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逍遙農婦:調教夫君養養娃

正文 第二十二章待客之道

書名:逍遙農婦:調教夫君養養娃 作者:安年 本章字數:216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2:44


  店鋪裡面的夥計一見到有人過來了,忙抬眼看了過去,打量了一眼罌粟身上的穿著,臉上的笑意一下子消失,流露出不耐的,往外趕人道:“去去去,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

  罌粟眉頭微微一挑,“這裡是什麼地方?”

  那夥計顯然沒想到罌粟會有此一問,以往那些穿著寒酸,哪個不是一臉局促?被趕之後,只會臉紅離開,這婦人倒是臉皮夠厚!

  “連這裡是什麼地方都不知道,還敢進來?一身腥味,沒得熏著客人!快出去!”那夥計臉色一變,伸手就要將罌粟往外推。

  罌粟面色不變,反手捉住那夥計的手腕,只聽一聲脆響,那夥計發出一聲輕呼,臉色慘白,額頭上沁出汗來。

  罌粟心裡掠過淡淡的不快,鬆開了手,淡淡道:“這就是你們店裡的待客之道?”她黑眸微微一沉,沒想到今日竟然會一再遇見不長眼的。

  這一變故使得店裡的其他夥計全都愣住,那坐在櫃檯旁的掌櫃是個人精,忙站起身,一臉賠笑的走到罌粟跟前,用腳狠狠踢了一下跪坐在地上還在叫疼的夥計。

  “夥計不懂事,客人需要買些什麼?還請這邊來。”

  罌粟臉色淡淡,跟著掌櫃走到了一旁擺放宣紙的櫃檯,細細看了幾種宣紙,仔細對比,挑選出了一種,對那掌櫃道:“這種宣紙怎麼賣?”

  掌櫃忙笑著回應道:“兩文錢五張。”

  “我要一百張。”罌粟轉過頭朝擺放毛筆和硯臺的地方走了過去,又仔細的挑選了一會,最後選了一支毛筆,一方硯臺還有一根墨條。

  那掌櫃一直瞧著罌粟的動作,見罌粟十分識貨,便知道自己和夥計都小看了這婦人,她雖然穿著寒酸,卻應是個識字的。

  掌櫃將她選好的東西全都一一包好,拿出算盤:“這根墨條六十六文,硯臺是四十文,狼毫筆九十四文,那一百張宣紙……”掌櫃不停的打著算盤,算珠啪啪作響。

  “總共是二百四十文。”罌粟從衣袖中掏出錢放在了櫃檯上,拿著東西轉身離去。

  那掌櫃抬起頭來,看著罌粟的背影一臉懵了的表情,又低下頭啪啪打起了算珠,過一會才道:“的確是二百四十文,這婦人的心算好生厲害。”

  鋪子二樓,穿著青布長衫的中年男子正恭敬的站在一旁,他身側的椅子上,坐著一個身著織錦白衫,面如冠玉,豐神俊朗的翩翩男子。

  那年輕男子看著罌粟遠去的身影,微微勾唇,瀲灩的雙眸裡滿是趣味:“倒是看了一出好戲,這婦人有些本事!”

  立在一旁的青布長衫中年男子赫然是方才從罌粟手裡買了十條大魚的男子,只聽他道:“先前這婦人賣魚的時候,將所有魚兒混在一起,按條來賣,先前來買的人都是沖著大魚,大魚雖大,卻並不多,買魚的都覺得自個沾了便宜,殊不知那婦人才是掙了個滿懷。”

  織錦白衫男子,微微點頭

,視線從罌粟的背影上收了回來,伸出骨節分明修長的手指端起一旁的茶盅,抿了一口茶水,“樓下那個夥計辭了,派人去查查那婦人。”

  中年男子恭敬的應道:“是。”

  年輕男子抬起蔥白的手指,輕輕按壓眉心,另一隻手在一旁的木桌上輕輕的敲了敲,眉宇間多了一抹思索。

  按壓眉心的手指熟稔的從袖中摸出一塊黑色帶著光澤的石頭,在手心摩擦了一下,黑眸微微垂下,睨著手中的黑石,陷入了沉思之中。

  昨日,黑石發熱,他一接到密信,就連夜趕到這通州,只是來到通州之後,這石頭卻再無反應,此刻找起來,豈不是如大海撈針?

  給小包子買了筆墨紙硯,罌粟又進了賣布的鋪子,給小包子買了兩身棉布成衣,想起小包子漏腳趾的鞋子,就又撿了兩雙舒適的小鞋子,又扯了一匹布,買了兩床被褥,這一番買下來又花了二百三十文。

  家裡面什麼都沒有,罌粟看見什麼都想買,可是又知道急不得,手裡的錢不夠,家裡的東西需要一樣一樣的添置,就先撿著最緊要的買。

  二兩三錢銀子說多不多,可說少也不少了,只是罌粟要買的東西太多,一圈轉下來手裡的銀子也只剩下了個一兩五錢。

  提著買好的東西,罌粟往西南街走了過去,路過東南街口的地方,罌粟特意留心觀察了一下。

  東南街街道兩旁都是三層高的木樓,整條街道十分乾淨冷清,那些店鋪也都門可羅雀,偶爾才能看見一兩個人。

  現在才五月,盛京那裡應當還沒有熱的呆不下去,避暑的有錢人應當還都沒有過來。

  西南街人流量雖然沒有西北街的多,卻也不少,很明顯這裡的店鋪要比北街的高檔上幾分,有不少有錢人出沒。

  按著劉春草說的地址,罌粟很快就找到了他們做工的鋪子,進了鋪子,夥計只抬頭看了一眼罌粟,雖然沒有趕人,但是態度也十分冷淡。

  罌粟在鋪子裡面轉了一圈,將這鋪子裡的木具全都看了一遍。

  那夥計見罌粟一直在看,以為她要買,不由上前問道:“您要買些什麼東西?”

  罌粟搖了搖頭,“我找人,李大郎可在這裡?”

  那夥計顯然是認得李大郎的,聽罌粟這麼一說,忙道:“李大郎在後院做工呢,你是他什麼人?我幫你去說一聲。”

  “我跟他是一個村的。”罌粟道。

  那夥計掀開一旁的簾子朝後院走了去,不多時,便又掀開簾子回來了,身後還跟著劉春草。

  劉春草臉上帶著笑,一見罌粟就道:“你怎這麼快就過來了?魚都賣完了?”

  說完看向罌粟身旁的木桶,見裡面已經空了,放著採買的東西,不免驚訝。

  罌粟淡淡一笑:“運氣好,賣光了。”

  劉春草也沒多想,只當是罌粟走運,遇見了什麼貴人,上前拉住罌粟的手,“走,跟我去後院瞧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