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榮華錦醫

卷一 第二十二章離開曲洲城

書名:榮華錦醫 作者:蘇羽宣 本章字數:216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02


  我不知所措,只是拼命的往前跑,不停的往前跑,直到將後面的人甩掉了。

  爹死了,娘也死了,我該怎麼辦?我心中想著,不如就和爹娘一起去算了。我跳過兩次河,但都被人救了起來。

  走投無路之下,我遇到了他。我與他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兩家人在我們小時候,便給我們訂下了娃娃親。後來,因為要科考,他離開了漁村。那時候的他說,高中後,便回來娶我。

  我以為,終於能有個依靠了。

  假的,全都是假的。

  那天晚上,我看到闖進門的楚俊才,才知道,他在外面的這些年,早就變了。科舉落榜後,他嗜賭成性,更是欠下了一身的債務。

  不論我怎麼苦苦的哀求,他還是將我賣給了楚俊才。

  我就感覺自己在做著一個噩夢,怎麼也醒不過來。

  楚俊才將房門關上,向著我一步步的走來,我用力的叫喊,可他卻笑得更大聲。他強行壓在我身上,我拼命的反抗,可他還是一件一件撕扯著我的衣服。他……他……”接下去的事,雪兒實在說不下去了,她也不願再去回想。

  即使雪兒不說,安雲月知道後面發生了什麼。

  安雲月想到楚俊才淩辱雪兒的畫面,便不由得咬牙切齒,安雲月只恨當初,為何沒有殺了楚俊才,才讓雪兒受到這樣的傷害。

  “我用力的掙扎著,可我知道,沒人會來救我。”雪兒將楚俊才強bao她的過程跳過,接著往下說,“那是後來,我終於逃了出來,卻被人販子賣到了這裡。我不從,他們就將我關到了暗房。

  安姑娘,你知道那種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是什麼感覺嗎?你知道老鼠從你手上爬過是什麼感覺嗎……

  第二天,我變成了春香樓新來的姑娘。賣笑,賣身,每天過著花天酒地醉生夢死的日子,可每晚都還會噩夢纏身。我恨,我恨所有的人,我要毀了這一切,只是為什麼,我為什麼沒有瘋……”

  雪兒說的時候,安雲月沒有打斷,雪兒所有的煎熬和痛苦,安雲月都能感同身受。就如同那個時候的她一樣。

  老天是不公的!從來都不公平!

  “安姑娘,你也在恨著誰吧?”雪兒回想起以前,回想起那時候安雲月眼裡透出的冷漠,安姑娘的心裡,也一定在恨著誰吧!“但是恨,會讓人覺得更痛苦,雪兒希望有一天,安姑娘能從仇恨中解脫出來。”

  安雲月沒留意的時候,雪兒站起身來,用力向著牆壁上撞去,安雲月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

  安雲月扶起還尚有一絲氣息在的雪兒,痛苦的說道,“你這又是何苦?”

  “死之前,還能見到安姑娘……真好……”雪兒的額頭上流著血,用身上僅剩的力氣說著,但她的眼睛裡,似乎還有不甘心。

  “我不會放過楚俊才,你的仇,我會幫你報的。雪兒,安心的去吧……來世,你一定會遇到好人,一

定會過上幸福的生活……”安雲月知道雪兒放不下她爹娘的仇,還有她自己的恨,安雲月對雪兒說道。

  聽著安雲月的話,雪兒終於閉上了眼,她嘴角袒露出一絲笑容,就像安雲月初見她時的那般美好。

  有安雲月對她的承諾,雪兒可以死而無憾了。

  杜宇凡急匆匆來到雪兒房間的時候,雪兒已經死了。

  杜宇凡看著倒在安雲月懷裡的雪兒,他真不相信,雪兒已經死了。她昨夜,明明還好好的,他還和她說,要替她贖身,要娶她。今日早晨離開春香樓的時候,杜宇凡還專門去找了圖媽媽,說了要給雪兒贖身的事,圖媽媽開了一萬兩的天價,杜宇凡也答應了。

  他今日白天,便是去準備銀兩,可當他帶著銀票來到春香樓的時候,樓裡的人卻說雪兒瘋了。

  瘋了,怎麼這麼突然?

  而杜宇凡現在看到的,不是雪兒瘋了,而是雪兒死了。雪兒額頭上的血,已經凝固,她一動不動的躺在安雲月的懷裡,死了。

  “為什麼會這樣?”杜宇凡問安雲月。

  “如果說死,是一種解脫的話,那雪兒,已經解脫了。”雪兒解脫了,但是,安雲月還沒有解脫。安雲月看向杜宇凡,他的神情,顯得很悲傷。

  他對雪兒有情?動了真情?

  可惜,雪兒已經去了。再也睜不開眼了,也無法知道,有一個男人,因為她的死,而難過。

  安雲月用袖子,擦掉雪兒額頭上的血,她想讓雪兒乾乾淨淨的走。

  杜宇凡則一直站在旁邊,就那般看著閉上了眼的雪兒,她就和睡著了一般,可是,卻不會再醒來了。

  杜宇凡與雪兒,雖然僅僅是一夜情,但他對她,確實是動了真心。

  為何非死不可?為什麼不多等一天?還是她根本就不信他昨夜說的那些話?

  杜宇凡看著雪兒,有些心痛。

  “你與雪兒,是什麼關係?”杜宇凡想知道一些,關於雪兒過去的事。

  “雪兒已經死了。”安雲月只是道了一句,便沒再說什麼。人都已經死了,再說其他,又有何意義?

  那之後,安雲月火化了雪兒,她找了一條乾淨的河流,將雪兒的骨灰撒在了河裡。

  安雲月走了,離開了曲洲城。

  曲洲城裡,茶餘飯後的時候,還有人會談起春香樓發生的瘋人事件。春香樓一連瘋了四位姑娘,雪兒死了,第四個是從霜姑娘。因為鬧出了人命,官府將春香樓給封了。只是大街上,時常能看到幾個瘋子,她們瘋瘋癲癲,嘴裡不時說著什麼。“玉兒,我不是有心的。”“哈……哈……哈……”“我沒有下藥,沒有。”玉兒就是兩年前春香樓裡被關暗房,然後自殺的那個女子。

  幾個月後的某一天,楚楚失足從臺階上滾下去,死了。香雲也病死了。最後,只還剩下一個從霜姑娘,她衣服破破爛爛的走在大街上,嘴裡不時喊著“暗房……暗房……”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