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笑仙盜

審核 第六章真假難辨

書名:笑仙盜 作者:寂靜的雪 本章字數:348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49


  “還好剛才她沒趁機偷襲,不然的話還真是凶多吉少了。”林岩循聲望去,不由心頭一凜,只見此刻的小柔一身緊身黑衣,雖然襯托的體態更加婀娜,但看見她手中那把鋒利的協差,可就什麼心情都沒有了。

  “你應該在我爬上來的時候給我一刀,這樣不就可以報了你的仇了?”林岩出言試探,看看對方的反應。

  “你的表現值得我去尊敬,所以我決定跟你來一場公平的較量,拔出你的刀吧。”話說完,小柔還重重的點一下頭,一本武士的做派十足。

  “看來你是個一本小娘們?”“我是一本人,不是什麼小娘們,你的話是對我的侮辱,你一定會付出代價的。”聽到對方的回答,林岩不由眉頭微皺,心裡有了個不好的猜測。

  “根據你們武士的精神,好像我是應該拔刀跟你大戰三百回合,”林岩一邊說一邊小心的尋找一個平穩的立足點,不然動起手來,陡峭的瓦面可不利於閃躲。

  “可惜我沒有刀,怎麼辦?這樣的對決是不是很不公平?要不我看就算了吧,你也把小爺折騰的夠嗆,我現在渾身是汗腿抽筋,真的沒有力氣繼續陪你玩了。”

  “不行,今天我們兩個只有一人能夠活著離開!”說這話,小柔已經將刀舉起,緩緩的拉到身前,刀刃朝著林岩鄭重說道:“拿出你的武器吧。”

  話音未落,小柔已經在瓦面上奔跑起來,而且速度越來越快。眼看下一秒那把鋒利的協差就要劈砍下來。

  林岩急忙從兜囊當中抽出一把乾坤法劍,但這法劍是由銅錢編制,本是降妖除魔的“法器”,根本不利於對戰劈砍。

  但他還是大喊一聲:“看劍!”,本以為對方聽到這句話會遲疑一下,起碼會放慢速度,卻不想小柔聽到反而突然加速,瞬間便已經遞出協差。

  好在林岩自幼隨孟爺習練武功,孟爺又是一位嚴師,讓他功底十分扎實,硬生生一個鐵板橋躺下去,這才勉強躲過這一刀。

  隨後他乾脆平躺在瓦上就勢一滾,便直接朝著樓下滾落。這突然的變化倒是讓小柔一愣,隨後看見林岩手中的乾坤法劍竟然卡在屋瓦的縫隙當中,止住了下落的身形。

  也幸虧這種製作法劍的繩索堅韌,不然的話肯定會被扯散架。不過止住身形的林岩此刻無比狼狽,渾身上下汗淋淋好像還有一股刺鼻的氣味。

  小柔見對方沒有掉下樓,頓時沖了過去,但腳剛落在瓦上,便感覺不好,她急忙墊步擰腰想要止住下落的身形,可惜這一片瓦面光滑如鏡,根本沒法借力,只能嬌呼一聲任憑身體滑了下去。

  “對不起,剛才滾下來的時候打碎了一瓶跌打油,忘了告訴你。”林岩的心裡無比的自豪。面對這個明顯武力值高於自己的對手,居然一瓶跌打油就解決了。

  但還沒等他高興完,只見一道寒光閃過,嚇得他急忙收腿,只聽鐺呲一聲脆響,鋒利的協差狠狠的插在他兩腿縫隙間。

  “小娘皮,你也太狠毒了吧,我可還是單身,而且我們家就我一根獨苗,你這是想讓我斷子絕孫啊!”林岩一邊向上挪動身體一邊叫駡著。

  這時候他開始感覺到那瓶跌打油的害處了,因為他沒法在光滑的瓦面上穩住身體,還不斷的將屁股湊向協差。

  此時小柔大半身體已經掉到外面,只靠著刀尖支撐。見林岩正慌張的不知所措,她開始奮力的向上攀爬。

  終於林岩從慌亂中醒過神來,從兜囊當中取出一根繩索,飛速的結個圈套甩到旁邊的排風煙囪上,然後手腳並用的移動過去,卻不想腳下太過用力蹬開了一串瓦片。

  瓦片順著斜面飛快的向下滑落,正好奔著小柔的頭頂砸去。小柔身在半空無法著力,剛剛爬上半個身體,正是最吃勁的時候,看見瓦片朝著面門飛來,她也只好先放棄攀爬,用手臂硬生生擋了這幾下。

  瓦片稍稍阻擋了小柔的腳步。本以為這一下就能將對方砸到樓下,即使不被摔死也再沒有威脅,可對方居然硬挨下來,瓦片都在手臂上砸的開裂,她竟然絲毫沒有受傷的跡象,看來真的功夫了得。

  不過經過這一突變,小柔的刀尖開始晃動,估計再支撐一會就會滑脫。林岩一見頓時心中大喜,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用手揭開瓦片朝著她狠狠砸過去。

  奈何準頭有限,三五片都沒啥收穫。倒是小柔扭動身體躲避讓刀尖又扯出一節,再接下來當然就是林岩喜聞樂見的一幕。

  林岩哈哈大笑:“我看你還能堅持多久。”“卑鄙的中國人,有本事我們公平較量。”“哎呀,小娘皮你還敢跟小爺叫囂?你手上有刀這叫公平嗎?有本事你把刀給我,那才叫公平。”

