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逍遙農婦:調教夫君養養娃

正文 第六章她不是人

書名:逍遙農婦:調教夫君養養娃 作者:安年 本章字數:229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2:44


  “梅子你可別瞎說,劉老大只說二狗被嚇到與翠花有些關係,誰說二狗身上的傷就是翠花打的了?你把翠花跟孩子趕出村子叫她們娘倆可雜活?”李氏忍不住反駁道。

  “二狗,你的手腳是不是被那瘋婆子打斷的?”張朵梅沖李二狗問道。

  李二狗躲在張朵梅身後畏畏縮縮的點了點頭。

  張朵梅沖李氏得意一笑:“你看,我家二狗都點頭了!大家都瞧瞧,俺家男人身上的傷有多重,這瘋婆子不知啥時候就發了瘋,這回是二狗,下回說不定就被誰趕上了呢!若是哪家娃子不小心撞上了,那可不就被打死了!再說,這些年沈翠花發瘋也不是沒有打過娃子!”

  村民們一聽,覺得張朵梅說得有些道理,當即有人附和:“把沈翠花趕出村子去!”

  李氏臉色一變,瞪了一眼張朵梅,張嘴道:“趕出村叫翠花她們娘倆可雜活?翠花是瘋了,可是她哪回發瘋打人不是因為有人想要欺負她?上回打娃子還不是因為他沖翠花丟石頭?你們……”

  李氏話未說完,就被張朵梅打斷,只聽她冷嘲熱諷的道:“嬸子,您也忒好心了,這沈翠花跟二郎連一夜夫妻都未做成,您就這麼疼她了?您要是看不過去就將人領回家去,別留在村後禍害大家呀!這說不準哪天就打死了人算誰頭上?您這麼幫她,不如把俺家二狗的醫藥費給了!”

  這一番冷嘲熱諷說的李氏臉色青紅交加,氣的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張裡正走上前,出聲道:“大郎她娘,我知道你心善,可你也得為咱們村子裡的人多想一想,若是沈翠花再待下去,說不得會惹下多大的亂子呢!大郎和大郎媳婦都不喜沈翠花,你還是莫要多插手這件事了。”

  李氏臉色微微一白,不死心的張口道:“裡正,小崽子才這般大,您若是將她們趕出村子,說不得要餓死的。”

  “沈翠花原本就不是咱們村子裡的人,這會趕出去也無可厚非,若是留下她,日後釀成大禍,真傷了咱們村裡人,為時就晚了!”張裡正冷硬的道。

  “嬸子,您要是擔心小崽子餓死,不如就將小崽子留下,我願意養著。”張朵梅眸子突然放光,盯著罌粟懷中的小崽子,一臉垂涎的道。

  張朵梅與李二狗成親多年,卻一直沒有孩子,兩人每每吵嘴,李二狗都會罵她是不下蛋的母雞,還不如一個瘋了的寡婦,張朵梅一開始想著自己能生,可這一年年過去了,一直沒有孩子,心思漸漸就淡了,打起了沈翠花的小崽子的主意。

  沈翠花是個瘋子,小崽子卻精得很,今個趁著李二狗被打,張朵梅便將自個的心思表露了出來,若是能將小崽子收養,日後她不能生,便養兒防老,她能生,家裡就多一個幹活的。

  聽到這話,罌粟身旁的小包子渾身一抖,小手緊緊抓著罌粟的衣袖,一雙小獸般的眸子死死的瞪著張朵梅,只恨不得撲過去撕爛她。

  “你不僅長得醜,心也是黑的,我絕對不會認賊做母!”小包子一臉憤恨的道。

  罌粟心頭一軟,揉了揉小崽子的頭,安撫的沖懷中小

崽子笑了笑,眸中卻劃過詭異的光芒,終於搞清楚了張朵梅那娘們的意圖,居然敢將主意打在小崽子身上,是該誇她有眼光呢,還是說她找死呢?

  “梅子你啥意思?”李氏心頭突突一跳,看向張朵梅。

  張朵梅得意一笑,出聲道:“大伯,你看這小崽子挺可憐的,跟著沈翠花也是餓死的命,我跟二狗一直沒有孩子,收養了小崽子,也是美事一樁,免得他跟著沈翠花吃苦受累,我這是做善事呢!

  張裡正看了一眼站在一旁一直沉默的罌粟,出聲道:“我看梅子這注意不錯,梅子跟二狗也沒孩子,收養小崽子剛好合適,這事就這麼定了吧!”

  張朵梅一聽,當即喜形於色,起身朝罌粟走了過去,李二狗想要阻止卻已經來不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張朵梅靠近罌粟,並伸出手要從罌粟手中奪走小崽子。

  “想搶我兒子,是不是也該問問我這個做娘的?”罌粟冷笑一聲,側身躲開張朵梅,黑眸冷冷瞥了她一眼。

  四周先是一靜,隨即喧鬧起來,張朵梅撲了個空,聽見罌粟的話,臉色一變,驚訝的道:“沈翠花,你不瘋了?”

  罌粟嘴角浮現一抹冷嘲:“我若是再瘋下去,豈不是連兒子都要被人奪走了?”

  “翠花,你……你好了?”李氏一臉驚喜,表情十分激動。

  罌粟嘴角牽起一絲笑意,對李氏點了點頭。

  村裡人都不敢置信的盯著罌粟,上下將她打量了個遍,竊竊私語開來,紛紛成奇:“嘖嘖,這瘋了四五年的人說好就好了?真是一大奇事!”

  張朵梅心中又驚又氣,惱恨沈翠花這個節骨眼上變正常了,哭嚎道:“沈翠花你是不是早就好了?你個心思歹毒的,瘋病都好了還把俺家二狗打成這個樣子,你安的什麼心啊?大伯,你可得給俺做主啊!這該死的小娼婦,是存心要打死俺家二狗啊!”

  “嘴巴給老娘放乾淨點!”沒等張裡正說話,罌粟冷聲先道:“李二狗挨打算是輕的,老娘沒將他送到縣衙狀告他奸殺良家婦女已經便宜他了,你嘴巴再胡咧咧,大可試試!”

  一語引發譁然之喧,村民們頓時議論開來,張朵梅臉色一白,急忙爭辯道:“沈翠花你瞎說什麼呢?二狗哪裡會做這種事?”她看向李二狗迫切求證罌粟所說是否屬實。

  李二狗只覺得自己被一道犀利的目光鎖定,想起沈翠花明明已經死了卻又死而復活就打心底發寒,也不敢否認,畏畏縮縮的躲開罌粟的目光,沒有底氣的道:“我……我沒有。”

  他這副樣子顯然印證了確有其事,張朵梅心中暗罵李二狗個不爭氣的,只要他一口否決,就算沈翠花說的是真的,村子裡的人也不見得會相信,可現在好了,迎上一道道鄙夷職責的目光,張朵梅氣的臉色發青。

  村裡人都知道李二狗的德行,再來沈翠花雖然瘋了但長相還擺在那裡,瓜子臉,尖下巴,一雙丹鳳眼,眼尾高挑,五官精緻,不屬於傳統觀念的美人,看上有種不安分的妖嬈美,猶記得當年沈翠花沒有瘋,與李二郎成親的那晚,驚豔了整個村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