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笑仙盜

審核 第八章揭開謎底

書名:笑仙盜 作者:寂靜的雪 本章字數:358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49


  這一下可把林岩嚇得三魂出竅,沒想到這小一本這麼狠毒。自己要是沾染了這種磷火恐怕也沒有好下場。

  不想沾染就必須阻擋,突然他想起來乾坤法劍的妙用,這把特製的乾坤法劍本就另有玄機,只要用手摳開一個活扣就可以瞬間變成一條長鞭,林岩此前早已經忘記,但現在急中生智想了起來。

  長鞭呼嘯著抽打過去,小柔根本不躲不閃,打算硬生生挨上這一下也要講林岩撲倒。

  但她還是低估了林岩,畢竟是自幼習武,對人體結構的瞭解,以及情急之下的超常發揮,竟然讓他這一鞭子正中對方脖頸要害,當即便將她擊昏過去。

  障礙掃除林岩剛想跑,突然聽見惠子的聲音:“救救我們!”,對於這個女孩子,林岩心中總是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要說恨沒有對小柔那麼嚴重,也許更多的是同情,一個被仇恨蒙蔽了心靈的可憐人。

  嘩啦一聲脆響,門口那個巨大的水族箱被打破,海量的水帶著珍貴的魚瞬間將小柔吞沒,同時也湮滅了她身上的火焰。

  儘管如此她也已經被嚴重的燒傷,只怕救過來也只剩下半條命。然後他看了一眼惠子,雖然她身上的火不是很多,但雙臂也已經嚴重燒傷了。“水可以滅磷火。”

  說完這句話林岩再不猶豫朝著院外飛奔而去。

  一邊跑一邊腦海中梳理著一些不解的疑點。

  整件事都應該是圍繞自己佈置,這一點已經毋庸置疑。而對方的目的也已經說得清楚明白,是要為師父報仇。

  既然如此那麼她們為什麼不對自己暗殺?那不是更加方便,更加難以防備?為什麼還要牽扯到王金山,佈置下如此巨大的一個菊花煞陣風水局?

  沿路發現幾具保鏢和僕人的屍體,讓林岩頓時感覺不寒而慄,同時因為第一次如此接近受害者的屍體,感覺到陣陣噁心。

  不過他現在腿腳不便也只能慢慢的走過一個個受害者。看著他們的背後都深深插著忍者鏢,更證明了小柔會忍術的推測。同時也暗驚她的狠毒,她原本就沒打算放過任何一個知情人。

  同時很可能這些人的死也要栽贓到自己的身上,畢竟表面她是個溫婉的女主人,跟王土豪的感情出奇的好,不惜花費重金也要為王土豪綿延子嗣的。

  況且自己這個外人一來便發生了滅門慘案,不是自己還能是誰?這招也夠陰毒啊。

  那麼這個菊花煞陣怎麼解釋?對方花費數年時間,耗費如此多的人力物力來佈局,難道就是為了給自己看看?

  當然不會那麼簡單。這個菊花殺陣在整件事情當中應該是有著絕對重要的作用,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老爹當年贏了那個一本邪師,她們姐妹是想在風水局上贏回來。

  想到這裡林岩開始梳理自己從進入這所宅院之後的整個過程,包括自己的每一步每一個動作每一句話。

  突然他想起一個細節,老王讓他坐下吃點東西,小柔要給他沏茶,這些他都沒有接受,而是堅持要離開,這讓小柔不得提前帶他查看內室的佈置。

  也許關鍵點就在這些東西上。自己跟小柔用迷幻劑對決一次,因為兩人早都相互提防著,所以事先都服用瞭解藥。她本以為靠致幻劑就足以制服自己,沒想到事情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至於那場離奇的對決到底有多少真多少假,他實在不得而知,因為兩人都已經處在迷幻當中,雖然只是輕微中招,但那幻覺還是干擾了他的判斷。

  他無法分辨自己到底用了什麼符籙咒語,到底起沒起作用,不過在心理上,林岩還是不認可那些虛無縹緲的東西。也許一切都是幻覺造成的。

  但他知道就在他用花瓶的水澆在頭上,讓自己完全清醒的時候,他看到的那個身影應該是惠子。惠子在姐姐的授意下出手偷襲,但她骨子裡是一名武士,不肯在人背後出手,這讓林岩躲過了一劫。

  惠子沒有出手,而是提前上了屋頂,防備自己逃走,而小柔則利用煙玉躲進密室,然後發動了機關。

  機關學因為有傷天和,所以佈置機關的人都會留下一線生機,叫做生門,那個暗門是用木板遮擋的,而沒有用更加堅固的石板鐵板,正應了這一點。

  暗室被自己窺破之後,小柔定然是從滑道逃脫,不然就會被自己堵在裡面。至於她臉上的傷應該是在滑道中不小心造成的,她應該不會想到惠子沒有戰勝自己,所以沒有必要故意偽裝,不然的話那就太可怕了。

