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透視神醫

正文 第九章女人心海底針

書名:透視神醫 作者:文如日月 本章字數:251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37


  “你到底想怎麼樣?我不需要你送,謝謝,你請回吧。”風清靈的態度十分的堅決。

  聽到她的話,陳天放劍眉緊皺,再度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人。當下的反應跟在家裡的時候,可是截然相反。看著眼前的你女人,萌噠噠卻又冷若冰霜,他有些無奈,也有些生氣。

  “都說女人心海底針,這女人不會是真的有病吧?”陳天放暗自對自己說道。風清靈的表現的如同雙重人格一般。

  在自己爺爺和父母面前,那是爺爺長,阿姨短的喊著。感情真跟兒媳婦上門一般,把長輩們哄的是很開心。可是一出門,對陳天放的態度,立刻就急轉直下。

  “我可以不送你回去,但是是如果你出了意外,那我怎麼給雙方家人交代。現在社會上,失聯的新聞可是不少。尤其是像你這樣的美女。”陳天放可是謹記,唯小人和女子難養也的話。對於風清靈的態度,他並沒有過多的放在心上。

  “你是在嚇唬我嗎?我沒那麼走揹運。剛才在家裡,是配合你做做樣子,你別把事情想的太好了。我們只是合約情侶,註定沒有可能。你要送就送吧,反正我也攔不住你。”薄冷如刀,沒有絲毫感情。風清靈說完,直接轉身就走。

  “你,這女人。”陳天放可是有點不耐煩了,不過他還是跟上了腳步。

  沒有感情的婚姻,陳天放根本不可能會接受。之所以勉強答應下來,完全是因為自己爺爺的緣故。否則的話,他也不會直接找風清靈,簽下那兩年合約的。

  “真不知道,當初爺爺是怎麼想的。好不好的給我弄了個包辦婚姻,雖然風家在蓉城的勢力還可以。但是沒必要因為救過風行烈,就把自己的孫子給搭上啊?”如果不是為了孝道,陳天放早就撂挑子不幹了。

  這一紙婚約,是當“藥尊”陳軒與風家的老爺子風行烈定下的。主要是當初風家在最危急的時候,陳軒出手相救化解了對方的危難,才有了今天這個婚約。想到這裡,陳天放可是有些無語。

  “為什麼不是欣然呢?或者是葉舞也行。還要想著如何做戲,好煩啊。”無病呻吟的訴求,可是沒人會聽的。

  陳天放之所以會想到唐欣然和葉舞,只要是因為他們相互之間,有培養感情的可能。而且感情培養出來,那就是愛。“岐黃門”的宗旨,可是要愛自己所愛的女人。然而這風清靈,可是太拒人千里之外了。

  眼看就要把人送到家,陳天放覺得有必要把事情說清楚。想到這裡,他心下猛的一橫。

  “喂,我有話要對你說,我覺得你對我很有偏見。如果不喜歡,那就沒必要裝出來,何必要為難自己?”陳天放的話一出口,風清靈果然停下了腳步。

  “長輩們定下的婚約,在我眼裡根本是可有可無,否則也不會跟你私下簽訂合約的。既然你不喜歡,我也不會勉強你。日後的事情,你大可自便。”反正就是要把心中怨氣說完,陳天放並非眼高於頂的人,但是要他去跪舔一個女人,那根本不可能。

  要知道是風家欠陳家的,沒有感情基礎的愛情,陳天放可不在乎。他也不會去貪圖風家的財產,憑他的本事,想賺錢還不容易。

  “你,你……”風清靈並沒有喊住陳天放,只是冷萌的俏臉上,多出些不知所措。

  看著遠去的背影,煙眉之下的美眸中,閃過一抹解脫,也閃過一抹難掩的

傷心。

  “再怎麼樣,兩年之內,我會把戲演完的。到那時,我才是真正的解脫。”自言自語的同時,風清靈臉上的冰霜,終於融化了。

  風清靈笑了笑後,旋即推開了自己的家門。然而這時的陳天放,正一路小跑的向家趕著呢。剛才他說的話,雖然是因為不滿,特地發洩一下。但這也是他內心的想法,畢竟要愛自己所愛的女人,不愛為什麼要裝?

  況且陳天放認為自己的女人緣還可以,肯定能找到真愛的。當他準備繞近路回家的時候,突然腦後生風。

  “啪……”身為練家子,明顯感覺到有人偷襲。陳天放一個俯身後踹,直接把人給踢飛。

  “大勇你小子沒死吧?快點起來,這小子還真有兩下子,但是兄弟們咱們人多,一起上。”為首的一個年輕人,掃了一眼被踹到在地的人後,立刻叫囂了起來。

  “你們是誰?我有得罪過你們嗎?為什麼要偷襲我?”陳天放劍眉挑了挑,淡淡的說了一句。

  “甭給他廢話,兄弟們一起上。”為首的年輕人,一臉橫肉。不過看那手臂上的肌肉,明顯是練過幾天的。

  不過想憑藉這三五小貓,就想對付陳天放?實在是太天真了點,只見盞茶的功夫,地上又多了四條‘屍’。然而呻吟聲,也是此起彼伏。

  “成哥,哎呦。我的腿,我的腿不能動了。”

  “我的右手廢了,後天我還要打比賽呢。嗚嗚……”

  竟然哭了起來,這哭聲傳來,陳天放劍眉微皺,實在是無語了。剛才只是用金針封了對方的穴道,如果他用上了暗勁的話,估計這幾個小子才真是完蛋了呢。

  “大男人哭什麼哭,不想殘廢就都給我閉嘴。你們誰能告訴我,是誰讓你們來的?為什麼要偷襲我?看你們的打扮,應該是大學生吧?”也只有學生,才喜歡玩偷襲打悶棍,陳天放可是一眼看穿對方的身份。

  “老,老大。我們是蓉大的學生,求你饒了我們,我們再也不敢了。是,是王少給我們大哥打電話,說要揍一個人,我們就來了。要知道是您,打死我們也不敢惹你啊。”被陳天放簡單的嚇唬,這群大學生立刻就招了。

  “王少,那個王少?是不是開著個寶馬轎跑?”陳天放下意識的問了一句,沒想到這群小子立刻點頭如搗蒜。

  “是,是,就是他,就是他。老大,我們也是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今天碰到了您老,是我們瞎了眼,求您放過我們。你要找麻煩,就去找王少好了,是他跟您有仇,說您搶他的女朋友。”滿臉橫肉的年輕人,生怕陳天放生氣,趕忙把底都個抖了出來。

  “以後少惹我,另外回去告訴你們老大,少管閒事。我可不管什麼王少,土少的。惹了我,就別怪我不客氣。給我滾”陳天放在幾個人身上拍了拍,旋即厲聲了說了一句。

  “是,是。您老大的話,我們一定會轉達的。我們這就滾,這就滾。”感覺到身體恢復直接,幾個小嘍囉,趕忙相互攙扶著連滾帶爬的離開了。

  “哼。”冷哼一聲,陳天放雙眸閃過些許精光。

  如果不是有人偷襲,他可能還真的要放棄和風清靈的婚約。但是被二世祖這樣挑釁,陳天放可是不爽了。

  “姓王的小子,咱們走著瞧。我的女人,輪不著你來染指。”

  狠狠的自語了一句後,陳天放的嘴角露出一抹異樣的弧度……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