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笑仙盜

審核 第二十三章古陣煉器

書名:笑仙盜 作者:寂靜的雪 本章字數:366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49


  妖獸骨可比青石好上百倍,不但更加結實,而且法力的傳導力更佳,唯一不足之處就是林岩手裡沒有太過巨大的獸骨,而且他也不太懂得煉製,沒法將它們煉成材料。

  就那麼挑揀了幾塊大點的獸骨依然用飛劍刻畫。幾天之後倒是也讓他湊出一個簡單的煉陣。這卻是他將能用的獸骨全部用盡才取得的成績。

  “成不成就看這次了。”這次林岩在陣中放置了一根骨箭鏃,如果這東西能煉製成功的話,便證明煉陣可用,他便可以製作更加複雜的煉陣,然後煉製幾塊陣石佈置遮掩大陣。

  就在啟動煉陣的瞬間,林岩卻突然改變了主意。因為他想起了孟爺,想起了自幼老人家傳授他的制符手藝。

  雖然對所學的符籙從來沒怎麼看中過,但如今易地而處,沒准這些符籙就變得有意義了也不一定。

  想到這他趕忙隨便找了一塊骨片,然後用飛劍在上面刻畫。飛劍就算鋒利但還是太大了些,根本不適合用來刻畫精細的符文,但他現在沒有其他可用之物也只能將就了。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畫完一個簡單符籙,林岩趕忙用內力催發,只見骨符上一道白光閃過,便從手中消失不見。

  隨後在數十丈外的青石上便閃爍一道火花。林岩看到這一幕不禁老臉一紅。

  他所刻畫的正是一個簡單的取火符,從效果來看,這符籙算是有效,但他這手法可就實在不敢恭維了。本是對著腳邊一根木柴的,結果卻差了十萬八千里。

  不管怎麼說以前所學符籙有效,還是讓他大為振奮。由此也想到那些符籙不是沒有效果,而是沒有人能夠修仙。

  為什麼沒有人能修仙?他不知道,也沒有興趣去研究,但如此一來他的攻擊手段可就不再是簡單的掄劍劈砍了,而是搖身一變成為一位敕手風雷的仙人。當然這不過是他自己臆想罷了。

  看著煉陣他一刻也沒有猶豫當即便改變了主意。不煉那個什麼骨頭箭鏃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能夠煉製出一把刻刀。

  可用什麼材料呢?林岩看來看去也沒什麼好利用的。最後只能因陋就簡繼續選擇骨材,但這次他選擇了一顆妖獸的牙齒,並在上面刻畫了一個歪歪扭扭的堅如磐石符。

  他心中默默禱告一遍之後,便毫不猶豫的催動了煉陣。這一次煉陣的效果明顯好過上一次。只見那顆獸牙刻刀在煉陣的作用下慢慢升起,然後不斷旋轉,一道道精光閃爍,起碼在陣勢上看起來很是喜人。

  終於所有的精光彙聚到刻刀之上,林岩知道這應該是到了關鍵時刻,只要能讓精光融入其中便算煉製成功了。他便更加小心的控制內力,片刻之後大功告成。

  這樣簡陋的煉製,與其說是煉器不如說是煉製材料,同時將他刻畫的符文凝固在上面,但這已經是他能做的極限了。

  揣著緊張和欣喜的心情,快速的來到煉陣中心,一把撿起那把刻刀上下左右的看了又看,隨後又撿起一塊碎骨頭試了試。那塊獸骨竟然應聲而斷。

  “哇,哈哈哈哈,小爺我就是個天才。”這話雖然有點狂放,但卻也沒說錯。在煉器這一點上他還真算得上天才。

  有了這幾個喜人的成果之後,林岩對遮掩氣息的大陣更加有了信心,因為他還知道斂息符的製作,經過一天推演之後,他便成功的將這符文加入其中。

  關乎成敗的一舉便在幾天後上演,看著將要煉製的“陣石”,林岩心裡十分忐忑。並非是他偷奸耍滑,而是手頭材料太過拮据,根本沒法讓他這個煉器新人盡情施展。

  獸骨原本就揮霍的七七八八,所以他突發奇想竟然找來一塊不知名的硬木來煉製。只是不知道這效果會如何。

  “這回恐怕煉製出來的不叫陣石而應該叫陣木了吧。哎,沒辦法誰讓小爺沒有白玉呢?”通常這陣石都是用白玉煉製,所以他才想到用青石,但現在改成木頭,連屬性都徹底改變,恐怕成功幾率不大。

  不過也是沒辦法,成不成就只能試試了。隨著煉陣點亮,木塊在陣中徐徐升起,然後精光彙聚,卻突然木塊上長出了綠芽,當然這不是真的長出來,而是能量幻化,正在林岩呆愣的瞬間,轟的一聲輕響,那塊木頭化作飛灰。

  “該死。”林岩咒駡一聲,但卻並沒有因此而多麼懊惱,這樣的結果他早已經想到,只是為找不到材料有些著急而已。

  這煉陣乃是借助天地之力,實在太過霸道。尋常木材雖然看似堅固,卻無法承受。所以通常陣石都是用玉煉製。

  玉石並非完全的五行之物。也正因此玉石適合煉製大多數法器。有萬能煉材之稱。

  就在他苦無對策的時候,突然想起陣靈,不禁一敲額頭便快速的朝著陣靈跑去,放著這麼一個便宜師傅不用豈不是浪費?

