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逍遙農婦:調教夫君養養娃

正文 第十七章夜半驚人

書名:逍遙農婦:調教夫君養養娃 作者:安年 本章字數:214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2:44


  罌粟抓著木桶的手倏然收緊,只不過一眨眼就又恢復了平常,臉上神情依舊是淡淡的喜悅,好似沒有什麼變化,彎腰提著兩隻木桶朝茅草屋走了回去。

  推開木門,走進屋子裡,將兩隻木桶裡的魚兒放好,關上房門,罌粟一雙黑眸沉了下來,嘴角淺淡的笑意也一下子散去。

  根據她多年來的經驗和直覺,方才河邊絕對有人在暗中盯著她,雖然她並沒有察覺到那人藏在何處,這也就說明暗中那人武功應是極高,方才她刻意聽了,並未聽到那人的氣息,想到這裡,罌粟心裡一寒,黑眸中有暗濤翻滾。

  沒想到一個小小的山村也這般不平靜?若不是她說了那句逗弄魚兒的話,那人視線在她臉上停留了幾秒,她或許還發現不了,只是那人到底有什麼目的?罌粟的神經一時間緊繃起來。

  換掉身上濕透的衣物,罌粟輕手輕腳的掀開被子躺在了小包子身邊,兩隻眼睛盯著屋頂,心裡面多了些不平靜。

  在原身的記憶中,東峻村只是一個平凡得不能再平凡,尋常得不能再尋常的小山村,村裡的村民也全是村野之人,發跡的早就從村子裡搬走了,那暗中窺視的人到底會是什麼人?

  罌粟心中的警惕一下子提高了,多年來面對危險養成的習慣,她從來不將自己置於被動的位置,這樣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水波流動的東峻河,河邊樹影婆娑,微風輕拂而過,地上黑影交錯晃動,好似少了些什麼。

  天剛濛濛亮的時候,罌粟就睜開了眼睛,輕手輕腳起身出去,先看了看木桶裡的魚兒,見裡面魚兒游得還挺歡,就打水洗漱做起飯來,昨個貼的玉米餅子還有一些,罌粟又用玉米糝子熬了一鍋濃稠的玉米粥。

  鍋上面漂浮著一層白汽,玉米香甜的味道隨著水蒸氣飄散在空中,小包子是被這香甜味勾醒的,睡眼朦朧的從床上坐起來,揉了揉眼睛,低頭看了一眼身上的破舊的薄被。

  他臉色微微一變,似有些不敢置信,又看了一眼自己以前睡覺的地方,那裡的茅草已經不見了。

  他眼圈一熱,鼻頭酸酸的,穿上漏腳趾的鞋子推開門走了出去。

  院子中,身穿破舊衣衫的女人,正彎著腰拿著木勺站在熱氣騰騰的鐵鍋旁不停的攪拌著,嘴角掛著淺淡的笑意,嬌豔的臉龐在白色霧氣的掩映下,分外溫柔,粗黑的麻花辮從脖頸處斜斜搭在肩側。

  聽到身後的動靜,罌粟微微側首看著呆呆站在那裡的小包子,笑著道:“自己打水洗漱,一會就能吃飯了。”

  看著罌粟,小包子黑漆漆的眼珠微微一動,裡面突然迸放出閃亮的光芒,他還小,不懂心中又暖又澀的感覺要怎麼形容,可是他知道,這個樣子的娘是他想要的,精緻可愛的小臉上多了一抹從所未有的開心笑容,乖乖的應了一聲:“好。”

  端著木盆舀水洗臉漱口之後,小包子

走到罌粟身旁,看了一眼地上還未燒乾淨的茅草,心裡一動,悄悄的看了罌粟一眼,小心翼翼的試探道:“娘,這茅草……是我鋪在地上睡覺的?”

  罌粟拿著木勺一邊盛粥一邊隨口應道:“恩,我早上起來沒有找到引火的東西,就將那堆茅草給燒了。”

  小包子應了一聲,心裡劃過一絲竊喜還有一些忐忑,黑如曜石的眼珠子轉了轉,鼓起勇氣小聲問道:“那以後我睡在哪裡?”

  “你當然是跟我睡了。”把小包子小心翼翼的試探看在眼裡,罌粟心裡又多了一分心疼,她熟練的將粥和玉米餅子放在翻過來的木盆上,朝小包子招了招手:“過來吃飯。”

  聽到罌粟的第一句話,小包子心裡的忐忑一下子消失得沒有影蹤,只剩下喜悅,嘴角輕揚,笑意根本掩飾不住。

  罌粟將小包子那竊喜的表情看在眼裡,心中暗自覺得好笑,這個孩子心中大抵是有些害怕沈翠花的,卻又忍不住想要親近。

  兩人吃過飯後,李金鳳正好過來喊罌粟,李大郎和劉春草因要去鎮上做工,去鎮上的時辰便早些。

  知道罌粟要去鎮上,小包子並沒有鬧著要跟去,只是一直用眷戀不舍的眼神看著罌粟。

  罌粟心裡明白這孩子沒有安全感,生怕自己會一去不歸,拍了拍小包子的頭,罌粟拎著兩隻裝著魚兒的木桶,李金鳳牽著小包子一同去了李大郎家。

  路上遇見不少村民,沒有一人與罌粟說話,幾乎每個人都悄悄的打量著罌粟,間或小聲嘀咕交談幾句。

  這兩天村後頭瘋寡婦不瘋了的話題已經席捲了整個村子,在這個封閉落後沒有任何娛樂項目的小山村,這件事顯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沈翠花這個名字更是成為了茶餘飯後熱議的焦點。

  對那些明裡暗裡打量的目光,罌粟視而不見,好似沒有看見一般,臉上表情從容淡然,提著兩隻木桶穩穩的走著。

  李金鳳到底是一個未出閣的姑娘,被人這般窺視,自然覺得羞怯,一直低垂著眸子,牽著小包子越走越快。

  走到拐角無人處,李金鳳吐了一口大氣,看著罌粟那張沒有絲毫變化的臉,問道:“翠花,方才那麼多人看你,你就不覺得難受嗎?”

  罌粟微微勾唇:“他們看他們的,跟我有什麼關係?”上輩子她什麼大場面沒有見過,現在又何懼這區區幾人的打量?

  李金鳳顯然無法理解罌粟的這句話,“可是他們看得是你,說的也是你,又怎麼跟你沒有關係呢?”

  罌粟輕輕一笑,沒有再說話。大有一副任流言萬千,我自巋然不動。

  微風帶著暖意輕輕拂過,路兩旁的長滿綠葉的柳條隨風輕輕搖擺,樹影婆娑好似在跳一支輕快悠然的舞蹈,遠處的高山青翠遍佈,一眼望去,心情分外舒暢。

  罌粟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現在的生活她很喜歡,祥和而又安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