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透視神醫

正文 第三十章半身不遂

書名:透視神醫 作者:文如日月 本章字數:241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37


  “舞姐,針對老爺子的病情,我想看看去他發病時的地點看看。看能不能發現點蛛絲馬跡。”陳天放若有所思的說道。

  從葉百戰的情況,結合透視眼所觀察到的那兩條大腦皮層的黑線。他幾乎可以斷定,老者發病前,可能受到什麼驚嚇,或者劇烈的刺激。

  “嗯,好的。咱們去公司,爺爺發病前為了一個項目,一直都住在公司裡。”葉舞點頭回復著。

  “好,咱們立刻就去。這病能夠早點只好,對你也是一種解脫。我可不想看著你這樣操勞,你是一個女人,不是機器。”陳天放說完,一把拉著女人的手向車上走去。

  略帶強勢的話語,感動了葉舞的芳心。此時此刻,她如同小女人一樣,任由陳天放拉著她的小手,俏臉上也浮上幾許嬌羞。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女人眼角的嫵媚,嘴角的幽怨,讓人有種我見猶憐的衝動。

  直到二人來到車前,陳天放還牢牢攥著沒有鬆手。作為女人的矜持,讓葉舞俏臉有些發熱。。

  “快鬆開,大色狼,還沒摸夠啊。”

  “呃?舞姐,我,我可不是色狼。”陳天放有些冤枉。

  “去去去,反正你摸也摸了。看你對爺爺的事情這麼上心,便宜你了。上車”葉舞也不好意思繼續說下去,她怕自己露怯。

  “……”跟葉舞鬥嘴,陳天放可不是對手。他還不知道葉舞還在害羞呢,怎麼說女人心海底針呢,男人始終不會明白的。

  不過有了剛才的拉手,他和她之間的關係,隱藏著難以形容的曖昧。無法割捨,想要保護。

  “可能這就是我想要的感情吧。挺好。”陳天放心裡有些興奮的說道。

  ∷

  蓉城市乾元路八號,斷水閣。閣內的一處包廂內,兩個年輕人,臉上帶著詭笑,不時的舉杯狂飲。然而包廂的中間,卻跪著一個眉頭緊鎖滿面愁容的中年人。

  “你沒有拒絕的可能,這件事辦完,我會給你一筆錢,讓你帶著全家去移民。否則的話,我不敢保證,你的兒子和老婆會不會有意外。”其中一個面露虛浮的年輕人,對著跪在面前的中年人說道。

  “令少爺,我,我答應。不過我現在就要錢。”中年人有些惶恐。

  “你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要麼做,要麼死?別忘了還有飛少在這裡,我答應你的事情,一定會辦到。如果你敢在我面前耍小心思的話,你知道我會怎麼做。”威脅不言而喻。

  “那好吧,我答應。”被逼無奈下,中年人只好選擇答應。

  “哈哈,你走吧。別忘了你今天說的話。”擺讓他離開後,面露虛浮的年輕人,目光多出一抹陰狠。

  “哼,一個小卒子而已,還敢在我面前放肆。世飛兄,事成之後,別忘了把他給。”說著,他對一旁的年輕人,比劃了一個抹脖子的手勢。

  “你放心吧。咱們先去公司看看。如果不出意外,現在葉舞應該跟那小子去了公司。”

  “好,等咱們把燁世拿下,在收拾這小子。來乾杯。”

  “乾杯。”

  一對狼狽為奸的年輕人,做著齷齪見不得人的勾當。二人喝完酒後,才一同離開了斷水閣。可是這兩個花花大少,卻不知道,他們的一舉一動,都被人看的清清楚楚。

  斷水閣的內閣裡,一雙犀利滿是戾氣的眼神,盯著二人遠去的背影冷冷的說道:“讓燁世先鬧一會吧。”

  ∷

  葉舞和陳天放來到公司,剛走出電梯間,頂頭竟然看到夏令正還有當初的那個勢力矮人。

  “表妹,你果然在公司。我和世飛兄,特地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下周公司要召開股東大會,你可一定要來哦。”夏令正的臉上帶著得意和玩味說道。同時直接忽略陳天放。

  “什麼股東大會?夏令正你有話直說。”葉舞蛾眉微變,冷冷的說道。

  “哈哈,是因為你實在太讓叔伯們失望了。自從掌管燁世集團來,集團的收益,是每況愈下。如今公司的製藥廠,在經營上出現了大漏洞。中成藥產品合格率急劇下降,而而且原料損耗,可是在不斷提升。”夏令正似乎胸有成竹。

  “小舞,這點你難辭其咎。如果不是春姨負責監管製藥廠,恐怕還真的被你瞞過去了。如今已經跟幾個股東打過照面了,準備召開股東大會。雖然這是你的失職,但是畢竟現在你還是燁世的總裁,所以我們特地來知會你一聲。”葉世飛添油加醋的說道。

  如果用一丘之貉來形容二人,可是一點也不為過。葉舞冷眼掃視夏令正和葉世飛後,冷冷的哼了一聲:“說完了沒?說完了立刻從我面前消失。”

  “哼,葉舞是你觸犯了股東利益在先,那就別怪做哥哥的無情。有時間你還是想想,你以後要怎麼養你的小白臉和那個賤種吧。”賤人就是嘴賤,夏令正說完還特地鄙視的看了陳天放一眼。

  “你……”蛾眉冷對,杏目寒霜。

  “舞姐,別生氣。跟賤人較什麼勁。”陳天放把葉舞拉到身後的同時,漆黑的雙眸閃過一抹寒光。

  身為男人,吐個唾沫都是釘。答應洋洋要做守護她們的英雄,這一次他要變身了。走到夏令正和葉世飛面前,他的嘴角突然浮上一抹異樣的弧度。

  “一個偽君子,一個矮地炮。你們兩個賤人還真是絕配。”陳天放罵人可是很有水準的。

  “你小子,想死嗎?”夏令正陰鶩的眼神,帶著戾氣。

  陳天放沒說話,而是直接出手了,兩枚銀針以極快的速度在夏令正的雙腿上紮了兩下,而這個動作所有人都沒看出來,太快了,那兩下陳天放用上了自己最快的速度。

  很快夏令正的身體就有了反應,瞬間臉就嚇白了。

  “飛,飛哥,快,快來扶著我。我的兩條腿沒感覺了。我的腿,哎呦。”夏令正慌了神。整個下半身突然沒了直覺,恐懼感襲來,讓他開始的大呼小叫起來。

  然而還不等人來扶他,因為他努力想掙扎,突然一下身子前傾,就向陳天放倒了過來。當然陳天放可沒好心去扶他的,而且在摔向他的時候,一個側身給閃了過去。最後摔了個狗啃泥。

  “令正,你怎麼了,媽的,快點叫救護車。”葉世飛大聲的咆哮著。“小子,是不是你搞的詭?令正有個三長兩短,老子跟你沒完。”

  陳天放鄙視的看了一眼二人,搖了搖頭後,冷聲的說道:“哼,跟我有什麼關係。是他自己酒色過度,導致中風引起的半身不遂。我看如果再晚點去醫院的話,恐怕一輩子就要跟輪椅做好基友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