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榮華錦醫

卷一 第一章殺父之仇

書名:榮華錦醫 作者:蘇羽宣 本章字數:227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02


  安雲月跑到了懸崖邊,前方已無路可逃。

  她轉回身,後面的人也已經追了上來。

  她一步步往身後的懸崖退去,而面前的兩個男人,則一步一步的往她逼近。

  其中一個黑衣男人身形修長,高七尺左右,應該也就二十來歲,他用黑色面巾蒙著面,看不到樣貌,但那一雙兇狠陰蟄的眼,裡面滿是令人畏懼的寒光,安雲月就算死,也不會忘記那雙眼睛。

  還有另外一個年輕的男人,他一襲深藍色的長衫在獵獵的山風中飛揚,他沒有蒙面,有著一張安雲月曾經無比熟悉的面容,但此時此刻的他,那張淩厲森寒的臉,亦是那般的冷酷無情。

  “交出安氏真經。”其中的黑衣男人注視著安雲月,冰冷的目光猶如盯著一個死人。

  若是不交,他們就會殺了她是嗎?

  死?一夜之間,她最重要的兩個人一死一背叛,死對她而言死,或許還來得更容易一些。

  安雲月沒有回話,她的目光劃過黑衣人,凝視著黑衣人旁邊站著的另一個男人。

  “為什麼?告訴我,這到底是為什麼?”安雲月用盡全身的力氣,大聲的質問他。

  為什麼?他為什麼要連同其他人一起,殺上松坪崖,毀她的家,他還親手殺了她父親?這一切,這所有的一切,僅僅……僅僅只是為了一本安氏真經嗎?如果他真想要,他告訴她,她給他便是了。為什麼一定要殺,要奪?

  “你怎麼可以恩將仇報?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他的背叛,他的無情,他的殘忍,每一樣都像把利刃般直插在她身上,令她痛不欲生。

  安雲月悔不當初,她只恨自己,三年前為何要救下他?使自己落得今日這下場,她這算是咎由自取嗎?

  “殺父之仇不共戴天。”邵羽辰抬眼看向安雲月,他面無表情,看不出此時的他在想著些什麼。

  如他所說,殺父之仇,不共戴天。只是……邵羽辰的眼底幾不可查的掠過一抹光芒,稍縱即逝,而且月色太暗,誰也沒有看清。

  殺父之仇嗎?那麼說來,所有一切,全都是一早就算計好謀劃好的。讓她遇見受傷的他,他再借她接近她父親。從頭到尾,她不過是他復仇的一枚棋子,一枚被利用的棋子,一枚被利用對付她父親的一枚棋子。人心險惡,人心怎能如此惡毒?

  “可是,你不該利用我。”安雲月還是不信她和他曾經經歷過的一切都是假的,可事實,又擺在眼前迫使她不得不信。

  遠處,還能看到繚繞的火光。

  安雲月的唇角輕輕的揚起,那是個充滿絕望,充滿仇恨的笑容。

  看到安雲月臉上的冷笑,邵羽辰冷峻的臉龐終於出現了一絲動容。

  “我只要安氏真經,交出來,我不會傷你。”他對她說,不過響在風中的聲音,還是讓人覺得那般的冷漠。

  那黑衣人見邵羽辰遲遲不動手,已經有些不耐煩了,他再次對安雲月說道,“將安氏真經交出來,不然,你爹就是你的下場。”

  黑衣人說話的時候,轉動了下手中的長劍,鋒

利的劍身上折射而出的一道冷芒,滑過安雲月的臉龐。

  “你先回去,這裡我來處理。”邵羽辰對旁邊的黑衣人說。

  “不行,主子有令,今天晚上,不論如何,一定要拿到安氏真經。”黑衣人警惕著邵羽辰,“難道,你想要違抗主子的命令?”

  那黑衣人後半句不乏威脅的意思,但不是非常的強硬,像是不敢和邵羽辰直接翻臉。

  “我要怎麼做事,不用你來提醒。”邵羽辰一張臉不怒自威,全然不理會那黑衣人。

  那黑衣人雖然很不甘心,但最後還是先走了。

  待黑衣人走後,邵羽辰再次面向安雲月,“我再說一次,交出安氏真經,否則休怪我無情。”

  無情?他對她難道還不夠無情?

  懸崖邊呼嘯的山風越來越大,一次次吹在安雲月的身上,不斷揚起她的白色衣裙,還有她披著的長髮。月光下形單影隻的她,猶如懸崖上晚上才開放的一朵白花,孤零零的隨風搖曳著。

  “要連我一塊殺了嗎?”安雲月冷笑,她何曾貪生怕死過。“我父親的安氏真經,即使我死,你們也休想得到。”

  安雲月一邊說著,腳一邊往後退,腳下鬆動的碎石,滾動著落下懸崖。她還在一直往後退,沒有要停下的意思。

  “不要再退了,後面是懸崖。”終於,邵羽辰的臉色變了,他往前兩步沖她喊道。

  從始至終,他都沒有想過要傷害她。

  但他親手殺了她父親,這如何能算不傷害?

  “懸崖!呵……你要的不就是這樣嗎?邵羽辰,我安雲月在這裡對天起誓,即使我今日死了,我也會化作厲鬼,絕不會放過你們!”安雲月又往後退了一步,她只覺得一腳踩空,身子往後倒去,整個人便向著崖下墜落。

  “不要……”

  落崖的時候,安雲月依稀看到一個人影沖到崖邊,想要伸手去抓她。可她越離越遠,崖邊的那個身影也變得越發模糊。耳邊是呼嘯的風聲,刺痛著她的耳蝸,剛才的那聲“不要”,是在叫她嗎?安雲月想要去聽清,可又什麼都聽不見了。也看不見了。

  四周,突然變得安靜了,從未有過的寧靜,什麼聲音也沒有了。腦海裡的記憶,也變得好不真實。

  她要死了嗎?

  死了,所有的一切便結束了?

  半個月後。

  一間簡陋的房間裡,一個漁民打扮的年輕姑娘,她叫雪兒,正在照顧躺在床上的一個病人。

  床上臥著的也是一個女子,她臉龐蒼白無色,雙眼緊閉,已經昏迷半個月了,仔細看,正是從崖邊墜下的安雲月。

  只見安雲月的手指微微的動了動,接著是眉毛在顫,繼而,眼睛慢慢的睜開了。

  “姑娘,姑娘。”雪兒叫喚著安雲月,然後沖屋外喊,“娘,你快來,快來,她好像醒了。”

  一片白光刺進安雲月的眼裡,因為刺眼,她不由得把眼睛又閉上了,等適應了周圍的光線,她才又睜開。眼前很模糊,看不太清,好像有個人影在動。安雲月又睜閉了幾次眼睛,視線才逐漸變清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