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榮華錦醫

卷二 第二十三章來到皇城

書名:榮華錦醫 作者:蘇羽宣 本章字數:216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02


  安雲月抬起頭,望著城門上方正中刻著的三個大字“惠陽城”。千回百轉,想不到,竟然來到了皇城。

  安雲月停在城門口,守城的官兵正在驅趕幾個想要進城的災民。

  “快滾。”一個官兵甩開扯著他手臂的婦人。

  婦人重心不穩直接跌倒在地,懷中的嬰孩立即嚎嚎大哭起來。婦人身上穿的衣服破破爛爛,肩上背著一個同樣破爛的包袱,面黃肌瘦,一看就知道從其他地方逃難過來。只道是苦命人家的眼淚不值錢,官民看著那母子倆,沒有任何的同情。

  “皇上有旨,災民不許入城。髒死了,滾,快給老子滾。”那官兵嫌惡的對那婦人吼道。

  敞開的城門,時時都有人進進出出,只可惜人有高低貴賤之分,惠陽城的城門只向富貴之人敞開,而災民乞丐一律拒在城外。

  世態炎涼,便是如此了!

  安雲月瞥了眼已從地上爬起來的婦人,安雲月的眼神亦是冷漠,既沒有同情,也沒有憐憫。這世道,能自掃門前雪已是不錯,又有誰還能顧得上別人?

  安雲月推著輪椅就要進城,不過,還是剛才那個官兵,攔住了安雲月。

  安雲月身上的衣服還算整潔,但最多也就是個普通老百姓,而她還身坐輪椅,也不像本地人。

  “你,站住。”官兵用手上的長矛,擋住了安雲月的去路,然後惡聲惡氣的問她,“哪裡人?來惠陽城做什麼?”

  “官爺,我是來惠陽城探親的,這些銀子,孝敬官爺,還官爺請行個方便。”安雲月拿出一錠銀子,給那官兵。那官兵也是見錢眼開之徒,他拿了銀子,然後將攔在安雲月面前的長矛收了回來。

  “進去吧。”官兵也不再盤問,放安雲月進城了。

  安雲月進到城裡後,又回頭,往城外望去,還源源不斷地有災民想要進城,但都被官民擋在了城外。而幾個被驅趕的災民,仍站在不遠處,隔著城門,無比嚮往的遙望著城裡面。

  城門裡面,又能有什麼?金碧輝煌,錦衣玉食,又或是富貴榮華?但誰又知,那表面的華麗底下,究竟沾染了多少的血腥和殺戮?

  誰說,不經意只是一種偶然。錯過了千百座城池,偏偏來到了這裡,擦肩而過了那麼多人,唯獨記住了他。無緣,又豈能相遇?

  很多事,很多人,所有的愛恨情仇,從一開始,冥冥中便有一根線在牽引著。

  一門之隔,卻有著天壤之別。

  城外,滿是風餐露宿、朝不保夕的災民。而皇城內,雖說當今天子龍體有恙,久不理朝政,或許下一刻就會天子駕崩,政權更替,惠陽城內卻依舊不受任何影響。大街上熙熙攘攘,熱鬧非凡,行人一個個綾羅綢緞,穿金戴銀,時常還有各種轎子穿街而過,處處皆是一副繁華的景象。窮奢極侈,更非一般的小縣城所能比擬。

  擠在人群裡,到處是聒噪聲,安雲月有些厭煩,尋了條人少

的路走。

  兩個衣冠楚楚的年輕公子,相互談論著,一直走在安雲月的後面。

  “你說皇上要是一駕崩,是太子繼位,還是七王爺最終奪權?”其中一位紫服公子說道。

  “你小聲點,這些話要是被別人聽了去,可是要掉腦袋的。”另一位青衣公主謹慎小心的說著,但他還是接著話講了下去。“這帝王之位自然是由太子繼位,七王爺雖然深得民心,可惜了,不是太子。”

  “那可不一定,你沒聽過嗎,所謂得民心者得天下,七王爺的聲望比太子高,惠陽城裡多少人都盼著七王爺能繼承大統。”

  “好了,別說這個了,反正誰當皇帝,也不是你我能操心的事。”那青衣公子說著,又像想到了什麼事,又說道,“聽說七王爺府中的素素姑娘病得很嚴重,已經危在旦夕,這不,連尋醫榜都貼出來了。

  “我可是聽說,素素姑娘是中了毒。”那紫服公子說道。

  “中毒?”青衣公子還是第一次聽說。

  “只是不知道那素素姑娘怎麼會中毒,你說,該不會是……”

  “這宮廷裡明爭暗鬥,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紫服公子沒把話說明,但兩人心裡都有數。

  “如果真有人要害素素姑娘,那一定是……”青衣公子也沒把話說透,他感歎的又道,“皇權面前,哪還有什麼兄弟情義,別說兄弟,就算是老子也下得了手!”

  “七王爺府的尋醫榜就貼在前面,走,去看看。”紫服公子說著,加快了腳步,走到了安雲月的前面。

  安雲月只是漠然的看著前面遠去的紫服公子和青衣公子,誰生誰死,誰做皇帝,都與她無關。安雲月要做的事只有一件,找到當日殺害她父親的兇手,要他們血債血償。不過,她還是朝著貼榜單的地方去了。

  尋醫榜貼在牆上,四周圍著一些人,安雲月靠近了些,她仰起臉,便看到尋醫榜上寫著:

  “素素姑娘染惡疾,求醫術高明者,或奇能異士,要是能醫治好素素姑娘,必將重賞。”落款:七王爺。落款下,還蓋了一個象徵皇家身份的紅色章印。

  圍觀的人還在議論紛紛,但安雲月卻推著輪椅往別處去了。每天死那麼多人,誰又救得了誰。

  “狐狸,你說是不是?”白狐狸一直躺在安雲月的腿上,她伸手順著白狐狸背上的白毛。

  路過一家酒樓的時候,安雲月停了下來,她手伸進袖子裡,還有些銀子。安雲月不也進酒樓,讓店小二打包了一斤牛肉,然後帶著白狐狸去了街邊的一棵大樹下歇息。

  安雲月也不餓,她將牛肉全部給了白狐狸。

  白狐狸嘴裡吃著牛肉,瞥見街上有只雞,它從安雲月的身上躥下,沖著那只雞直奔而去。

  就在這時,有急促的馬蹄聲傳來。

  “閃開。”一個騎在馬背上的男人,口中大聲的喊著。他也不顧馬過之處雞飛蛋打,照樣在街市上橫衝直撞。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