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榮華錦醫

卷二 第三十章夜探王爺府

書名:榮華錦醫 作者:蘇羽宣 本章字數:216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02


  安雲月將桌上的藥草收拾好,她沒有離開藥房,而是卷起了自己左邊的褲腿。一道更深的傷口,由她的大腿劃到膝蓋,傷口已經癒合了,但是留下了醜陋的疤痕。安雲月拿起手裡的銀針,向著大腿上的一個穴道深深的紮進去,雖然還不能動,但能感覺到痛。

  只要能感覺到痛,她就有可能再站起來。

  她想她的腿好起來。

  只是……就算她的腿好了……也不可能再回到過去。

  安雲月打開藥房的門,推著輪椅出去了。

  晚風習習,夜空中一輪玄月,月明星稀。

  安雲月也沒有立即回玲瓏苑,她仰起頭,久久的望著那片夜空出著神。

  “誰?”

  聽到有人的聲音,然後是瓦礫的聲音,安雲月借著月光往不遠處的屋簷上看去,正見一個黑影在屋頂上飛馳,然後一躍下到了地面,光線很暗,她沒看清是誰。

  “肖鋒,有看清楚是誰?”遠處,傳來陳司越的聲音。

  陳司越追過去的時候,那人已經趁著夜色消失不見了。不知道誰那麼大膽,竟然敢夜闖七王府。難道,是太子的人?

  “好像,是邵羽辰。”陳肖鋒不是很確定的說道。

  邵羽辰?是他。安雲月沒想到,會聽到那個名字,她身子猛的顫抖了下。

  安雲月愣神時,陳肖鋒和陳司越已經向她這邊走來。

  走近了,陳肖鋒才看清是安雲月。陳肖鋒已經從他哥哥陳司越那聽說,是安雲月揭了尋醫榜,但他因為有事在身,所以一直沒有親自來見安雲月。

  “上次承蒙安姑娘搭救,救命之恩,肖鋒沒齒難忘。”陳肖鋒謝道。當時要非有安雲月,他早去閻王殿了,又豈能活到今天。雖然陳肖鋒覺得,安雲月這個人有些冷漠無情,也不是很好相處,但他還是由衷的感激安雲月救了他的命。

  “能活下來,全靠你自己。”看陳肖鋒神色很好,屍毒應該清乾淨了。救他,安雲月從沒想過要他報恩或感激,她言語有些冷淡的道。她說完,丟下陳肖鋒和陳司越兄弟倆,她先行離去了。

  陳肖鋒和陳司越兄弟二人,還留在原地,二人年齡相差三歲,但性格卻很相似。

  “這位安姑娘,還真是有些冷漠。”陳司越望著安雲月遠去的背影,不由得說道。

  救命之恩,是多大的恩情,她竟然完全不當一回事。就好像陳肖鋒能活下來,與她一點關係也沒有。

  她身有殘疾,性格冷漠,她知道很多別人不知道的事,而且,對各種毒草尤為熟悉,她究竟是什麼人?身上又背負著什麼?

  還真是個不太讓人看得透的女子!

  “是。”陳肖鋒也是這麼認為,“但,應該不是壞人。可能以前,經歷過一些不好的事吧。”

  安雲月回了玲瓏苑的房間,不過不見狐狸,不知跑哪裡去了,但在七王爺府裡,應該不會出什麼事。

  她沒什麼睡意,又從

房間出到了外面的院子。她又抬起頭,望向夜空,即使那夜空裡什麼也沒有,但她還是一味的望著,一動不動的望著。

  夜更黑了,風也更涼了。

  不知過去了多久,安雲月似乎聽到笛聲,曲調清揚舒緩,很好聽的曲子,聽著聽著,安雲月的心也慢慢寧靜了下來。整個人就好像泡在山澗的溫泉水裡,慢慢的放鬆,身心都變得舒適起來。

  安雲月尋著笛聲,抬頭望向遠處的屋頂,傅青廷坐在上面,此時的他,正面向著明月吹著笛子。淡淡的月光下,一襲一塵不染的白影,那真是,很美好的一個畫面。

  曲子最終吹完了,傅青廷收起笛子,正要起身之時,卻看到玲瓏苑的院子裡,安雲月正迎面看著他這邊。傅青廷嘴角淺淺的劃過一道弧度,是一個很溫暖的笑容,籠罩在月色裡,那樣的美好。然後,他身形敏捷的朝著安雲月那邊飛躍過來,也就眨眼的功夫,人已來到了她面前。

  “抱歉,本王的笛聲打擾到了姑娘。”傅青廷對安雲月態度,還是很恭謙。

  “曲子很好聽。”安雲月說道,那一刻的她,面容上似乎有了一些溫度。

  “本王知道,安姑娘過去一定經歷過什麼事,本王也知道,外人或許幫不上什麼忙。但是,如果安姑娘有一天想說了,本王願意聽。”傅青廷說道。將心中的痛苦傾訴出來,總比一個人獨自承受要好。

  “已經很晚了,王爺也早點歇息。”果然,安雲月還是不願向別人說她過去的事,她說完,便先回了自己的房間。

  另一處,將軍府。

  邵羽辰剛踏進府裡,便看到大堂裡等得有些不耐煩的宋澤旭。

  “邵將軍回來一個月了,也不去太子府請安,不知都在忙些什麼?”宋澤旭臉上露著冷笑。

  “我忙什麼,不需要告訴你。而你,還是先顧顧自己吧。相州大旱賑災銀兩不翼而飛。刺史大人皇甫亮,都尉大人周萬里,還有李大仁,秦大人,這幾起滅門血案,我看哪一件都和你脫不了干係。有那空閒來我府上,不如好好想想怎麼去善後。”邵羽辰的態度亦是不善,包括松坪崖的那筆帳在內,他遲早都要和宋澤旭算個清楚。

  而邵羽辰所說的那幾件事,尤其是相州大旱賑災銀兩遺失一案,傅青廷一直在追查,憑傅青廷的能力,水落石出是早晚的事。

  只是,邵羽辰卻不知還有蘭山村的喪屍焚村慘案。蘭山村的喪屍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是否在背後,正醞釀著一個更大的陰謀?如果邵羽辰知道後面的事,此時的他,就不會和宋澤旭多費唇舌,而是直接讓宋澤旭血濺當場了。

  可惜沒有如果,也是因此,世間才會牽扯出那麼多的愛恨情仇。情也罷,怨也罷,那都是躲不過的劫。

  “要不是你對太子還有點利用價值,你以為,還能好好的站在這裡說話。”宋澤旭被邵羽辰搓到軟肋,眼神變得犀利,更為的兇狠。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