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幽冥大帝

正文 第二十七章秦無殤

書名:幽冥大帝 作者:帝候 本章字數:329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9:37


  這一路上,他變得低調了,也懂得了許多道理,雖然他相信自己的傳承,也相信自己的天賦,但是,在沒有成長起來的時候,他跟普通人沒什麼區別,也屬於弱者的範疇。

  奔行了這麼久,寰真腹中饑餓難耐,這次的突破,實力是提升了,但也多了一個毛病,就是肚子一直餓著。

  本來以他如今的修為,雖然無法達到辟穀的程度,但是,幾天不吃東西還是承受得住的。

  可事實並非如此,他此時肚子“咕咕”叫個不停,迫不得已,只能停下,在一處石壁下生起了一堆火,開始燒烤玄冰獨目虺的肉。

  半個時辰之後,一股濃烈的肉香味蔓延開來,寰真這一次也是奢侈了一把,三級後期妖獸的肉,撒上百年老藥的粉末當調料,雖然是胡亂搭配,但這味道真是沒得說,他自己就一直吞口水。

  “真香啊!”

  忽然,一道淡淡的聲音傳來,只見一個十七八歲的青年出現在他視野中,此人一襲白衣,英俊不凡,嘴角淡淡的笑容,顯露出極強的自信和親和力,這一身氣質,連寰真都不得不驚歎,猜想此人必定來歷不凡。

  他剛一開始也警惕著,但是這人一出現後,並沒有對寰真露出敵意,反而很有禮貌地拱手一拜,笑著道:“道友這手藝真是一絕啊,老遠就問道肉香味了!”

  寰真心裡的警惕放鬆了一些,他也不小氣,站起身來拱手還禮道:“道友若是不嫌棄,可一起享用!”

  “如此,多謝了!”

  那人眼中異彩連連,再一次拜謝之後,便緩緩走到寰真對面,坐在了一塊石頭上,手一翻動,一個精美的酒壺出現在手中,還帶著三個精美的玉杯。

  “道友如此佳餚,怎可無美酒相配,剛好我這裡有一壺謫仙醉,邀道友品嘗一番!”

  那人說著,手又是一動,一張古樸的桌子出現在地上,他將三個杯子擺好,倒滿酒後便將酒壺收了起來。

  “真香!”

  濃郁的就像瞬間蔓延開來,連寰真的肉香都遮住了,這酒氣中竟然有著靈氣的波動,可見這“謫仙醉”,定是修仙者專門飲用的靈酒。

  只是,對於這白衣青年的舉動,他非常疑惑,對方的言行舉止,似乎不是小氣之人,但為何只倒了三杯酒就罷了?而且,這裡就他們兩個人,為何是三個杯子?

  “看道兄心有疑惑,不妨說出來!”白衣青年淡淡一笑,輕聲問著。

  寰真將烤好的肉拿到桌子上,足有二三十斤,被切成了小塊,對著青年示意了一下,自個也拿起了一塊大快朵頤起來,幾口之後,他才道:“道兄為何準備三個杯子?”

  “呵呵!因為這裡有三個人,秦某不得不準備三個杯子!”白衣青年的吃相要比寰真文雅多了,他慢慢地品嘗著,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三個?”

  寰真聞言,神色一滯,但立即回過神來,背後汗毛炸起,轉身望向了遠處。

  五十丈外,有一棵三十來丈高的大樹,最低處的樹杈上,立著一個錦衣青年,此人一臉的冷傲,但是沒有半點氣息顯露出來,不然,以寰真的神識,恐怕早就發現了。

  這人是緊隨白衣青年而到的,他沒有靠近,似乎是在等待什麼。

  寰真神色凝重,這人雖然氣息不曾顯露,但寰真還是看透了其修為。

  這人恐怕是超越了煉氣期的高手,觀其年齡,與白衣青年相差不大,估計是哪一方大勢力的天才弟子。

  只不過,此人的冷傲神情,讓寰真有些不喜,所以,嘉賓是白衣青年擺了酒,寰真也沒有招此人過來享用他的烤肉。

  “劍玄子,美酒佳餚當前,若再打打殺殺,豈不是大煞風景!”白衣青年對著遠處的錦衣青年淡淡一笑,朗聲說道。

  那青年沒有回話,但是他卻用行動回應,只見他腳突然一蹬,整個人淩空飛起,落地時,已經站在了桌子旁邊。

  他拿起了桌上的烤肉,輕輕嗅了嗅,皺了皺眉頭,便大口咬了起來,幾息之後,他不鹹不淡地道:“三級後期的妖獸,百年份兒的藥材,真是浪費!”

  寰真本就對此人未經同意吃自己的東西有些意見,不過考慮到對方的實力,他也不多事,懶得計較,反正也只是一些肉而已。

  可是此人得了便宜還賣乖,他就不滿了,於是便淡淡地道:“吃進肚子裡的東西,哪有浪費的!”

