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笑仙盜

審核 第三十章太惡毒了

書名:笑仙盜 作者:寂靜的雪 本章字數:341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3:49


  很快他便被追趕的跑了一個圈,眼前就是自己佈置的陷阱了,但他卻沒有時間來啟動陷阱,剛拿出一張取火符點燃木樁,還沒等火焰燒起,就被大蜘蛛奔跑帶起的沙塵掩埋熄滅。除非他能在極短時間內整個點燃。但他的功力顯然又不夠。

  功力不夠就只能用取火符來代替,然後讓火焰激發火符的威力,本來點燃大蜘蛛本身也是想達到這個效果,但一瞬間便被它身上強橫的妖氣吹滅,根本沒有完成。

  “怎麼辦?在這樣下去真的會死。”林岩心裡一片沉寂,那是緊張過度後的冷靜。突然靈光一閃,“有辦法了。”

  依然是要用到驚風,但卻與前次不同,因為現在驚風躲在禦靈鐲裡面,也不知道這鐲子是什麼品階,它居然這麼長時間一點動靜都沒有。

  雖然現在他的修為還無法驅物禦器,但他可以拋投,只要做的巧妙依然可以發揮奇效。

  悄悄去下禦靈鐲,準備好後,猛然揮手將它拋向半空,禦靈鐲裡的驚風正在美美的吃著果子,突然一股大妖的氣息透露進來,頓時讓它一愣,隨後便瘋狂的叫了起來。

  林岩頓時感覺頭腦裡一陣混亂,看見那只大蜘蛛在叫聲中竟然有了短暫的停頓,他哪裡敢耽擱?當即抽出火箭不要錢一般朝著四周亂射。

  但他猛的想起驚風,假如真的點燃了火符,它會不會有事,在那一瞬間他有些後悔和心疼。但就在這時突然一條長舌頭卷了禦靈鐲飛來,他趕忙伸手接住帶在腕上。

  火符被順利點燃。頓時再度引燃了大蜘蛛身上的松油,在烈火中,它暴怒的哢哢怪叫,並不斷的用妖氣試圖撲滅火焰,但這一次有了巨型取火符的幫助,火焰始終無法熄滅。

  它終於堅持不住,再也不管不顧奪路而逃,對這一點,林岩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因為他無法阻擋對方。

  雖然沒有辦法將它阻擋在火海,但他卻有辦法讓它傷上加傷。林岩甩一甩手,迅速的抽出一支毒箭,瞄準了大蜘蛛柔軟的腹部。他的速度必須要快,因為對方的速度可一點都不慢。

  呲的一聲輕響,箭如同閃電一般劃破空氣,不得不佩服他的運氣,第一箭就正中下腹,隨後便是第二箭第三箭。如果有機會林岩希望將所有的毒箭都射入它的身體,但距離越來越遠讓他無能為力。

  “但願這次雙重攻擊能夠湊效吧。”這想法顯然是低估了三目幽的劇毒,大蜘蛛在逃回老巢的路上終於毒發,蛇毒麻痹了它的肢體,最終結果便只能是在麻痹中被活活燒死。

  血魔其實早就尋到了林岩的蹤跡,現在他正趴在一個樹梢感受著下面發生的一切,那驚風的氣息讓他恐懼,畢竟他是沒有身體的狀態,只有一滴精血包裹的靈魂,可經不起驚風的叫。

  “太惡毒了,簡直有我當年的風采,設陷阱用毒箭,真不知道這小子心裡裝了多少狠辣的點子,竟然讓他折磨死一頭化形前的大妖。”血魔好一陣唏噓。

  但這一切林岩卻並不知道,他現在關心的只有大蜘蛛死沒死。於是他稍作休整之後,便小心的朝著蜘蛛嶺而去。並一路收回散落的大蛇鱗片。

  半路上看見依然沒有熄滅的火焰,他心裡已經有數,那只大妖不可能老老實實的趴在那裡被火燒,那麼只能是它已經死了,火焰還沒有熄滅。

  走到近前,銀蟾突然噴出一道水柱,頓時將蜘蛛一條腿上的火撲滅,卻傳出哢嚓哢嚓的怪響,嚇了林岩一跳,以為是大妖迴光返照,明白過來才拍著小心臟狠狠的瞪了一眼肩頭的銀蟾。

  原來大蜘蛛的殼都已經被烈火燒的滾燙,一遇到水之後頓時開裂。一股股肉香傳來,不禁讓林岩流下口水,但他必須忍住,誰知道中了三支毒箭的肉是否還有餘毒?

  銀蟾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撲滅了大蜘蛛身上全部的火焰,然後就蹦蹦跳跳的上了它的後背。

  顯然它對燒烤蜘蛛腿沒有多大興趣,而是朝著它身體裡的妖丹而去。

  很快它就手腳並用的刨開脊背,然後鑽了進去,對此林岩已經見怪不怪了。

  清點一下收穫,林岩樂的合不攏嘴,所有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但這樣的險他還是不願意再冒,如果丟了性命有再多的好東西又有什麼用?

