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俏醫娘子擒夫記

第一卷:半醉半醒半浮生 第二十八章:野外大戰

書名:俏醫娘子擒夫記 作者:碧海朝生 本章字數:246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28


  “瞧你那風騷樣,明明舒服得很不是嗎……老娘今天就讓你爽死!”緊接著一道女子充滿情色的喊聲響起,同時前面的花叢猛地抖動了起來。

  他們這才看見胭脂蘭叢中翻滾著兩道赤條條的身影,壓倒了一大片嬌豔花簇,赤-裸的身體與火紅花兒相互映襯,給看見的人帶來了強烈的視覺衝擊。

  白錦反應過來花叢裡兩人在幹什麼之後,慌張地後退了兩步,趕忙用手緊緊捂住了眼睛。

  花叢裡的兩人正值乾柴烈火,根本沒有發現有人過來了,而且兩人的呻吟聲越加大了起來,白錦雖然捂住了眼睛,可卻堵不住鑽入耳中的響動。

  想到紫蘇也站在一旁,白錦更加尷尬,臉色紅得幾近與胭脂蘭媲美。

  反觀紫蘇面色如常,她淡淡地看著花叢裡大戰的兩人,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弧度。

  就在這時,花叢中的男人不經意抬頭看見了站在邊上的紫蘇他們,登時嚇得驚叫了一聲,慌忙拉起衣服遮擋住自己一絲不掛的身子。

  沉浸情欲裡的女人這才發現有人,臉上也一片驚慌,待看清是紫蘇之後,臉上的慌亂立刻變成了憤怒。

  “臭酒鬼!你在這裡幹什麼?識相的趕緊給老娘滾開!”

  這女人正是前段時間來到李家鬧事的馬慶蓮,臉頰上刻著道狹長的疤痕,使得本來就不怎麼樣的五官更加難看了。

  而與她偷情的男人紫蘇也不算陌生,他是村長女兒的夫郎薑氏。

  村中長得最標緻的除了李青竹之外,那就是薑氏了,據說當初村長已經給她女兒姜流定了娃娃親,可薑流後來卻對現在的夫郎一見鍾情.平素孝順事事都聽母親的姜流這一次說什麼也要娶他,村長最後拗不過只好同意了這門婚事。

  但沒想到這薑氏居然跟馬慶蓮有了一腿,今天在荒野做那風流事還被紫蘇他們給撞見了。

  白錦再次聽到馬慶蓮的怒吼才認出來這人是之前來鬧事的女人,生怕她此刻惱羞成怒再像上次一樣對人動手,便滿臉的戒備。

  看到白錦的時候,馬慶蓮又想到了上次那險些要了自己命的柴刀,以至於現在臉上都留下了一道醜陋的疤。加上這次還被他們撞見了這種事,她心中對他們倆越加惱恨。

  “還有你這個醜八怪!看什麼看!”

  “醜八怪”三個字戳到了白錦痛處,他臉色頓時一白。

  紫蘇目光一冷:“你給我閉嘴。”

  白錦的反應看得馬慶蓮心中大快,嘴上越罵越狠:“本來就是個醜八怪,當初老娘險些就被這醜八怪給忽悠了,上次這醜八怪還發了瘋差點把老娘害死!我警告你們,你們要是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我就讓你們在李家村待不下去!”

  她站在花叢裡叫囂著,兇狠的神情讓臉頰邊的刀疤看起來更加醜陋猙獰。而躲在馬慶蓮身後的薑氏見是紫蘇,臉上的慌張便少了幾分。紫蘇在村裡沒有什麼人緣,被他們兩人撞見他們這事,就算說出去了也沒幾個人相信。

  “該擔心待不下去的是你們,光天化日做出這種事,倒還有理來威脅我們?”

