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透視神醫

正文 第十四章針灸

書名:透視神醫 作者:文如日月 本章字數:305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37


  “我說舞姐,你就不怕是引狼入室嗎?”陳天放怎麼也沒想到,這一路蹬著自行車,竟然直接來到了蓉城市的一處高檔社區。

  看著眼前的一座三層獨棟小別墅,他故意調笑著對葉舞說了起來。

  “你是我弟弟,這怎麼叫引狼入室呢。再說我看你也是色心沒色膽。了剛才你不是說任憑我處罰嗎?怎麼不敢進去?還是怕姐姐吃了你啊?”葉舞美眸瞥了陳天放一眼,隨著接觸的增多,她們之間的關係,也似乎越來越近了一些。

  隨意開起玩笑,顯得是很自在。

  “呃……”葉舞突然的豪放,可是讓陳天放有些語塞。

  不過見到美女禦姐如此說,他也旋即笑著點了點頭。

  “跟我一起來吧……”葉舞笑了笑,把陳天放領進了房間裡。

  走進客廳裡,屋內的裝飾的確很有女人的格調,跟葉舞身上的高冷氣質很像。陳天放雙目中只是露出讚歎的眼神後,便再度回歸正常。

  “洋洋今天被阿姨帶出去了,不然你以為我會帶你來。我的家裡來的男人,除了我爸外,你可是第一個……”如果不是因為家裡沒外人,葉舞也不會把陳天放帶回家裡來的。

  第一次帶陌生的男人回家,竟然讓她的內心多出異樣的感覺。葉舞當然知道自己對男人的殺傷力有多大。然而陳天放的反應,卻是讓她徒增無數好感。

  畢竟當下很少有人能夠不被金錢與女人所迷惑,尤其是現在男女獨處.

  “好了,在家裡看病應該方便了吧,你說怎麼看比較合適?”葉舞很自然的問了起來。

  聽到葉舞的話,陳天放劍眉猛然一挑後,臉上旋即露出尷尬的微笑。

  “這,這。還真是不好說……”之所以不好說,主要是因為陳天放透視眼看出的,是葉舞身為女人的生理上的病症,也就是所謂的婦科宮寒病。

  “你是我弟弟,幹嘛吞吞吐吐的,有什麼不好說的?你可不會真是起了色心?”看到陳天放的模樣,葉舞美眸上挑,沒好氣的說了他一句。

  “既然你這樣問,那我就直說好了。身為醫生,肯定要把病情說清楚。因為你是女人,每個月總有幾天不舒服,而且已經持續最少三年以上,這是虛寒所致。所以,那個你明白?”陳天放一臉正色的說道,通過透視眼很葉舞的脈象上看,眼前的美女已經被寒氣所侵,如果不趕緊治療的話,恐怕以後想要孩子都難。

  “你真知道?”葉舞頗為驚訝,畢竟這是女人的隱私。

  更何況陳天放所說身體不適,正是三年前才開始的。

  “那個舞姐,現在我必須用針灸,把宮寒給你逼出來才可以,否則的話,你以後可能無法生育。”

  陳天放並非誇大其詞,但是葉舞難免不會多想。冷豔的俏臉上,可是面色數變。然而在看到對方不含絲毫雜質的雙眸時,她的銀牙一咬,使勁點了點頭。

  “我,我信你一次。”葉舞自己都不清楚,為何會相信陳天放。一向守身如玉的她,答應的時候整個嬌軀都有些打顫。

  “舞姐,謝謝你的信任。你放心,我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人,另外醫生面前不分男女,這一刻你就是我的病人。當然為了避免尷尬,我會蒙上自己的眼睛。”說著陳天放用自己的圍巾,蒙住了雙目。

  “脫掉外衣,把後背露出來吧。”陳天放故作鎮靜的說著,如今男女獨處,女人竟然寬衣。雖然看不到,但是那誘人的畫面,總是能夠聯想到的。

  葉舞的症狀積鬱了多年,想要一次性治癒根本不可能。況且男女有別,為了避免誤會,陳天放特地選擇不太敏感的穴位進行針灸。

  “嗯。”女人的心不停的亂撞,連說話的語氣都有些顫抖。

  雖然陳天放主動蒙上雙眼,但是羞紅的仍舊掛滿了葉舞的臉。當凝脂白玉般的玉背暴露在空氣中的時候,她趴在沙發上的嬌軀都緊繃了起來,因為必須要露出全部的後背,她還解開了自己的內衣扣。

