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笑仙盜

審核 第十二章這是神仙呀

書名:笑仙盜 作者:寂靜的雪 本章字數:340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49


  隨著這劇烈的震動,身下的巨大蟾蜍開始躁動不安起來,仿佛那聲音的源頭有著令他恐懼的存在。

  林岩同樣也不好受,只感覺一股恐怖的壓力壓得他喘不過氣來。突然一陣風吹過,頓時讓頭頂的情景清晰了些許。

  只見兩個人正臨空而立,手中各自持著武器對峙著,顯然是兩個人在空中打架。

  “在空中打架?那豈不是會飛?難道是兩個神仙?”林岩頓時來了精神,神話故事裡這樣的故事可是太多了。

  當然更多的是網文小說,在神話和網文之間,他更傾向於時下流行的網文,因為每當主角遇到神仙都會撈到無數的好處,甚至還能成為親傳弟子什麼的脫離困境。

  一想到這裡林岩的心都要樂開了花。感覺希望就在眼前。但馬上他就有些為難了,這兩個人打架誰會贏呢?萬一是一個壞人贏了?

  自己倒是不介意做個叱吒風雲的魔頭,不過萬一魔頭受傷嚴重抓了自己奪舍重生什麼的……,他的胡思亂想被一聲“咕……呱……”生生打斷,仿佛在提醒他:“你想多了吧!”

  確實想的有點多了,林岩收拾心情打算好好欣賞一下千古難得一見的神仙打架。但同時又開始擔心自己所處的地方不太安全,所謂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自己可不就是個凡人?

  但他不敢離開蟾蜍的額頭,因為外面更加危險。想來想去他便安下心來,索性舒服的躺在蟾蜍額頭上,看著頭頂上一道道流光般的法術對轟,心裡有一股股火辣辣的渴望。

  頭上兩人說起來可是這片世界鼎鼎大名的人物,那個花白鬍鬚的老者是禦靈宗太上長老之一,名叫賀青秋,人送外號鶴老人。

  因為他祖上傳下的禦靈法決便是禦鶴決,他從小便跟仙鶴一起長大,出道以來便有一對金頂丹羽鶴,更是伴隨他成長為一代巨擘。所以得了鶴老人的別號。

  但現在他座下仙鶴卻只剩下一頭,而且腳爪和翅膀皆都帶傷,他本人身上更是血跡斑斑,原本鬚髮銀白面如嬰紅的飄逸老人,此刻卻顯得狼狽不堪。

  看著對面招招緊逼的劍器宗劍靈子馮玉山,賀青秋忍不住再次開口:“劍瘋子,你難道真的不顧我兩派千年情誼,今日要對老朽下殺手不成?”

  “哈哈哈哈,這話多日前我便說過,我無意與你為敵,只要你交出屠魔令。”“休想!正所謂仙寶有靈,德者居之,這屠魔令既然被我所得便是與我禦靈宗有緣,你再搶奪便是背信棄義,不怕我禦靈宗與你劍器宗反目嗎?”

  “哈哈哈哈,我劍瘋子怕過誰來?何況我劍器宗與你禦靈宗交好,不過是可憐你們這群老朽苦撐不易,提攜你等一把,真的以為就可以與我劍器宗平起平坐?”

  “你!真真的欺人太甚,今天就是拼上我這條老命也不能讓你如意!”說著話老者強鼓法力催動手中法寶禦靈子跟劍瘋子戰在一處。

  但可惜他畢竟年老力衰,雙方又苦戰多日,他的一雙仙鶴只剩下一羽,身上法寶靈丹也用的精光,如今已經是強弩之末又豈是對方敵手?

  劍瘋子輕鬆化解對方攻擊不由哈哈大笑:“哈哈哈哈,鶴老人,別說我不尊老,你我從北荒一直打到這西荒之地,如果不是我手下留情,你焉有命在?現在我給你最後一個機會,只要你乖乖將屠魔令交出來,我保證不為難你,而且給你靈丹療傷,還可以助你再尋異獸,如果你冥頑不靈,那麼可惜,你這老牌巨擘恐怕今天就要葬身在這片荒蕪之地。”

  “你這瘋子早有殺我之心,何必還來假惺惺?我承認我已經是強弩之末,只靠著一口意氣支撐,但我不相信你就還有多少法力,今天說不得老朽要拼命,那就拉著你這劍器宗的劍靈子陪葬了。”

  “做夢!”話音未落,劍瘋子的飛劍便發動了一輪新的攻擊,招招都直指老者要害,迫得他只能苦苦支撐,終於拼著禦靈子毀掉,總算擋住了這輪詭異的致命劍招。

  此時兩人都已經筋疲力盡,就連禦空而立都顯得有些不穩,但顯然鶴老人更加不堪,此時他的鬍鬚被切去大半,剩下的一叢亂蓬蓬的吊在頜下。

  前胸後背又添了幾道深長的劍傷,裡面已經沒有多少鮮血流淌,顯然他的氣血已經虧虛到極限,即使現在兩人罷手,只怕他也再難回復到當年的境界。

  境界被打落,陪伴千年的靈鶴橫死,這一切的一切都讓老人心灰意冷,整個人的氣勢竟然被濃重的死意包裹,哪裡還有往日的仙風道骨?

