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幽冥大帝

正文 第十二章歷練

書名:幽冥大帝 作者:帝候 本章字數:343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9:37


  “哼!”姬懷英不說話了,此時他已經沒有理由出手了,不然,他這個長老的位子,不會坐久了,要知道,姬人豪也只比他弱一點。

  “寰真,你剛才施展的是什麼武技?”

  姬人豪眉頭緊蹙,一臉凝重地看著寰真,修為到了他這種層次,又有一家之主的智謀,可以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

  “嗯……那是藏經閣的坐鎮長老傳授的!”寰真只是胡亂編造了一個答案,他不想別人知道人皇道印的事情。

  然而,他的話一說完,大廳裡眾人的臉色變了,尤其是姬人豪和姬懷英,眼睛瞬間瞪大。

  姬懷英的臉色很難看,眼珠子轉著,緩緩低下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竟然是老祖……”姬人豪神色凝重,不知道在想著什麼,嘀咕一聲,便對著寰真一擺手,道:“本次家族大比你就參加吧,以後你的補貼,按照六年前的吧!嗯……你可以不用去守宗祠了!”

  “多謝家主好意,其實宗祠挺好的,我很滿意!”

  寰真沒想到只是提到了耄耋老者,事情會變成這樣,要是早知道,他一開始就說出來,省得挨了兩次重擊。

  這也讓他對藏經閣裡的那位老人的身份產生了好奇。

  “既然這樣,就隨你吧,有什麼要求,可以提出來,嗯,直接找姬戰吧!”姬人豪鄭重地說道。

  “是!”

  這場震動姬家的問罪,就這樣不了了之,曾經隕落的天才,再次出現在眾人眼中,雖然沒有了往日那般的眾星拱圍,但其身後卻有了靠山。

  那些蠢蠢欲動的姬家子弟,此時也不得不蜷縮起來。

  離開大廳之後,寰真親自上門感謝姬戰和六長老,雖然姬戰極想收寰真為弟子,但是,這個念頭一冒出來,他立馬就打消了,因為他知道自己已經失去了當寰真師傅的資格。

  在離開之時,寰真請求二人照顧素嬋,因為他將要出一次遠門,去禁區線外的妖獸森林歷練。

  六年前,他去過一次,只不過那次是去長見識,有大長老陪著。

  但這一次,是他獨自出行,前路危險重重,生死難料。兩位長輩雖然極力勸阻,但寰真既然決定了,就不會更改。而且姬戰要求暗中保護,也被他拒絕了。

  臨走之前,他去了一趟素嬋那裡,本來想告訴女孩來意的,但看到女孩瘦小的身體和稚嫩的面孔,他沒有說出來,只留下一大筆銀子,然後告訴她,他要閉關一段時間,讓她照顧好自己,不用管他。

  離開姬家大院,寰真看到了一道身影矗立在不遠處荷塘的亭子裡,他眼睛微微眯了一下,緩緩地走了過去。

  這是一個英俊的少年,面若冠玉,一襲白衣,身上散發著淡淡的傲意。

  “你在等我?”

  寰真神色平靜,目光從青年身上移到荷塘裡,初秋時節,這裡只有一片碧綠,那炎夏裡的美麗,只存在記憶中。

  “聽說你改修武道了?”

  少年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荷塘裡,沒有再寰真身上駐留半息。

  寰真不認為對方是在問他,反而像是在羞辱。要知道,在整個姬家,誰不知道寰真修煉武道?六年了,什麼消息傳不開?

  這少年名叫姬問劍,曾經是姬家內院最耀眼的天才之一,但是,寰真的橫空出世,遮住了他的光芒。

  他比寰真大三歲,今年應該十八歲了,此時的境界,已然是煉氣七重天了。

  時光荏苒,一代新人換舊人,他已經不是當年內院的弟子了,而是進入了姬家高層,地位不低。

  而寰真,還在底層爭渡,沒有了仙道根基,提不起他的興趣。

  “你是在羞辱我?”

  寰真神色不變,無悲無喜,淡淡地問道。

  “羞辱嗎?算不上!我知道告訴你,我們這一輩,已經跟你拉開了距離!你的對手,是當年那些被你甩開的外院弟子,他們沒有你當時的天賦,但卻運氣好很多,穩穩紮紮地走進內院了!有人的境界距離我也不遠了!”

  姬問劍緩緩地說著,神色平靜,似是回憶當年的時光。

  寰真知道對方說的是誰,那幾人現在姬家內院如魚得水,聲名不比當年的寰真差,此時恐怕都已經邁入煉氣六重天了。

  “境界嗎?”寰真自嘲一聲,看著水面上的漣漪,心也蕩起了層層波紋,道:“武道不會比仙道差!”

  “是嗎?可惜,我們只記得仙道時期的你!至於煉精化氣,呵呵,能走多遠!”姬問劍淡淡地說著,最終將目光移到了寰真身上,道:“你知道嗎?你變成這樣,最失望的,不是我,而是問道!他的天賦雖不如你,但他的實力,不比你弱,這麼

多年過去了,我看不透他了!”