  高聳的宏偉掙脫束縛的那一刻,呼之欲出的香味瞬間綻放。葉舞整個人趴在沙發裡,後背僵直的她,心理也多出了緊張和刺激。

可能是有些期待,女人的嬌軀,竟然有些輕微的發顫。。

  “命門,腎俞,腰俞,會陽,三焦……”

  為了保證針灸不出意外,陳天放大手輕撫了葉舞的玉背,在確定穴位之後,立刻施起針來。只不過手法,顯的溫柔了許多。

  “舞姐,放輕鬆。不然的話,治療的效果會不好的。”陳天放同樣緊張。雖然蒙著雙眼,但是處子體香傳來,還有那如綢緞般入手絲滑的凝脂,讓他可是有些想入非非。

  正所謂亂花漸欲迷人眼,然而對於陳天放來說。葉舞這朵尚未熟透的玫瑰花,可是太過誘人。

  可能是因為剛才的話起了作用,隨著女人的後背不在僵硬。陳天放倒吸了一口氣,抱元守一的同時,金針旋即刺入。施針,微璿,或深或淺。每一根金針的刺入,葉舞小腹就會多出一分暖意,不覺中嬌俏的臉上,竟然浮上一抹潮紅。

  “呼,比我做台手術還累。這女人太誘惑了點。”陳天放心裡可是暗自尖叫。

  葉舞是他第一次親密接觸的異性,身為熱血青年,難免會有些春心意動的。更何況第一次約會時,透視眼可是看到女人頗有品味的內衣的,還有那更多的誘惑。

  “舞姐,我要開始收針了。”抱元守一足足做了一個小時,陳天放才開始收針。然而在收針完畢,他摘下蒙著雙目的圍巾時,卻聽到一陣尖叫。

  “色狼,你看什麼看,剛才還沒摸夠嗎?”葉舞正忙著整理上身的衣服,一轉身發現陳天放已經去下圍巾,俏臉上的紅暈可是更多了。

  其實說實話,她也是第一次被異性接觸,尤其是小腹的暖意襲來,竟然讓她有了莫名的感覺。

  “我的姐,你這是冤枉我好不好,剛才是治病沒辦法才讓你脫衣服的。”陳天放故作正色的說道。然而葉舞卻是美眸眨了眨,表情多出了許多不自然。

  “看你心虛的樣子,好了不說你了。大色狼一個,不過剛才謝謝你了,我的感覺確實好多了。”葉舞也不想過多的糾結在上面,趕忙話鋒一轉。不過她美眸中看向陳天放的目光,也多出了許多異樣的情愫。

  “那個還要兩次你的病才能好,以後可不能貪涼了。只要風度不要溫度可不行……”陳天放知道自己大色狼的帽子,在葉舞面前是跑不掉了。不過他也沒有反駁,相反的還有些欣喜。

  能夠和這等級別的禦姐在一起,還能任由他撫摸光滑的玉背。如此曖昧卻又師出有名的好事,他高興還來不及呢。

  “什麼還要兩次?占我一次便宜還不夠啊?臭壞蛋,趕快走吧。等我有時間給你打電話。”剛才的治療就夠旖旎曖昧的了,一想到還要兩次才可以。葉舞的俏臉上,多出了熱辣辣的感覺。

  剛才她有一種想要被征服和保護的感覺,雖然早就過了少女的年齡。但是她也是女人,一個未被任何男人染指的正常女人。雖然對她來說男歡女愛並不陌生,但是她也想期待一個屬於自己的愛,只是有太多的羈絆罷了。

  不敢讓陳天放多待,葉舞要讓自己趕快冷靜下來。

  “那好的,再見了。有需要我可是隨時免費上門服務,保證隨叫隨到,而且保證活好。”葉舞把陳天放推出大門的同時,直接白眼翻了對方一下。

  “你以為你是快遞小哥啊你,還隨叫隨到,還活好。我看你就是流氓醫生。拜拜了。”說完,葉舞趕忙把大門關上,靠在門板上的她玉手輕撫著自己的胸口。

  如果陳天放在多待一會的話,她都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面對了。深吸了幾口氣後,才嘴角含笑的上樓了。

  陳天放看到對方關門後,原本微笑的面容,才開始正色起來。身為醫者,針灸之時明顯感覺到美女體內的異樣。

  “美女,這流氓只是意外的,我還是給你治病要緊。另外怎麼從剛才的病症上看,你的病是有人刻意而為的呢?”

  陳天放自語了兩句後,旋即蹬上自行車離開。然而片刻之後,別墅周圍綠化帶的樹叢中,走出一個灰西裝的男人。

  “哼,葉舞你個小妮子,竟敢真的把接盤俠帶到自己家裡來。正好咱們等著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