  順著滑道來到樓下,她要殺死所有知情人,應該就是那個煞陣起作用了。這股陰氣配合一些特殊的食物或者藥物,陰氣爆發讓這些人心臟驟停或者大腦出血絕對可以做到。

  陰氣爆發這種事,林岩很有研究,因為他父親當年就是中的一種陰寒之毒,久久不能驅散,最後因此喪命。

  這種事在風

水學上也是得到肯定的論證的。有盜墓賊打開古墓的瞬間心臟驟停死在古墓門口,就是被陰氣襲體而讓心臟驟停。

  何況這兩姐妹就是當年毒害父親的菊花流傳承,能夠利用聚攏的陰氣設局也就順理成章了。

  突然林岩心頭一震,他想到了另外一件事。父親當年為了恩主的安危當眾戳破邪師的陰謀,而今天自己面對類似的事,卻沒有保全他們的性命,讓他們全部殞命在這場風水局的較量中。說起來還是自己輸了。

  慶倖的是自己沒有吃王家的東西,也就讓陰氣爆發的時候沒有受到太多影響。至於到底有多大影響,恐怕還要以後慢慢才能表現出來。

  後來的佈置顯然她們倆還是太過於自信了。以為機關術就可以困死小爺。而唯一的逃生出口有惠子擋著,一本人心裡中國功夫都是三腳貓的花架子,自然不可能是惠子的對手。也就是十死無生的局面。

  但她沒有想到小爺我憑藉機智逃出生天。那時候她正追殺那些沒有即刻死亡的保鏢,為了快速滅殺四散奔逃的人,她自然會選擇使用飛鏢。

  同時這些人沒有絲毫的反抗,也要歸功於煞陣,既減弱了他們的體質,讓他們無力反抗,也嚇破了他們的膽子,任誰看到十幾號大活人突然暴斃也得被嚇瘋。

  但就在這時樓上的動靜驚擾了她,讓她發現事情並沒有順著她原本預想的發展,更是大有失控的可能,情急之下失了準頭,最後幾人身上飛鏢沒有全中要害就是證明。

  同時小柔生性謹慎,為了萬無一失,在回來的路上懷疑不死的隨手補了刀,將隨身攜帶的所有飛鏢都打了出去,當時的情況瞬息萬變,為了趕過來堵截自己所以她沒有時間回收飛鏢。想來她也是堅信二對一必然能要了小爺的命。

  如果這個修煉忍術的小妞手裡有一疊飛鏢的話,那局面可就太絕望了。萬幸這一切都沒有發生,自己還活著。

  當她匆忙沖進別墅,正好自己落到一樓,這樣一來二樓的機關自然就失去了作用。他不相信小柔會只有三樓佈置了機關,所以能從樓頂順利下來,還是值得慶倖的事。

  小柔看到自己起身急忙趕來偷襲,她精研風水牽扯了太多精力,忍術刀法上只能算是稀鬆平常,沒有學到忍者刀術的精髓,才讓他可以輕鬆應付從容退走。對這一幕林岩頗為得意。

  林岩此時已經走出幾十米外,兩姐妹也沒有再出現,應該絕對安全了,他這才隨手拿出僅存的一包止血散給自己拍上,然後邊走邊包紮邊想著整個事件。

  就在這時突然一個尖利的不似人類的聲音傳來:“林岩,我用我們姐妹的性命詛咒你死無葬身之地!”

  這一聲詛咒頓時讓他臉色巨變,原本自己就怕沾染上風水師的因果,所以沒有痛下殺手,可沒想到這兩個女人居然自尋死路,並用死亡來詛咒自己。“娘地,有那麼大仇嗎?”

  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不過一想自己不過二十一年的壽命,再被她們詛咒一下又能怎麼樣?只是可惜了惠子,說起來那姑娘……漂亮。

  就這麼一瘸一拐胡思亂想著,林岩終於走到小山坡上,看著斜陽夕照心裡突然平靜下來。也許自己真的會死無葬身之地,出了這麼大的案子,自己怎麼才能洗脫罪名?

  “不管了,先讓小爺曬一曬去去晦氣。”抬起頭向那豪宅一看,不由吃了一驚,那棟小樓竟然已經化為平地,沒有爆炸的聲音,應該是觸發了機關引發了陰氣,陰氣侵蝕毀壞了根基導致坍塌。

  如此一來,不但那些屍體會被陰氣化作塵土,就連房子也成了一片上百年廢墟的模樣。做的還真是巧妙啊,毀屍滅跡有一套。

  難道那對姐妹真的自殺了?恐怕誰也不知道,不過從她最後那一句詛咒來看的話,八成是真的,林岩不禁在陽光下打了冷戰,急忙忍痛爬起來:“這娘們真是比毒蛇還惡毒。不,惡毒十倍,百倍,簡直就是萬毒之母。”

  就在這時突然對面出現兩個人,但從長相就能判斷出二人絕非善類。那渾身的肌肉怕是都擠到腦殼裡了。還有那相貌,簡直就是山裡的精怪。

  瞬間讓林岩提高一百二十分的警惕,同時悄悄將寶貝兜囊用破爛衣服卷起來,佝僂著抱在懷裡。

  “喂,你,哪裡人?”聽見兩人生硬的問話,林岩的心徹底涼了。“這個惡毒的臭娘們,不會還有後手,事先埋伏兩個人抄小爺的後路吧,真是毒蛇都比你可愛十萬倍。”

  “我?下面山莊裡的,哎呀太慘了,那麼好的房子突然說塌就塌了,好些人都被砸死了,我命大,撿條命回來。”

  “你,看沒看見一個看風水的人?”另一個人居然還拿出一張照片來,幸虧現在林岩灰頭土臉衣不遮體,與照片上的人大相徑庭。不過這也證明了此前的猜測,還真是埋伏了兩個人對付自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