  對方雖然強大,但他也不懼!

  這人一聽,面色

一寒,冷哼一聲,道:“你什麼身份,也敢插嘴?”

  說著,他的氣勢陡然釋放,壓向了寰真。

  寰真面色一變,眼中一股冷意迸了出來,淡淡地道:“好大的氣勢,吃了我的東西,還敢威脅我!”

  他的神識之強,遠遠超過築基期的修仙者,對於一般修仙者的氣勢碾壓,他根本無懼。

  而這時,白衣青年對於寰真的膽量也倍感驚訝,但也擔心劍玄子對寰真發難,所以,在劍玄子的氣勢一釋放出來,他的氣勢也一併釋放出來,擋在了寰真身前。

  “劍玄子,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吃了別人的東西,還這麼挑剔,這等禮數,恐怕不是你師門傳授的吧!”

  “這個世界講什麼禮?只不過是儒家那些偽君子的虛偽表現而已!我輩修士,從來都是實力說話!”

  劍玄子說話的時候,不屑地看了寰真一眼,拿起桌上的杯子,一飲而盡。

  數息之後,他呼出一口酒氣,淡淡地道:“酒不錯!”

  “這世上還有你看上眼的東西?”白衣青年也拿起一杯酒,對著寰真示意了一下,然後淡淡地說道,他這話,自然是說給劍玄子聽的。

  “有啊!你的命!”劍玄子冷冷地看了一眼白衣青年,平靜地說道。

  白衣青年神色依舊,臉上的笑容不曾變過,對於劍玄子的話,他似乎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寰真在聽二人說話,白衣青年舉杯後,他也拿起了酒杯,對著便衣青年示意了一下,便一口倒進嘴裡。

  便衣青年本來有話要說,但是寰真喝酒的速度跟吃肉一樣,他根本沒有預料得到,瞬間,他的臉色變了,緊張地看向寰真。

  而劍玄子,則是戲謔地看著寰真,似乎在等待什麼。

  一杯酒下肚,澎湃的靈氣瞬間蔓延開來,仿佛要將寰真的身體給撐爆了,但是,輪海波浪只是輕輕動了一下,那股靈氣就瞬間消失了,留在寰真身上的,只有強烈的舒適感。

  “好酒!”

  第一次喝到這麼香的酒,寰真不吝言辭,想要讚歎一番,但最終發現,最適合的只有這兩個字。

  “你沒事?”白衣青年震驚地看著寰真,驚疑不定。

  至於劍玄子,眼睛微微眯起,隱隱有殺氣顯現,他冷哼一聲,並沒有說話。

  “沒事!這酒真不錯!”

  寰真淡笑一聲,搖了搖頭,眼睛熾熱地看著白衣青年,道:“道友!把你酒壺拿出來吧,若不好好享受一番,豈不是浪費了良辰美……‘沒’景!”

  本來要說良辰美景的,但是,一看到旁邊的劍玄子,他就覺得景色被污染了。

  白衣青年聞言,神色一怔,隨機大笑一聲,立即拿出了酒壺,給寰真滿上,歎道:“道友真豪氣,秦某佩服!如此良辰,確實不能辜負!”

  說完,便端起杯子,對寰真道:“我敬道友一杯!”

  “幹了!”

  寰真也回敬道,二人仿佛相識了很久,完全放下了警惕,那種灑脫,讓旁邊的劍玄子心中生出了濃濃的妒意。

  看到二人一飲而盡,他冷哼一聲,道:“酒也喝了,是不是該解決我們的事情了!”

  劍玄子說話的時候,眼神瞥向了白衣青年,身上的殺氣毫不掩飾地釋放出來。

  “哎!如此良辰,真是大煞風景!”

  白衣青年無奈搖搖頭,站起身來,對著寰真道:“道友稍等片刻,我去去就來!”

  “嗯!”寰真神色一凜,立即點點頭。

  他知道這二人都是高手,不知道二人之間的矛盾,但是他期待接下來的一戰,高手之間的對決,對他來說,是一場不可多見的機緣。

  劍玄子根本沒有去注意寰真,他一步踏出,身體劃出一道虛影,整個人落在了十丈之外,又過了一息,他停在了五十丈外。

  白衣青年淡笑了一聲,身體淩空懸起,背後隱隱有一對模糊的翅膀虛影出現,他淩空漫步,兩息後出現在了劍玄子對面十丈的地方。

  寰真看著二人的舉動,呼吸急促起來,這才是高手啊,其速度之快,不但是實力的問題,而且對方的身法秘技,也在踏雪無痕之上。

  尤其是白衣青年,那種淩空漫步的身法,簡直跟長了翅膀沒什麼區別。

  “劍玄子,這是最後一次了,我可沒時間跟你耗!”白衣青年淡笑著道。

  “放心,至此之後,世上再無秦無殤!”

  劍玄子傲然挺立,右手一抖,一把精緻的寶劍出現在手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