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透視神醫

正文 第二十一章天星十二神針

書名:透視神醫 作者:文如日月 本章字數:268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37


  “下流。”風清靈語氣再度冰冷,同時雙手拉緊外套,雙臂護在胸前。目光中也多出一絲警惕。

  “我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人,因為你的體內鬱結之氣,實屬肝經。因情志所困,氣滯無法宣洩所致。”在醫言醫,陳天放的目的只是治病。

  “那,那你為什麼說出那樣的話?難道你不是有齷齪的想法?”風清靈想從陳天放臉上看出些什麼。然而那嚴肅的表情,讓她的語氣稍稍有所緩和。

  “我說大小姐,風家經營藥材多年,多少應該懂得一些中醫理論吧?隔著衣服可沒辦法針灸,而且疏通肝經,必須針灸足厥陰肝經的幾大穴位才可以。”陳天放的話剛說完,風清靈旋即點了點頭。

  單論中醫理論而言,她可是耳熟能詳。本來風家就是以經營中藥材為主,而且在蓉城大學裡,她可是攻讀的中藥學,因此知道陳天放所言不假。

  “嗯,好吧。不過不許你有任何非分之想,如果你敢亂來,我絕對不會放過你。我會殺了你,然後自殺。”薄冷的話剛出口,風清靈猛然覺得怪怪,卻一時想不出那裡怪。

  風清靈寒風刺骨的話,讓陳天放的劍眉微微皺了皺。

  “請尊重我的職業,我是醫生,醫生面前無男女之分的。”陳天放淡淡的說了一句,言語中沒有摻雜半點感情。。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剛才在樓下的試探和風清靈的冷漠,讓他產生了極大的反感。既然瞧不上他,那他就要用實力說話。“藥尊”的名望和陳家的名聲,是不允許有人如此低看。

  如果換做旁人,眼前這面如桃花,肌膚勝雪。美眸含秋水,腰如柳扶風的少女,的確會讓人產生非分之想。可陳天放卻不會,在他面前不過是一個空殼。

  “你怎麼還看?想讓我等多久?”可能被一個男人注視的有些不習慣,風清靈冷目狠狠的剜了陳天放一眼。

  “我只是確定針灸的穴位。這次治療絕對不能出意外,更何況,我不想在來第二次。另外,請問你有眼罩嗎?”雖然初哥易動情,但是現在的陳天放,並不想和對方有太多的糾纏。

  “你,你會盲針?”風清靈有些驚訝。

  “為什麼不會呢?”陳天放反問的同時,緊接著問道。“幫我拿個眼罩,順便拿一瓶消毒用的酒精。”

  淡淡的沒有絲毫情感摻雜的話語,讓風清靈不由的怔了怔。研修中藥學的她,知道盲針代表了什麼。

  “麻煩請快點,我很趕時間。”見到女人的遲疑,陳天放催促了一句。給風清靈看病,目的就是為了退婚。

  “嗯……那好吧,我這就給你拿來。”風清靈的心中突然多出些小失落,不過還是拿來了眼罩和酒精。

  “請坐到床上,把浴袍向上提一些,足厥陰肝經,以穴位足五裡為重,曲泉,中都,中封為次,行大墩疏通鬱結。所以……”陳天放說著突然拉長了聲音,鼻息也瞬間加重了幾分。

  白皙而豐腴修長,飽滿而富有彈性。都說女人有一雙美腿,對男人是殺傷力很大,今日一見果不其然。雖然有些反感,但是當作是一件藝術品來欣賞,還是不錯的。

  “開始吧。”使勁看了幾眼後,陳天放趕忙把眼罩帶上。“葉舞也有一雙美腿的。”他心裡默默的對自己說了一句後,開始默念道家《清心訣》。

  “心若冰清,天塌不驚。萬變尤定,神怡氣靜。塵垢不染,俗相不染……”道家《清心訣》果然玄奧,默念片刻後。陳天放的心,已然再無半點塵埃。這一刻,他就是醫生,再無言他。

  解開右手處的腕帶,陳天放拿出自己隨身攜帶的銀針。熟

練異常的抽出銀針,用酒精消毒。乾淨利索,沒半點拖泥帶水,每一針都是那麼精准。眼罩的厚度,似乎並沒有隔絕了他的目光。

  眼罩的確沒有隔絕陳天放的目光,因為在他默念《清心訣》的時候。心靜的同時,透視眼竟然自動開啟。然而當他靜下心來,手持銀針的時候,他就只是醫生。

  “這針法,難道是?”