  老人伸手撫摸一把坐下的仙鶴,哽咽著聲音說道:“紫姬師姐,我對不起你,

對不起金丸師兄。本以為你們將後代交給我那小玄孫女,你我三人就尋一處安樂之地聊以終老,卻不想我貪心不足想要給後輩撈點功勞,卻讓你與金丸師兄陰陽兩隔,我……”

  坐下仙鶴聞聽也不由落下兩行清淚:“青秋師弟不要再說了,這幾千年來你對我夫婦如同手足,有這份情就足夠了。”

  “師姐,到了這時候你就不要寬慰我了,你這話雖然入理,但卻是在師弟胸口捅刀子啊。”鶴老人隨即長歎一聲:“今日那小賊明顯不肯放過我們,你還是走吧,記得尋回金丸師兄的遺骸,尋一處歸隱之地終老吧。”

  “師弟你!”紫姬仙鶴心知不好,剛想勸說,對面劍瘋子竟然又恢復了些許法力展開新一輪攻擊。

  迫得鶴老人無奈,將心一橫將手上唯一的一件靈寶祭起,狠狠的朝著對方飛劍砸去。

  只聽哢嚓一聲巨響,飛劍被打個趔趄倒飛回去,而那件靈寶禦靈鐲卻化作齏粉飄散開去。

  “噗!”

  鶴老人再遭重創!

  “師弟!”紫姬淒厲的喊了一聲,兩行淚更是止不住的淌了下來。

  因為她知道那靈鐲意味著什麼,那是她夫婦與鶴老人的牽絆,是靈獸與人契約的寄託之物。

  現在鶴老人主動毀去這件靈寶,就算是打破了契約,給了紫姬自由但卻讓自己承受了反噬的代價。

  原本還得意洋洋的劍瘋子猛然間也反應過來,頓時便是臉色巨變,因為這只能是一種情況,鶴老人要拼命了。

  原本站在紫姬背上的鶴老人猛然鼓動法力飄臨半空,隨後強吞下嘴角因反噬造成的一口逆血,平靜的對紫姬說道:“師姐走吧,若師弟僥倖如願,希望師姐他日能做師弟的埋骨人。”

  話未說完便義無反顧的朝著劍瘋子沖了過去。

  這一幕直駭得劍瘋子怪叫一聲:“老瘋子,你待如何!”但對方現在已經是心存死志,哪裡還聽得他的廢話?

  鶴老人渾身閃爍著耀眼的光芒,一尊金燦燦的法身猛然脫出,只怕下一刻就要撲上來抱著他自爆同歸。

  劍瘋子哪裡還敢怠慢,拼了吃奶的力氣壓榨乾枯的法力,想要將鶴老人逼退,但對於一個一心求死的人,任何招式都無濟於事。

  卻在這時突然一張鋒利的大嘴準確的穿過來,一口叼住鶴老人的法衣,然後頭一擺便將他甩出十裡之遙。

  隨後紫姬渾身易彩大放,拼著飛劍斬斷翅膀,義無反顧的撲向了劍瘋子。

  與此同時鶴老人腦海中傳來一道傳音,“師弟,終究還是你要做我夫婦的埋骨人,記得日後帶小白去我夫婦墳頭拜祭。”

  “哄……哢!!”不等他再說什麼,紫姬已經拼著胸膛再受一劍,沖到劍瘋子近前自爆。

  大乘妖仙自爆法身何等威力?只感覺整個天地都仿佛要隨之碎裂一般。

  鶴老人被餘波波及連番趔趄險些跌落地面,同時整個心都像是被人硬生生摘掉一般,疼得他差點昏厥過去,不由大吼一聲:“師姐!我何德何能值得你如此待我!”

  此刻的林岩如同傻子一般直愣愣的仰著頭看著頭頂劇烈的爆炸,不是他不想躲,而是他根本無處可躲,外面有無數妖獸,而他又是個對修仙絲毫無知的門外漢,他又豈會知道有多危險?

  七竅當中鮮血流淌,讓他整個臉都成了紫紅色,渾身本已經開始癒合的傷口也同時爆裂。不單是他就連那頭小山一般巨大的蟾蜍都猛然趴向地面,被那股恐怖的靈壓狠狠壓制在地上無法動彈分毫。

  鶴老人真的瘋了,現在他心裡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要將劍瘋子挫骨揚灰。

  但當他來到爆炸中心的時候,卻發現那裡有一團血肉模糊的東西正在不斷扭曲,好像是一個怪物試圖恢復。

  當即就讓他如中雷劫。心頭劇震簡直無以言表。“你,竟然修煉邪功!”在紫姬自爆之下,幾乎沒有誰能夠倖免。但現在那團血肉當中已經展現出了劍瘋子的臉。

  一股詭異的神念波動傳來:“哈哈哈哈,不錯,這就是我劍瘋子的保命絕技,知道我會這仙法的都死了,所以這是沒人能夠知道的秘密,你也不例外!”

  他知道鶴老人在強行毀掉靈魂契約之後,又被打斷了自爆,雖然保住了性命,但他現在恐怕境界已經跌落三成,況且他現在法力枯竭就連禦空飛行都是借著仙衣勉強為之,還不是眼睜睜看著自己復活?

  但他想錯了,鶴老人揮手從乾坤袋中取出一根法簽,便凝聚法力並慢慢對準自己胸口,臉色猙獰的說道:“你想錯了,老夫還有一招,便讓你這邪魔小兒瞧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