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榮華錦醫

卷一 第四章強搶民女(二)

書名:榮華錦醫 作者:蘇羽宣 本章字數:219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02


  只有安雲月待在原地沒動,她手裡還抓著幾粒石子,正憎惡的瞪著楚俊才,兇狠程度,在楚俊才和安雲月對視的那一瞬,楚俊才冷不丁的打了個寒戰。

  然後,楚俊才才注意到安雲月身下的輪椅,是個殘廢。女人,還是個殘廢!楚俊才心底生出的那一畏懼,一瞬間,又蕩然無存了。楚俊才一張臉火冒三丈,朝著安雲月走去。

  雪兒看楚俊才那暴怒的樣子,肯定不會輕饒了安雲月,雪兒想著安雲月也是一片好意,但安雲月身上的傷還沒好,決不能再傷上加傷了。雪兒顧不得自己哭,急忙擋在了安雲月的面前,對著楚俊才哀求,“楚少爺,安姑娘不是故意的,求你不要為難她,我跟你回去便是了。”

  “一開始老老實實的跟本少爺回去,不就什麼事也沒有了,放心,本少爺會好好疼你的。”楚俊才見雪兒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心生憐愛,也不再去理會安雲月。

  楚俊才說完,牽起雪兒的手轉身就走,可他的腳才剛出一步,只覺背後一陣涼風吹過,跟著是安雲月冷冷的聲音。

  “放了雪兒。”安雲月聲音沒有起伏,卻是飽滿殺氣。

  對,她想殺人,想染血,想替她父親和自己報仇雪恨。

  至於雪兒,安雲月心裡很喜歡雪兒,喜歡雪兒的淳樸,喜歡雪兒的單純。而那些,是她身上不會再有的東西。他們一家對她又有救命之恩,今日就當做是對他們的報答好了。

  “安姑娘,別管我,你快回去,你是鬥不過他們的……全當……全當這是我的命好了”。雪兒勸說安雲月。

  命嗎?那她也要認命嗎?

  安雲月沒退縮,她逼視楚俊才的眼神,就猶如那天晚上那個黑衣人看她的眼神一摸一樣,好像她面前站的是一個死人。

  就連雪兒看著安雲月寒意深深的眼睛,也覺得有些害怕。

  楚俊才也被安雲月看得有些心裡發毛。

  “你、你、你、你是什、什、什麼人?你、你、你可、知、知道本、本少爺是、是什麼、人、人?敢、敢和本少、少爺作對,你不、不想、想活、活了。”楚俊才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怕一個殘廢,就是心裡發虛,也不敢直視安雲月的眼睛,好像她的眼睛裡有什麼吃人的猛獸一般。楚俊才本來是想嚇唬安雲月,可說出口的話卻是結結巴巴。

  “我再說一遍,放了雪兒。”安雲月顯然已經沒有什麼耐心了。

  看著泛起殺意的安雲月,一旁的雪兒也驚住了,那是雪兒從沒見過的安雲月。

  楚俊才心裡的害怕越來越深,但眾目睽睽之下,他不能讓其他人看到自己被一個殘廢嚇唬到。

  而這時,趙四兩站到了安雲月的面前。

  “你睜大眼睛看好了,這可是楚家的大少爺,這方圓百里,全是楚家的天下,楚家要誰生誰就生,要誰死誰就死。要是怕了,就趕緊滾一邊去。”趙四兩根本不把安雲月放在眼裡。他那狗仗人勢的嘴臉,更是

讓人見著就噁心。

  趙四兩一頓氣焰囂張的說話,楚俊才的膽子又回來了些,沒錯,這裡是他們楚家的天下。

  正當楚俊才也要罵上兩句的時候,說時遲那時快,只見一枚石子正中趙四兩的眉心,這次和之前不一樣,石子直接嵌入趙四兩的皮肉裡。趙四兩張開嘴,應該是想喊什麼,但一個字也沒喊出,便倒在了地上。

  “死人了…………死人了……”有人喊道,場面一下子亂了起來。

  “少爺,趙四兩死了。”另外的一個家奴去探了下趙四兩的鼻息,沒氣了。

  死了嗎?安雲月的視線,從楚俊才的身上轉向趙四兩。她殺人了,那是她第一次殺人,而在此之前,她甚至連雞都沒殺過。安雲月心跳得很快,也很緊張,感覺不像想像中的那麼痛快。

  “本少爺知道。”楚俊才也看到了,沒好氣的道了一句,他肯定安雲月會武功,楚俊才心中暗暗叫苦,他想掉頭就跑,可奈何雙腿哆嗦得一步也邁不開。他對著一旁的其他家奴大聲喊道。“還全都站在那裡幹什麼,還不快扶本少爺走。”

  趙四兩死了,楚俊才一干人等落荒而逃。

  不過聚集起來的人們,並沒有散去,而是面面相覷,還有些畏懼的看著安雲月,所有人都看到了,是安雲月殺了趙四兩。

  安雲月也不在意其他人異樣的目光,她推著輪椅過到雪兒父親的身邊,探了探他的鼻息,又摸過他的脈,還有氣在,沒死。

  “快把他抬進去,去找大夫來。”安雲月喊道。

  聽到安雲月的喊聲,眾人才把注意力又轉移到雪兒父親身上,幾人連忙一起把將雪兒父親抬進了屋中,又有人匆匆的去找大夫。

  時間已是傍晚,雪兒的父親還沒有醒來,但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

  雪兒守在父親的床邊,安雲月看著雪兒和她父親,她不由自主想起了自己的父親。

  爹……

  “雪兒,等你父親醒後,你們就趕緊離開這裡,走得越遠越好。”安雲月對雪兒說道。

  “安姑娘你呢?”雪兒雖然不願意離開賴以生存了這麼久的家,但她也知道,楚俊才是不會善罷甘休的,這裡,他們待下去了。不過,雪兒心裡還擔心安雲月,她之前說她沒有家人,安雲月之後要怎麼辦?“安姑娘,要不,你跟我們一起走吧。”

  “我也該去我該去的地方了。”安雲月說道。“如果有緣的話,或許還能再見面。”

  次日,待雪兒的父親醒來後,安雲月與他們別過,離開了那個小漁村。

  只是在一切發生以前,誰又能料想得到,那個看似寧靜平和的小小漁村,背後已經是暗潮洶湧。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各謀己利,又有哪裡能真的平靜。不過,那都是之後的事。

  花了足足五天的時間,安雲月才從漁村回到松坪崖的山腳下。

  由於山路崎嶇,輪椅無法行進,安雲月改用拐杖借力,一步一步艱難的往崖頂上攀爬。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