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榮華錦醫

卷二 第二十八章產生幻覺

書名:榮華錦醫 作者:蘇羽宣 本章字數:216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02


  安雲月伸出手,本來是想去摸她臉上的那道疤痕,卻是一手打掉了桌上的銅鏡。“哐”,銅鏡重重的掉落在了地上。

  她以為,她早已經什麼都無所謂了,更不會在意臉色的傷疤。可是,可是……想起松坪崖上,邵羽辰看向她時駭然的眼神,安雲月的心便撕裂般的疼痛。

  她趴在梳粧檯上,臉埋進兩手臂間,腦海中浮現的是過往的點點滴滴,怎麼也揮之不去。

  “安姑娘,你沒事吧?”聽到房內有東西掉落的聲音傳出,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在外面伺候的碧秋擔心的叫喚道。

  碧秋在外面喊了幾遍,房內也沒有動靜,正當碧秋猶豫要不要闖進去的時候,房門卻在這個時候打開了。

  “我沒事。”安雲月說道。人前的安雲月,已經恢復如初,她用冷漠偽裝起她所有的痛苦。

  碧秋往房間裡看去,一面銅鏡掉在了地上,剛才的聲響,應該就是鏡子落地的聲音了。碧秋再看向安雲月,安雲月的臉上有一道疤痕,雖然不是很恐怖,但也顯而易見。容貌,對女子來說,有時候比性命更重要。連鏡子都不敢照嗎?作為女子,心底該是何等的痛苦?對安雲月,碧秋有些憐惜。

  安雲月看出了碧秋眼中對她的憐憫,今時今日的她,只剩下別人的同情了嗎?她再次看向那面銅鏡,笑,但那笑容卻讓人覺得有些悲涼。

  “讓人將那盆曼陀羅搬過來。”安雲月吩咐碧秋。既然留了下來,她就得想辦法解素素的毒。而要解那毒,首先,還是得好好研究一下那盆曼陀羅花。也不知為何,一想到黑色曼陀羅,安雲月的心裡竟然生出了一絲興奮,毒,似乎已經不知不覺中融入到她的血脈裡去了。也只有接觸那些藥草的時候,她才不會感覺那麼孤單。

  “是。”碧秋應道。

  很快,下人便將原本放在素素姑娘房裡的曼陀羅花,用黑布罩著,搬來了安雲月所住的玲瓏苑的院子裡。

  安雲月走到曼陀羅花前,碧秋跟在安雲月旁邊。

  “安姑娘,這花,真有那麼毒?”曼陀羅花嗎?之前,碧秋也在素素姑娘房中見過那盆花,不過那時候,她並沒怎麼在意那盆花。若非安雲月那麼說,誰能想得到,此花竟是劇毒之物。

  安雲月沒有回答碧秋,而是在想著,素素姑娘應該是聞多了曼陀羅花的氣味,又或是吸食了曼陀羅花的花粉,所以才導致中毒。而王府裡面,只有素素姑娘一個人中毒了?尤其是傅青廷,經常出入素素的房間,或許他也中了毒,只是中毒比較輕,身體還沒出現症狀。

  “去找幾個大夫來,讓大夫給王府裡的所有人都診一下脈,看看還有沒有其他人中毒。”以防萬一,安雲月對碧秋說道。至於安雲月自己,她可沒那個功夫去給王府裡的所有人一一診脈。

  “我馬上就去。”碧秋說完,便走了。

  碧秋沒有直接去請大夫,而是先去

向傅青廷請示。

  “司越,速去請大夫。”傅青廷吩咐陳司越,去請大夫。之後,傅青廷再轉向碧秋,問道,“安姑娘已經安頓好了?”

  “安置在了玲瓏苑。”碧秋說道。

  “她……”傅青廷本來想問,安雲月在王府裡有沒有不習慣的地方,但欲言又止,他還是親自去看看吧。

  玲瓏苑那邊,碧秋離開後,玲瓏苑裡只有安雲月一個人。

  安雲月摘掉罩在黑色曼陀羅上的黑布,她數了下,枝杈上一共開著七朵黑色的花朵,夜空的那種黑,透著股神秘的美。安雲月看著其中一朵花,就那樣目不轉睛的看著,出神的看著,好像有什麼吸引著她。

  安雲月就那般一動不動的站著,一直看著那朵花。

  也不知過去了多久。

  安雲月覺得頭有些眩暈,然後,她便看到她父親出現在她面前,她父親離她有三步的距離,正用慈愛的目光看著她,還對她溫和的笑著。安雲月分不清她父親是幻是真,她口裡喊著,“爹……爹……”她好想她父親,她想要撲進她父親的懷裡。安雲月推動輪椅想去到她父親那裡,可她心裡越是急切,她父親則是不斷的往後退去。

  “爹……爹……”安雲月沖著她父親喊道。忽然,她覺得一陣心絞痛,心好痛,就好像有把刀子捅在她心口上,並不停的攪著她的血肉,好疼,疼得她差點從輪椅上滾下來。

  而這時,安雲月聽到耳邊有人喊她。

  “安姑娘,安姑娘……你沒事吧?”

  安雲月猛然驚醒過來,然後便看到,傅青廷正搖晃著她的肩膀。

  安雲月再往她父親剛剛所在的地方看去,那裡空空的,沒有她父親。

  她父親已經死了,永遠也見不到了。

  “安姑娘,你沒事吧?”傅青廷又一次問安雲月。

  安雲月深吸了口氣,將所有的悲傷都藏進了自己的心底,她臉上的哀傷快速消融,直至最後一絲痕跡也找不到,又換上了之前的冷漠。

  安雲月沒回答傅青廷,而是看向那盆曼陀羅花,肯定是在曼陀羅花前站太久,聞了太多花的香氣,一個不留神產生了幻覺。

  她離那盆曼陀羅花遠了些,調整好情緒後,這才看向傅青廷,而他仍用驚異的眼神看著她。多半是她剛才受花影響失態了,安雲月往後退去,與傅青廷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王爺來找我,什麼事?”安雲月正視著傅青廷,面無表情,仿佛剛才什麼也不曾發生過。

  傅青廷本來還想問問安雲月剛才是怎麼了,剛才的她,口中喊著她父親,面容是那樣的無助,那樣的悲傷,可以想像,她過去一定經歷過非常痛苦的事。但安雲月卻把話題轉開了,應該是不願向其他人提起過往的事。

  她既然不願說,他又何必去揭她的傷痛。

  “就是路過,便進來看看,也沒什麼特別的事。”傅青廷沒有說自己是特意來玲瓏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