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科幻末世 > 異種寄生

第一卷饕餮盛宴 第0017章通緝

書名:異種寄生 作者:辰燃 本章字數:312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58


  有一種動物,它們難以和同類親近。因為身上長滿了刺,所以無法依偎取暖,只能小心翼翼地保持著距離。不傷害到對方,也不會被對方傷害到。

  那種動物,叫刺蝟。

  “大兔子病了,

  二兔子瞧,

  三兔子買藥,

  四兔子熬,

  五兔子死了,

  六兔子抬……”

  帶著幾分童音的嗓子在溢洪道裡哼著歌,歌聲在通道中回蕩著,宛若幽魂低訴呢喃。燈光下,一雙紅皮鞋踩著輕快的步伐從通道的陰影裡走了出來。是個女孩,十二三歲的模樣,穿著鮮紅的呢布衣裙,裡面是黑色的裡襯。頭上紮著兩根馬尾,不時把一根棒棒糖放進嘴裡,一付天真爛漫的模樣。

  在她後面,有條瘦長的身影道:“別唱了,洛鈴,吵死了。”

  “不懂欣賞歌聲之美啊,可憐的阿澤,那樣的你跟野獸何異?”小女孩蹲了下去,眯了眯眼說:“好像到了哦。”

  那人越過了女孩,燈光下的男人有一頭黑色的碎發,雙眼藏在淩亂的髮絲後,看上去似乎沒有神采的樣子。可如果仔細看,會發現他的眼神深處,帶著猶如冰片般的寒意和銳利。他摸了摸下巴的胡渣,咧嘴笑道:“那麼說,太平那傢伙就是在這裡給幹掉的?”

  “洛鈴,能否看到當時的情景?”一把低沉的嗓音在兩人身後響起,是個格外高大的男人。穿著筆挺的黑色西服,別著條猩紅的領帶。國字臉,剪著板寸頭,兩條濃濃的眉毛往上揚起,眼神淩厲。蓄著鬍子並修剪得有威嚴感,拇指上帶著一個金色板指,板指上有公羊惡魔的圖案。他輕輕轉動著板指,眼神冷漠。

  對這個人十分極為畏懼,叫洛鈴的女孩吐了吐舌頭,垂首道:“我試試,秦先生。”

  旁邊的男人露出厭惡的表情,朝女孩做了個鬼臉往回走。洛鈴恨恨瞪了他一眼,然後伸手輕壓在自己右眼上,跟著用兩根手指插了進去,將整個眼珠摳了出來。頓時,從那空洞的眼眶裡湧出鮮血,劃過雪白的小臉,宛若一行血淚。女孩放開手指,那顆眼珠突然滾動了一下,後面還帶著一叢神經的眼珠自己飄了起來,瞳孔擴散形成八個黑點,每個黑點則無序地滾動起來。洛鈴道:“現在要連接秦先生的神經,進行影像傳輸。”

  “沒問題,你來吧。”男人道。

  他閉上了眼睛,片刻之後,腦海裡出現了一些畫面。畫面裡他看到了蔣太平,蔣太平正攻擊著衛臣和胖子張勁松。畫面斷斷續續,但基本重演了當時三方交戰的過程。在影像消失之後,男人才重新睜開了雙眼,說:“真叫人意外,幹掉太平的似乎不是DMC的騎士。”

  “嗯,根據情報,這次DMC出現在春水市的騎士是南黎月,這兩人無論從體形還是性別,都完全不符合關於南黎月的描述。”洛鈴笑了笑,道:“而且他們的動作太笨拙了,簡直就像剛剛學會走路的嬰兒,不像是受過訓練的騎士。”

  “別小看他們,那個盾甲種也就罷了,另外一個動作很粗糙,可充滿了野性。這一點正是你們所欠缺的,你也好、太平也罷。寄生在宿主身上太久了,你們似乎都已經遺忘,我們本來就是一頭野獸,可不是什麼柔弱的人類。”秦先生轉動扳指,然後轉過身往回走。

  另一個瘦削的男人阿澤舔了舔嘴唇道:“先生,不查一下這兩個傢伙嗎?他們可是把太平給幹掉了。”

  “別做多餘的事,太平就是擅作主張才會發生這樣的事。你和鈴音,一個是我的爪子,一個是我的眼睛,現在我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沒有時間理會兩個異種。春水市很快會投入軍隊進行作戰了,我們得趕快離開。經過這次的事件之後,如無意外,DMC和政府之間的裂縫將會變得更大,這對我們下一步的計畫十分有利。”

  “明白了。”阿澤露出失望的表情,朝正把眼珠塞回眼眶的洛鈴道:“不就兩個異種,又花不了多少時間,你說是不是?”

