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逍遙農婦:調教夫君養養娃

正文 第三章克死丈夫

書名:逍遙農婦:調教夫君養養娃 作者:安年 本章字數:297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2:44


  看著小崽子乾癟蠟黃的小臉,罌粟不禁歎了一口氣,自己到底是命好呢,還是命太好呢?

  死而復生,還附帶贈送了一隻四歲的小包子,她真想仰天大吼一聲,老娘上輩子連男人都還沒上過,這輩子他媽一睜眼就蹦出來個娃,要不要這樣子逗她?關鍵是她不會養娃啊!

  “雖然這麼血腥的畫面讓小孩子看見不太好,不過……”又是哢嚓、一聲,李二狗疼的差點昏過去,他的腳腕也斷了!

  “不過……老娘今個心情不爽啊!”抬腳又朝李二狗胯下踢了一腳,聽到他淒厲的痛呼聲,罌粟這才滿意的收回腳,不再看地上的李二狗,轉身朝小包子走去。

  一邊走還一邊搖頭道:“不能太血腥啊,我畢竟是再世為人,還是仁慈一點好。”說著,罌粟又頓住腳步,回頭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用右手捂著襠部,滿臉都是痛苦之色的李二狗,微微挑眉道:“我是不是太仁慈了?畢竟這人殺了沈翠花啊……”

  李二狗疼的齜牙咧嘴,看著仿佛夜叉鬼怪一般的沈翠花,渾身不停抖動,生怕她再回來補上一腳,那他今天命就得交代在這了。

  罌粟想了想又道:“不過沈翠花如果沒有死,那我可能也活不了。”她終究還是麼有再給李二狗補上一腳,而是突然一把掐住李二狗的脖子,嘴角勾起邪氣的弧度:“不如你也來嘗試一下被掐死的滋味?”

  窒息的痛苦席捲了李二狗,他只覺得眼前的這個沈翠花是個索魂的厲鬼,掐在他脖子上的手宛如鬼爪,極度恐懼之下,嚇暈了過去。

  罌粟倒是沒打算殺人,重活一世,她可不想再跟上一世一樣以殺人為生!將昏過去的李二狗扔在地上,走到小包子跟前,罌粟站在了那裡,思索著自己要跟這個便宜兒子弄一句什麼樣的開場白呢?可還沒等她想出個所以然,小包子一把就撲向她,緊緊摟住了她的大腿。

  罌粟被撲得心中一軟,擠出了一個生平最溫和的笑,心中暗暗鄙視,母性這種東西原來自己也是有的!拍著小崽子的背,安慰道:“不怕,兒子,現在已經沒事了。”

  小包子半晌沒說話,忽然‘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罌粟渾身一僵,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麼哄懷裡的小崽子,殺人,她有經驗!哄孩子,她沒有!

  她曾經遊走在那個世界的頂端,視那個世界的規則底線如同玩物,執行過數不勝數的秘密任務。

  她曾被以五千萬美金的高價受邀保護過東南亞黑太子薩爾五天時間!

  她曾成功暗殺古巴、尼日利亞的政府首腦!

  她保護過M國首領,並擊斃過三名想要刺殺他的殺手!

  她是猊弧島上三百名被訓者中最優秀的一個,是鐘斯手上最得意的武器!

  她是曾讓世界各大組織為之膽寒的罌粟!MS國際殺手組織的number one!

  罌粟是一種美麗而又致命的植物,這一美麗的植物被稱為惡之花,而她,則被冠上了這罪惡之花的代號。

  不過這一切都已經止於她重生之前,現在她再也不是讓人聞之色變,聽之膽寒的罌粟了!

  現在,她只是一個山腳下小村子裡的瘋寡婦!她還有了一個新的名字——沈翠花!

  雖然這個名字不太好聽,妥妥的一村姑,不過她還是能勉強接受地。

  她能夠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對自己還有一點輕微的排斥,罌粟暗暗在心裡道:“不管你還有什麼未了的心願,現在你已經死了,活在你身體裡的是我!劉安害的你此生如此,日後我必定找到劉安,替你報仇!”

  此話說完之後,罌粟能夠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好像從身體中抽離了,她扭了扭脖子,發出哢擦的響聲,只覺得渾身舒暢,似乎靈魂與這具身體更加的契合了。

  她輕輕的拍了拍懷中小崽子的後背,儘量放柔自己的聲音,哄道:“乖,不要哭了,你這一哭,娘都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懷中小包子估計是聽了她的話,哭聲間歇,低低啜泣開來,小小糯糯的

聲音從濕漉漉的胸前傳來:“娘……娘……娘……你嚇死我了?”