  首先是大蜘蛛烏黑的八隻眼球,各個都有大碗公大小而且晶瑩剔透的,如同寶石一般。

  然後是它腦中的精髓,又被銀蟾貪污了一半去,不過也是沒辦法。妖丹更是別想了早就落入了那小賊的肚子。

  毒囊和絲囊竟然還都完整,雖然現在不知道怎麼用,但還是被小心的收藏好。毒牙好

像兩把彎刀,現在祭煉不了留著。

  最讓林岩激動的則是此前見過那張巨網,那可絕對是好東西,水火不浸刀劍難傷,就算他功力低微,但飛劍的鋒利無可否認,居然都斬不斷一根絲,足見它的堅固。

  好確實是好,但該怎麼用呢?林岩一邊琢磨一邊圍繞著已經是一堆零碎的大蜘蛛打轉,一股股肉香是那麼誘人,終於讓他忍不住伸手撕下一條,“估計少吃點不會被毒死吧!”

  一口下去,林岩便再難忍住,“實在是太好吃了。”他卻不知道蜘蛛因為結構的特殊,它的腦子巨大,所以溢出到八隻怪腳當中,他現在吃的可就是烤腦子,裡面可是有大量的精髓存在。

  雖然不及頭部的精髓純粹,但也絕對是大補的好東西。有了這個發現他哪裡肯放棄,乾脆將蜘蛛八條巨腿都拆解開來塞入乾坤袋。

  這乾坤袋好像永遠也塞不滿,感覺比他感知的空間要大上無數倍。在佈置陷阱往裡面塞松木樁的時候他就發現了這一點,但卻始終搞不懂為什麼。不過這是好事,管他呢。

  生怕遺漏了什麼好處,林岩揮舞著飛劍將大蜘蛛徹底的分解開來,一絲一毫都沒願放過,倒是讓他對三目幽的毒液有了更深的認識。

  由於是正中腹部,所以毒液主要作用在那裡,破壞了它的內臟導致死亡。在那一團血水當中,他竟然找回了三支蛇牙箭頭,雖然箭杆已經整個爆裂,但箭頭絲毫無損還可以使用,這也算個不大不小的收穫。

  另外看著飛劍上沾染的毒血,起初他還很是厭惡,一心想要抹掉,但抹著抹著便改變了主意,索性用一個木桶收集了一些毒血將飛劍浸泡在裡面。這一幕頓時讓血魔靈魂一抽,“太惡毒了,這用心該當多麼險惡?就算與我當年也不遑多讓啊。”

  見再沒有什麼可以利用的東西,他才趕忙放出驚風那個小傢伙,打算安慰一番。一打開禦靈鐲它就撲棱一下飛出來,然後鑽入了林岩的頭髮裡瑟瑟發抖,再也不願意出來。

  “沒辦法了,”林岩對此無可奈何,“看來又要找點新奇的果子才能哄好了。”但蛇棲果早已經用完,一時還真不知道上哪尋找新奇的果子。

  一想到新奇的果子他不由來了主意,大蛇有蛇棲果,那麼蜘蛛是不是也藏著什麼寶貝?但一想到那個蜘蛛洞幽暗深邃而且下面還有水,他便打了退堂鼓。

  不過也未必就在洞裡,沒准那洞就是它們臨時起意新挖掘出來的,蜘蛛嶺那麼大何不趁著大妖死去的這段空白期去瞧瞧?

  打定主意他便馬上行動,也幸好他決定的早,不然的話肯定會讓其他大妖捷足先登。

  林岩以勝利者的身份踏上了蜘蛛嶺,但他現在的神態可絕對沒有點勝利者的樣子,就好像一個輕手躡腳的小毛賊,鳥悄的摸上了嶺去。

  終於在一處亂石當中,他看見一株古怪的小樹,樹皮皸裂開形成一種天然的紋路,看多了便覺得頭暈腦脹,很是不舒服。

  但他知道越是古怪的東西便越有可能是寶貝,特別這些亂石顯然是為了掩蓋這株小樹的存在而被堆砌起來的。

  樹上現在結了幾顆青綠的果子,顯然還沒有成熟,古怪的是旁邊一個枝頭竟然還開著花。起初他還以為是看錯了,但仔細一看才發現的的確確是同一株樹。

  “這還真是古怪,難道花和果子會同時存在?”假如他知道這是什麼樹,而果子又是什麼果子便絕對不會有這樣的疑問。

  這株詭嬰果樹可絕對不簡單,說它是天材地寶都不為過,因為它成熟的果實可以增加兩成進階元嬰的幾率,而且還是破嬰丹的主材之一。是各方勢力都會爭搶的頭破血流的寶物。

  林岩圍繞著小樹轉了又轉看了又看,也沒看出什麼名堂,倒是有兩顆果子已經泛起了紅色,便上前摘了下來。

  可惜驚風對這果子並不買單。其實在發現這棵小樹的時候,它就已經從頭髮裡面爬出來,緊張的大眼睛死死盯著花蕊,可它天生膽小的性子卻讓它不敢妄動,所以一直猶豫著是不是過去吸食花蜜。

  林岩見驚風不感興趣便以為這果子沒有什麼大用,不由想要扔掉,但一想既然摘下來怎麼也要嘗一嘗味道,便拿起一個咬了一口,便是這一口頓時讓他咧開嘴。

  又苦又澀,只是一口整條舌頭都麻了,這苦的程度直比三目幽的苦膽。“呸呸呸,天下怎麼有這麼難吃的果子?”

  此刻銀蟾正在消化蜘蛛精髓的能量,原本昏昏欲睡的樣子,但當林岩咬破果實之後,它卻突然醒來,不等林岩丟掉果子便舌頭一卷,將他咬破的那一顆吞入口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