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笑仙盜

審核 第十三章你是來給我送寶的嗎

書名:笑仙盜 作者:寂靜的雪 本章字數:381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49


  見到那根象牙白的尺長法簽,劍瘋子的臉先是一愣,隨後便是大驚,慌忙喊道:“不,鶴老人,我們凡事好商量,你又何必做得如此決絕?你損失了靈鶴不要緊,我可以幫你,不我可以給你做僕人,我一個大乘期劍修甘願為奴,你快停下!”

  鶴老人真的停下了,原本祭起法簽便要凝聚法力,灌注到靈簽之內,而他現在法力已經接近乾涸,若不是一身法衣還有作用,恐怕他只能在地上爬了。

  但他停下並不是被劍瘋子打動,而是他看到了最想看到的東西。一頭小山一般即將化形的大妖,月眼銀蟾。

  這是一頭上古荒種的妖獸,雖然只是化形前,但一身恐怖的妖力已經足以撼天動地,只要用靈引強行收服,要改變這場對決,滅殺劍靈子更是輕而易舉。

  更何況它現在處在化形的關鍵時期,不能移動分毫。剛好適合他現在這個狀態收服。

  鶴老人面帶微笑的說道:“果然是天都幫我。”說著話,將那根芥符靈引射向地面。芥符靈引是禦靈宗不傳之秘,其作用就是可以迅速的吸納天地元氣幫助馴服靈獸。

  說起來此符極為霸道,本與禦靈宗的宗旨不相符。他們認為萬物有靈,應該平等待之,所以宗門弟子要尋找自己的靈獸必須在公平的情況下,得到靈獸的認可方算成功。

  但也有一些特殊情況,比如一些妖獸為禍一方,但因為是上古珍獸,原本這方世界便已經不多見,為了保留此妖獸種群,便需要芥符靈引強行鎮服,然後帶回宗門看押。由此也足見此符的霸道。

  還有一點便是鶴老人當初想要做而沒有做的事,因為可以強行引動天地元氣,便可以化作一個滅敵殺招,但要使用唯有自爆一途。

  現在鶴老人連番重創後,境界已經跌落數重,就算能夠引動天地元氣,恐怕也形不成太大的自爆威力,但若使用在月眼銀蟾身上,將之馴為自己的靈獸,然後操控靈獸一同自爆,定然能夠一舉滅殺劍靈子。

  這一幕讓剛想開口的劍瘋子一愣。剛剛他以為鶴老人被自己的話打動,主動放棄了引靈自爆的舉動。

  要知道通過芥符靈引引動天地自爆,那可是神形俱滅的下場,不到萬不得已,他們這些大能誰會選擇?

  但現在看到鶴老人還是發動了芥符靈引只是不是用在自己身上,卻投向空空如也的地面,不由讓他驚疑。

  突然一個不好的念頭湧上心頭,隨即他顧不上繼續恢復自己,急忙抬頭四處觀瞧,然後恐怖的大叫一聲:“不好,鶴老人你聽我說,趕快停下,否則你我生死是小,……”

  正說著突然發現鶴老人臉色一黑,隨即痛苦的大吼一聲:“啊!不要……”便再也沒有了聲音。

  這是什麼奇葩狀況?劍瘋子一天內受到的刺激實在太多了,他已經不敢去想像,本有心湊到近前看一看,但又怕中了對方的算計,便呆愣在哪裡。

  原來就在鶴老人將芥符靈引投到月眼銀蟾的額頭上時,林岩已經醒來了,見到一道白光閃爍著落到自己跟前,不由心中一動,定睛一看那道白光,仿佛是一把小劍,此刻已經深深刺入銀蟾的額頭大半,只留下短短一小截露在外面。