  “你要煉製木系掩陣?”血魔大為吃驚。之所以熱心幫助林岩遮掩蛇軀氣息,乃是因為封堆屬於土陣,剛好克制他的血

道。而他傳授給林岩的陣法是經過他的修改,悄悄加入血煉法門,到時候一旦發動便可以抽取封印力量,然後煉化大蛇血肉反沖封印,幫助他血身脫困。

  可現在林岩想要用木材煉製,這煉陣便必須做出相應修改,以利於天地間木靈氣的凝聚入器。

  血魔本就不想讓他改變,乾脆找了一個最合理的理由推辭,“這個,我也不清楚了,我畢竟只是個陣靈,而非修士。”但林岩卻不願放棄。

  “那麼前輩可知道木屬性的符文?”“符文?這個倒是略知一二。”不好全都拒絕,隨便告訴他幾個就是。林岩心裡一陣冷笑,“目的達到。”同時卻在神識溝通“還請前輩不吝賜教。”

  滿意的帶著幾種古老的木系符文回到住處,他心裡可就有了懷疑,再次將所有符文拆開仔細研究,甚至不惜一個個的實驗,終於讓他感覺到掩陣中一些不必要的符文存在。

  之後他拿出羅盤開始嘗試推演陣法的變化。但此事千難萬難,皆因為他底蘊不夠,知道的煉器知識實在太過貧乏。

  於是接下來的日子裡便總是傳來“轟隆”“哢吧”的聲音,周邊的木頭也在飛快的減少。林岩幾乎已經忘了最初的初衷,而是將全部心思都紮在研究煉器上。

  終於這一天又傳來他風燒的大笑:“哇哈哈,小爺我就是個天才。”顯然他煉製的木系掩陣竟然真的成功了。

  廢墟之中,八塊黑不溜秋的木樁按照陣法排列開來,圍攏了方圓千米範圍。各個木樁和中心位置還勾畫著各種線條。

  這就是一個最簡單遮掩氣息的陣法,現在便是考驗它威力的時候了。林岩將自己的內力緩緩注入陣法當中,隨即八塊黑木樁便慢慢被點亮。

  只是這個過程便讓林岩額頭見汗,但他不願意放棄,繼續傾注內力,終於八塊黑木樁光芒一閃,仿佛融為一體,淡淡的光芒便籠罩其中。

  同時封堆之上也有光芒閃過,竟真的借來了封印的力量,但卻對封堆沒有絲毫削弱,而是利用激發的辦法辦到的。同時煉化大蛇反沖封堆的效果也消失無蹤。

  這一幕頓時讓血魔暴跳如雷,恨不得現在就親手掐死林岩,但一想到這小子還有用處,他也只能暗自詛咒他洩憤。

  收了內力顧不得擦去額頭的汗水,林岩便沖到銀蟾旁邊問道:“怎麼樣小合,剛剛能夠感受到你家小爺的氣息嗎?”惹來銀蟾咕呱叫了一聲一轉身屁股朝向了他。

  “且,就知道你這小賊不識得小爺煉製的高級貨。我問問陣靈去。”

  此時血魔正在鬱悶的吐血,沒想到只是傳授給他幾個木符文,這小子還真就弄出一個木掩陣來,有一瞬自己竟然都失去了對那小子的感知。

  雖然心裡不願意,但實在沒有別人可以借鑒,所以他只能去問陣靈。而血魔還要忍住心中的憤怒,耐心的繼續演戲:“沒想到你小子是個煉器、陣法的天才,連我都有些佩服你了,你煉製的這個木掩陣效果當屬不錯,有一瞬我也無法感知。”

  “成了,多謝!”說完不理血魔便興高采烈的跑開。留下血魔獨自陰晴不定的揣摩著。

  既然掩陣成功當然要利用,休息一天攢足內力之後,林岩便打開陣法將蛇軀取出。但這一下他可就犯難了,本來他那點可憐的內力只是勉強打開掩陣,現在又要他一邊支撐陣法一邊運功揮劍,太過有些強人所難了。

  但他有辦法應付,跟銀蟾溝通一下,便讓它代替自己主持陣法,沒想到竟然妖力也能維持,他便拿起飛劍,飛速的在蛇軀上上躥下跳。

  很快巨大的蛇軀便被剝皮拆骨分解成數段,毒囊也被小心的取了出來。多虧了他最近功力精進,不然的話還真不容易辦到。

  這事終於算是告一段落,畢竟主持大陣消耗不小,就算銀蟾也無法支撐太久。

  做完這些讓他十分滿意,起碼不用再過吃了上頓沒下頓的日子。而且三目幽的血肉異常強大,林岩吃了幾天便感覺自身力量有所增長,居然內力也長了不少。

  鶴老人的筆記當中也有食用妖獸血肉、精髓的記載,不由引起林岩注意。現在他還不過是吃了點血肉便已經有了明顯的改變,那麼若是吃下三目幽的精髓會如何?

  精者精血,髓者髓腦。一想到吃大蛇的腦子不由讓他有些洩氣,但再一想每每斬殺妖獸銀蟾就沖上去吞吸精血,想必是出於本能知道這都是妖獸精華之物的緣故。

  “拼了!”林岩心一橫,自己連三目幽的腸子都鑽了個夠本,還有什麼好怕的?只要能活下去比什麼都強。而要活下去就必須快速的提升自己的實力。

  通過三目幽蛇巢一戰,他明白了一個問題。不論多麼高明的計謀在絕對的力量面前都變得滑稽可笑。

  就好像他算計了無數可能,最後雖然三目幽是撞在自己埋下的飛劍上被斬殺,但那也不過是它的運氣太壞。如果整件事出現一點點偏差,那麼死的絕對是自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