  “姬問道?”聽到姬問劍的話,寰真眼裡出現了一道普通的身影,但給他的印象最深。

  “這兩年,他經常外出,聽說是去妖獸森林了!他對自己很殘忍,所以,我們這一代,他最強!寒山城五大勢力,能者輩出啊!天才,是這個世上最可悲的名詞!”姬問劍神色有些迷茫。

  “妖獸森林嗎?或許吧!但不會太久!”寰真淡淡回應了一句,然後轉身,朝著走廊緩緩走去。

  忽然,他聽到耳畔傳來風聲,眉頭一皺,立即轉身,提掌迎了上去。

  “砰!”

  他肉身的力量全部釋放,稍稍施加了一些輪海神力,然而,對方的真氣渾厚異常,他直接被震退了,跌跌撞撞地離開了三丈走廊。

  而那到身影,穩穩地立在原地,失望地看著他,低聲歎道:“武道啊,也不過如此!”

  說完之後,便轉過身,目光移向了池塘,仿佛什麼事也沒發生過。

  寰真手臂被震得發麻,眼睛微微眯了一下,也不說話,轉身離開了。

  對方境界太高,這一擊只是簡單的試探,連一半實力都沒有施展,不然,寰真不會站著了。

  這個夜晚,寰真一人一驥,踏著月色,離開了這座古城。

  荒界大陸,四洲一域兩祖地,加上無盡海洋,生靈無窮無盡,名勝古跡數不勝數,但凡修士,一提到四洲,總會想起南贍部洲的妖族和落日峽谷,西牛賀洲的佛門道統和萬古荒漠,北俱蘆洲的靈族和玄冰澗,而對於東勝神洲,他們第一印象就是殞神山。

  這是荒界最神秘的生命禁區,沒有人真正進入到裡面,據說連仙人也會隕落。

  神山之中孕育著與其他地方不同的道則,輻射出來,形成了一片神鬼皆懼的區域,在這片區域的邊沿,詭異的天地法則,會瞬間壓制闖入其中的修士,不管是渡劫的散仙,還是煉氣初期的修道者,最終都會感應不到丹田,與凡人無異。

  而在禁區線之外,被廣袤繁密的森林環繞,森林裡棲居著未化形的妖獸,同時也孕育了許許多多的天材地寶,有一些甚至只有這裡才有。

  但是,很少有人敢進入其中採集,這也成了修煉者的歷練之地。

  第二天清晨,寰真跨過萬古戰場邊緣,來到了妖獸森林週邊,這裡安靜得可怕,晨曦的陰影裡,似乎有著未知的危險。

  寰真下馬之後,帶上行李,便大步邁入森林之中。

  送他過來的老馬,很聰明地沿著原路返回。

  寰真一路走來,速度並不是很快,他提著精鋼利劍,仔細地看著他走過的每一寸土地。

  這裡有著不少人行過的痕跡,斷樹、腳印、枯骨……越往裡走,人的氣息就越淡,知道他完全感受不到人的氣息的時候,他的警惕性便提高到至高點。

  一個時辰之後,寰真忽然嗅到了一股濃烈發藥香,神色一振,立即加快了速度。

  幾步之後,一株參苗出現在視野之中,觀其長勢,估計有百年左右。

  於是,他毫不猶豫地墩身,開始挖了起來。

  就在這時,一陣刺耳的吼叫聲傳來,一息不到,有呼呼風聲在他耳畔響起。

  他面色劇變,立即起身,毫不遲疑地朝著左側揮劍刺出,只聽“嗤”的一聲,劍身忽然一重,緊接著便是淒慘的吼叫聲。

  寰真立即調轉身形,看向聲音來源,只見距離他兩丈遠的灌木叢裡,伏著一直黑色的豹子,體型跟他之前殺死的黑紋虎一般大小,脖子上一個清晰的血洞正在往外湧著鮮血。

  這是一隻追風豹,戰力堪比煉氣三重天的修仙者,但是,剛才偷襲寰真不中,反而被寰真刺中了脖子,血流不止,戰力下降了不少。

  此時退縮在灌木叢裡,看似是躲避寰真,實際上在迷惑對手,欲要在寰真大意的時刻,發出致命的攻勢。

  看到追風豹,寰真倒是松了一口氣,剛才的危險之處,在於來得太突然,防不勝防。

  但現在,一隻追風豹還威脅不到他,也不用等他大意,寰真直接提劍殺了過去。

  他的減法很普通,都是基礎的招式,唯一不同的是,他腳下施展的是踏雪無痕,這樣一來,這平凡的劍招,變得不平凡起來。

  只不過五個回合,寰真的利劍斬斷了豹頭。

  這是他進妖獸森林以來的第一次殺戮,沒有絲毫的畏懼,反而多了一些期待。

  就這樣,一天過去了,寰真慢慢地深入,沿途遇到了許多妖獸,打得過就殺死對方,打不過就逃,而他收穫到的,除了實戰經驗之外,還有許多藥材。

  不過,這一次,寰真遇到了麻煩!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