  何以稱為芥符,就是灌注法力之後靈引可以化作芥子微塵,但現在鶴老人法力虛弱到極點,竟然只是發動它如劍一般釘在妖獸頭頂。

  林岩一見此情此景不由一愣,心裡閃過上萬種可能,但他還是願意相信最不靠譜的哪一種,不由抬頭對著天空中老人的身影一拜,說道:“你們是來給我送法寶的嗎?”然後無比風燒的探手抓向芥符靈引。

  不等他的手真的抓到靈引,便感覺自己全身的鮮血都瘋狂的朝著上面湧去,從手上的傷口噴泉一般彪出,瞬間就讓他的血沾滿了靈引。

  他想要抽手,不然恐怕一身血液都要被吸幹,但他已經無法移動分毫,瘋狂湧動的天地元氣將他的手死死的按在上面,現在不管有什麼後果,他都只能聽之任之。

  因為他的干預,原本就油盡燈枯的鶴老人災難堅持,當即遭到反噬一命嗚呼。而靈引則在林岩鮮血的作用下,將契約轉到他的身上。

  這些海量的靈氣經過靈引瘋狂的注入林岩和銀蟾的體內,銀蟾尚且可以支撐,但林岩卻根本沒有絲毫修為,瞬間便被蹂躪的求死不能。

  只感覺丹田一陣陣鼓脹,一時如冰一時似火,元氣更是狠狠的在他的經脈當中沖刷。

  就在他感覺自己快要爆炸的時候,突然一陣劇痛傳來,海量元氣終於找到了宣洩的途徑,便從那丹田之下,在冰火元氣衝擊開的一處竅穴瘋狂的宣洩出去。

  林岩直接昏死。

  他還不知道自己有多麼幸運,此前他身體開始變異,手掌長出蹼來,都是因為沾染了銀蟾化形蛻散出來的妖力,假如聽之任之的話,最好的結果他會變成半妖,而最壞的結果便是死。

  但現在陰差陽錯之下,他以為鶴老人給他一把寶劍降服蛤蟆妖,欣喜若狂的撞上去,結果卻得到了這個靈獸契約,如此一來銀蟾成為他的契約靈獸,那些沾染的妖力也被天地元氣沖刷乾淨,便再也沒

有了妖化之虞。

  鶴老人這位禦靈宗的太上長老,一位大乘期的巨擘就這樣憋屈的死了。而始作俑者現在卻處於半昏迷的狀態。冥冥中感覺自己跟銀蟾居然有了一絲微妙的聯繫,好像它就是自己的血親兄弟。

  還有更幸運的,他是一個修煉界的門外漢,不懂絲毫修煉法門,所以明明感覺到有力量灌注身體,卻無法抵抗也不懂修煉,讓他躲過了爆體而亡的大兇險。

  劍靈子此刻已經恢復的七七八八,正躲在一旁進退維谷。

  他也實在不敢相信鶴老人就那麼死了,而引動的天地元氣漩渦剛剛還在肆虐,卻突然毫無徵兆的消散無蹤。

  四周靜的出奇,仿佛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原本仙鶴紫姬自爆所造成的破壞足以摧毀方圓萬里,但現在卻看不見絲毫痕跡,腳下大地依然是朦朧一片。

  他的額頭開始見汗,開始的猜測已經被證實。這是一個絕對恐怖的地方,封印著萬年前為禍此方世界的一位魔修——血魔。

  血魔一身精純的魔功,萬血真靈訣,可以吸納天地間任何生靈的血脈為己用。並且可以化生出無數的血分身,只要不能同時殺死他所有的分身便無法將其滅殺。

  最後天下所有修真界大能同時出手,動用了數件神器並借助當年補天大陣才終於將血魔封印在西荒。

  “恐怕現在腳下就是封印血魔的大陣!”一想到這裡劍靈子就遍體生寒。他可是比任何人都瞭解血魔的恐怖,因為他的萬靈法體,就是從萬血真靈訣當中演化而來。只要保證自己神魂和一身精血還在,哪怕被斬碎也能夠恢復過來。

  當然萬靈法體不是血魔分身,無法做到一滴本命真血就能寄魂複生的程度,但也足夠恐怖了。

  劍靈子越想越害怕,此刻他身體已經恢復了八成,雖然同樣是境界被打落,但活著比什麼都重要。何況現在他恢復了肉身,再被人撞見也不怕會有人能識破萬靈法體,便毫不猶豫的破空而去。

  但片刻他又閃身回來,直奔鶴老人的遺骸而去。畢竟是一枚屠魔令,那可是天下所有修士都視為珍寶的存在,又豈能讓他不動心?

