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笑仙盜

審核 第七章爾虞我詐

書名:笑仙盜 作者:寂靜的雪 本章字數:346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49


  “惠子這孩子心眼實啊,可比她姐姐強多了。”林岩心裡暗道一句,隨後又連呸幾聲,“都是想要我命,都不是好東西!”

  既然無路可逃,那就只有一戰了,好在現在雙方都是腳踏實地,應該不會再有什麼陷阱之類的,也不用擔心掉落樓下。

  林岩深吸一口氣,剛想說:“那就來痛快的決一生死吧。”有這句臺詞墊底,就算死了也是個爺們。

  可惜小柔不給他這個機會,“惠子,他是個卑鄙的小人,他沒有資格享受決鬥的榮耀,快殺了他!”

  這話不禁讓林岩身體一摘歪,差點撲倒在地哭喊:“想一句拉轟的臺詞容易嗎?你就不能讓我把話說完嗎?”

  戰鬥一觸即發,現在要面對兩個小柔,或者說是兩個一本高手。一個應該學的正宗武士,也傳承了武士的精神,而另一個更像是忍者,完美的體現了忍者的狡詐多端和不擇手段。

  就算是一個,也已經夠林岩抵擋的,何況是兩個,何況這對雙胞胎還有著異乎尋常的默契。這簡直就是不可能戰勝的對手。

  但林岩無可選擇,要麼勝利離開,要麼只有死亡。拼著寶貝兜囊千瘡百孔勉強撐過第一輪強攻,林岩終於退到一塊玉山子旁邊,這塊巨石足以幫他遮擋一陣。

  趁著難得的喘息機會,林岩鄭重的再次舉起乾坤法劍,此刻法劍上的銅錢已經被削的坑坑窪窪。幸好還沒有散架,還能抵擋一陣。林岩心裡不由暗贊:“老孟出品必是精品!”

  揮劍輕點惠子吐氣開聲:“既然好話說盡你們還是不易不然,那就讓我們決一死戰吧,就算死我也要堂堂正正,讓你們兩個看一看中國小爺的骨氣。”

  “惠子,不要相信他!這小子油滑的很,誰知道他又打的什麼鬼主意?”小柔在旁邊高喊,現在她的眼睛還不大好,畢竟止血藥當中加了礬,對眼睛來說可是強刺激。

  “姐姐,他在我們兩個人的攻擊下能夠堅持這麼久,也算有些本領,還有他的機智,雖然有些卑鄙但也值得尊敬。”看來這小一本中文實在不怎麼樣,都把卑鄙和尊敬聯繫到一塊了。

  “你想說什麼?惠子?我們這麼多的努力辛苦不能白費,快去殺了他。”

  “我會殺他的,但我希望這次林先生不要再使用詭計,你應該知道你逃不掉的,我給你公平決鬥的機會。”

  “惠子!”小柔喊了一聲。“來吧!”林岩同時大喊。此刻他一手拿著乾坤法劍另一隻手臂上綁著寶貝兜囊,就好像一個盾牌一樣護在胸前。

  惠子再沒有說話而是踩著碎步沖了上去,隨後大喊一聲“啊!”便猛地一刀橫空劈下。

  林岩心知這一刀勢大力沉,他對那塊祖傳的青銅底羅盤沒多少信心,生怕這一刀將羅盤和自己一起劈成兩半,便急忙閃到一旁,然後揮動乾坤法劍騷擾。

  其實說是劍,不過是用繩索以特殊的結扣綁起來的一串銅錢,這東西通常都是用來糊弄人和嚇唬鬼的,能有多大殺傷力?

  惠子的劍大開大合,不過受限於協差短小,並不是真正的武士刀,這便給林岩留下了最大的餘地,也是他能支持這麼久的關鍵。

  幾十招之後,林岩毫無意外的被逼入房間死角,形勢對他可是相當不利,閃躲的空間越來越小,他只能用羅盤硬抗,好在這祖傳的寶貝還真夠寶貝的,挨了這麼多下居然連個印記都沒留下。

  “這麼下去遲早要挨刀啊!”林岩心裡想著不免更加著急。忙裡偷閒瞥一眼小柔,見對方臉上乾淨了許多,眼睛應該也清洗過,不由暗叫一聲該死。

  小柔可不是惠子,她可絕對不會放過任何的機會,沒准現在正盤算怎麼抽冷子背後捅刀子什麼的。有這麼一個陰險的像毒蛇一樣的對手在旁邊窺伺,林岩感覺小心臟都跳的沒有節奏了。

  “必須得想個辦法。”林岩一邊苦苦支撐一邊目光亂轉尋找機會。“再用止血散那一招?恐怕已經不靈了,那還有什麼好辦法?”

