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榮華錦醫

卷一 第七章古怪的村子(一)

書名:榮華錦醫 作者:蘇羽宣 本章字數:211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02


  “掌櫃的,那只鹿茸怎麼也值個一兩百銀子,你怎麼才給人家十兩。”當鋪的一個小學徒一直在旁邊看著,他心裡也覺得,店掌櫃實在是太心黑了。不過,也是安雲月不識貨,十兩銀子就把一隻上好的鹿茸給當了。

  “別人願意當,你管那麼多。幹自己的活去。”掌櫃瞪了學徒一眼。

  外面還沒走遠的安雲月,聽到一些當鋪裡的對話,但她卻置若罔聞,推著輪椅去了一個賣包子的小販那。

  她用鹿茸換來的十兩銀子,買了包子和一些乾糧,還有新的衣服,然後找了一家客棧住下。

  客棧裡,她先將自己髒破的衣服換下,洗了個澡,換上新買的衣服。清洗乾淨的安雲月,面容清麗,不過臉上的那道疤痕還是清晰可見。但只要她不照鏡子,便看不到了。

  安雲月在客棧只住了一晚,第二天天一亮,便離開了。

  客棧外面,有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安雲月卻不知道要往哪裡去。

  最後,她隨便選了一條路。

  安雲月一路向東走。

  路會通向哪裡?她不知道?要去哪裡?她也不知道。

  四十天后,安雲月來到了一個小山村——蘭山村。蘭山村因村裡有座山而得名,那個地方挺大,不過只有幾十戶人家。

  明明是盛夏,現在也是正午時分,天上的太陽很烈,但不知道為什麼,安雲月進到蘭山村裡,卻覺得這個村子有些陰。

  安雲月途徑村子裡的一口水井,幾個村民剛好過來打水,他們用異樣的眼光看了下安雲月,打完水後,又各自回去了自己的家中。

  安雲月倒也不在乎其他人怎麼看她,她繼續往村子的深處去。

  當安雲月路徑一處農戶家時,裡面突然傳出一聲驚恐的喊叫聲,“不要……”是個婦人的聲音。那突兀的聲音響在過分安靜的村子裡,讓人的後背不由得生出一絲寒意。會發出那樣的聲音,一定是遇到了什麼可怕的事。安雲月猶豫著,要不要去看一下,但她還是推著輪椅走了。她沒走出多遠,便聽到後面傳來,“啊……”的一聲慘叫。慘叫聲後,村子又再次安靜了下來。

  她沒有折返回去。

  村子裡的每家每戶門前都種著樹木,夏天的大樹枝繁葉茂,天上的太陽光只有零星點曬下來。風迎面吹過來,不單不熱,反而有點涼意。

  也不知為何,至從進到這個村子裡面後,安雲月心裡便莫名的生出一股不安之感。

  安雲月已經來到了村子中央,正前方的路通向村外,右邊的一條路通到山上,她打算繼續往前,卻看到一隻狐狸跑上了右邊的山。

  那是一隻通體雪白的狐狸,非常漂亮的一隻白狐狸。

  那只狐狸跑出十幾步後,像是感覺到身後有人在看它,它又轉回頭,用一雙雪亮的眼睛,看了安雲月一眼。然後,狐狸才跑進山裡

,不見了。

  安雲月看看天,時辰還早,她也不是很急著趕路。她遲疑了下,在山腳下找了一根樹枝,朝著狐狸跑遠的方向走去。

  一切,冥冥中似有一條線牽引著。

  山路彎彎折折,安雲月走起來有些吃力,她大概爬了五分之一,山林裡的樹木越來越茂密,這座山的樹木長得特別粗壯,有些竟有十幾米高,看來這座山已經存在很長時間了。

  可能是前幾天下過雨的關係,路上的泥有些濕,走起來很滑,安雲月小心的走著,不讓自己滑倒。

  再繼續往深處走,茂盛生長的樹葉密密麻麻的疊在一起,能透下來的陽光越來越少。山林裡的濕氣很重,一滴水珠從樹上掉下來,砸在安雲月的肩上,有些冰寒。

  前方的盡頭不知通向哪裡,安雲月往回看去,來時的路又早已被縱橫交錯的樹木所掩。正當她猶豫是進是退的時候,看到前方不遠處深綠的一片植被,她臉上攬過一抹驚訝,想不到這山野之間居然會長有地榆。

  有地榆的話,附近應該長有烏頭草,一種劇毒的草。

  烏頭草十分罕見,並不是哪裡都能采到,既然這山裡頭生長著,不如就采幾株帶走。安雲月心裡這麼想著,一面尋找剛才的那只白狐狸,一面四處看哪裡有烏頭草。

  發現前面一點有烏頭草,安雲月彎下身,一連拔了兩株。

  而就在這時,一陣陰風吹來,四周的空氣瞬間彌漫上一股腐敗的味道。

  她聽到身後傳來聲音,她以為是那只白狐狸又跑回來了,站直身,往身後看去,卻被看到的人嚇了一跳。

  安雲月的後方,一個男人正一步一步向她靠近。之所以用男人來形容,是因為他還有男人的特徵。

  再來說說那個“人”,“他”穿著男人的衣服,和山下村民的衣服差不多,臉色慘白,和抹了石灰粉一樣,眼睛血紅,嘴角兩顆凸出的獠牙上面還沾著鮮血,此刻,那個“人”正左右搖擺的面向著安雲月。

  怎麼會有這種樣貌的人?

  安雲月腦海裡猛然跳出那兩個字,喪屍?

  天下怎麼可能真的有喪屍?安雲月雖然有聽聞過這一類的傳說,又親眼見著面前的男人,可她還是不敢確信。她試著挪動了一下,男人像是注意到了她的動作,頭緩慢的轉向了她,更是朝她走去。

  男人離自己越來越近,安雲月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夾緊兩枚銀針,說時遲那時快,銀針分別直射進了男人的眉心和咽喉。只是,男人身子只是稍微停留了一刻,繼續逼近她。

  見銀針對男人一點作用不起,安雲月驚駭,看來這個男人真的已經死了。一個死人,又要如何再殺他一回?

  跳崖都沒死,難道要死在一個死人手裡?安雲月看著那個沒有思想,只有肉體在活動的男人,她不知內心湧起那絲情緒是可笑,還是悲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