  說著話林岩的

手上可沒消停,瓦片一塊一塊飛過去,終於有一塊狠狠擦過小柔的額頭,頓時鮮血流淌下來。

  此刻因為小柔的不斷躲閃扭動,刀尖終於被滑脫,在瓦面上發出吱呀的怪響,劃出一串火花。

  “小娘皮你安心的去吧,我會給你選一處山清水秀的地方安葬你。”可就在林岩奚落著對手慶祝勝利的時候,小柔突然發力,將一串瓦生生拉脫跌落樓下,露出瓦下面的排排檁木,她飛速伸手攀住木條,然後身體一蕩便跳上屋頂。

  “我去,這樣也行?”林岩看到氣勢洶洶殺來的小柔,幾乎嚇得魂飛魄散。

  好在他有一條固定好的繩索,趁著對方沒到近前,急忙一鬆手,身體借著重力飛速的朝樓下飛去。

  掌心在繩子上飛速摩擦,轉眼便火燒一般的疼,恐怕整個掌心的皮都已經被磨破了,但他知道不能鬆手,不然的話就會被摔死。

  更糟糕的是,自己現在是斜向下滑落,由於繩子的拉扯身體被蕩回來正朝著牆面拍過去。這要是摔在牆上,恐怕那滋味也絕不好受。

  就在他快要接近牆面的瞬間,突然感覺繩子一松,他便驚聲尖叫著加速墜落,朝著一樓的窗戶砸了過去。

  “哢嚓”,“嘩啦”。林岩破窗而入,身體在地上滾了好幾個個,這才停下來。

  “哎呦歪,這小娘皮可真夠狠的,真想要了小爺的命啊。”林岩嘴裡哼唧著,站起身來,看看胳膊動動腿,再看看自己那個寶貝兜囊,不由一陣後怕。

  幸虧有這個兜囊被他臨時充當盾牌護住他大半身體,不然的話還不被玻璃紮個滿臉開花才怪。

  就在這時突然感覺背後一股惡風襲來,他急忙舉起兜囊招架。只聽鐺的一聲脆響,一把尖刀狠狠的紮在羅盤上。

  羅盤的底本就是青銅鑄造,結實的承受了這一刀居然沒有絲毫損壞。這讓林岩心中一寬,祖傳的寶貝可不能毀在自己手裡。

  但下一刻他就高興不起來了。那個持刀襲擊自己的分明就是小柔。“小娘皮,你你你,這怎麼可能。”一樣的衣服一樣的協差,一樣的相貌,一樣渾身髒兮兮臉上還帶著劃傷。

  小柔根本不跟他廢話,手中刀舞的跟雪片一般,朝著他上下左右的招呼。林岩雖然有些武功底子,但如何是這個一本高手的對手?好在他有兜囊有羅盤,現在變成了一塊盾牌幫他左推右擋。

  眼看自己就要命喪刀下,他再次使出一記絕招。“看這裡!”隨著一聲大喊,一口老痰直奔對方面門而去,小柔眼見一物飛來本能的躲閃開,隨後明白過來是什麼,便憤怒的轉眼瞪視他。

  這是人的本能,就算他是個武道高手,有人朝他臉上吐唾沫肯定也會氣得不行,生氣了就要發洩,就要瞪眼睛。

  就在她狠狠瞪著一眼的瞬間,林岩苦心孤詣準備的殺招也同時發動,只見他的手猛的一揚,一把雪白的粉末頓時飛揚過去。大半撲在對方臉上。

  “一包止血散啊,白瞎了。”林岩一邊歎息心疼那包藥粉,一邊趁著小柔迷了眼睛的功夫奪路而逃。

  他可沒用信心趁著對方迷眼的時候三拳兩腳解決對方。因為小柔的刀正瘋狂的舞動,幾乎封住了所有可能受到攻擊的方位。

  “老王和老謝已經不見了蹤影,那些僕人保鏢也不見人,恐怕都已經遇害了,真是狠毒啊。”林岩心裡想著不由一陣唏噓。

  但轉瞬他又改了主意,“都是這兩個老小子害的,如果沒有他們小爺我怎麼可能落到如此險境?他們倆壞事做盡,死了也是活該。那些僕人保鏢也是幫兇,大不了小爺以後超度他們。”

  終於逃到門口,前面就是曙光,是未來,是美好的新生。可就在這時,突然一個身影堵住去路。驚得林岩下巴差點砸在腳面上。“你,你你你,怎麼可能這麼快。”

  此人分明又是小柔。驚嚇過後,林岩迅速鎮定下來。當初在那場迷幻對決當中,他便有了猜測,現在恐怕猜測變成了真實。小柔根本就是兩個人,聽,後面的腳步聲。

  “惠子,你還在等什麼?還不快殺了他!”迷眼的小柔已經追過來堵住退路,而門口的小柔實際叫做惠子。不知道這一個是不是真的叫小柔,不過林岩也不能問人家的名字,況且在這生死時刻對手的名字真的不重要。

  “姐姐,你的眼睛怎麼了。”“不要管我,快殺了他給師父報仇!”“姐姐,妹妹,師父。這都哪跟哪呀?我見都沒見過你們師父,更是跟你們無冤無仇的你們何必苦苦相逼呢?”林岩心裡這個委屈,可惜投告無門。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所以殺師之仇不共戴天,今天我便要殺了你為師父報仇。這次你無處可逃了,跟我決鬥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