  原本打算取了鶴老人的乾坤袋就走,可萬萬沒有想到這一決定卻要了他的性命。

  只見天外一方羅盤正飄蕩在星空,由於紫姬自爆造成封印產生細微的破損,讓天地元氣內外溝通,那方羅盤便如尋找到血腥味的巨鯊流星般墜落而來。

  當真是無巧不成書,當羅盤墜落到上方的時候,已經化作目力無法分辨的白光,就算劍靈子已經將劍器宗的瞳術劍靈電眼,也根本無法捕捉。

  所以他信心百倍的來取屠魔令,卻不想滅頂之災從頭劈下。

  “噗!”

  一道白光沒有絲毫徵兆,徑直從他顛頂劈下將他靈魂連同肉身劈成兩半,然後強大的衝擊力形成的漩渦,裹挾著他和鶴老人的屍身落入封印。

  羅盤仿佛尋血的鯊魚直奔林岩而來,最後在他頭頂緩下速度,慢慢的落在地面。

  此時銀蟾已經失去了小山般的身軀,只有磨盤大小,跟林岩同樣處於半昏迷的狀態之中。它的全身妖力和著海量的天地靈氣全都經過林岩丹田的漏洞洩露出去,對整個封印都造成了不小的衝擊。

  當然這一切的發生二者都完全不知道,鶴老人和劍靈子就這樣憋屈的間接死在了林岩之手,這將成為一個永遠無法解破的懸案。

  不過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假如有一絲消息洩露出去,恐怕有一百個林岩也不夠兩大超級宗門報覆滅殺的。

  先是恐怖對決,再是瘋狂的天地元氣湧動,早已經將那些環伺周圍打算撿銀蟾化形失敗便宜的妖獸驚走。所以這裡暫時成為絕對安全的地方,足夠林岩恢復身體並且思考一些問題。

  “這是一片修仙的世界已經毋庸置疑了。”看看身旁地面上的羅盤,林岩當真是欲哭無淚,沒想到祖上傳下來的這方羅盤竟然還是個了不得的法器,當然具體有多了不得他是沒法衡量的。

  再看看不遠處的劍靈子,屍身中露出一柄飛劍,因為主人已經死亡,而且此前連番遭遇重創,劍靈已經泯滅大半處在消散邊緣,讓這飛劍就如同一把普通的利劍掉落塵埃。

  劍器宗以劍為主,各個都有一股傲氣,特別是到了劍靈子這種境界,更是除劍以外再無他物。

  所以他身上根本沒有乾坤袋這類大型的儲存器物。隨身攜帶的僅有一點丹藥靈石也早已經消耗殆盡。

  倒是鶴老人的乾坤袋靜靜的躺在他的手中。當真是天道弄人變化無常。兩位大能就這麼憋屈的死了,兩人的遺物都成了林岩的收穫。恐怕這兩位曾經的巨擘死都不會瞑目吧。

  假如有人知道林岩曾經說過“你們是來給我送法寶的嗎?”,不知道會是多麼震驚?會有多少的仇恨。

  就在林岩半昏迷的時候,封印起了一些變化。在一片古跡廢墟的中心,有著一處大陣封堆,那裡便是封印血魔血身的地方。

  但現在那封堆之上卻有一滴鮮血慢慢滾落。血滴當中一個瘋狂的魔影無聲呐喊:“哈哈哈哈,多少年了,我血魔終於等到今天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