忍著,把怒氣咬緊牙關往肚子裡吞,並不是她心疼錢,黑錢的醫院她見過,但就沒見過楊不凡這麼明目張膽的黑,張口就要五千萬。

劉雪陽和龍祥酒店的服務員同樣也覺得太黑了,黑錢的醫院都沒有比楊不凡這樣黑。

“樂意不樂意,我無所謂。”楊不凡攤著手,他是無所謂,反正治不治都不管他的事情,不治他都沒有什麼損傷,就是看著可能到手的五千萬飛了,畢竟楊不凡現在窮得叮噹響,十萬不知道能讓他肚子裡的那貨吃多久。

“好,五千萬就五千萬。”過了一會,李雪花終究是黑著臉一口答應下來,只要能治好老爺子,五千萬算得了什麼。

“五千萬?你想差了,現在小爺我要八千萬!”楊不凡一字一頓說道。

“八千萬?剛才不是說好五千萬的嗎,你怎麼變更了!”李雪花吼了一聲,就差沒爆發出來!

“就沖你這態度,小爺很不爽,就要一億。”楊不凡就坐在那悠哉悠哉的坐著翹著二郎腿,哼著小曲,看著讓李雪花恨不得吃了他。

“好,小先生一億就一億,我答應了。”曹直冷著臉應聲道:“希望小先生對得起這一億。”

“大哥那可是一億啊!”李雪花心中有所不滿,‘一億’哪怕是曹家想要在一時間拿出一億現金來,也是很難的事情,李雪花神情還想勸說著,直接被曹直打斷了。

“嘿,大哥我看你人不錯啊,我就欣賞你這樣豪爽的人。”楊不凡一臉讚賞,舉起大拇指說道。

曹直臉上一抹陰霾直接哼了一聲。

談好價錢,曹直就催促著楊不凡趕緊去人民醫院。

楊不凡點頭應了一聲,隨便讓劉雪陽等他從醫院回來帶他去天德社區。

劉雪陽人不錯,人長得好看,心也好,兩次提醒楊不凡,倒是讓楊不凡抱有好感。

坐上曹直的路虎SUV去人民醫院。

曹老爺子的事情已經讓人民醫院高層重視起來,立即召開會議,召集專家來商討曹老爺子的病情。

‘左心室。由於梗死區內膜粗糙,室壁瘤處出現渦流等原因而誘發血栓形成。血栓可發生機化,少數血栓因心臟舒縮而脫落引起動脈系統栓塞’

這個原因可難到在座的專家,所有專家無不是眉頭一皺,商討十多分鐘,沒有任何方案能醫治。

要是今日沒想出個方案,曹老爺子可熬不過今日,一命嗚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