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笑仙盜

審核 第二十四章蛇棲果

書名:笑仙盜 作者:寂靜的雪 本章字數:345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49


  佈置好木系掩陣,林岩將蛇頭取出,看著曾經無比恐怖的大蛇如今卻成了自己的盤中餐,不禁讓他再度唏噓。弱肉強食不外如是。

  讓銀蟾幫忙控制陣法,他自己則提著劍開始劈砍頭骨。頭骨的堅硬超乎想像,忙了半天卻不過砍開一個小小的豁口。好在現在掩陣不用佈置的那麼大,銀蟾也能多堅持一會。

  既然外面不行,林岩乾脆鑽到蛇口之中。順著當初被飛劍刺出的空洞,拼盡全力將頜骨揭開。

  沒有想像當中白花花的腦漿,而是一種類似晶狀的東西。足有酒罈大小,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條長舌頭便飛過來卷住精髓。

  幸好林岩最近功夫大進,揮手一劍便將精髓留下一半,然後迅速的將其收入乾坤袋裡。銀蟾也不糾纏,滿意的將餘下部分一口吞吃。

  出於對大蛇頭顱的好奇,林岩探身鑽了進去,卻突然發現裡面竟然另有乾坤。只見在那頭骨後方居然自成一片空間,但由於大蛇身死沒有妖力支撐,所以這片空間完全敞開著。

  裡面卻有著幾樣東西吸引了林岩的注意。兩塊不知道幹什麼用的石頭,能夠被大蛇收藏在體內,應該不是凡物,先收起來再說。

  然後是一支斑駁的綠色小箭,林岩試了試將內力灌注進去,卻發現沒有任何反應,弄不懂。收起來。

  最後卻是一抔黃土上長著一株草,那草已經枯死,但上面長著幾顆翠綠的晶瑩果實。除此以外再無他物。

  林岩不知道這是什麼,便用手捧著爬出來。沒想到剛一出來銀蟾便興奮的咕呱一聲,然後長舌頭電射而來,打算卷走那株枯草。

  林岩哪裡肯幹,急忙抽手躲過偷襲,但速度還是慢了一線,被銀蟾卷走一顆果實吞落腹中。

  銀蟾可不是什麼都吃的,但凡它看上眼搶奪的可都不是凡物。林岩急忙一把扯下餘下的幾顆果實順手丟一顆在嘴裡,餘下全都收入乾坤袋。

  結果這一舉動引起銀蟾大怒,竟然放棄維持陣法猛的撲過來。嚇得林岩怪叫一聲,但已經來不及,只見陣法閃爍兩下頓時停止運轉。

  這可嚇得林岩不輕,急忙將蛇頭收起來,跑過去查看掩陣,見沒有什麼大礙才算放心。

  “小合,你這小賊,居然連我交代的事情你都敢不認真辦?罰你這個月不准吃東西。”林岩想了半天也只能說這麼一句話解氣。他又打不過人家。

  卻不知血魔再次因為這掩陣激發封堆的封印力量而暴跳如雷。但他也只能在心中更加狠毒的咒駡而已。

  小心的在自己草廬周圍查看一番,沒有發現異樣他這才放下心來。回到草廬當中盤膝坐好,拿出那團精髓切下一片丟入口中。

  由於存放不當,其實這三目幽的精髓已經有所流失,但依然還有充足的能量。只感覺一股股精純的能量釋放出來,林岩趕忙按照禦靈訣修煉。

  他卻不知道這力量屬於純正的妖力,根本不應該這般直接吸收,正所謂無知者無畏,這種力量飽滿的感覺竟然讓他欣喜若狂。

  引導妖力循經過十四圖算是完整一個大周天,時間也剛好度過晝夜。雖然依舊是大部分順著丹田下衝破的竅穴洩露大半給了銀蟾,但存下的部分卻還是讓他感覺到明顯的提升。

  但他卻不知道這番施為差點給他引來滅頂之災。洩露出的精純妖氣雖然基本被銀蟾及時吸收,但還是有一些逸散開來。

  要知道林岩可是吃了一顆果子,又煉化大蛇的精髓。那顆果子名叫蛇棲果,只有在毒蛇出沒的地方生長。吃下這種果子便可以增強骨骼韌性,是煆骨的靈藥。

  兩種力量經過他功法的提純之後,這氣息似是一個滿含精純妖力的靈藥出世,便如同鯊魚海中滴入的一滴鮮血,頓時引起各方大妖的騷動。

  好在這氣息一閃而逝,大妖在察覺氣息消失之後便逐漸安靜下來,但每一個都加以留意,等待下一次這股氣息的出現。

  活動活動身體,突然聽到全身骨骼都劈啪作響,讓他有一種充滿力量的感覺,好像一拳下去就能夠開碑裂石。如果此刻他已經達到先天巔峰,那麼他就可以通過內視看到自己的骨骼上出現絲絲紅線。這是骨骼在蛇棲果的強化作用下增強的表現。

  林岩並沒有糾結此事,而是開始考慮今後的修煉和一切器物的煉製。在這個危機四伏的封印之中,能夠有這麼一段平靜的修煉時光他已經很知足,但這裡不會永遠平靜,所以他要做好充分的準備。

  經過這一段時間煉器,他已經有點上癮的感覺,現在終於分解了大蛇的殘軀,不煉製點什麼總感覺心裡癢癢的。

  揮手取出一根大蛇肋骨,看著那自然彎曲的

晶瑩白骨,他開始冥思苦想。

  經過這幾次荒林探索,他發現自己嚴重缺少遠攻技能。現在雖然符籙的秘密已經被他解開,但也無奈的發現除了取火符凝水符等幾種簡單的符籙,其他他都用不了。要麼是孟爺傳授的符籙有錯誤,要麼就是自己功力不夠。

  所以依靠符籙已經不可能,那麼就只能煉製武器。到底煉製什麼呢。林岩用力的翻轉蛇骨來回的看。

  突然他有了一個主意,“弓箭?”假如將大蛇的肋骨稍加雕刻煉化,將彎曲的角度展開一些,然後壓過去上好弓弦,那不就是一把強弓?