  “兒子一生下來就沒有爹爹,只有娘親,若是娘親有個三長兩短,兒子可怎麼活啊!這些年兒子日日夜夜盼著自己能夠快快長大,好撐起門戶,帶娘親去瞧病,娘親可不能有事……”

  軟糯帶著哭腔的聲音聽得罌粟心頭一軟,忽然間覺得有個兒子似乎還不錯!拍拍小崽子的背,罌粟溫聲道:“你看娘現在不是沒事嗎?而且娘現在也不瘋了,不用治病了!”

  這時,一陣腳步聲傳來,緊接著就聽見一個女人遠遠的發出了尖叫聲:“瘋寡婦打人了!不得了了,瘋寡婦打俺男人了……”

  察覺懷中的小包子聽到身後女人的聲音身子似乎一下子繃緊了,罌粟黑眸閃過鋒利的光芒,將小包子穩穩的摟在懷裡,轉過身看向還在大叫的女人。

  小包子放開罌粟的大腿,掙脫出她的懷抱,黑漆漆的眸子滿是凶光的瞪著那女人,小小的身板仿佛守護領土的野獸一般護在了罌粟前面,全身備戰狀態。

  看著小包子這下意識的保護姿態,罌粟一顆心都快軟的化了,她罌粟風裡來雨裡去,刀鋒上行走這麼多年,從來沒有一個人用這種保護的姿勢擋在過她的面前,只因她是罌粟,是那個所有人都覺得她從來不需要任何人保護,刀槍不入的罌粟。

  揉了揉小包子緊繃的臉蛋,罌粟將他抱了起來,嘴角勾起一抹邪氣的弧度,一雙妖嬈的鳳眸夾雜著寒意掃向那女子,眸光冷如寒霜。

  來人是李二狗的婆娘張朵梅,觸碰到罌粟冷酷的眼神,她心頭劃過寒意,只覺得自個眼前的瘋寡婦像是變了一個人,聲音頓時虛了起來。

  李二狗是村子裡出名的遊手好閒,還常做一些偷雞摸狗的事情,張朵梅知道自個男人什麼德行,也知道他一直惦記著瘋寡婦沈翠花,這老半天沒見著自個男人,心裡就估摸著他又跑到村後茅草屋來找瘋寡婦了,所以尋了過來,卻沒想到看到自個男人一身是傷的躺在地上!

  張朵梅尖銳的叫喊聲已經傳遠,不大一會便引來了村子裡的人,張朵梅一見有人過來,心底也不再發怵,走到李二狗跟前,哭嚎道:“二狗,你這是咋啦?來人啊,救命啊!

  罌粟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弧度,無視了李二狗夫婦兩人,抱著小包子往茅草屋裡走去,她和小崽子渾身都濕透了,天雖說已經入了五月,可還是很容易感冒的,罌粟雖然沒有養過小孩子,可也知道小孩身子弱,容易得病,必須得給小崽子換身幹衣裳。

  被張朵梅一陣搖晃,李二狗醒了過來,只是面色驚恐,不說一話。

  “你這到底是咋啦?咋不說話?”張朵梅見自個男人像是見鬼了一般,伸手就要將李二狗從地上拉起來,卻聽見李二狗吃痛一聲哀嚎,整個臉變得面無人色!

  “你這手是咋啦?”張朵梅見李二狗左手聳嗒著,一隻腿也拖在地上,頓時臉色大變,一屁股坐在地上,拍著腿大嚎起來:“俺滴個娘啊!殺人啦!瘋寡婦要把俺男人給打殘了!村裡人都來看看,給俺做主啊!”

  張朵梅長著一副大嗓門,這一嚎喪大半個村子裡的人都聞聲跑了過來。

  不一會兒,就圍了不少看熱鬧的人,對著躺在地上的李二狗和罌粟指點開來,更有幾個婦人湊到張朵梅跟前,其中一個長相尖酸的婦人一臉八卦的問道:“你家二狗這是咋啦?這瘋寡婦又發瘋打人了?”

  “大夥快瞧瞧俺家二狗,這瘋寡婦把他的手腳都打斷了!這可讓我怎麼活啊!”張朵梅一邊抹著淚,一邊大聲嚎喪著。

  她心裡膈應沈翠花這瘋寡婦許久了,雖說是個瘋子,卻長著一張狐狸精的臉,勾得自家男人三天兩頭想著往村後跑。

  這就算了,關鍵是她一個瘋寡婦還生了兒子,自己到現在連個娃都沒有生過,李二狗罵自己是個不會下蛋的母雞,說瘋寡婦都比自己強!為了那小野種,這次說什麼也得將這瘋寡婦趕出村去,李氏那老東西攔著也不行!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