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榮華錦醫

卷一 第五章再見邵羽辰

書名:榮華錦醫 作者:蘇羽宣 本章字數:221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02


  曾經的青山密林,早已被大火燒得只剩下一些黑色的枝幹,處處是狼藉一片。

  安雲月聽山崖下住著的農戶說,松坪崖的那場大火整整燒了兩天兩夜,從山頂燒到山下,一直燒到把所有東西都化為灰燼。

  農戶說,還好山上沒住人,遇上這樣的大火,人可能就沒了。

  他不知,山崖最頂上,一直住著安雲月和她的父親。

  安雲月停在山腰上,她蹲下身,捧起地上的焦土。

  所有的事,好像還發生在昨天,卻已是物是人非。

  僅僅只是一個月的時間,世事是何等的無情。

  安雲月把手裡的焦土,又放回了腳下。

  因左腿的不便和山路的險峻陡峭,安雲月幾次摔倒在地,碎石嵌進她手心的皮膚裡,血浸了出來,可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感覺不到痛。

  安雲月又一次摔倒,但她又一次站起來。天要亡她,她偏不屈服。

  當安雲月滿身是泥爬到山崖頂上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天上升起了一輪彎月,像是配合著周遭的環境,淡淡的清輝照下來,目之所及之處看上去更加的清冷。

  安雲月曾經的家,此時此刻,只還是剩下一堆倒塌的磚牆,還有一些沒有燒盡的木梁橫杠在上面。

  她來到她父親當日倒下的地方,卻沒看到她父親的屍身,是埋在磚瓦之下了嗎?安雲月丟掉手上拄著的拐杖,跪在地上,直接用雙手去扒地下的焦土,尖利的木屑或石頭劃破她的手指,血流得滿手都是,她也不管不顧,兩手在土上一直扒一直扒,已經扒得很深了,可除了土還是土,始終不見她父親的屍身。

  她父親的屍身去哪裡了?難道當日她父親沒有死?

  不,她父親已經死了,她是親眼看著邵羽辰的那一劍直接刺穿了她父親的身體。“爹,你到底在哪裡?”

  安雲月在松坪崖頂上四處尋找著,最後,來到了她當初墜崖的那個懸崖。只見崖邊上有一個高隆起的土堆,是新堆的,土堆的前面,立著一塊木頭,但木頭上沒有寫字,同時還插著一把斷劍,是她父親的。

  或許是血溶于水的一種感應,即使那個土堆前的木頭上沒有刻任何的字,但安雲月卻能肯定,她的父親就埋在那裡。

  安雲月也不及去想,到底是誰將她父親埋在了這裡,既然埋了,為何又不立碑?

  她一步一步,走上前去,然後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爹,女兒回來了。”

  安雲月用手上的血在木頭上寫下,“安澤天之墓——愛女安雲月”。

  她兩手上的血已經凝固幹掉了,但安雲月還是跪在她父親的墳前,久久不起。

  她明明知道她父親已經死了,可心裡就是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不是真的,安雲月對自己說,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的。這只是一個夢,一個噩夢,她要趕緊醒來,醒過來後,所有的一切還和之前一樣,她父親還活著。

  不知過去多久,安雲月聽到身後有聲響

,是腳步聲。

  難道是那天的黑衣人,他們還沒有死心。

  安雲月用拐杖支撐著自己站起來,轉過身,深沉的夜裡,她只見一個人影慢慢的向著她這邊走來。

  不是黑衣人,是一個安雲月最不願恨,卻又最恨的一個人。

  十幾步外,邵羽辰正詫異的望著懸崖邊上的安雲月。

  詫異嗎?是看到本該死了的人還活著?又或是看到她臉上的傷疤和一條需要用拐杖支撐殘廢掉的左腿?他就那麼想她死,還是她這副殘軀破體真的那麼狼狽不堪?

  是錯覺嗎?安雲月在邵羽辰幽黑的眼底,似乎感覺到了一絲的痛心。還是在同情她?又或是在憐憫她?在邵羽辰的注視下,安雲月竟有些窘迫,她一時間忘了恨,只是不想他看著自己此時的這幅模樣。她在她的眼裡,一定顯得很可憐吧。

  有那麼一瞬間,安雲月真想自己就死在山崖下,那樣,所有的一切便可以煙消雲散了。

  她也不用再面對他,面對冷酷無情的他。

  “雲月,是你嗎?”邵羽辰沒有再上前,他是不敢再上前,他害怕面前的安雲月,只是一個幻影。他只要走上去,她就會消失不見了。

  “怎麼,我沒死,很驚訝嗎?”安雲月冷冷的說道。

  邵羽辰沒有說話,依舊那樣看著安雲月。若是以前,安雲月還會當作是他對她的憐惜。只是現在,只覺得當初的自己是那般的可笑。他是在後悔那時沒有親手殺了自己嗎?

  許久之後,邵羽辰的臉上掠過一抹輕笑。他為什麼笑?又在笑什麼?他那個笑一閃而過,而他又背對著月光,安雲月沒辦法看清邵羽辰的那個笑容。

  “活著就好。”邵羽辰說道。

  他那似乎有波動,又似乎沒有起伏的聲音,安雲月聽不出邵羽辰那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還活著對著?邵羽辰的視線從安雲月的臉上的那道傷疤,再移到她靠拐杖支撐的左腿,他眼神幾不可查的變化了下。不管怎麼樣,只要還活著就行。

  “哈……哈……哈……”活著就好,什麼叫活著就好?他看不到她心裡受的傷,安雲月也不想他看到,她用大笑掩飾著心底的痛苦和脆弱。“在沒有把你們全部殺死,為我父親報仇雪恨之前,我安雲月不會死。”

  “你恨我,是嗎?”邵羽辰的聲音比夜更加的深沉。他那是明知故問,他毀了她的家,親手殺死了她最親的人,她怎麼可能不恨他?

  沒錯,她恨他,恨他背叛了她,恨他利用了她,更不能原諒他殺死了她父親。她對他,只有恨,也只能有恨。

  “恨,恨不得將你千刀萬剮,碎屍萬段。”安雲月左手緊緊的抓在拐杖上,她用盡全力,咬牙切齒的說道。

  她千辛萬苦的救他,卻是落得家毀人亡的下場,她不該恨嗎?

  安雲月直視著邵羽辰,她拄著拐杖朝著他的方向艱難走去,她想要看清他的摸樣,想記住他那張冷血無情的臉龐,可邵羽辰卻在這時往後退了半步。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