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俏醫娘子擒夫記

第一卷:半醉半醒半浮生 第十四章:紫蘇由來

書名:俏醫娘子擒夫記 作者:碧海朝生 本章字數:231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28


  紫蘇將手中的蜜餞塞進了他嘴巴裡,嘴裡彌漫出來的甜味讓他怔住。

  “這是從大青城中鋪裡買來的,是不是比青竹自製的要甜些?”

  她音色依舊冰冷如外面寒涼的春夜,抬手輕輕擦拭掉了唇邊的藥漬,動作卻是輕柔的。

  白錦抿緊了唇,慌忙低下頭:“您出去吧。”

  紫蘇沒有再說什麼,拿著空碗轉身走出了房間。

  聽見關門的聲音,他瘦小的身子縮成一團,將臉埋在臂彎中。嘴巴裡泛出甜滋滋的味道,淚卻流得更加洶湧。

  “我要出去幾天,你們多看著他一點。”紫蘇出來,對守在外面的兩姐弟說道。

  他的傷要儘快治好,但是今天從慕容雪那裡帶來的草藥裡,還缺了一味藥。

  她以前聽人說過,大青山上可能會有,她要去碰碰運氣。紫蘇交代完之後轉身便離開了,兩姐弟都沒來得及問她要去哪裡。

  迎面走來的馬大娘正好看見紫蘇從酒坊裡出來,見到她居然頭都不抬一下,心中不禁有點火氣。

  馬大娘腳步一轉,走進了酒坊裡。

  聽見外面有人喊,李青華連忙走了出來,看清是馬大娘時,臉上的笑容微斂了幾分。

  “馬大娘,是要打酒嗎?”

  馬大娘搖了搖頭,朝酒坊裡看去:“對了,前幾天你們帶回來那人,現在怎麼樣了?”

  怕是早已經死了吧?他傷得那麼重,紫蘇一個瘋癲酒鬼怎麼可能有辦法救他。

  看見馬大娘臉上的神情,李青華的微笑徹底收斂了下來,卻還是客氣地回道。

  “現在人已經醒了,恢復得很好。”

  馬大娘嘴角挑起的弧度一僵,瞪大了眼睛,聲音因為不相信而拔高了好幾度。

  “醒過來了?!怎麼可能?他傷得那麼重!”

  要不是看在是鄉里鄉親的份上,李青華真想嗆她一句,自己醫術不好沒本事,還質疑別人的能力嗎?

  李青華沒有說話,馬大娘就認定她是撒謊了,轉身就朝後院走去。

  “我去看看,那瘋癲酒鬼難不成還真把人給救活了?我不信!”

  見她居然真要去查看,李青華立時就憤怒了,連忙沖過去拉住她,聲音也冷了幾分。

  “馬大娘,他現在需要靜養。您若沒有什麼事情,就先請回吧,酒坊要打烊了。”

  她邊說邊將馬大娘拉到門口,隨後毫不客氣地關上了門。聽見她在外面憤怒的叫駡聲,李青華心裡火氣更大,沒想到馬大娘居然是這種人!

  馬大娘被李青華毫不客氣地趕出了酒坊,心裡咽不下這口氣,就對紫蘇更加有意見了。

  快馬趕了半天的路,下午的時候就到了大青山腳下。可這大青山這麼大,上哪兒去找草藥,還是個問題。

  正自犯愁中,忽見一中年女子背著竹簍正從山道上下來,她的竹簍裡裝著的都是草藥。

  “請問,你可知道這山上,在哪裡能夠采到荏?”

  中年女子停下腳步,上下打量了她幾眼,才道:“是知道,只不過不好采啊。你一個瘦弱女子,獨自去那裡怕是會有危險。”

  荏都是生長在懸崖峭壁裡,她自

然知道危險:“還煩請指一下路。”

  中年女子見她孤身一人,便道:“我家就在前面不遠處,你帶著馬上去多有不便,要不先隨我回家一趟,我再帶你上去。”

  紫蘇正愁馬兒沒處可放,聽見中年女子這麼說,便欣然同意了。

  “不知姑娘如何稱呼?”走在山路上,中年女子跟她搭話道。

  紫蘇嘴角微抿,眸中卻浮現出幾分朦朧的笑意。

  “我就叫紫蘇。”

  中年女子聽了,奇異地道聲巧了:“想必姑娘家中是行醫的吧?所以你母親才給你起了這名字?”

  草藥荏也叫紫蘇,許是在這地方藥材不好找的原因,在城中很多家藥鋪都沒有。

  紫蘇的腳步有些慢了下來:“這名字是我師父給我取的……”

  她小時候身世淒苦,從出生之時雙眼就是盲的,更不知父母是誰,是乾娘將她撿了回來。

  後來有一年突發大水,乾娘被洪水卷走,她也險些死掉。被師父發現的時候,她已經不省人事了。

  從漫長的昏迷之中醒來的那一刻,縱使現在已經過去十多年,卻還記憶猶新。

  “你醒了?”

  黑漆漆的世界還是一如既往地什麼都看不見,但咆哮在耳邊的可怕洪水聲、人們絕望的哭喊聲已經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從沒有聽到過的,溫潤柔和的聲音。清潤醇厚,又透著幾分空靈,聽來恍如美妙的梵音。

  那是和陽光一樣的聲音,她從來沒有見過陽光,但乾娘說陽光是最美好最溫暖的東西。

  輕飄飄地墜落到她的耳邊,輕而易舉便抹去了心頭所有的恐懼和絕望。

  她下意識伸出手朝聲音響起的方向抓去,雙眼睜得大大地看向那邊——即使她什麼也看不見。

  “你……你是誰?”

  手被一雙同樣溫暖的寬大手掌給輕輕握住,那如陽光一般溫柔好聽的聲音又輕輕響起。

  “我是救了你的人,可有感覺到哪裡不適?”

  她顫抖著身子搖了搖頭,感覺到有指尖壓向了她的手腕。

  “脈象沒有什麼異常,你先好好休息吧。”

  意識到手要被放開,她慌忙緊緊握住,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竟撐起了身子要留住那聲音。

  一雙手及時的扶住了她險些栽倒床下的身子,她緊抓著手中的衣袖,眼淚已不受自己控制。

  還有心底裡翻湧著的恐懼:“我害怕……”

  上頭寂靜了幾秒:“那好,我不走。”

  她的手仍舊在抖,但因為恐懼而顫抖著的心卻已經漸漸安定了下來。

  或許因為那溫柔的低語,或許因為鼻息間聞道的清幽梨花香味。

  “你叫什麼名字?”他輕輕地扶著自己躺回床上,細心地蓋好了被子。

  她搖了搖頭,一隻手仍然緊揪著手中柔滑的布料不放,生怕放開了手,她又是孤身一人。

  “乾娘是將我從蘇河裡撿回來的,我沒有名字,她一直都叫我小蘇。”

  說到乾娘,她鼻子又泛起酸澀了,眼淚再一次不受控制。

  從今往後,這個世界上就只剩下她一人了,完完全全孤零零的黑暗。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