  上古煉陣,借天地之氣煉化,雖然林岩只是學得萬一之皮毛,但粗略煉製成器也已經足夠了。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完成了這把長弓的刻繪煉製,但在上弓弦的時候林岩發現一個讓他無比尷尬的問題,壓不彎。

  這意味著什麼?也就是說即使能夠上好弓弦他也拉不動這張弓,那豈不是說白白浪費了幾天的時間和功力?難道是自己臨時起意加入的那個堅韌如鐵出了錯誤?

  他現在真恨不得大哭一場。但現實告訴他不能放棄,要想變強就必須武裝自己。於是他轉而投向了大蛇的鱗片。看著磨盤大小的鱗片,林岩思索著煉成什麼。

  “盾牌,必須是盾牌。”經過與小柔和惠子的一戰,他深切體會到有一個打不穿的盾牌是一件多麼愜意的事,所以他果斷的選擇了盾牌,並想像著自己一手飛劍一手持盾的英姿。

  “盾牌煉好了?好像還是有點大啊。”以他現在的水準能夠煉製成型就已經相當不錯,還能奢望著東西收縮自如不成?

  試著拿起盾牌,卻瞬間有一種躺在地上撒潑打滾的衝動。他居然使出吃奶大力氣也抬不起來。要知道他的力量可大非從前,但煉製完成的盾牌因為加入了穩如泰山等符文,居然真的如泰山一般紋絲不動,這該是多麼大的打擊?

  連續煉製兩個器物居然都不能使用,這打擊實在太過猛烈,導致林岩一天來都有些興趣索然。既不想修煉也不想再鼓搗煉器。

  但第二天他便鬥志昂揚的展開了新一輪的煉器攻堅。這一次他學了個乖,花費了更大的時間和精力將蛇骨劈成窄條,又厚著臉皮向陣靈請教了幾個符文,這才開始煉製。

  幾天後,當他鬆開弓弦聽著嗡嗡的聲音,感受到自己手臂震動的酸疼,雖然辛苦但很甜蜜,這算是他煉製成功的第一件武器。

  再試一試盾牌,還是有點重,但起碼自己可以單手平舉堅持一刻,相信經過一番鍛煉之後,定然可以運用自如。

  林岩一口氣給自己煉製了百多支木箭杆、骨箭鏃,然後又將大蛇那幾十顆相對細小的牙齒煉成箭鏃,選擇優質箭杆安裝在上面。那些蛇毒已經被他小心的灌注到一個自製的陶罐當中,並將最好幾個的箭頭仔細的塗抹了毒藥。

  毒箭被收藏起來以備不時之需。然後他便開始了自己的練箭大計。原本以為弓箭都不差自己的目力也是極佳,就算不是箭箭命中也不過差一兩個。但這一試才知道準頭之差簡直令人髮指。

  明明瞄準了五十米外一顆水桶粗的樹幹,但箭射出去後便永遠的消失了蹤影。讓他跺腳咒駡。“這該死的風。”

  然後他將距離縮短到四十米。再次對準那株大樹,這一次中是中了,不過是那株大樹旁邊五米的一棵。他再次咒駡。“這該死的風。”

  距離繼續縮短,這次乾脆走到二十米,心說還不中的話我就吞了弓折了箭以後再也不談練箭。但這一次僅僅是將五米的偏差縮小成半米,箭飛快閃過射中斜後方的另一棵大樹。

  他再次咒駡,“這該死的風。”旁邊的銀蟾立即咕呱的叫了一聲,好像是提醒他這該死的天一絲風都沒有。

  林岩對於銀蟾的鄙視絲毫不以為意,老臉不紅不白的繼續練習,這一次走到十五米終於射中了一箭,便讓他歡呼雀躍如同變身神箭手一般。但接下來十五米射失他便繼續咒駡根本不存在的風。

  就這樣折騰了幾天,林岩的箭術略有提高,起碼在五十米的距離上十箭也能中一兩支。這便足以讓他趾高氣昂的跟銀蟾吹噓,“看見沒有?小爺就是個天才。”

  這一天林岩沒有再練箭,不是他認為自己已經練成神箭手,而是他的手臂腫的抬不起來。幾天高強度的訓練積累的疲勞一旦爆發,便再也吃不消,讓他深切意識到自己的實力還不夠強。

  他再次拿出兩顆蛇棲果,當然一顆是給銀蟾的,不然他也打不過它,又能怎麼樣呢?就著果子再次服用一片精髓後他開始了禦靈訣的修煉。但這一次卻招來了荒林最狂暴的亂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