  陽光空氣水,這些都是生存的三要素啊,可惜沒有一樣能夠幫的上忙的,這時代真有什麼道法嗎?雖然林岩深諳風水,但他並不相信道法的存在。

  環境可以影響人所以家宅風水在這個時代越來越讓人所接受,至於陰宅大多是求個安慰。如果風水師都有上天入地之能的話,小柔也不會用到n50,而他也不會隨身攜帶溫心散。

  這些致幻劑都是用在特定的時候,讓事主看到他們心裡所想,當然計量會嚴格控制,不會如她們兩個對決時候那麼多。

  所以說這些根本都沒有用。“陽光!”林岩的眼前突然一亮。現在小柔正站在一片陽光中。因為剛才樓上的

機關已經破壞了這座豪宅裡的電力,所以空調也停止了運轉。

  在這樣的炎炎夏日裡,沒有空調的房間可絕對是悶熱的不行,再加上小柔半邊身子落在光影中,她穿的又是深色的緊身衣,那麼跟周圍的溫差恐怕會有十幾度。

  這便是問題的關鍵。林岩記得孟爺給他整理兜囊的時候塞了一疊碧磷符,這種符紙使用特殊的磷配製,有著很好的趨熱性,灑在空中輕盈的符紙就會向著熱源飄動,當然範圍不會很大。

  而一旦外面塗抹的石蠟融化,讓碧磷接觸到空氣便會瞬間爆燃,也許可以用碧磷符打破死局。

  一邊想對策一邊抵擋攻擊,終於讓他露出破綻,一不小心被惠子抓住機會,兜囊沒有完全擋住那一刀,被對方劃在胸口,雖然傷口不深但那件純棉的外套卻已經被整個豁開。

  林岩暗叫一聲兇險,這要是再近幾釐米自己就被開膛破肚了。現在衣服劃開在身前飄舞著嚴重的妨礙了他的動作,他乾脆借著兜囊格擋的瞬間將衣服撕扯下大半。

  “我跟你拼了!”突然一聲高喊,林岩將手上的半片衣服朝著惠子頭上罩去,如此短的距離,如此突然的速度,一道黑影撲來,讓對方無法分辨,急忙將刀斜挑。

  這便露出一個明顯的空檔,不過這空檔可不太光彩。因為是在惠子的下三路。林岩已經顧不得那麼多,只要能活下來就是勝利。

  他飛速蹲身伏地,腳下發力就如泥鰍一般滑了出去,同時飛快的在兜囊當中摸出那疊碧磷符,心裡也是暗暗後怕,幸虧這東西裝的位置恰當,沒有被刀斬破,不然的話他先變了烤全豬。

  一疊碧麟符被他用力揮手撒出去,紛紛揚揚的飄在空中,身體眼看也鑽出來,卻在這時突然感覺雙腳一緊,竟然被惠子狠狠夾住。

  隨後惠子身體一扭,林岩頓時痛呼一聲,雙腿被死鎖死住,而那把還穿刺著半片衣服的協差便朝他胸口狠狠紮下。

  沒有絲毫猶豫雙手舉起祖傳羅盤,鐺的一聲擋住那把協差,林岩急忙扭動身子想解開被鎖死的雙腿,但對方根本不可能給他機會。

  協差在羅盤上左右一劃,讓他不得不鬆開抓著羅盤的雙手,然後協差順勢朝前一遞目標正是他的咽喉。

  “吾命休矣!”那一瞬林岩萬念俱灰。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突然一聲慘叫傳來:“啊,救我!”

  那把協差距離咽喉還有零點零零一毫米的距離,林岩已經感覺到刀尖切斷了汗毛切開了表皮,接下來就是真皮層和毛細血管,再下面就是動脈神經肌肉骨骼,但刀停下了,隨後他感覺雙腿一松,頭頂人影晃動。惠子果斷拋棄了他奔向了小柔。

  “真是天不亡我啊!”一股輕鬆的感覺襲來,讓林岩突然覺得渾身無力,但下一瞬間他便一骨碌爬起來,現在可絕對不是放鬆的時候。

  碧磷符不負所望果然見效了,但並不是林岩所想的趨熱性,而是小柔害怕符紙有鬼,竟然主動拿刀撥打。如此一來大半碧磷符粘在小柔的身上,此刻正燃燒著熊熊烈焰。

  “姐姐!”惠子一邊撕心裂肺的哭喊著,一邊用林岩那半片衣服撲打,可惜磷火豈是那麼容易撲滅的,小柔身上的火勢不見絲毫減弱,而惠子身上也粘上了不少。

  隨著衣服的揮舞,點點火星飛濺過來,嚇得林岩連滾帶爬的逃開,下一瞬又火燒屁股一般的沖回來抓起兜囊和乾坤法劍躲得遠遠的。

  “就這樣讓她們燒死?”林岩心中還是有些不忍,畢竟他不過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年,平日連只雞都沒有殺過,現在一下讓他殺死兩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心裡確實有些無法接受。

  雖然是對手是死敵,但這可是兩條鮮活的生命啊。就在林岩糾結要不要幫她們撲滅火焰的時候,突然聽見小柔驚聲尖叫:“不要管我,殺了他,替我和師傅報仇!”

  “有那麼大仇嗎?”林岩心中叫苦,但卻無法回避,現在這種情況誰能保證惠子不會在背後出手?

  所以說很多時候都是先下手為強,如果不是林岩學過幾年武功,如果不是他有著寶貝兜囊裡面的零碎,如果那方祖傳的羅盤沒那麼結實,他恐怕早已經死了十次八次的了。

  這時候根本沒有心情去憐憫和同情,因為一旦手軟就是對自己生命的漠視,不等惠子抓刀起身,林岩已經沖上去狠狠的砸了她一羅盤,頓時惠子的頭一歪栽倒在地。

  原本林岩還想再砸兩下的,但看見兩人身上的火苗,讓他頓時改變了主意,頃刻間轉身朝著門外狂奔。

  也許這一刻小柔真的是潛能爆發,或者是她師父的亡靈附體,她竟然忍住嚴重的燒傷起身飛撲,勢要與他同歸於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