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俏醫娘子擒夫記

第一卷:半醉半醒半浮生 第二十四章:病來山倒

書名:俏醫娘子擒夫記 作者:碧海朝生 本章字數:234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28


  梨花樹?

  他將荷包小心地放在枕下,夜裡入睡之後,恍惚在夢裡聽見了悠揚的曲聲。

  曲子十分動聽,明明是很歡快的符音,可不知道為什麼由吹曲之人組合起來,卻流淌著一股微涼的沉重悲傷。

  他在這曲音中做了個夢。

  夢見紛紛揚揚的梨花漫天飛舞,夢裡只看見樹下人發若流泉,衣如蝴蝶。他怔怔站在不遠處聆聽著那人吹曲,心中很想過去看清那人模樣,可卻又有莫名的膽怯。

  白茫茫的光暈之中,那人忽然停了下來,轉過身對著他淡淡而笑,在跟他說話。

  “……”

  他聽不見。

  梨花樹沙沙輕響,花瓣如雨飄落,那抹雪色纖影模糊遠去。

  “等一下……”

  白錦猛地睜開眼睛,夢裡柔軟朦朧的白光不見了,唯有寂靜黑暗。

  他呆呆躺在黑暗裡,聽著寒涼春風將窗外樹丫吹得吱呀輕響,心被一種濕涼的淺淡悲傷和失落包裹著。

  伸手到枕下摸出荷包,他珍重而小心地摩擦著破舊的布料,才感覺有了幾分安穩。

  好像是他空白一片的人生裡僅剩的唯一寄託,他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就如不知道這荷包于他而言代表著什麼一樣。

  窗外樹葉沙沙輕響,春日夜晚一片靜落。

  白錦雙手握著破舊的荷包,漸漸進入夢鄉。

  一陣夜風吹來,他忽然驚怔地睜開了眼。

  經過藥浴,再加上紫蘇開的藥方,白錦的內傷痊癒很快,不出六七天他就能夠下床走動了。

  當然他內傷能夠如此迅速癒合,全仰仗了之前紫蘇到死亡之穀裡捕來的那些劇毒之蛇。

  毒蛇膽是療傷聖品,更何況紫蘇每日都要白錦直接生吞下三四顆,自然就痊癒很快。

  可是毒蛇的消耗也很快,這天她又進入死亡之穀捕蛇,回來卻暈倒在了路邊。

  “青華,紫蘇暈倒在了山下,你們快點去看看啊!”李家姐弟正在店裡忙活,鄰居忽然跑到店裡來喊道。

  若不是有最近傳出來紫蘇真的會醫術,把李家姐弟帶回家的那個病人救活過來的話,恐怕村民們看見紫蘇暈倒在路邊都沒幾個人理會。

  姐弟二人聽後大驚,也顧不上手裡活計了,連忙跟著鄰居跑了出去。

  他們來到山腳下的時候,已經有了不少村民圍在那裡。這時節山上竹筍多,很多人在忙完了自家農事之後都會上山挖竹筍,山腳下這條路是上山的必經之地。

  “讓一下!”

  兩人擠到人群面前,果真見紫蘇躺在路邊不省人事,慌忙上前將她扶起來,卻發現她渾身滾燙,蒼白的臉頰上透著極其不正常的紅暈。

  紫蘇醒來之時,天色已晚,睜開眼看見李青竹正守在床邊。

  看到紫蘇醒過來,李青竹驚喜道:“蘇姐姐,你終於醒了。”

  捂著頭痛欲裂的腦袋正要從床上爬起來,李青竹立刻就攔住了她,滿臉的不悅。

  “好好躺著!明明知道身上傷勢不輕,還不好好照顧自己,你怎麼發了燒也不告訴我們啊?還一個人去山上采藥!我之前都跟你說過了,下次去采藥一定要告訴我們,還好是村民

看見了昏迷在路邊的你才趕回來通知我們,要不然……”

  李青竹的話簡直連珠炮一般滔滔不絕,聽得紫蘇沉重的腦袋更加疼,連忙打斷了他的話道。

  “咳咳……青竹,我有點渴,去給我倒點水行嗎?”

  目送著李青竹去倒了水,紫蘇才舒了口氣。但是一口氣還沒有舒完,她又頭痛地揉了揉突突發漲的太陽穴。

  因為李青竹的話又在外面滔滔不絕地響起來了:“蘇姐姐,都說了你多少次了,隔夜的茶不要再留著……還要你的廚房都被你搞成什麼樣了?都成了藥房了……”

  看著李青竹一邊數落一遍將溫水端到自己面前,躺在床上的紫蘇嘶啞的聲音帶著無奈的笑意。

  “那廚房我基本都不用過,把它當成藥廬又有什麼打緊?”

  確實是的,紫蘇這裡恐怕是村中最沒有煙火氣息的家了。她一人獨居,平日裡就只管喝酒,肚子餓了隨便在外面解決了,有時候喝醉了都顧不上吃飯,所以她家的廚房基本上什麼都沒有。

  最近為了給白錦療傷解毒,才開始頻繁在廚房裡熬藥煉藥,現在儼然已經成了藥廬。

  “你這幾天要躺在床上好好休息,千萬不能再勞累了。”李青竹一臉擔憂地坐下來,“蘇姐姐你的傷還沒有好,而且剛才姐姐給你換藥的時候發現傷口都開始發炎了,你別總光顧著給白錦治療好不好?不要忘記了你自己也是一個病人!”

  紫蘇把碗交給他,之前是為了扶住白錦而被水給灑到了傷口,而她對自己身上的傷又不甚上心。加之無論李家姐弟怎麼說她都不肯戒酒幾天,所以今天才會在采藥回來發燒支持不住暈了過去。

  “青竹,小孩子不要總是那麼嘮叨,小心以後嫁不出去。”

  李青竹接過碗,聞言抿唇瞪了紫蘇一眼:“哼!誰是小孩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去年就已經及笄了。”

  男子十五歲及笄之後,便可婚配嫁人了。紫蘇雖然來這裡有了兩年時間,不過日子都是渾渾噩噩地過,不知今夕何夕。

  現在聽他這麼一說,她才恍然發現自己孤身一人在這寒涼世間遊蕩已經有了五六年光景。

  不知道師父現在怎麼樣了?可有想起過她?呵……應該不會吧,他是那麼厭惡她。

  可是他知不知道,她想他想得每日心尖都在生疼。

  “蘇姐姐?”半天都沒聽見紫蘇接話,李青竹不由喊了她一聲。“想什麼那麼入神啊?”

  紫蘇迅速回過神來,斂去眸底最後一絲沉鬱,臉上又恢復了平日的神色。

  “我倒忘記你今年已經十六了,那就更加不能太嘮叨,不然沒人敢上門提親可怎麼辦?。”

  “我才不要嫁給那些人,我早已跟姐姐說過了,要嫁給誰由我自己挑選。而且待爹娘三年喪期過去,要先成親的也應該是我姐姐,長幼有序不是嗎?”

  紫蘇聽罷微微一笑,一邊從床上起身來一邊隨口問道:“自己挑選妻主麼?這倒是個很好的主意,那麼青竹想要嫁個什麼樣的妻主?”

  見紫蘇居然不聽他告誡從床上起來,正要不悅地想要攔住她,但是聽到她這一句問話之時,卻忽然紅了臉。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