  紫蘇音色冰冷,聽得薑氏心間一顫,面色有些隱隱發白。在鳳棲王朝,不守夫道的男人要麼會被極刑處死,要麼就永遠貶為奴隸,無論哪個下場都是極其淒慘的。

  不過他害怕也只是一瞬

間而已,家中妻主一向對薑氏很好,甚至到了言聽計從的地步,於是他行事也有些無忌。見到馬慶蓮有點慌張,便哼了聲。

  “怕她一個酒鬼做什麼,村裡人基本都不信她的話。就算她敢說出去,也沒人相信。”

  姜氏的話讓馬慶蓮稍稍安心了幾分:“要是村中有人知道了今天的事情的話,那便是你們兩個人洩露出去的,到時候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待你有命活到那一天再說吧。”紫蘇淡淡看了他們一眼,帶著白錦轉身離開。

  “你……”不知道為什麼紫蘇的話突然讓馬慶蓮心中升起了一股不詳的預感。

  白錦忍不住道:“紫蘇姑娘……我沒事的,剛才那人的話您不要放在心上。”

  紫蘇腳步微頓,轉眸凝視他臉頰邊猙獰的疤:“是我疏忽了,下次給你準備一個面具。”

  白錦眼睫一顫,無聲別過了臉,她只看見他嘴角輕顫,語氣是儘量體現的輕鬆。

  “剛才那人的話也沒有什麼……”畢竟馬慶蓮說的是事實,自己本來就是個醜八怪,只是李家姐弟和紫蘇一直不在意,他也就讓自己努力忽略掉而已。只要不去看鏡子,他就能夠一直讓自己麻木不去想著臉上的可怕疤痕。“您不要因為她的話而較真。”

  “為什麼不較真?上次的賬還沒有跟她算。”接收到白錦擔憂的目光,紫蘇淡淡一笑,“不過你放心吧,用不著我對她做什麼,她也沒有多少好日子過了。”

  聯想到剛才那個男人驚慌失措的哀求,明白了事情始末的白錦臉又紅了起來。————

  大青城,沐府。

  一身素白孝衣的沐芷蓮臉色憔悴,腳步沉重地往後山佛堂行去。

  後山腳下,一木屋靜靜立在夜幕裡,昏黃燈光暗淡地映在窗上,屋裡極有規律地傳來敲擊木魚的聲響。

  沐芷蓮來到緊閉的門前俯身跪下,眼淚在黑暗裡簌簌而落:“母親……舅舅他……去了……”

  屋中的木魚聲頓住,半響都沒有任何聲息傳出來,唯有門外沐芷蓮壓制不住的低泣聲越發清晰。

  “你舅舅他……”微啞的聲音好半響才傳出,“可有留下什麼話?”

  “他囑咐我好好照顧表弟……”沐芷蓮的臉色在黑暗裡蒼白如紙,“娘,我打算三日後便與表弟將舅舅的棺木運送回鄉安葬。”

  “好……辛苦你了孩子。”微啞的聲音被嗚咽夜風染上幾分滄桑,很快屋裡又傳來了一下下的木魚聲。

  “女兒不在的這些日子裡,娘親要保重身體。”沐芷蓮磕了三個響頭後,起身離開。

  腳步聲漸漸遠去,屋中人敲擊木魚的動作停了下來。

  屋內一燈如豆。

  跪坐在蒲團上的中年女人睜開眼睛望著面前的佛像,漆黑的眼眸被水霧暈染得冷鬱空洞。

  一陣嗚咽夜風刮來,燈盞上微弱的火光顫抖了幾下後猛地滅掉了。

  “叮呤……”風攜著若隱若現的鈴鐺聲傳來。

  身後的屋門不知何時悄無聲息打開了,月光從外面灑照進來,將門外鬼魅般的人影投射到了面前的佛像裡。

  “還少一個呢……”幽幽鈴鐺聲中,響起道飄渺的嗓音,那聲音尾音上揚,詭異而刺耳。

  聽到那聲音的刹那,中年女人的神情仿若一瞬間墮入了無間地獄,念珠脫手而落散了一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