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榮華錦醫

卷一 第十章官府出面

書名:榮華錦醫 作者:蘇羽宣 本章字數:240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02


  陳肖鋒聞言,一劍刺穿婦人的眉心,這次,婦人倒在地上沒有再醒過來。

  小男孩見自己母親倒下,剛才的害怕隨即轉變成對陳肖鋒的敵意,他肯定以為,陳肖鋒殺了自己的母親。小男孩從地上爬起來,就要向那婦人的方向跑去,卻被陳肖鋒伸出手臂一把擋住。小男孩用力推了幾下陳肖鋒的手臂,沒推開,情急之下的小男孩,張嘴就要去咬陳肖鋒的手臂。

  一切,僅發生在刹那間。小男孩才剛張開口,一枚銀針直射進了他的眉心深處。連一滴血的痕跡也沒有,小男孩瞳孔放大,倒地死了。

  “你為什麼要下狠手?”一寸長的銀針完全沒入小男孩的額頭,不可能有活。陳肖鋒不知安雲月為何要對一個幾歲小孩下此毒手,他提劍走過去,幾乎是憤怒的質問。

  “過去。”安雲月沒理會陳肖鋒,而是讓傅青廷背她過去。等到了那個已死的小男孩身邊,她再讓傅青廷掀起小男孩左臂的袖子,只見男孩的手臂上赫然有著兩個被牙咬了的血孔。

  “被喪屍咬了,沒救了。”安雲月這才解釋。

  陳肖鋒也看到了小男孩的手臂,倒吸了一口氣,這麼說來,安雲月剛才是在救他?不過對於安雲月能毫不留情的殺掉一個小孩,陳肖鋒對她的冷血也有些心悸。

  傅青廷對安雲月的看法,和陳肖鋒應該也差不多吧。

  因為安雲月在傅青廷的背上,她看不到他的表情。

  安雲月對他們怎麼看她,顯得無所謂。若是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還有什麼同情可言?

  “人被咬了會怎麼樣?”過了會後,傅青廷問安雲月。

  “就會變成喪屍。”安雲月說道。

  傅青廷看看倒地不醒的婦人,再看向那個年幼的小男孩,眉宇不由得凝重起來。俗話說,虎毒不食子,而這喪屍,卻連自己的兒子都不放過,真是邪惡之極。

  “把他們燒了吧。”比起傅青廷,安雲月聲音有些冷漠的對陳肖鋒說道。

  陳肖鋒歎了口氣,撿來樹枝,一把火,將那母子燒了。

  傅青廷還背著安雲月,與陳肖鋒,三人都在火旁,他們看著熊熊燒起的大火,還有火中的母子,三個人臉上的表情各異,心中各有所思。

  突然,一道白影從樹林裡竄了出來,是一隻白色的狐狸。白狐狸走到傅青廷的旁邊,仰起頭,它望向傅青廷背上的安雲月。

  這只狐狸,是安雲月在山腳下時看到的那只白狐狸。樹林裡的時候,多虧這只白狐狸將那喪屍引開,她才得救。

  “剛才在樹林裡的時候,謝謝你救我一命。”安雲月對那只白狐狸說道。

  那只狐狸有著一雙圓潤深黑的眼睛,它似聽懂了安雲月的話一般,向著安雲月搖擺了下尾巴。

  安雲月看著那只雪白的狐狸,心裡有些喜歡。

  火中的母子已化為灰燼,火也熄滅了,傅青廷背著安雲月往山下走,而那只白狐狸,則一直在後面跟著他們。

  “姑娘,那只狐狸一直跟著我們?”又走了幾十步,傅青廷撇頭看了一眼身後的狐狸,問安雲月。

  安雲月回過頭去,看向跟在他們後面的那只白狐狸,那只狐狸的眼睛顏色極深,光芒流轉,似有靈性一般。

  她

父親曾說過,狐狸是世間最聰明的動物。安雲月想起樹林裡狐狸引開喪屍的情形,它好像是故意引開那只喪屍,目的是為了救她。

  是它將她引上了山,又救了她,現在又一直跟著她。

  它想做什麼?

  “你是想跟著我嗎?”安雲月問那只白狐狸,她感覺,它聽得懂人話。

  白狐狸搖了下尾巴。應該就是安雲月想的那樣,它想跟著她。

  想跟她?

  那就跟吧。

  “你要跟,便跟吧。”安雲月對那只狐狸說道。

  一行三人,加一隻白狐狸,繼續往山下走。

  “不知村裡現在怎麼樣了?”傅青廷有些擔憂。

  “趕緊回去。”安雲月說道,只有回到村裡,才能知道那裡的情況。

  “姑娘,有什麼辦法嗎?”傅青廷一邊背著安雲月快速的趕回村子,一邊問安雲月,她既然知道喪屍,或許還有什麼辦法。而不是現在這樣,只是一味的殺,一味的燒,雖然才燒三具屍體,傅青廷已經覺得很殘忍了。

  “我也不知道。”安雲月說的是實話。當年,她父親也只是和她隨口提過一下,而她父親也沒有親眼見過。

  傅青廷不再說話。

  已經能看到山下的村莊了,不知為何,安雲月突然生出一種很奇特很微妙的感覺,他們好像正一步步的走進一個陰謀裡。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難道喪屍的事和她有著某種關係?安雲月不清楚。

  這,或許只是某件事的一個開始。

  一行人重新回到山下時,太陽已經落到了西邊。貼著地平線的夕陽,染紅了附近的雲層,一層層疊在一起的紅雲,看在安雲月的眼裡,就好像一大片一大片的血聚集而成。

  而村莊,已經不是安雲月來的時候那般寧靜,到處是雞飛狗跳,有喪屍,有驚慌逃跑的村民,一片混亂。不少村民躲在家中,把門關關得死死,阻止喪屍闖進去,但更多的村民,則向著村外跑去。然而,中午的時候還自由出入的村口,此時已經被木障攔了起來,一群官兵圍堵在村外,不讓任何人出村。

  “放我們出去……”“快放我們出去……”一群村民相互擁擠著想去推開那些擋路的木障,村民中還有抱著嬰兒的婦人,而他們身後,幾個喪屍正向著這邊過來。叫喊聲、哭聲、悲鳴聲,響徹在傍晚的山村裡。

  再看木障週邊,剛上任的當地縣令曹英傑從官兵中走出,他一副自在的樣子,就像在看著一場與自己無關的好戲。

  “你們也別白費勁了,再哭再喊也沒用。今天有本官在這裡守著,誰也別想出去。”曹英傑長得腦滿腸肥,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對著裡面哭喊著的村民大聲說道。倒是很有官樣,不過是個狗官而已。“朝廷已經下旨,亥時一到,焚村。明日的太陽你們是見不著了,好好看看今晚的月亮吧。在此之前,你們老老實實的給本官呆著”。

  瞧著不斷聚集過來的村民和喪屍,曹英傑臉上露出一副嫌惡的表情。

  焚村?那豈不是要連同自己一齊燒死。看著曹英傑,餘下的村民眼睛都瞪紅了。

  “快放我出去,我沒有被咬……”“快放我們出去……”求生的村民還在做著最後的掙扎。而後方,大批的喪屍則是洶湧而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