  當陳天放施出第一針的時候,風清靈就驚了。銀針在刺入穴位的那一刻,針尖微動,明顯是馭氣行針。家中藏書閣的某本殘卷裡,可是有著明確的記載。

  行針,微璿,輕提或深或淺,當銀針進入到曲泉穴的時候,一股細小的暖流,在沿著足厥陰肝經的經脈,開始不停的衝刺和開墾。

  “他不但會盲針,而且還會馭氣行針?那父親不是有救了?”風清靈不敢多想,美眸睜大死死的盯著陳天放施針的右手。甚至連男人大手按摩她的美腿,都沒有任何反應。

  然而她並不知道,陳天放為了一次性治癒,免得日後被騷擾。不但馭氣行針,而且直接用出了“天星十二神針”,這可是由《黃帝內經》衍變出來的上古針法。

  “這套針法當真玄妙,我還從沒見過。”從曲泉開始,連帶中都和中封兩處穴位,每一處都是連續施針兩次。這樣的針法,可是超出了風清靈的所學。

  然而正當想要仔細在觀察一下的時候,突然大腿根部,傳來一陣異樣。

  “別亂動,足五裡是最重要的穴位,如果紮錯了就要前功盡棄,你明白嗎?”感覺到風清靈的異動,陳天放語氣立刻嚴肅了起來。

  剛才少女的一舉一動,他都看在眼裡。尤其是女人出現震驚的目光和表情時,他就知道自己做的可是非常好。

  “可是你摸我大腿,人家癢,我……”聽到陳天放的話,風清靈想極力擺脫著這種感覺,可是男人的大手,正按在她的大腿根部。異樣的酥麻和癢感傳來,讓她有些受不了。

  從沒有和男人有過如此親密的接觸,異性的陽剛之氣出來,讓風清靈有些不能自已。香汗開始深處,鼻息微重的同時。胸前高聳的宏偉,竟然隨著呼吸一起一伏。

  “真麻煩。”陳天放不由的皺了皺眉頭。

  本來就想過了今晚,跟風家徹底劃清界限。可是女人的反應太過強烈,如果聲音傳到外邊,指不定會引起什麼誤會呢。而且這緊要關頭,他可不允許自己失敗。

  “你還先睡一會吧。”話音一落,陳天放手指點了一下風清靈的耳後和天府兩處穴位。

  “你別,好困……”沒等風清靈說完,倦意襲來,女人很快響起了均勻的鼻息聲。

  “放心吧,你的便宜,我可不占。”說完後,陳天放摘掉眼罩,右手行針直接刺入足五裡。

  針隨氣動,隨著足五裡的經脈疏通。體內鬱結之氣,隨著經脈開始逐漸下行,當拔出大墩穴位的銀針時。點點猩紅從趾間滲了出來。

  “呼,終於搞定了。”長出了一口氣後,陳天放嘴角露出一抹上揚的弧度。

  看了看床上昏睡的女人,他幫對方蓋上了被子。針灸過後不能吹風,他不過是做好自己醫生的本職罷了。

  完成這一切,隨手拿起書桌上的筆和信箋,寥寥幾筆後,陳天放立刻笑了笑選擇離開。信箋上並無太多言語,只有簡單的幾行小字而已。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西風畫悲扇?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驪山雨罷清宵半,夜雨霖鈴終不怨。何如薄幸錦衣兒,比翼連枝當日願。初見,驚豔。再回首,曾經滄海,早已換了人間。自此,你我不必再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