  洛鈴正用一塊印有卡通圖案的手絹擦掉臉上的血跡,壓根就沒理會這個男人。

  “一個兩個都是這麼無趣的傢伙。”阿澤小聲道。

  “錦江大道北站到了,請需要下車的乘客從後門下車。”

  一輛公共汽車裡,人們的目光落在一道邋遢的身影上,幾個高中女生交頭接耳,對那道身影指指點點。在他經過的時候,一個提著菜藍子的大媽用手捂著鼻子後退了幾步,嘀咕道:“真是的,公車怎麼能夠放這種流浪漢上來。”

  聽到這句話衛臣真是百感交集,他朝車門的玻璃窗看了眼,窗戶的反光裡映照出張憔悴的臉孔。雙眼無神,臉色蒼白,下巴長滿了胡渣。再加上這身快一周沒換洗的衣服,也就難怪車上的乘客會把他當成流浪漢了。從春水城逃出來後,衛臣才發現一件無比嚴重的事,他身上沒錢!

  身無分文的他幾乎是寸步難行,沒錢就無法搭乘長途客車回家,他只有靠自己的兩條腿沿著公路走。中途的時候搭了好幾回順風車,這才回到這個從小長大的小縣城。那搭車的零錢,還是在路邊消息的時候被當成乞丐,一個好心的大姨丟給他的。但無論如何,衛臣終於回到家。

  他下了車,鑽進一條胡同,經過幾條小巷,最後在一幢單門獨戶的三層小樓前停了下來。聽父親說這幢小樓是他的爺爺留下的,二十年前曾經修繕過一次。至於現在,也就還能夠住人罷了,至於舒適什麼的全然談不上,倒是還沒給列成危房改建頗出衛臣的意料之外。

  樓房前的大鐵門緊鎖,衛臣當然沒有鑰匙。看了看四周,因為是白天的關係,人都去上班了,巷子裡不見一個人影。他連忙翻過低矮的圍牆,跳進了小院子裡。小院子中那棵榆樹還在,樹上的疙瘩似乎又多了,還記得小的時候,每到夏夜,父親會拿著把搖扇在樹下聽廣播。他則豎長了耳朵聽著外頭有沒傳來冰糖葫蘆的吆喝聲,只要聽到就可以在父親那裡拿到幾塊錢,然後買上一根冰糖葫蘆解讒。童年的時光就是這麼單純而幸福,遠不比現在來得複雜。

  衛臣歎了口氣,感覺往日的時光已經回不來了。他穿過院子,在前門左側的窗沿上摸到一根備用鑰匙,果然父親的這個習慣還保留著。他用鑰匙打開了門,推門進去,門內的空氣沉悶且寂寞。陽光從窗戶透進來,粉塵在光線裡輕輕地打著轉,客廳的擺設一如他離開時的樣子,而且傢俱上積了灰,也不知道父親多久沒回來了。

  他是個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父親衛勁夫是縣上一所初中的生物老師,同時也是縣裡最大的製藥廠廣山藥廠的顧問。衛勁夫甚至不是他的親生父親,而是他的養父。在衛臣的記憶裡,他這個養父性情溫和,可不知為何一直沒有娶妻。每次有人要給他提親,衛勁夫總是笑著說:“別別別,我不想虧待了孩子。”

  那時他看衛臣的目光總是暖暖的,就像三月裡的陽光,溫暖著身體的每個角落。

  自從衛臣去春水市讀寄宿學校之後,衛勁夫回家就更少了,不是住學院裡就是在藥廠的宿舍裡,這會沒見著人衛臣一點也不意外。

  衛臣到二樓的浴室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然後打開電視想看看春水市有沒相關的報導。離開春水市後他那個從別人家裡拿來的手機可以上網了,然而網上搜索不到任何關於春水市的資訊。在回家的途中偶然聽到關於春水市的廣播,也只是報導春水市發生了重大疫情,目前已經使用軍事隔離。一切的現象看起來,政府方面是打算把春水市的真相隱瞞下來。這也正常,否則只會引起人們的恐慌。

  他正漫無目的換著電視頻道的時候,聽到樓下有人在喊:“勁夫,勁夫你在家嗎?”

  衛臣打開窗外一看,樓下是個微胖的中年人,這個人他倒不陌生,是他父親藥廠的同事,監管部的主任羅康。衛臣當下喊道:“羅叔,我爸沒上班嗎?”

  羅康眯了眯眼,看清是衛臣時臉色變得有些古怪起來,然後乾笑道:“沒,沒呢。衛臣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剛。”衛臣還想問他父親怎麼沒去上班,卻見羅康低著頭走了。衛臣喊了他幾次,他都沒理會。

  “搞什麼?”有些摸不著頭腦的衛臣回到二樓客廳,電視裡正插播一條通知,衛臣拿起家裡的坐機撥打了學校辦公室的電話,想看看父親有沒在學校。他無意往電視看去,赫然看到自己的相片出現在螢幕上,旁邊還有通緝犯三個字!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