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逍遙農婦:調教夫君養養娃

正文 第十五章男女有別

書名:逍遙農婦:調教夫君養養娃 作者:安年 本章字數:217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2:44


  罌粟倒是挺喜歡李金鳳這個姑娘的,藏不住事,有什麼說什麼,也沒有那麼多的彎彎繞繞,從她手中抽回衣袖笑道:“這可不行!”

  李金鳳臉一紅,正要說話,卻只聽罌粟又道:“你正值豆蔻年華,我若是給你雕一只好看的木碗,你每日瞧著歡喜,胃口大增,身子豐腴起來,將來討不到婆家,可就是我的罪過了!”

  李金鳳被說的臉色緋紅,捏著衣角嬌聲道:“大嫂,你看看她……”

  這幅小女兒做派讓劉春草和罌粟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翠花說的對,你過不久就要許婆家了,若是吃成個大胖子,娘可就要愁壞了!”劉春草跟著打趣道。

  劉金鳳羞臊極了,只差沒有捂著臉轉身走了。

  靜謐的夜風微微拂過,將三個女人的輕笑聲吹散在夜色中,傳到遠處。

  劉春草以前因為村子裡的流言蜚語,她以前對沈翠花雖然說不上憎惡,但也絕對親近不起來,這些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看著婆婆對她暗中照料已經用盡了肚量。

  聽說沈翠花恢復了神智,她心中極怕村子裡再流傳出什麼不好的言語,因此心裡對沈翠花依舊是膈應的,不過她一向精明,此刻面上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的不喜,相反還對沈翠花表現了前所未有的善意。

  “我聽娘說你明日要去鎮上,我跟大郎每日都要去鎮上做工,你不如就跟我們一塊去吧!”劉春草心裡想著明日若是沈翠花跟著一起去了鎮上,也好叫她跟大郎去看看那圖紙,這樣一想,她臉上便多了幾分真誠,似是真心實意在邀請罌粟。

  罌粟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劉春草對自己如此客氣,不過這並不妨礙她蹭車,於是笑眯眯的點頭應下了。

  不大一會,劉春草和李金鳳就回家了。

  聽著外面沒有了動靜,小包子將門打開,他身上已經穿上了衣裳,頭髮濕漉漉的搭在肩側,一雙黑漆漆的眼睛亮晶晶的看著罌粟:“娘,我洗好了。”

  罌粟唇角勾著笑,走近屋子裡,隨手抓了一件舊衣服扔到了小包子頭上,兩隻手抓著舊衣衫在小包子頭上胡亂揉了一氣。

  動作雖然十分粗魯,但是卻並沒有扯疼小包子的頭髮,小包子還從來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心裡面有暖又澀,小臉上是滿足的神色。

  罌粟摸著小包子的頭髮沒有了水珠,已經是半幹狀態,就將舊衣衫從小包子頭上扯了下來,“好了,娘要洗澡了。”

  小包子轉過身正要說話,卻見罌粟已經開始脫衣服,忙又轉過身,嘴裡面嘟囔道:“娘,門還沒關呢!男女有別,我在門外等您洗完澡再進來。”

  知道小包子迂腐的思想,罌粟也沒攔著,由著他走出破舊的茅草屋在門外等著,不過還是叮囑了一句:“別亂跑,在門口老老實實呆著。”

  心裡卻在想,要趕緊弄到錢,蓋幾間遮風避雨的屋子,不然她一洗澡小包子就要去門外,這大晚上的萬一出

個事怎麼辦?

  小包子應了一聲,隨手關上了破舊的木門,蹲坐在門前,從地上撿起一根樹枝,在地上寫寫畫畫起來。

  從前沈翠花失心瘋不知道乾淨,許久都不洗一回身子,小包子無人教導,身上自然也總是髒兮兮的,只有李氏哪日得了空閒,才會燒上兩鍋開水,給沈翠花和小包子洗洗身子,不然只怕這沈翠花身上的污垢能再變出一張皮來。

  為了洗淨身子,罌粟在浴桶裡泡了好長時間,搓下的灰塵都能捏成泥丸來,清洗乾淨之後,罌粟隨手抓起一件稍微乾淨一些的舊衣衫穿在了身上,打開了房門。

  見小包子正蹲在門前,手裡拿著一根木棍在地上寫寫畫畫,表情專注認真,甚至都沒有發現罌粟打開了門,罌粟一邊擦拭頭髮上的水珠,一邊走到了小包子跟前。

  看著地上勉強能夠認出的大字,不禁出聲道:“兒子,你在寫字?”

  小包子這才發現罌粟站在了旁邊,精緻的小臉上多了一絲笑意,神色飛揚的道:“是啊,娘這是我今天白日裡跟著大壯學的幾個大字,他說這是先生昨日教的。“

  罌粟看著小包子眼中的光芒,心裡微微一澀,也蹲下身子,看著地上的字道:“百善孝為先?”

  小包子咧嘴一笑,潔白的牙齒在黑夜中顯得尤為白皙,一雙葡萄般的眼珠烏黑發亮:“先生說為人子女,應當孝順父母,娘,我以後一定會好好孝順你的。”

  對上小包子一臉認真,黑眸發光的樣子,罌粟心裡一暖,從小包子的手中拿過樹枝,在地上將百善孝為先五個字重新又寫了一次,對小包子道:“這五個字裡,有三個你都寫錯了,這個善字要這樣寫,這個為是這樣的,還有這個……”

  小包子一臉認真的聽著罌粟的指點,半晌才反應過來,有些驚訝的道:“娘……你……你識字?”

  罌粟嘴角微微一勾,瞧著小包子驚呆的傻樣,用手指戳了戳他精緻的小臉,一臉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娘可不止識字,琴棋書畫娘可是樣樣精通!“

  殺人更是精通,罌粟在心裡默默補上一句,想當初她被帶到猊弧島受訓的時候,幾乎將這世上跟人有關的東西都學了個遍,為了能夠接近政治高層的人,自然要學一些附庸風雅的東西,不過最終目的都是為了殺人。

  小包子驚訝的下巴差點沒掉,捏了捏罌粟的手背:“娘疼不疼?”

  罌粟搖了搖頭,這點力道自然不疼。

  聽到這聲回答小包子臉上表情恢復了正常:“難怪娘變得這麼奇怪,還盡說些胡話,原來娘是在說夢話!”

  罌粟差點沒有一口氣沒呼吸上來,哭笑不得的在小包子額頭上彈了個腦瓜崩,看著那紅紅的印子,不由又在心中暗罵自己用了太大力,嘴裡道:“疼不疼?娘說的可都是真的!”

  小包子一邊揉著自己的額頭,一邊吐了吐舌頭,機靈的道:“疼疼疼……娘說的都是真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